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历史小说 - 这个东京有妖气在线阅读 - 222.漫长的等待

222.漫长的等待

        从三百多米高的地方坠下,震颤森林的一声巨响。

        小白毛本人倒是毫发无损,只是天坑底下被硬生生砸出一个深坑。

        把自己从泥土里拔出来后,她看了看身上涂满泥的衣服,脸上再一次出现心疼的表情。

        不过,她很快就把这个事情抛到脑后,迈着不大的步伐,在这个巨型坑洞中搜寻花江清树的踪迹。

        此时。

        距离两发云爆弹摧毁腐朽已经有一段时间了,在那之后,所有的腐败生物都化成一摊烂泥,失去了毒性,纷纷化作植物的养分。

        森林自那以后,一挽颓势,一点点的夺回失地。

        但也需要一些时间。

        所以那一片区域依旧光秃秃的,没有多少生机,到处都是枯死的巨树,给人一种压抑死寂的感觉。

        这里重新焕发生机是一件很耗费时间的事情,因为那一场灾难把土壤中的微生物和植物种子一并消灭干净。

        所以坑洞下面那一片也是死气沉沉的景象。

        不一会儿,小白毛就已经把这里的每一寸土地都找遍了,可依旧没有找到花江清树。

        “yoi~~”

        没有像期望那样找到对方,她很失落,鼻尖立刻酸楚起来,心脏也跟着传来一阵阵的堵塞感,她跪在地上,仰天发出一声哀伤的呦鸣。

        哀鸣声四壁回荡,一遍又一遍,将这份悲伤放大,传向远方。

        良久,没有得到任何回应,她彻底绝望了,眼前蒙上了厚厚的水雾。

        像是着回应她的悲伤,阴郁的天空很快下了暴雨。

        大滴大滴的雨水砸在地上,发出成片成片的雨声。

        雨水落在她洁白纯净的发丝上,也砸在她脏兮兮的衣服上,很快就将上面的泥土洗涤干净。

        衣服变干净了。

        这倒是给了她一些安慰。

        就这样,她在这个地方一动不动的待了三个夜晚,最后在地上升起一个火堆,然后起身往回走。

        她感觉自己没有找到人家,很可能是已经回去了,已经在家等着自己了,绝不是像那些被吃掉的动物一样死了!

        在没有找到对方尸体那一刻,她绝不相信对方已经死了。

        那是不可能的!

        然而花江清树早已经离开了这个世界,她再怎么寻找,也注定得不到任何结果。

        徒增悲伤罢了。

        又花了半个月的日夜兼程,一双小短腿迈着坚定的步伐,一步一个脚印,跨越了无数山山水水,回到了自己的生源地。

        当她再次见到自己那空空荡荡的山洞时,

        她没有再哭。

        只是眼中的光芒变得黯淡下来。

        那个人找不到了……吗?

        小白毛默默的走进去,拿上那把花江清树送给自己的爪子刀,来到山顶的一处地方坐下,目光愣愣的望着远处的地平线。

        这里。

        是那天陪花江清树看过流星的地方。

        而她坐在那天自己坐的位置,对方的位置保留着。

        自己找不到他,那么他应该会来找自己。

        她清楚的记得,花江清树临走前,说了一声“再见”,她不明白“再见”是什么意思,但是却可以感觉到花江清树对自己是不舍的。

        这样的话,他一定会来找自己吧。

        小白毛是这样想的。

        既然自己没有办法找到对方,那么只是待在原地,等对方来找自己了。

        这是一种很傻的行为。

        但是她自己不这么认为,也没有一点点的自知之明,更不懂得什么叫做一厢情愿。

        她不懂,无论是一个人,还是一条龙都有无数的过客从自己生命中一闪而过,再也不会回来。

        所以她就一直等待着。

        不过就算是明白了,又怎么样呢?

        也不过是回到了以前的生活模式,整天整年的,无所事事在湖泊上下四处瞎逛,品尝各种植物,动物的味道。

        没有人的陪伴,一直孤独的活着。

        虽然她的时间很长,长到可以用百年,千年为一个基本单位。

        但那又如何呢?

        也不过只是活着罢了。

        孤独的活着。

        没人和她说话,没人和她交流,没人关心,没人在乎,没有爱与被爱,一切的一切都没有……

        人活在社会之中,一生虽然短暂,但可以经历很多,所以爱与被爱,仇恨与伤痛都可以被时间洗刷,淡去,直至消失。

        但她不一样。

        她的生命历程十分单调,一些小小闪光都可以铭记一生。

        和花江清树待过的那几天,无疑是她生命中最美好最精彩的一段时光。

        小白毛双手抱着蜷缩的双腿,下巴搁在膝盖上,远方的风吹来,拨动她垂着的秀发。

        就这样静静等待着。

        不在乎时间的流逝,周围的一切做与不做都没有意义,静止的双眼不知道上一刻在想什么,下一刻又要想什么。

        如此。

        持续了很长时间。

        时光荏苒,日月如梭。

        这个世界的一百多年时光就这么平静的溜走。

        时间改变了山河地貌。

        围着湖泊的山川拔高许多,连带着地势。

        于是,湖泊的另一边有了一条绵长的河流,水位的降低,让那一片祥和的小平原面积扩大许多。

        那里也多出许多小动物,平添了一些生气。

        但是它们都不敢接近山顶的那一簇亘古不变的白点,看向那里时,不多灵智的目光都带着敬畏。

        不知不觉。

        小白毛已经等了一百多年了。

        她长大了,不在是当初那小小的一只了,头上那对小角修长些许,平坦的胸前也渐渐有了起伏。

        身上的衣服经过漫长时间的风吹日晒,早已不见踪影,手里攥着的爪子刀也只剩下一握氧化物碎末。

        唯一不变的,就只有花江清树给她弄的发型了。

        她像是做了一场漫长的梦。

        那个编织的梦很美好。

        梦总有醒来的一天。

        她的梦,是被一道响彻天地的炸雷惊醒的。

        同时也惊醒了沉睡在她体内之中的伟力。

        刹那间。

        风云骤起,天雷滚滚。

        小白毛在漫天雷幕之下,身上长出白色的鳞片,最后化作一条巨大的银龙直窜云霄。

        在天空中盘旋着,她悲伤的看了一眼自己坐了很久的山顶,对自己的两件礼物的消逝感到惋惜。

        随后。

        她如星急陨落,湖泊,炸起无数水花,潜入湖泊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