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武侠小说 - 这个盟主不太稳在线阅读 - 第70章:嫁祸

第70章:嫁祸

        “这是什么?”比起十八山的怪人们,赵星恒和沈诗梦显然更为担心,只不过,沈诗梦已经说不出话了,而赵星恒却想动手摸摸那颗痣,“胎记吗?”

        “这是翊展给我下的蛊毒。”箫瑶儿说着,放下了裙子,她面向十八山的这些怪人们,没有血色的脸,泛白的嘴唇,仅凭这两样,就足以说明她不是一个健康的人,“前辈们,我知道,各位是来怪罪我姐姐,与越前殿合作,可是……那全都是为了,想给我取得解药而已啊……”

        “你说……你这腿上……那块胎记……是毒?”赵星恒支支吾吾,他看向沈诗梦,沈诗梦此时也是完全呆住。

        而苗苗,则更加惊讶。

        “是。”箫瑶儿弱弱地点头,她就快站不住了,幸亏风灵山的小姑娘机灵,赶紧让出椅子给她坐,“这种毒,会逐渐渗入血液,慢慢流遍全身,直至五脏六腑。”

        “你说是就是啊!说不定又是你的什么阴谋呢!”苗苗不信翊展回给她下毒,站出来喊道,“大家不要相信这个女人!她惯会挑弄是非,收买人心,我明明看到她和翊展亲热得很!翊展怎么会给她下毒!”

        “信不信试试就知道了。”唐紫泥打断了苗苗的话,从腰间的取出一根银针,她走到箫瑶儿面前,看了她一眼,然后,将那银针直接插入她腿上的朱红印记中……

        “哎呀!”箫瑶儿疼的咧嘴大叫。

        “瑶儿!”沈诗梦这才终于回过神,赶紧冲过来,仔细查看着她的腿。

        唐紫泥抽针离开,箫瑶儿腿上,立马出现了一个针孔,只是一个很小的针孔,可血却瞬间涌出,沈诗梦赶紧用袖子按住她的伤口,可刚按住针孔处,那还未长好的刀口又崩裂开,瞬间,血就浸湿了她的衣袖。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瑶儿,你的血为何止不住?!”沈诗梦的眼泪唰一下就下来了,她按住伤口,怕箫瑶儿疼,可松开手,却无法止住她的血。

        唐紫泥手中的银针,很快就变了色,从灰,到乌黑,最后,竟有了一些锈迹,她立马皱起了眉,“这毒怎么会如此猛烈!瑶儿,你中了如此剧毒,竟能活下来!”

        何止啊,苏玉水不来挑事的话,她还能多活两年。

        “这毒不会立刻要人命的,只会一点一点折磨你,让你痛不欲生。”箫瑶儿轻轻搀扶起沈诗梦,无力地摇着头,“没事的,姐姐。”

        “你的血为何止不住,为何?!”沈诗梦的泪水已然模糊了视线,她现在看到的,只有这一身的红色血迹。

        “只是这被中毒之处,一旦受伤会血流不止而已,我身上的其他地方都没事,姐姐,你不要担心……”箫瑶儿越说,沈诗梦哭得越是伤心,这姐妹情深,看得所有人都揪心难过。

        赵星恒张着嘴巴,终于明白了,她为何会突然间面无血色,为何会要喝阿胶补血,为何会忽然间浑身冰冷……可是翊展,不像是会给人下毒的人啊!

        “各位前辈。”箫瑶儿说的话实在是太多了,加上身上的血又开始流,实在是有点支撑不住,“并非我姐姐,无能,只是她,救妹心切,我们也,没有叛国之心,若各位要怪,就请怪我箫瑶儿一人,就算杀我,也无妨,反正……我也活不久了……”

        楚楚可怜的眼神,加上那张病恹恹的面容,还有被血染红了的白裙,以及哭到撕心裂肺的姐姐……

        这一幕,没有人能够不为之动容。

        苗苗彻底败了,她知道箫瑶儿会有对策,但是没想到,她竟留有这一手,这毒究竟是何时中的,是怎样中的,她为何有毒在身却仿若无事一般,不对,事情一定没有这么简单!

        “现在要紧的,是想办法解了瑶儿姐姐的毒。”风灵山的小姑娘擦了擦眼泪,送上自己身上的手帕,“这毒在身,一定如万虫噬心。”

        “先止血。”唐紫泥看到那手帕,才想起来关键的事,她从衣裳中掏出一瓶药水,然后慢慢地滴在了箫瑶儿的伤口上,那伤口周围顿起一阵白烟。

        “啊!”箫瑶儿疼得想骂人,可是想想自己现在半死不活的设定,决定还是装一下吧。

        “忍一下,马上就好。”唐紫泥说着,用嘴轻轻吹散那白烟,果然,眨眼的功夫,血就已经止住了。

        箫瑶儿看了看伤口,白滋滋一片,有点恶心,但是她担心的不是这个,她担心的是……“会不会留疤啊?”

        “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担心留疤?”赵星恒此刻终于像个人了,他不知从哪拿来一件棉袄,裹在箫瑶儿身上,“当务之急是赶紧找翊展要解药!”

        “对!我们一起去越前殿!”风灵山的小姑娘倒是很有侠客风范,“别的山我不管,但是我们风灵山,绝不能容忍翊展这种卑鄙小人!”

        “恐怕你不得不忍了。”突然,一位老者的声音,从门外传了进来。

        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这位老者身上,这老者,正是除魔山的医者,也是为翊展诊治的那一位。

        别的人,他都不理,他只是看着箫瑶儿,如他所见没错,那小姑娘腿上的毒,至少也有十年之久了,绝对不会是越前殿所为,而且,她中的毒,别说越前殿,怕是连他们除魔山和唐门,都无人能调配出来。

        “影药师,你怎么才来?”凌霜山的人上前一步,问道,“还有,你刚才说不得不忍,是何意思?”

        “我去越前殿了。”这位被唤作影药师的老者,一句话便语惊四座。

        但接下来他的话,更是惊呆众人:“翊展快死了,你们当然不得不忍。”

        “什么?!”箫瑶儿想站起来,却发现自己头沉的很,身体完全支撑不起。

        “而且我还了解到,翊展之所以会对双刀镇那些官兵大开杀戒,全是为了替一人报仇。”

        “是谁?”

        “陆野原,陆先生。”影药师惋惜非常,长吁一声,“他,被那些官兵,杀死了。”

        陆先生……死了?

        怎么会……陆先生……怎么会……

        箫瑶儿只觉得天旋地转,她的腿伤已无了知觉,她颤抖着站起来,却在直起身子的那一刻,倒了下去……

        “瑶儿!瑶儿你怎么了?!瑶儿!”堂内,只剩下沈诗梦这心急如焚的呼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