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历史小说 - 这个东京有妖气在线阅读 - 第196章 192.果然还是单身好(4k)

第196章 192.果然还是单身好(4k)

        “咔~咔咔~~”

        “呜呜呜~~”

        键盘鼠标有节奏的敲击着,还有风扇运作的声音传入耳朵里,沉睡的意识苏醒,北原凛冬悄然睁开眼睛。

        露出一双冰蓝色的眸子。

        出现在她视野中的……是一面陌生的天花板。

        自己躺在床上?

        浑身没有伤痛,也没有透骨的寒冷…

        原来……不是梦…

        七七前辈赶过来了,已经得救了。

        想到这里,北原凛冬露出些甜蜜的笑容,然后坐了起来,被子滑落,暴露出大片雪白。

        但她耐冷,又有些搞不清状况,对此没有察觉。

        紧了紧拳头,嗯……很有力量感。

        接着,一团冰蓝色的小焰簇从她宛如玉石般的掌心中冒出,散发着一种至寒的气息。

        自己的冰流……

        好强!

        已然不再是当初那样一丝丝无法凝实的白气,单单从等量的能量上,就比以往强上十几倍,甚至能够对神秘侧的事物造成伤害!

        她能感受到自己对冰流的绝对掌控力,今非昔比。

        显然,在境界上,她已经从“积累”步入“蜕变”了。

        等等…

        北原凛冬一愣,手中的蓝焰消失,鼻腔中似乎有熟悉的味道?

        在被子上。

        这一定是七七前辈的床!

        想到这一点,她立刻躺下,把头蒙在温热的被子里,左滚右转,用已经敏锐不少的鼻子,搜寻来自另外一个人的味道。

        只是一下,境界上提升的喜悦就被另一种惊喜取代。

        不过,少女很快就奇怪起来,床上除了自己和七七前辈,怎么还有其他女孩的味道?

        女性的味道还是很有辨识度的。

        “因为我以前也在里面躺过啊,而且这三天我就躺在你旁边,凛冬姐。”

        正当她往不好的方向想时,被子外面传来玉藻唯糯糯的微稚嗓音。

        “!!!”

        思考了一下,北原凛冬从被子里露出半个脑袋。

        果不其然,看到了床边上,正坐在电脑椅子上,端着一杯咖啡与自己对视的玉藻唯。

        唰!

        少女雪白的脸就红了:“唯酱……我平时不这样的……”

        玉藻唯:“……这个没什么吧,喜欢的事情,不叫变态。”

        “恩恩~~”

        北原凛冬立刻赞同的点头,喜欢的事情怎么能是变态呢?

        等等。

        回过味来,北原凛冬看向她的目光变得有些不善和警惕:“……那以前你为什么会在七七前辈的床上睡?”

        “……”

        听到这种没良心的话,玉藻唯眼睛眯起,放下咖啡杯,没有说话,亏我这三天还日夜照顾你来着……

        愈发觉得自己上次帮她的做法,是对自己有多的错误。

        “……”

        似乎也是想到以前受到对方的很多帮助,少女的气势很快就弱了下来,开始诚恳的道歉。

        玉藻唯选择原谅了她。

        毕竟她已经是这里的女主人了。

        但是该谈的条件还是要谈的,保证自己的权益。

        “我以前帮了你那么多,以后你在家别仗着自己是老板娘就使唤我,只有Boss的话我才会无条件遵从,知道吧。”

        “没问题。”

        北原凛冬想了想,然后点头。

        她又不是魔鬼,怎么会天天使唤人呢?

        而且现在又不是古代那样,地位有序,严格,虽然现在也严格,尤其是日企里面……

        “唯酱,我们还是地位平等好一点。”

        “……真的?”

        听到她话时,玉藻唯有些意外,又有些情理之中的感觉。

        “那当然。”

        少女坐了起来,冲她和善的笑了笑,才忽然发现自己全身光溜溜的,没穿衣服,快速的躺下,俏脸有些泛红。

        玉藻唯趁机瞟了一眼她的胸口,有些羡慕。

        羡慕的不仅是规模,还有那种果冻一样的手感,因为这几天为了看着她体温变化,便一直都睡在她旁边。

        晚上睡不着,便趁机感受了一下自己未来的发育样子。

        “我的衣服呢?”

        少女小声的问。

        “嘿嘿。”听到这个问题,玉藻唯怪笑一声:“当时Boss把你抱回来放在床上,可是直接把你衣服撕开了。”

        “啊!?为什么啊?”

        想想那个画面,少女就一阵脸热局促,把头蒙进被子里。

        “做手术,你都骨头断了那么多,伤的那么重,你以为是嗑药能好的?伤好了之后体温又低,我们可是眼睛没闭,照顾了你一宿。”

        “……这样啊,那……师父呢?”

        北原凛冬开口问道。

        “已经有三天没回来了……”

        想起这个事情,玉藻唯有些烦闷的拿出手机翻了翻,上面没有花江清树说自己要回来的消息。

        她还是第一次和老板分开那么久!

        “……”

        他不肯见我……

        北原凛冬哀愁的望着天花板。

        玉藻唯没有说原因,她自然而然就联系到自己身上来了,给七七前辈惹了这么大的麻烦,他肯定是在躲在我吧。

        “凛冬姐,你睡了三天,外面发生也了很多事情,我需要和你讲一下。”

        “……好。”

        很快,玉藻唯就简而言之的把上次的前因后果,以及之后,NNC行动的事情说了一下。

        自从北原凛冬的事情暴露出来后,立刻非自然对策部高层的震动,启用腕表的后门程序,时时刻刻监听持有者的全部隐私。

        腕表的功能强大,且搜查的消息没有被泄漏。

        很快就清扫出许多内鬼。

        这些人有总部的服务人员、管理层、科研人员、行者、咒术课、外聘顾问、灵能课……都是外界势力渗透进非自然对策部的奸细。

        目前,这些人已经被丢进非自然对策本部深层地下监狱接受拷问了。

        未来都不太可能被放出来。

        最多是废物利用,拿来做没有人道的实验。

        可以说。

        这些人是很多势力组织在非自然对策部种下的眼线,现在被破坏了,那些势力组织就把矛头指向了北原凛冬和花江清树。

        准确的来说,矛头都是指向白般若2077。

        所以。

        情报网络的发展受到不少势力的阻挠和遏制。

        玉藻唯作为情报网络的代执掌者,遵循花江清树的信念,从来不怂,通过贩卖一些NNC的机密情报,或者是雇佣一些实力强的人反击。

        或者挑起他们之间的矛盾,让他们自己打起来。

        在网络时代,信息无处不在,除了NNC的局内网络坚如壁垒,其他民间的她都有把握攻破。

        就这三天。

        她一直都坐在家里遥控一场场血雨腥风,顺带将名气传播出去,还没过多久,一些稍微小的势力就怂了。

        经过大半个月的经营,现在东京已经没有不知道2077情报贩的人了。

        了解事情之后,北原凛冬并没有多大的内疚,她对这些人可没多大的感情。

        她只关心自己师父是不是不想见自己,才躲起来。

        “总之……凛冬姐就安心在家里住下吧,千万别出去,这里很安全,嗯……因为你和Boss的关系,所以你也是这里的女主人了。”

        “女主人?”

        北原凛冬精神一震,她忽然感觉事情不像自己想的那样,于是问玉藻唯:“那……七七前辈去哪里了?”

        “这就要说到Boss的真实身份了,Boss说可以提前和你讲,在家里总不能天天不以真面目见你。”

        “嗯。”

        少女期待的点点头,她忽然想起来以前,师父对自己说过,想看他的脸可以,但要和他结婚……

        没想到现在不用结婚也能看了。

        真棒!

        “……凛冬姐,但你需要足够的心理准备。”玉藻唯小心的打量她的脸色。

        “啊?心理准备?”

        少女不能理解。

        “因为……Boss以前用真面目和你打过不少交道…”

        “……”

        少女愣住,七七前辈用真面目和自己打过交道?

        身边的人?

        嗯…

        她很快就开始思索起来,从身边的人一个个回想。

        松浦前辈吗?

        不对不对,等等,难道……!!!

        花、花…江……前辈?

        这一刻,她的大脑中飞快的闪过一幕幕的画面和线索,然后串联在一起,形成一条准确无误的推断。

        她想起在星见宅邸时,星见寻说的,因为花江清树不愿意和她交往,所以选择了订婚,又因为家族的规矩,所以一下子有三个未婚妻。

        又想起玉藻唯说过的,对方有钱有势,家族很强大,未来都不会有子嗣。

        妖族和人类可不是就没有子嗣吗……

        还有很多很多可以串联的点……

        都以2077和花江清树是同一个人为节点。

        这不可能吧……

        这也……

        少女把求证的目光看向玉藻唯。

        玉藻唯见她已经猜出来了,点头便给予了一个肯定的答复。

        “对…嗯…花江清树就是你的师父,白般若,群里面的2077,大学生,NNC的特级顾问……”

        “真的吗……”

        得到答案的霎那间,北原凛冬的大脑死机了。

        她忽然想起…

        那天自己喜欢的师父向自己告白,自己不知道真相……所以果断拒绝了,回来时就见到师父和她们抱在一起。

        现在回想起来,她的心里就是一阵阵剧烈的懊悔和心痛。

        “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

        少女带些哭腔的喃喃着。

        “…额…别哭啊,现在不是已经在一起了吗?虽然过程跌宕起伏的,但结果是好的啊……”

        ……

        ……

        “应该结束了吧,那些高层估计是满意了……抓了三十多个人呐,居然还有一个行者部长……”

        花江清树走在回家的路上,抬头望着暗下来的天空。

        这些天他都没有闲着。

        上次他和松浦去六本木高级**店里潇洒。

        其实就是单纯的见见世面,毕竟没去过,挺好奇的,一开始还饶有兴致的,但见到那些没有自家的漂亮时,他就索然无味了。

        而白天,他就在腕表上接高难度的任务,一干就是一两天的那种。

        晚上就地休息,最后捣毁一个危险种聚集点,成功斩获2个二级源和12个三级源。

        其间,他还“不小心”把腕表弄坏了,丢上去报修,他就回家了。

        只要没有腕表的监控,不管本部的清扫行动结束了没有,他都可以先回公寓休息一下。

        二级源已经攒够了,也是时候强化一下锐化灵能了。

        另外,还有一件重要的事情没有头绪。

        关于在非自然对策部泄漏自己徒弟信息的内鬼。

        这件事情他在NNC里面有过调查,但是没有什么进展,包括玉藻唯那里也是,没有什么线索。

        也不知道这一次清扫有没有把那个家伙弄进去。

        反正无论如何,这个仇肯定是要报的。

        因为那个家伙是导致这件事的主谋。

        经过一家奶茶店时,他又顺手买了两大杯奶茶,准备犒劳犒劳一下玉藻唯,这几天女孩的辛苦他是知道的。

        花江清树用钥匙打开公寓,走进玄关,在换鞋子的时候,玉藻唯才姗姗来迟,给他送上拖鞋。

        “Boss,那个,凛冬姐醒了。”

        女孩面色有些复杂的说道。

        “醒了?嗯…我知道了,那我的事情……”

        “都说了。”

        “嗯…那她什么反应?”

        “哭了,您还是自己去看看她吧,才醒没多久。”

        “……”

        花江清树沉默。

        嘶……

        虽然早就对两人今后见面已经有些想法了,但他还是感觉有些难搞啊……关键…很尴尬。

        把手里的一杯奶茶递给女孩。

        “给你的。”

        “奶茶?谢谢Boss!”

        见到他又给自己带好吃的,玉藻唯很开心。

        花江清树揉了揉她的脑袋,然后提着另一杯奶茶来到房间门口,悄悄打开一条缝隙,见到北原凛冬裹在被子里。

        没露头,也没动静。

        “……”

        犹豫了一下,他推门进去。

        少女依旧躲着,听到他进来也没有反应。

        “……”

        花江清树见状,内心已经开始狂叫了。

        这为什么和想象中完全不同啊。

        好难办啊,好难啊,女孩子不会哄啊,咋办啊,果然单身才是最棒的,还是单身算了,要凉……

        踌躇片刻,他把本来给自己喝的奶茶放在床头柜上,轻声开口:“赔礼,别生气………”

        等了几秒钟,她还是没反应,花江清树叹了口气。

        用奶茶果然不能收买她。

        完了完了完了……

        他离开床边,坐在电脑椅子上,脑袋靠在椅子上,望着天花板。

        唉…

        如果上辈子谈了一个或者是几个女朋友就好了,有经验的话,现在也不至于束手无策,没办法,上辈子太怂了。

        不对。

        上辈子压根没碰到喜欢的……

        早知道将就一下了。

        这种事情……

        他感觉还是得问问其他人,但玉藻唯不再房间里,可恶,需要她分忧的时候就躲起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