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恣意纵横在线阅读 - 第六章 齐泽涛

第六章 齐泽涛

                        大伯见到齐泽涛已经是陈笑被关的第五天了!本来前一天就到了县里,但是县政府大门进不去,还在问到了齐泽涛的住址!于是大伯蹲守了一晚上!
          “齐县长,你好!我是坪川乡陈村的村长,我叫陈云福!”看到刚准备出门的齐县长,大伯连忙赶了过去!
          “同志,你好!找我有什么事情吗?”
          “我父亲让我把这个给您!”说完从口袋掏出了药方递了过去!
          “看来又是找名目送礼的人!”齐泽涛心想到,没伸手去接!而且是在这大庭广众之下,小心点总没错,别被有心人利用了!
          “同志,请自重!行不行我举报你行贿”齐泽涛义正言辞说到!
          “齐县长,你误会了!这就一个药方!”大伯这才意思到唐突了!
          看着药方往昔的记忆涌上心头!当年薛云芳也就是齐泽涛的妻子得了失心疯,自己四处寻医未果,多处打探到陈村有个老中医!没想到陈老爷子真的妙手回春,治好了薛云芳!自己当年给医药费陈老也没收!所以自己当时就说以后有事要帮忙尽管拿这个药方来找自己!
          “陈老是有事?”
          “我爸一辈子心气高,轻易不求人,这次实在是......”大伯把事情经过给齐泽涛说了一遍!
          “这些人良心让狗吃了,今天遭了这么大的灾还欺压老百姓!这件事情我会向县委提出来安排人下去查!核实了会还你们一个公道!”
          “那我侄子陈笑?”
          “你侄子这是不好办啊!毕竟这小子确实带头闹了事,虽然出发点是好的,但是也不要这么过激嘛!可以用别的方法!不过就凭他小小年纪能有这个胆量,这个忙我帮了!”
          “那麻烦您了,齐县长!那我就走了!”
          “那我就不留了!”
          知道县里还很多事情等着这位县长去处理,大伯就没多做停留!本来还想打听下今年有没有什么补助措施,但是看着齐县长疲倦的神态,估计县里也没少为这事操心!
          翌日!
          “县长,人都到齐了!是不是可以开始了!”
          “开始吧!”
          “今年咱们县遭了重灾,具体我就不多说了,各位都能看的到!今天就长话短说,召集大家来有两件事情:1.经过县委的一致决定,公粮先不要急着收等待市里和省委的指示;2.预防不法商人哄抬粮价,必要时该抓的就抓,绝不姑息!”
          其它粮站的站长听到这个消息都长松了一口气,都怕县里催着让收粮!当然高令明除外!
          “没什么事的话,就散会吧!”
          “对了,高令明站长留下!”末了还补了一句!
          正准备走的高令明突然心里一惊!
          “今年你们坪川乡受灾严重吗?”
          “挺严重的!颗粒无收啊!很多......”
          “既然颗粒无收,收粮的事情就缓一缓嘛!方式方法很重要!别把事情做绝了!”
          “县长教育的是,我一定积极改正!”高令明感觉齐泽涛话里有话!
          “陈村是你下辖的吧!有个医术高超的陈老爷子不知道你认不认识,当年对我恩同再造!”话都说的这么明了,高令明自然知道为什么单独把自己留下来了!
          “行了!抓紧下去落实吧!”
          “是!是!是!”高令明说完怀着复杂的心情走了出去!看来自己小瞧的陈家人,没想到还能攀上县长给他们说法!
          “老高,大家好不容易聚到一起,中午一起喝点!”有人对高令明说到!
          “不了,下次吧!有点事情着急赶回去!”说完就匆匆离开了!
          “这老高平时不是......”有人说到!
          “县长今天可是留他单独谈话了,估计要不了多久就会......自然不屑再跟咱们一起!”
          其它几个站长也都怀揣着心事告了别,也没人再提喝酒的事情!
          “老高,怎么这么快回来了,你不是说要几天的吗?”
          “天明呢?”还没回答李天真的问题,高令明急忙问到!
          “在粮站呢吧!”
          “我刚从粮站回来!赶紧去找回来!”
          看着高令明急急忙忙的样子,李天真意识到可能真的有急事!
          “姐夫,找我有什么事吗?我这正吃着呢!”
          “吃,就知道吃!”
          “粮收了怎么样了?我看仓库里没多少!”
          “都收的差不多了!陈村带头交了,其它村自然也跟着都交了!”
          “都交了?”
          “八九不离十吧!”
          “你说的那个姓胡的商人呢?赶紧找人给我看起来!上头发话了,哄抬粮价的商人一个都不要放过!”
          “前脚刚走!”
          “走了!粮食呢?”
          “粮食也带走了!”
          “带走了多少?”
          “十万斤,这不是一开始就说好的!”
          “完了,这下可完了!”高令明不由得说到,悔自己没早回来几个小时!
          “姐夫,到底出什么事了?”
          高令明把县里的指示对李天明说了一遍!
          “哎哟,我的姐夫啊!县里说缓一缓可没说不让收啊!至于这个什么商人,咱们压根就没见到过,你说是不是!”
          “可这粮食?”
          “粮食没了,可咱们手上有钱啊!”
          经过李天明这么一梳理,高令明心头也舒展开了!好像事情还真没到不可收拾的地步!
          “对了,你抓的那个人是不是姓陈?”
          “是姓陈,怎么了!”
          “明天把人给了放了!这粮也收上来了,而且县长亲自过问了!”
          “县长过问了?这陈家还能攀上县长!”
          “我估计有人告状!这陈粮抵新粮的说不定县长也知道了!估计要安排人来查!”
          “口说无凭的怕什么?而且这个事情姐夫你完全置身事外,怕什么?”
          “这样你明天看能不能把那小子的嘴封上,让他不要乱说话!”
          第二天一大早陈笑就被放了,刚出门口!
          “小子,李哥找你!”李天明的一个小弟说到!
          “带路吧!”看来李天明是要封自己的口了,陈笑心想!
          “老板,一碗胡辣汤两个饼!”看着正在吃饭的李天明,陈笑自己拿了个凳子坐在李天明对面!
          “先吃,吃完再说!”看着准备开口的李天明,陈笑道了一句。
          陈笑不紧不慢的吃着,李天明只能干等着!
          “说吧!给多少?”陈笑擦着嘴说到!既然他们要给自己送钱,那也没有不收的道理!不坑白不坑!而且这次的事情他们根本兜不住,既然齐泽涛已经知道了,封不封自己的嘴都没意义!
          “干脆!我喜欢跟聪明人说话!”李天明也没想到陈笑竟然这么直接,愣了愣又回了一句!
          “五百!关了你五天,一天给你一百!”
          “一万!”
          “你还真敢狮子大张口!”
          “彼此,彼此!这次你们少说十来万,我这也才十分之一!”
          “最多一千!”
          “那你慢慢吃!我走了!”说完陈笑起身准备离开!
          “你......五千,爱要不要!做人要学会知足!”
          “五千就五千吧!另外这句话我也送给你!”
          凭白得了一笔意外之财的陈笑给爷爷买了两瓶酒,妹妹买了一套裙子和几袋糖果,给大伯买了一条烟,再买了点家里日用品花了一百多!哼着小曲慢悠悠的往家里赶,被关几天心里的郁闷一扫而空!
          “哥!”还没到家,远远的就看到闹闹跑了过来!
          “慢点,别摔着了!”陈笑宠溺的揉了揉闹闹的头发!
          “哥,你可回来了!闹闹看到妈妈老是偷偷哭!”说完小丫头眼泪也流了下来!
          “闹闹乖,不哭了!看哥给你带什么了!”说完掏出一袋糖!
          看到有糖吃,小丫头一把抢了过去,破涕而笑!
          “妈,这四千多块钱,你收着!”
          “这钱哪里来的?”
          “李天明给的!”陈笑赶紧打消了母亲的疑虑!
          “他怎么会好心给你钱!”
          “心虚呗!”
                        陈妈也没再多问!这次的事情她认识到自己儿子真的是长大了!
          “这关一天一千块,要是......”陈妈算着账。
          “妈,你想啥呢!”陈笑真有点苦笑不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