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历史小说 - 这个东京有妖气在线阅读 - 第200章 196.有内鬼,终止交易!

第200章 196.有内鬼,终止交易!

        把自己家族世代镇压在灾祸之井的不洁之物作为商品交易出去。

        这种行为绝对算是忤逆祖辈了。

        不过,花江清树并不关心他们的家事。

        没什么好说的,交易讲究你情我愿,东西到自己的手里,那么就和他们家族没有任何关系了。

        “……”

        打折?

        关老家主伸出手,拿到推来的文件,仔细观看之后,手臂开始颤抖。

        浑浊的眼睛慢慢放大。

        他第一个感触就是——详细!

        详细到不像作假,仿佛一个亲历者的游记!

        果然……

        和那些市井传闻一样。

        这个冒出来才没多久的情报贩子,知道很多很多了不得的事情。

        但,怎么才能知道真伪呢?

        “呵。”

        呵了一声,花江清树淡淡开嗓:“不必担心我的信誉问题,情报并没有问题,虽然我现在没办法验证……”

        “情报的归属权都已在你,怎么处理都你的事情了,但我还是提醒一下,最好不要泄漏出去………尽早出发。”

        话音未落的干净。

        关老家主慢慢抬头,关闭的障子敞开着。

        而那个情报贩子和盒子都已然消失。

        “家主。”

        “家主。”

        两个关家高手连忙走进来,查看他的状况,发现无碍之后大松一口气。

        很快,将宅邸隔绝的结界也跟着消失

        深沉的目光望着了一会屋外的夜色,关老家主收起散落在桌子上的文件:“……可以找人了,三天之后出发。”

        “嗨!”

        他们正要出去安排,老家主又叫住他们。

        “吩咐下去,任何一个关家族人都不能招惹到这个情报贩子,听明白了吗?”

        “嗨!”

        ……

        ……

        拿到东西之后,花江清树就不浪费时间了,回到R8的驾驶座上。

        打开外出专用的机子,在上面看到玉藻唯的消息,于是戴上一个无线耳机。

        很快,耳机里就传来玉藻唯的声音。

        “Boss,拿到东西了吗?”

        “嗯。”

        “七七前辈,我也在的……”

        “冬天?哦,你们在一块?”

        听到北原凛冬的声音,花江清树倒是有些意外,一边开动汽车,前往下一个点,他还有一个需要处理的交易。

        “嗯嗯,我们一起为Boss保驾护航啊。”

        西道町的公寓内,北原凛冬搬了一个椅子坐在玉藻唯旁边,她们的面前则是镶上近半面墙壁的显示屏。

        中间的屏幕显示着花江清树的遥感定位地图。

        周边屏幕,有的显示着附近摄像头的画面,有的显示着不断跳动的字符,有的显示着一条条通讯频道……

        她的房间已然是一个远程作战指挥中心。

        保驾护航?

        花江清树一笑:“等你能黑进NNC内部网再说吧,早点休息。”

        玉藻唯很快回应:“回Boos,我从其他人手里买到一些NNC腕表的资料,已经在写屏蔽程序和代码了,下次Boss帮我找几个腕表的零件吧。”

        “……行。”

        这个小家伙总能带来些小惊喜。

        花江清树笑着答应下来。

        NNC的网络都是专用的频道,还有专用的卫星,民间的网络接不上去,要想黑进去的话,只能靠NNC自己的设备。

        索性行者之类的遍地都是,打打劫就有了。

        没过多久。

        玉藻唯皱眉出声:“Boos,交易的地方有异常……刚才‘超脑’从附近五公里的监控录像中检索出关于NNC的线索,是半个小时前的……”

        “……”

        花江清树沉默了。

        顺带一提,超脑是玉藻唯花了三天时间弄出来的人工智能。

        可以帮助她完成许多的繁琐工作。

        当然,凭她自己一个人当然不可能从零到百弄出一个大工程出来。

        为此,她可是花了一些时间,借了众多公司的高新技术成果。

        博百家之长。

        这抄一下,那抄一下……就弄出来了。

        后续还在继续完善中,未来估计可以搞一个保护伞公司的红皇后出来。

        花江清树思考过后,回复道:“如果目标是我,那么至少出动的是机动队以上级别的部队,他们出门就会开启光学隐身,摄像头不太可能捕捉到吧。”

        “确实。”

        玉藻唯觉得也是。

        而一旁的北原凛冬见到那一张放大的图像时,瞳孔一缩:“七七前辈!别去了……那是梭巡官!”

        玉藻唯:“什么?”

        花江清树:“啊?”

        北原凛冬看着那一张高清修复过的照片:“七七前辈,这个是上次回来的身行流梭巡官……柊冬声,在NNC内部有很高的人气的,上次赤羽大厦还出面过……”

        “他们已经盯上我了?”

        花江清树很快就脑补出一副,客户勾结NNC,要把他干掉的剧情,或者是NNC安排人,把他引出来干掉……

        如果不知道,中了圈套,那就基本上完蛋了。

        这就是亲自出马的风险性。

        但如果不自己出马,无论是情报,还是交易品都无法保证。

        花江清树很快了解到,原来是对方把腕表暴露了……

        “梭巡官会犯这种低级错误?……算了,还有点时间,我回来一趟。”

        “嗯嗯,Boss快回来吧。”

        花江清树立刻找到一个地方停下车,背上背包,潜入阴影往公寓方向冲刺。

        十多分钟后,他回到公寓里,北原凛冬代替了玉藻唯站在玄关上面。

        看到他回来,少女虽然很想抱上去,亲近亲近他,但也知道现在不是时候,只能按耐住了。

        两人来到玉藻唯房间。

        “Boss,已经找到柊冬声了,在一家餐厅里面……您看吧。”

        女孩调出餐厅的监控画面,放大……一个青年正在和一个漂亮女生约会的场景出现在屏幕中。

        双方的举止……很正常。

        沉默许久,花江清树:“……额,是不是搞错了什么?”

        北原凛冬:“……”

        玉藻唯不敢肯定,噼里啪啦的攻克了女生的手机,然后画面有声音了。

        男:“哎呀,我好不容易回东京了,难得聚一聚,玉子赏个脸,喝杯酒不行吗?”

        女:“嗯……不能哦,在职巫女怎么能喝酒?”

        男:“蛤?和尚都可以喝酒蹦迪,巫女为什么不行?”

        女:“因为酒会影响灵力的发挥,毕竟是你们池部长的委托。”

        男:“去去去,一个小小的白般若都不需要你动一根手指,我轻轻松松,简直不要太简单,没问题的,来,喝一杯。”

        女:“下次吧,时间已经差不多了,我们该走了……”

        ……

        花江清树看到这里差不多就明白了,只能说……牛笔!

        还真的是那种戏码。

        而且还请了外援。

        还是一个高手……

        须贺玉子,位于涩谷须贺神社,东京都神道流高手之一。

        放眼术法之流,这个女人是可以排上前二十的,不仅可以借到神力,还有本身的深厚灵力修为。

        硬碰硬的话。

        再来十个他也不是对手。

        看来情报网络膨胀的太快,最近的动静有点大,NNC已经策划好行动,铁了心准备灭掉自己了……

        “Boss,已经录好音了。”玉藻唯出声提醒道。

        “嗯,干的不错。”

        花江清树笑着揉着她的脑袋,然后又揉了揉她的脸,这个小家伙可是救了自己一命,可以说。

        太棒了。

        只是一旁的北原凛冬看着有点难受。

        “既然这样……”花江清树看着两个人已经要走了,拿出2077的专用机:“我打个电话给她……号码。”

        玉藻唯立刻把须贺玉子的号码调了出来。

        目黑区,一间餐厅里面。

        须贺玉子正要起身,包包里面的手机忽然响起,露出一个歉意的笑容:“不好意思,接个电话。”

        柊冬声有些哀愁的点了点头。

        来到卫生间,须贺玉子看到是一个未知联系人,想了想还是接通了电话:“摩西摩西,你好,请问你是……”

        “2077。”

        独特的恶魔二重音从手机里透出。

        再结合对方的话……

        须贺玉子浑身一僵,心里莫名有些恐惧起来。

        他怎么会知道自己的手机号码?

        他为什么会打电话给我?

        为什么偏偏是这个点?

        对方宛如恶魔般的声音还在继续:“须贺小姐,请屏蔽一下周围的耳目,接下来的事情,最好只有我们两个人知道。”

        “……”

        沉默片刻,须贺玉子最终还是施展出术法,隔绝了自己这里传到外面的声音。

        “好了……”

        “须贺小姐,我想…你我之间并没有恩怨吧,你确定要拉上须贺神社?我看看……人还挺多,十几个人……”

        “你想做什么?”

        须贺玉子心里一紧,冷声问道。

        “……有意思,这个问题不是应该我问你吗?须贺小姐的术法一绝,如果我在现场,或许就逃无可逃了吧。”

        须贺玉子:“……”

        “你应该清楚。”

        “你总不能一直待在神社护着那群老弱……”

        “另外,你的脑袋可能没有想清楚,哪怕我真的死了,作为帮凶,你是也逃不掉的,你的弟弟,还有神社供奉着的……须贺大神?”

        可恶!

        须贺玉子气愤的牙痒痒:“卑鄙!无耻!只会用我的家人威胁,你究竟算什么男人!”

        花江清树不怒反笑:“不错,有骨气。古老之镇的情报可不只是NNC想要,只要我放出话,可是有一群人会盯着你们的神社呢……”

        “请等一下!”

        须贺玉子连忙叫住他。

        这个时候,哪怕是自己的实力高,在此时她也不敢冒险,因为对方真的可以引动一群人围攻她的神社。

        一个两个还好。

        但一群人的话,NNC也不可能天天帮她防着……

        最近的流血事件她是有了解的,那当真是一个心狠手辣。

        “你到底想怎么样?”

        “我奉行着‘没有什么是利益不能化解的矛盾’,做错了事,就需要付出等同的代价来弥补。”

        “……”

        “这件事记得保密,后面我会打电话给你,当然了,你也可以趁这段时间跑到国外去,目前我的业务还没拓展出去。”

        “……”

        “愿主与你同在,阿门。”

        “……”

        咔…

        须贺玉子摁下挂断,因为怒气值加满,她的力道不由得重了一些,手机的屏幕上爆了一个大大的裂纹。

        “我的手机……”

        “可恶到爆炸啊!”

        ……

        挂断了电话,花江清树把手机搁在桌子上,不管怎么说,这次NNC的行动都是以失败告终了。

        这一波,他们输在有一个猪队友。

        以及低估了玉藻唯的能力。

        他则损失了一个交易,但却来了一个连本钱都不要的买卖。

        啊。

        虽然没有过去啪啪打脸来的爽。

        然后,他看到北原凛冬看自己的目光似乎有些畏惧。

        玉藻唯倒没什么反应,甚至感觉很合理。

        “怎么了?害怕我是个坏人了吗?”花江清树摘下面具和帽子,伸手捧着少女的脸,看着那双一直在躲闪着自己目光的眸子。

        “没有,只是刚才好像有点不认识七七前辈了……”

        “因为你本来就不怎么了解我,你才认识我几天?自己说说。”花江清树带她在床上坐下。

        “……一个半月……”

        少女偷瞄了他一眼,没有什么底气的回答道。

        “一个多月啊…时间真快,当初你还对我爱答不理的,一转眼你都是我老婆了,还是倒贴的……”

        花江清树感叹。

        少女听了羞恼的钻进他的腋下:“你早说的话就不会了……”

        “你变了。”

        “???”

        “对我的称呼已经没有敬语了……”

        “这个,司……”

        少女一惊,刚想道歉,花江清树就笑着打断她:“好了好了,你的话,怎样称呼都无所谓,不必在意。”

        “嗯。”

        “言归正传,这次如果没有唯的话,我可能已经回不来了……到时候就养不了你们了,所以别同情敌人。”

        “这个我知道的,只是……”

        少女小心的看了他一眼,没说继续下去。

        “其实这个问题,小不点也碰到过……”花江清树走过去拍了拍玉藻的脑袋:“因为面具戴的久了,就摘不下来了……”

        随后,他就发了一条消息给那个需要古老之镇的探险者。

        “有内鬼,终止交易!”

        贩卖情报的事情暂时告一段落,他把那一个装着碎片的盒子留在公寓里,并且和她们两个讲清楚利害。

        然后他又出门了,因为还没去黑市补充物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