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恣意纵横在线阅读 - 第七章 人活一口气

第七章 人活一口气

                      “妈,明天用这个钱去买点粮食吧!”陈笑提议到!本来是可以粮价上赚一笔,但是陈笑知道自己收不到粮,要收除非到别的省去,自己也没多少本钱,而且现在也有点晚了!且不说这个事情国家肯定会干预!自己也没散心病狂的去赚劳苦大众的钱,以后赚钱的机会多的是!
          “嗯!家里正好也快没粮了!”家里粮食大部分都交了!陈妈本来正愁着要去借点钱买粮!
          “那我看看我爷去!”说完拎起两瓶酒就出了门!
          “爷,我回来了!”
          “你还知道有我这个爷!你现在有能耐了,都能把全村人耍的团团转了!”
          陈笑只能嘿嘿一笑!然后献宝似的把酒递了过去!
          “你啊你,以后做事别总这么毛毛躁躁,多与人商量着来,别一声不吭的就自己干了,多吓人啊你说这回!”似乎是看在酒的面子上,语气也缓和了下来!陈笑也知道爷爷是装的!
          “嗯!我知道了!下回一定改!”
          “还敢有下回?我这条老命要被你折腾没了!”
          “你大伯那还没去呢吧?”
          “还没呢!这不先来你这呢么!”
          “回头把你大伯好好谢谢,这跑上跑下的!脚都跑出血泡来了!把这酒带一瓶过去!”爷爷说到!
          “给大伯的早备着在呢!这酒孝敬你的!那我去看看我伯!”
          “去吧!”
          其实不用爷爷提醒,陈笑也是打算要去下大伯的!虽说是同宗同族,但是必要的礼数还是不能少!
          “笑,回来了!”坐在门口抽着旱烟的大伯对陈笑说到!
          “嗯!回来了!”
          “回来了就好!没少遭罪吧!你说你娃这回把人给吓的!下回再不能逞强了!再说也轮不到你!”
          陈笑门口都还没进就被劈头盖脸的说到一顿!还想解释着什么,却被大伯打断了!
          “我知道你想说啥!你自己想想这事你是多了,可是没落一点好!而且他们是官,我们是民!我们就一普通老百姓拿啥跟人家斗!”
          “为了一口气!越好欺负就越容易被欺负”
          ”到底是喝过洋墨水的,说起话来就是不一样!”大伯也陷入了沉思,敲了敲烟枪!是啊!人活一口气!看来自己真的老了,已经被生活压迫的学会了什么事情都逆来顺受!也只想安稳的活着!
          回到家后之间母亲还在碎碎念着!
          “这群人没一个有良心的,我儿子为他们出了头,现在回来了没一个人来关心的!”
          “妈,计较这个干啥!”
          “我就是气不过!”
          “我也不只是为了他们,也不求他们念我的好,咱这不也是为了自己嘛!”
          平静的日子总是过的很快,期间有人来陈村了解情况,陈笑猜着应该是齐泽涛安排的人!没找自己陈笑也懒的介入,毕竟自己也拿了李天明的钱!就算齐泽涛知道实情口说无凭也动不了高令明!就让他们过几天安稳日子,这事既然齐泽涛插了手,他们吃进去多少到时候都的吐出来!
          可是李天明的日子似乎过的并不安稳!看着一天天上涨的粮价,李天明心里悔死了!当初怎么就被钱蒙了眼!
          “虽有小聪明,但是目光短浅!”这是高令明对李天明最新的评价!
          话锋转到齐泽涛办公室!
          “齐县长,已经查过了,情况属实!坪川乡粮站的却是收了双倍的粮!但是......”
          “但是什么?”
          “没有有利的证据!高令明当时来县里开会来了有不在场的证据,而且粮站的人根本就没说过这种话,听说是找人传的话。他们完全可以推脱说不知道!交粮凭据上也只是多了一个“新”字!”
          “一群蛀虫......不是粮站的人传的话也有人信?看来他们是作威作福惯了!传话的人呢!”齐泽涛直接拍起了桌子!
          “早不见了!不过李天明还在!李天明是高令明的小舅子,听陈村的人说他说过这话!”
          “注意李天明的行踪!这事儿完不了!他们吃进去的到时候全部都得给我吐出来!”
          “好的!”
          “对了陈家那小子呢!”
          “已经被放了!”
          希望这小子不要被这次的打击给影响到了,陈老爷子积了半辈子的善说不定还真能给陈家孕育个了不起的人物!
          “还有这个粮价的问题,再拖下去我担心迟早要出事!上头有什么指示吗?”
          “能有啥指示,现在到处都缺粮!上头就一句话:没粮!上头出政策,下头想对策!这没粮叫我怎么平抑粮价,这群唯利是图的商人!不过要是少了他们可没人替我们运量了!先查查,散播谣言的都给我抓起来!”齐泽涛对目前的状况也无能为力!
          “也只能先这样!”
          于是陆续有人被抓了起来,但是似乎根本无法动摇粮价飞涨的势头!逐利自古就是商人的天性!
          “老齐,过几天柳副市长五十大寿,你是不是......!”薛云芳提醒到!
          “不去!没时间!过几天我要下乡!再说了咱们家也没什么东西能入的了咱们柳副市长的眼!”齐泽涛找着借口推脱!
          “别人都有时间就你没时间!”
          “别人是别人,我是我!他们做的事情我齐泽涛做不来!”
          “行!就你高风你亮节!你要不去那我去!你收藏那副寒梅图......”
          “你也不准去!免得别人说闲话!还有别打我那副画的主意!”
          “现在知道别人说闲话了!你这个破县长也当了五年了,你怎么不怕别人说闲话!”怎么说也说不通的薛云芳发了火!
          “消消气,别发火!医生不是说让你不要动怒嘛!有话咱好好说!”齐泽涛担心妻子的身体,赶忙认了怂!
          “现在知道担心起我来了!”然后白了齐泽涛一眼,接过水杯坐下来!
          “老齐,我还不是为了你!咱们夫妻这么多年了,你的脾气我又不是不了解!自从你当这个县长一当就是五年,你看看你的那些个同学一个个都高升,我哪次回家他们不是冷嘲热讽!我也没说什么!”
          “我知道!我知道!让你们母女受委屈了!”用手搂了搂妻子的肩膀,继续说到!
          “当年我来到阳山县,看到好多人连饭都吃不饱穿不暖,咱们阳山县穷啊!我励志十年来带领全县人民脱困,这眼看都五年过去了目前也只是稍微有了好转!这一场大灾一切努力都白费了!”齐泽涛感叹到!
          “我知道你想做一个好官,想做实事,可是做实事不一定非要当个县长,而且你要是能升了官还能帮助到更多的人!你说这么多年你错过了多少次机会!”
          “我就是看不惯那些无所不用其极向上爬的人!”
          “咱只求自己问心无愧!”薛云芳说到!
          “好一句问心无愧,这么多年了我竟然还没你看的透!哎!你要去就去吧!只是我那画......”
          “你还以为我打算动你的宝贝!我要动了,你还不得吃了我!”
          “吃了你!我现在就吃了你!”
          “咯咯,别闹,女儿还在呢!”
          “早睡了!”说完不理会薛云芳的求饶,进行着人类最原始的行为!
          “老齐,你猜我今天看到谁了?”从柳副市长寿宴回来的薛云芳说到!
          “看到谁了?”齐泽涛放下手中的笔!
          “我看了高令明了,就是你们坪川乡粮站站长!”
          “看来这个人我一直小看他了!不过不对啊!你怎么会认识他?”
          “别人介绍的呗!说是我们县里的,我就留意了下!”
                        看来高令明还给自己找了张护身符,如果自己想动他还真有点难度!要动只能一棒子打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