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恣意纵横在线阅读 - 第四章 民与官斗(二)

第四章 民与官斗(二)

                “姑且不谈有没有人当这个刺头,现在可是到了交粮的期限,你这个村长可没起到一点带头和表率的作用!”
          “是,是,是!我一定马上带头粮!”大伯忙接上话!
          “光你带头没用,我看村子里也没人把你当回事吧!我看你爸带头就不错!听说方圆百里人尽皆知嘛!”
          陈笑爷爷还有三个儿子没分家,所以也要交三个人的粮!
          “我爸他老人家本来就当过兵还是党员,肯定会配合工作不会拖后腿的!”
          “那赶紧领我们过去!愣着干嘛!”李天明不耐烦的说到!
          看着大伯领人往爷爷家走,陈笑提前到了爷爷家!寻思着得烧一把火,要是爷爷带头交了粮,其他人肯定也跑不了!这努力就白费了!自己买糖还花了钱呢!
          “奶,这洗碗水我帮你倒了奥!”看见奶奶正在洗碗陈笑计上心头!
          陈笑爷爷家有一段上坡,虽然看不到人到哪了,估算着他们的脚程,陈笑端出一盆洗碗水就泼了出去!
          “谁他妈倒的水,瞎了狗眼了”过了有几秒钟,只见一个李天明的小弟几步跑了上来,开口骂到!
          “对不起”看着凄惨的模样,陈笑忍着没笑出来!而大伯也成了受害者,陈笑只能默默在心里陪不是!
          “不好意思,娃估计是没看到!别跟小孩子一般见识!”看到是陈笑做的“好事”大伯赶忙赔罪!生怕李天明发起火来!
          “你这孩子倒个水就不能多走几步?你看这......”看着李天明半身衣服都快湿了,裤子上更是很多泥啧!大伯带着责怪的语气!
          “赶紧脱下来去洗洗”大伯一边说着一边用手试图弹掉陈天明脸上的饭粒!
          “走开”一把推开大伯!心想:我倒是想脱下来洗,我特么脱了穿啥?总不能光着膀子吧!
          要是这事是一个年轻小伙子干的,铁定是免不了要被一顿胖揍,偏偏是一个小孩子,李天明只能磕碎了牙咽到肚子里!
          闻讯的奶奶急忙拿出一条毛巾递给大伯!
          “擦擦,来擦擦”
          某人的一场闹剧终究还是平息了下去,接下来自然进入主题!
          “爸,这几位是粮站的同志,今天是来催粮来了!”大伯介绍到。
          “交吧!自古种地就要交粮,天经地义!”
          “老爷子人真敞亮!”李天明似乎也没想到能这么顺利,之前心底的不愉快被一扫而空!
          一顿闲聊之后到了吃中饭的时间!李天明还提出帮忙把粮背到粮站回头再开票子!
          陈笑看着这群人丝毫没有要走的意思,心想这是要蹭饭吧!还帮忙背粮,这肯定有猫腻!看来要再加一把火让狐狸漏出尾巴!
          “爷,这都中午了,别聊了吧!人家说不定还有别的事情要忙呢!咱就别留了。”
          “这都中午了,留下吃个便饭!”大伯赶忙圆个场,斜着眼望了望这大侄子。心想平时挺懂事的孩子今天怎么了?有这么赶人走的吗!
          “饭就不吃了,先把粮过秤,我们顺把手背到粮站去!”李天明自然不会真留下来吃饭!话都这么说了,不明摆着撵人走嘛!啥时候受过这个气,心想以往这种平头老百姓对自己都客客气气好吃好喝招待着!结果今天碰到了个异类!老虎不发威还真当我是病猫呢!
          “那多不好意思!还劳烦你们帮忙!”大伯边说着帮忙去装粮!
          “老爷子,你这粮不行啊!”李天明抓起了一把小麦!
          “这粮......有什么问题吗?这粮都晒过多少回了,也没沙子!”大伯问到!
          “你这是陈粮啊!粮站有规定:陈粮两斤抵一斤!”李天明玩味的笑了笑!
          “粮站有这规定吗?我们怎么不知道!”
          “规定在哪呢?拿出来看看!”陈笑接到。
          “规定能随便让你们看吗?不愿意抵那就交新粮!”
          “新粮?今年地里颗粒无收,哪有新粮交啊!”六叔也急了!
          “那我管不着,抵不抵?抵了就过秤!”
          还想再说点好话的大伯话到嘴边也被这强硬的态度给顶了回去!
          “抵就抵吧!”陈笑爷爷最终发了话!因为他明白自古民斗不过官!
          “爷,不行!不能任凭他们黑白一张嘴!拿不出规定今天这粮不准拿走!”陈笑极力劝说到!看来狐狸尾巴终于漏出来了!
          “哪来的毛头小子,故意闹事的吧!信不信把你抓起来?”李天明也是临时起意,随便编了一句“规定”自然拿不出来,就想着吓一吓这小子!
          “你这孩子捣什么乱!”大伯还想对陈笑说道说道,却见陈笑不知什么已经出了屋!
          随后只隐约听见一声鞭炮的声音,众人也没谁去留意!
          约莫过了十来分钟,道场上陆陆续续聚了三十来号人!有拿锄头的,叉子的......议论纷纷!李天明等人早就被惊的出了屋!看着还有人陆陆续续过来,心里也很强莫名其妙!自己原本打算搞定了陈老爷子,再让村长召集大家开动员,正好人都来了,省事了!
          因为正好是中午,基本下地干活的都收了工!
          “静一静,既然大家都来了,咱们就说一说这交粮的事情,现在这陈老爷子......”李天明开口说到。
          “交粮,交什么粮?我家小孩说:陈笑说陈老爷子被打了!”
          “就是,就是!我家小孩还说流了血!”
          “我家小孩还说动刀了!”
          李天明等人懵逼了!当然也包括大伯和陈笑的爷爷!
          “对了,陈笑,陈笑人呢?叫他出来问问!”有人提醒到!
          “我在这!”本来还想等人来齐的陈笑不得不露头!一群猪队友传个话也不知道变通下!
          “咋回事陈笑?我娃说你说老爷子被打了?被谁打了?”
          “就是他们!”陈笑指着李天明!
          “谁他妈动了陈家老爷子,不想活了!”只听的一声大吼,众人都让了让道。
          陈笑一看这家伙也乐了!估计是刚赶到!原来是村里杀猪的阮胖子!这货直接整了把杀猪刀过来了!
          “陈笑你娃别耍浑!我爸没事,他们也没动手!”看着阵势不对,大伯急忙解释到!
          “就是,就是!我们没动手!没欺负老爷子!”李天明也被这阵势吓到了!
          “还没欺负?今年下了这么多天的雨,地里都是颗粒无收!你们看我爷好说话明事理,让我爷家先交粮!还必须是新粮!我们去哪弄新粮去?还说什么规定:两斤陈粮抵一斤新粮!大伙都说说有这规定吗?”
          “这么多年也没听过有这规定啊?这不是把人往死里整吗?”人群又开始议论纷纷!
          “他们明显就是不让我们活,而且今年国家会给我们免粮。所以大家伙说说这粮我们交还是不交?”
          “不交,不交......”
          见有人带了头,而且国家会免粮,尽管陈笑还是一个没成年的毛小子,也阻止不了大伙的情绪高涨,反正到时候算账又算不到自己头上!
          “干啥!都想干啥!反了天了都想抗粮是不是?信不信把你们都抓起来?”李天明大声喊到,试图掩盖内心的慌张!
          “笑笑,你要干啥?你这是要气死我啊!”一时没缓过来的爷爷渴了几声!
          随便李天明的恐吓人群逐渐安静了下来!
          “把那小子给了我抓了!”李天明指挥着自己那几个兄弟!
          陈笑自然抵不过几个壮年,没有一个人替陈笑出头!只是看到有几个人给自己递了递眼色,似乎是让自己跑!可自己能跑吗?跑的了和尚跑不了庙!陈笑也没有责怪的意思,身为农民的儿子,他深刻理解这种盲从和怕事!何况在场的都是一群妇幼!
          粮食我们交,我们交还不行吗?同志,能不能把人给放了,小孩子不懂事,您别跟他一般见识!”大伯还在说着好话!
          “带走!把粮食也带上!”说完就走了。要是今天这是别人出的头说不定李天明还真能把人给放了!可越看这小子越来气,先是泼自己一身水,接着还赶自己走!现在落自己手上了,必须要让他吃点苦头!
          “双倍陈粮!”末了还补上这么一句!
          “我妹妹被吓到了,我哄下她行不?”看着吓哭的妹妹,陈笑对李天明说到!
          “闹闹乖!不哭,哥就是去乡里玩几天,回来带糖给你吃!”然后抱了抱妹妹,在她耳边悄悄说了一句。
          “把我枕头下的东西拿给爷爷!”
          “一群怂货!”看着陈笑走远了,爷爷气氛的说了一句!
          人群中也没人搭话,都羞愧的低下了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