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历史小说 - 这个东京有妖气在线阅读 - 228.驯龙(二)

228.驯龙(二)

        为了能够让小白毛可以快些和自己交流,这次的教学,花江清树将其持续到了第二天的中午。

        小白毛也成功小学毕业了,已经可以较为流畅用普通话进行交流,还有一百以内的算术。

        有这种程度就差不多了,花江清树也不想再教些什么了。

        龙族自出生以来就清楚并且会使用自己的力量,也懂得很多的事情,它们有众多凡人难以企及的优势。

        其他的,就算不教,她以后慢慢也会懂。

        熬了一晚上,滴水未进,花江清树有些疲倦了,把小白毛做完的三道加减乘除题改了一下:“全对,不错,今天就到这里吧,我不行了,我得躺一下……”

        说完,他就打了个哈欠,起身去了湖泊边,准备洗漱一下。

        小白毛丝毫没有倦意,她也看到了花江清树的疲惫,有些心疼了,一边思索着有没有什么办法,一边寸步不离的跟在他屁股后面。

        最后,一起躺进干草小窝的时候,她也没有什么好的法子,她可以记忆起来的东西还是太少了。

        花江清树很快就发现即使她学会了基础的语言,也不太喜欢说话,能不吭声就不吭声。

        也是。

        毕竟……两个人之间其实也没什么好聊的。

        大中午。

        山洞外面满是不知名的虫鸣,像是知了,又不是,反正就是咿咿呀呀的不停,让他恍然已经到了夏天。

        好像,确实到夏天了。

        巨阳停留天上的时间长了,外面的温度也很高,风吹过就像扑来一层层热浪。

        好在山洞内清凉。

        望着上方的不规则石壁,花江清树思维扩散,不由自主的就开始想关于小白毛的事情。

        他对小白毛的记忆,都是来自以前那两天。

        内容倒是不多,但都值得怀念……回味。

        想着想着,花江清树回过味来了,当时那个梦还真有意思。

        不知道为啥就进入湖泊深处,找到了长大了,长的和现在差不多的小白毛,然后,还做了些只能在梦里做的事情……

        嗯。

        很绅士。

        但他隐隐感觉做这种梦不是偶然,或许是有某种起因。

        也说不准。

        如果真的有原因,那自然不是因为他馋小白毛身子才来一个“日有所思夜有所梦”,那个时候,他压根对这个小家伙没有性趣。

        一点也没有。

        原因不在自己,那么肯定是在对方了。

        想要得到答案,最简单的办法就是问当事人了。

        花江清树微微偏了偏头,小白毛侧着身子向着他这边,水灵水灵的眸子上面,全是他的倒影。

        小白毛长大了之后,有了很大改变。

        除了身材和长相,她的瞳孔变成了像冷血动物的竖状,水晶浅蓝色,亮着些许微光,虽然好看,但也有些吓人。

        花江清树没有从中看到一点攻击性,似乎里面只有满满的温和,好像也还有一些其他的东西存在。

        除了眼睛,她的角也长了不少,闪电形,和梦境中一样,屁股上面多出一条细长的白色尾巴。

        短短一瞬的打量结束,花江清树询问了一下那天的事情,得到的答案让他错愕了好一会儿……

        “舔,舔了嘴……”

        小白毛面色不改的回答道。

        之所以这么镇定,当然是因为她完全不懂其中的意味。

        啊…

        花江清树愣了一会,才面色怪异的继续问道:“……谁舔谁?”

        “我舔你。”

        “…哦,那就好……”

        听到不是自己干的,不是主动的,他点点头,暂时松了口气,就说嘛,自己绝不可能是那种不老实的人。

        等等。

        他突然反应过来,急道:“不是,那也不好啊!你为什么那么做?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小白毛见他突然情绪激动,顿时一惊,然后连忙摇头,有些结巴的解释道:“……嘴巴上有香的,有烤鱼的味道……”

        花江清树愣住。

        当时因为没有纸巾擦嘴,吃了东西总有些油啊,残渣留在嘴边。

        好家伙……居然贪吃到我嘴上剩下的一点油都不放过?

        现在想想。

        她没有连着自己的嘴唇一起吃掉还真是可喜可贺。

        再等等。

        花江清树转念一想,貌似那个时候,她似乎连着自己初吻一起舔没了。

        他一个大老爷们倒是不怎么关心什么初吻不初吻的,但是有一个更加严重的问题就是……

        上次和北原徒儿说的,自己的初吻给了她的说法,现在看来已经不成立了。

        因为在那之前,他初吻就被小白毛夺走……北原徒弟被绿了。

        这种事情……

        再说吧。

        花江清树没再说什么了,也没打算和她计较什么,毕竟和一条土著龙计较也没什么意义,困意上来了,他只想睡一觉。

        哪怕不是躺在家里那张舒适的床上,身下只是一层厚厚的干草,他也睡的异常香甜。

        等他再睁眼时,外面的天色是黑的。

        他是饿醒的。

        下意识的动了动身体……擦,居然动不了,然后他就被自己当前的情况给小惊了一下。

        身边睡着的小白毛不见了。

        或者说……

        她已经不知道什么时候变成了一条大小比例合适的真龙,也不知道什么时候用细长的身体把他给一圈又一圈的捆了起来。

        就这样睡熟着。

        这个样子……活生生像森蚺和巨蟒在吃人前,用身子把人缠起来勒死的动作。

        一觉醒来,深陷巨蟒缠身的升维版,睡梦之中,不声不响的就被缠上了,他第一感觉就是很惊悚,很要命。

        卧槽……

        这是什么怪癖!?

        难道以后都这样睡觉?!

        这还得了!

        而且龙什么的,看起来也不是那种很温顺可爱的生物。

        但其实归根结底,就是他其实对小白毛还是有些不熟,不是很习惯她在自己身边生活。

        还有就是,对她真身形态也不太习惯。

        他也不得不承认,自己确实有些叶公好龙了。

        花江清树用唯一一个能够活动的手掌,拍击她的不知道哪一段的身子:“松开,谁让你缠上来的……”

        此情此景,他突然想起某部名叫‘魔物娘的相伴日常’第一话的一幕,男主被半蛇捆住,差点被勒死的画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