E小说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恣意纵横在线阅读 - 第三十章 父爱

第三十章 父爱

                自从开始打井之后,陈爸就是再几个乡里来回奔波,有时都要到凌晨才到家,对此陈妈可没少抱怨,赚是赚到了钱可就是不忍心看到陈爸这么劳累!
          对此陈笑倒是没过多说什么,毕竟要赚钱哪有不吃苦的,相比去煤窑挖煤去金矿淘金则好了很多,起码生命和安全有保障!父亲本就是一个闲不住的人,用前世他的话说就是一闲下来浑身难受!
          陈笑则还是尽量每周回家,有时候要去慕雪就两周回一次!
          在一个周一的早晨陈笑难得没去吃早餐,正在陈笑睡得迷迷糊糊的时候吴双摇醒了他!
          “你爸来了,在校门口!”
          陈笑揉了揉惺忪的双眼就往校门口赶去,吴双紧跟其后!
          刚走到校门口,还没等陈笑开口,迎面走来一群人!
          “这谁的老爸,怎么穿的跟乞丐一样!”
          陈爸脸上明显有点挂不住!陈笑想发火想了想还是忍住了,不能当父亲的面做这种事情不然肯定会让父亲担心!
          “爸!”陈笑望了望嘴欠的人忍住没发作!
          “爸是不是给你丢人了!”
          “说啥呢!对了你怎么来了?”
          “这不是去你大姨夫那边打井么,就顺道来看看你!这你妈早晨刚蒸的包子,还热乎着呢!”
          “等很久了吧!”陈笑随手接了过来!
          “刚到一会儿!”
          “怎么不直接去教室找我,问下初一三班会有老师给指路的!”陈笑知道肯定不是刚到一会儿!
          “这不是看你看上课么!你上周也没回去,没钱了吧!”陈爸掏出一百递了过来!
          “钱还有,够用!”陈笑没接!
          “拿着吧!隔三差五也去下下馆子!”
          陈笑拗不过,只能接着!
          “行了,赶紧去吃早饭吧!一会儿还要上课,你大姨夫车还在等我呢!”
          “嗯,注意安全!”
          看着有点佝偻的背影越走越远,陈笑心里五味杂成!
          “走吧!刚那个嘴欠的是谁?去找下你哥!”陈笑对吴双说到!这话要是私下说陈笑也就忍了,毕竟和小孩子一般见识干嘛!可是这货万不该给自己老爸添堵!
          “嗯!”
          快到下午放学的时候吴单来了消息,走读生是可以不上晚自习的,他们会把人带到宿舍!
          陈笑没打算亲自出手,直到放学铃声响了才慢悠悠的走到宿舍!
          “哥,这货初三二班刘成,你看怎么处理?”吴单看到陈笑来了赶忙问到!
          陈笑瞄了几眼,应该是已经被揍了一顿!
          “你知道为什么今天堵你不?”陈笑走了过去问到!
          刘成摇了摇头!
          “好好想想!”陈笑一巴掌呼了过去!
          刘成继续摇了摇头,怎么也想不通在什么地点什么时间的罪过什么人!
          “给你个提示,今天早晨校门口!”陈笑又一巴掌过去!
          “别打了,我错了,我嘴欠我道歉!”刘成似乎想了起来!
          “我叫陈笑,初一三班!你要是不服随时都可以来找我!”
          “其它你看着处理!”几巴掌下去气也顺了,随后拿出一百块钱递了过去说到!
          “拿着买烟抽!”
          “哥,你这就见外了!”
          “又不是给你一个人!”陈笑斜了一眼!
          说完转身出了宿舍!无关痛痒的小事甚至连一丝涟漪都未激起,充其量算是乏味生活的一剂调剂!
          周五早晨表姐就来带话让周末去她家!大姨夫他们乡打井需求量大,起码要打一个多月,陈爸应该这段时间都会住在大姨夫家!
          刚到大姨夫家坐了没一会儿就见陈爸和小姨夫回来了!
          “今天怎么回来这么早?”看到陈爸和小姨夫回来这么早大姨娘问到!
          “别提了,今天真是倒霉!打了一口井那人非要指手画脚的选了好几个地方打了都没出水,结果还不容易打好了一口,还赖着不给钱!”小姨夫说到!
          “没说不给,就说迟两天送过来!”陈爸补充到!
          “那还不是赖,谁家打井不是现结的!”
          “哪家啊?”大姨娘问到!
          “开了一家杂货店,人胖胖的姓马!”
          “马家铺子的马胖子吧!忘了少给你们提醒一句不能接他的活的!他可是我们这出了名的混球,别说你们外地的本乡的人的钱他都赖!”
          “我就说么怎么午饭都不管!”小姨夫发着牢骚!
          “那我赶紧生火去!”听到还没吃午饭大姨娘赶紧去做!
          而陈笑也坐不住了!
          “爸,我作业忘带了,我去学校拿下!”说完推着车子往门外走!
          “去吧!骑慢点!”
          不一会儿就到了马家铺子!门半掩着估计马胖子在里屋睡觉!
          陈笑走上前去,一脚把门踹开!
          “你他妈想死啊!老子的门都敢踹!”马胖子骂了一声走了出来!
          “老弟,怎么是你!”看到是陈笑马胖子赶忙换了一副嘴脸!
          “老弟?你他妈也配!”陈笑憋着火丝毫不给面子!
          “这谁惹你了!先坐下喝点茶!”马胖子继续陪着笑脸!
          别人给足了面子,陈笑也不好继续咄咄逼人,先坐了下来!
          “听说你今天打了口井是吧!”
          “嗯,你消息怎么这么灵通,这有了井以后吃水就方便很多了!”
          “还没给钱呢吧!”陈笑继续说到!
          “给我马哥打井谁敢收钱!”马胖子还没反应过来!
          随后陈笑眼神狠狠的瞪了过去,马胖子似乎也知道陈笑来他这里的目的!
          “你家亲戚?”马胖子小声询问到!
          “我爸!你他妈连午饭都舍不得管,打了井还不想付钱!”陈笑近似怒吼到!
          “一场误会,我这不也是不知情嘛!”马胖子不由得想起了前几次的场面有点胆寒,赶忙解释到!
          “知道是误会就好,怎么做不用我教你了吧!”
          “我马上送一千块钱过去!”
          “不对吧!我怎么听说还白打了好几处!晚上送一千五过去,另外我爸好抽个烟喝个酒!”陈笑用不容置疑的口吻说到!
          “懂的,懂的!”
          事情已了,陈笑坐了一会儿算着时间差不多了,就离开了马家铺子!做戏肯定要做全套!
          三兄弟都是好酒之人,好不容易聚在了一起自然少不了酒!
          正值酒酣时马胖子来了!
          “你来干嘛我们家不欢迎你!”还没进门大姨娘开口阻止到!
          “嫂子,我是来送打井钱的!”说完还亮了亮手中提着的酒!
          进了门自然没人给好脸色,也没人招呼,更没人邀请上桌,马胖子倒是不客气的找了个空位就坐下!
          随后拿起一个搪瓷缸子也不管有没有人用过,倒了水拆开酒瓶就往里倒酒,一直倒到都快溢了出来!
          “老哥,今天实在不好意思,我有眼不是泰山,这杯酒我先干了赔罪!”刚说完陈笑桌子底下一脚就踢了过去!妈的,这货说个话都不会说!
          “泰山?我可不是什么泰山!”还好陈爸没掐字眼细问!
          “我这人不太会说话,总之今天就是我做的不对!”马胖子知道差点漏了馅儿忍痛赶忙改了话锋!
          “这里是打井的一千五百块钱,老哥收下吧!”马胖子把钱递给了陈爸!
          陈爸接过钱数了五张还了过来说到!
          “该多少就是多少!”
          马胖子纠结了,收也不是不收也不是,最终见陈笑没反应还是收下了!
          完了之后还望了望陈笑仿佛在说:“这可不是我不给,是你老爸不收!”
          “那这条烟收下吧!忙活了一天连口水都没喝上!”
          “那我就不客气了!”接过烟拆开一人发了一包!
          喝酒很看心情!心情好和心情不好都喝很能喝,大家心结都解开了自然是心情大好,又一番酣畅淋漓!
          “你说马胖子今天这搞的是哪一出,这么多年你可曾见过马胖子服软的,到底是谁在背后给咱帮忙呢?”躺在床上大姨娘越想越不对劲!
          “谁知道呢!”大姨夫喝的有点高了,脑子迷迷糊糊的懒得搭话!
          “你心倒是大!”
          想不通的何止是大姨娘,陈爸和小姨夫更是想不通,不过到底算是一件好事情,也就释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