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历史小说 - 这个东京有妖气在线阅读 - 第190章 186.我需要命运眼的位置(4k)

第190章 186.我需要命运眼的位置(4k)

        很大的一处地下空间,由一面面厚墙分隔开来,从外面透过厚玻璃可以看到里面的训练场景。

        凭着感觉,他转了一圈。

        在外骨骼训练区看到了北原凛冬。

        此时,她身上安装着一套银白色的装置,在半空中平稳的漂浮移动,她的附近还有一些在做一样训练的行者。

        这种机械外骨骼,并不是钢铁侠那种全身覆盖的,而是在后背镶嵌了一个机械蜘蛛脚一样的样式。

        蜘蛛脚可以伸长缩短,还可以覆盖在身体表面充当护甲,十分灵活且轻便,最关键是相当的有防御性,可以抵御很大程度的攻击,有效减少行者死伤。

        外骨骼不单单可以用来飞行。

        还能根据外骨骼的种类强化近战、火炮、特殊能量的输出,除了电能,外骨骼的运行还可以用行者本身的能量供给。

        还别说,这种富有科技含量,颜值还贼高的东西套在北原凛冬身上,还真是有一种异样的美感。

        就像战斗天使一样。

        看到这个,他突然有一种大胆的想法。

        都说脸是最好的装饰品,一点不假。

        因为刚刚接触这种装备,北原凛冬的样子有些笨拙,不过却比其他人要灵巧的多,显然是悟性的缘故。

        “很好,不枉我一番栽培。”

        花江清树很是欣慰。

        然后还看到了少女手上的手套。

        是自己上次送她的那一副,看样子一直都有戴着。

        只是看了一会,就转身走了。

        他一走,训练室内的北原凛冬若有所感,看到只剩下一半的熟悉背影。

        “师父……?”

        识别一个人,百分之七十以上都是靠身体语言,而不是面容。

        北原凛冬和他已经很熟悉了,甚至连他手的手感和气味都记住了,所以有很大的把握自己没有认错。

        刚想过去追,但意识到不对劲的地方。

        这里可是非自然对策本部,安全级别MAX!

        七七前辈怎么可能出现在这里呢?

        但不确定一下又不甘心。

        而在花江清树离开后,后面有另一个曼妙的影子觉得有趣,悄悄跟了上去。

        找到了枪械训练区。

        随便找了一个打靶区,粗略一看,还是有些人在这里训练的。

        各种各样的枪声不断。

        除了常规的十字靶,移动靶,也有一些是在一个模拟场景里面,射击全息投影出来的目标。

        花江清树则随便找了个射击十字靶的地方。

        砰砰砰……

        前几次不熟悉武器,靶都没打中。

        后面就好多了。

        枪枪爆头。

        然后是灌注灵能,开启狂轰滥炸模式。

        其实一般在NNC的灵能者都很难做到这种程度,手枪拿来当榴弹炮使用,一般的人充其量就是来一个灵能震荡什么的。

        像他这样轰炸的,绝对少见。

        不过灵能武器就是这样,使用者的灵能越强,威力越大。

        武器本身只是提供一个下限。

        最后是枪械的蓄能模式了。

        花江清树扳下一个保险一样的开关。

        这一次瞄准的是一道厚重的钢墙,那道钢墙老早就经过不少枪炮的洗礼,表面早已经坑坑洼洼了。

        不过最深的破坏痕迹还没达到钢墙厚度的一半。

        见到他要开大招了。

        光明正大的站在一旁看着的清田真弓,淡金色的眼眸不由得出现些期待。

        她本来站的是有些距离观察的,但看到这个人居然用一把‘沙漠之鹰’手枪打出高爆榴弹炮的操作,着实是把她惊讶了一番。

        这个眼生的帅哥不会是灵能课的精锐吧。

        不对啊。

        之前有机会和灵能一课二课合作的时候,记忆中似乎没有这个人吧。

        新来的?

        于是她便靠近了一些。

        最后不打算装了,光明正大的站他旁边围观。

        花江清树早就注意到这位跟在自己后面的少女,不过并没有鸟她,随着灵能的持续输入进枪械中。

        枪膛周围的空气都微微扭曲起来,出现不少群青色的光尘。

        光是这样就给人极大的压力。

        5秒钟后。

        灵能到底极限。

        他也扣下了扳机。

        炯——!!!

        高能能量击穿空气带来的尖啸声。

        像是射出一道群青色的死光,路径上的空气剧烈的扭曲,如同高温熔炉上方被加热的空气。

        死光轰在钢墙的正中央。

        消融、爆炸、裂开。

        “好漂亮~~”

        清田真弓下意识开口。

        待群青色的死光逸散过后,钢墙的正中央出现一块窟窿,窟窿的烧融的边缘表面因为温度过高,还亮着红色。

        花江清树很满意,默默的想:这一枪打在NNC的主战FB2型机甲上,至少得缺胳膊少一个腿。

        清田真弓看了也是暗自点头。

        “你好,认识一下,我是行者一部一课清田真弓。”

        清田真弓微微鞠躬,纵使她向来自傲,但也尊重强者。

        故意强调说行者一部是因为,行者一部都是精英层,强者层出不穷,资源优渥。

        所以才与行者二部三部划清界限。

        而北原凛冬他们就是行者二部的。

        一个普通班,一个尖子班。

        “顾问二课,花江清树。”

        花江清树自然了解其中的内行,微微点头,收起手枪。

        “顾问?特级吗?”

        清田真弓有些奇怪,顾问课能招到这种程度的灵能者?

        “是的,星界流?”

        花江清树问她,因为这个少女的瞳孔是淡金色的,仿佛有些亮度,像是宝石一样,很是漂亮。

        当行者的呼吸法修行到一定阶段,就会改变瞳孔的颜色。

        而金色就是星见流的颜色。

        神行是电紫蓝。

        冰流则是冰蓝。

        话说过来,北原凛冬的瞳色也貌似变了一些。

        “是哦。”

        清田真弓很有优越感,给他展示了一下手中的一团淡金色的火焰。

        也有资格优越。

        星界流的呼吸法是公认的至强呼吸法,比冰流流和神行流强有近乎几倍,同样也稀有几倍。

        全国的星界流行者不会超过十五个指头。

        其中六七个还是赫赫有名的梭巡官。

        “那好,请问有什么事吗?”

        花江清树可是清楚的,这个家伙在自己偷偷观察北原徒弟时就出现了,也不知道有什么想法。

        “你刚才是在看二部的北原凛冬吧?那个冰美人。”

        “没错。”

        花江清树点头承认。

        大概对方也没想到他会承认的那么干脆,一时间都不知道怎么接话了。

        花江清树疑惑:“她有什么问题吗?”

        清田真弓露出些许鄙夷:“像她那种人,你最好还是离她远一些,最好不要有和她交往的想法,很危险……”

        花江清树皱着眉头看着她,奇怪了:“为啥?”

        难道自己卷入了什么小圈子的斗争?

        还是碰到了职场欺凌?

        清田真弓冷笑了一声,小声说:“因为那个家伙是个疯子,彻头彻尾,我也是好心才告诉你的……”

        诋毁我徒弟?

        花江清树不乐意了。

        “不信谣不传谣,道听途说的东西,我一般是不信的,虽然说人和人之间的偏见隔了一座大山,但我还是建议你去看看心理医生,心理阴暗对人不好。”

        清田真弓:“……”

        神特么心理阴暗!

        她的目光突然像看傻子一样,看着花江清树。

        “事先声明,我没有乱说,她可是……”

        话未说完,清田真弓注意到一道不善的目光射过来,话音顿住,不过她丝毫不怯场,愤愤的对视过去。

        “原来你们认识啊。”

        “都做了那种事情,呵呵……”

        清田真弓在经过北原凛冬旁边时冷哼一声,离开了。

        莫名其妙。

        花江清树缓缓摇头。

        在他看来,这无非是女人之间的互相看不顺眼,勾心斗角罢了。

        然后,等他看向北原凛冬时,竟然看到她的目光有些许的黯淡,仿佛想到一些不好的事情。

        难道,真的有什么隐情?

        “要聊聊吗?”

        花江清树走到少女面前,忍住了揉她脑袋的念头。

        其实他现在对北原凛冬的感觉还是很复杂的,一方面是,两人关系都这样了,自己身份的事情该找个时间和她坦白了。

        但另一方面,找不到时机,也有些尴尬。

        而后告诉她了。

        想必同在一家企业,她说不定时不时就来找自己,她也知道自己家住在哪里,以后肯定会经常光顾。

        他本身并没有什么意见,甚至很欢迎。

        而且以花江清树真实的身份与她交往也完全没有问题,甚至还有很多好处,起码在非自然对策部上就有了解释。

        以后就不用偷偷去她家了。

        但是这样却对另一位不公平。

        “不用了,谢谢花江前辈替我说好话。”

        “……”

        少女清冷的嗓音,有着很浓重的疏离感。

        听的他心里有些凉。

        随后,他就看到了北原凛冬单薄的背影,越走越远。

        这个背影让人看到有些心疼,仿佛承载着很多的东西,其实这个时候他真的有把这家伙摁住拉回来,好好训一顿的冲动。

        可惜。

        “这家伙果然有事情瞒着我,被欺负都不说……”

        “以往都报喜不报忧吗?”

        “还真是……”

        “唉…”

        经过这一茬,花江清树也没有了测试刀剑的兴致,打道回府了。

        也许,自己应该去看看她。

        ……

        ……

        最近的时间过的很快。

        又是一晃,两天就过去了。

        花江清树最近晚上都有任务,没有时间有找徒弟谈谈心。

        为此有些愧疚。

        甚至上次雕刻的礼物都没有时间送过去。

        不过最近NNC出的任务确实是开始多了起来,也愈发的紧张危险。

        他所在的顾问课损失了一位同事。

        松浦聪那边的二课也失去了两三个行者成员,昨天他还找自己喝酒,那一晚可是谈了很多,又哭又笑的。

        唉。

        他也愈发觉得局势开始动荡起来。

        失去的人,都已经开始蔓延到身边了。

        于是给了松浦不少的东西,让他加油活下去。

        下班回到公寓。

        “辛苦了~~~”

        打开门,玉藻唯软软糯糯的声音响起,照例的早早蹲在玄关处,给他送上拖鞋,脑袋,还有脸。

        见到女孩一副乖巧的样子,花江清树顿时感觉轻松了许多。

        也是照例的揉她的脑袋,捏她的脸。

        上到玄关之后,就抱了抱她。

        不错。

        已经有当初抱星见寻时那种肉乎乎,柔软到没有骨头的感觉了。

        不过也是。

        时间过的真快啊。

        一转眼,玉藻唯都在他家待了大半个多月。

        每天都好吃好喝供着,她的身体已经没有当初营养不良,浑身都是排骨的样子了,皮肤也从暗黄,变得干净透亮起来。

        似乎……已经有往小胖妞的方向发展。

        可恶!

        怎么能胖呢?

        花江清树立刻决定削减她的伙食。

        甜食蛋糕奶茶零食什么的,小孩子吃那么多干嘛,通通再见。

        听到这个决策时,女孩虽心有不满,但她不是老板,只能屈服了。

        晚上。

        花江清树躺床上一边玩手机,一边与星见寻打电话聊天,而玉藻唯依旧在他房间里办公,时不时手指飞快的敲击键盘,噼里啪啦的。

        隔壁的装修一类已经齐全了。

        女孩的房间里已经配备上很多专业的装备,好几台的电脑,但是她还是喜欢在花江清树的房间干活。

        问到理由时,她就回答说:这里比较有家的感觉。

        花江清树无言以对。

        一想到自己每天出门工作,把她一个人搁在家里就有些愧疚啥的。

        大部分同龄人在她这个年纪都在上小学,有着自己的社交环境,有着相对快乐且懵懂的孩生。

        而她只能与电脑为伴。

        “Boss,你电话响了。”

        玉藻唯把桌子上的按键手机递了过来。

        “哦,寻啊,等会聊。”

        “恩恩,七七有事就先忙吧,不用在意我的~”

        “好。”

        未婚妻一如既往的善解人意,花江清树笑着挂掉电话,然后接过这一个按键手机,上面有则2077的号码。

        一般只有他亲自派发出去的名片,才会打这个电话。

        一般的客户有需求,则是通过手底下的探员才能联系到玉藻唯的Ori账号,或者是另一个专用电话。

        换句话来说。

        玉藻唯是处理普通情报的。

        他则是处理一些更加高端情报,名片一般都只派发给大佬。

        早在之前,玉藻唯就收集到一个名单,里面各个都是行业大佬,或者是成名高手,要他去把名片都送过去。

        好扩充情报网络的高级客源。

        不过那些大佬和高手哪里是那么好找到的,好见到的。

        目前为止,他只送出去三张。

        就是不知道现在是谁打过来的。

        总之有生意是好事。

        戴上白般若面具,他才接通电话,为了保持着格调,他对任何客户都只有一个字的开场白:“说。”

        “我需要命运眼的位置。”

        对面说话的声音有些耳熟。

        花江清树一下就回想到,这个声音是上次在北原凛冬学校里遇到的摄灵法师,那么他边上一定有一个滑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