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历史小说 - 这个东京有妖气在线阅读 - 第162章 158.有点甜

第162章 158.有点甜

        雷霆是世间最刚猛的术法。

        一切邪祟的天劫。

        被数亿伏特的天雷击中的邪祟,往往被劈成飞灰,尸骨无存,绝无神话修仙中渡劫的可能性。

        惊蛰的电流并没有天雷的那么强,但也是雷霆同属。

        击中对方但死不掉,那就是最痛苦的折磨了。

        他也控制了电流的强度,以折磨逼供为主,并不会造成太大的伤害。

        “……”

        嫌疑人X对骷髅头的惨状深有同感。

        他是尸鬼之体,对天雷有天然的畏惧感,那电流打在身上没多大伤,但深入灵魂的疼痛却跑不了。

        “怎么样?”

        花江清树淡淡的问了一声。

        骷髅头被气的不轻:“垃圾!竟然是雷霆!你个蠢……咿呀啊啊啊呀呀!!!!”

        花江清树用惊蛰拍了拍掌心:“怎么样?”

        骷髅头:“你个畜……咿呀啊啊啊呀呀!!!!”

        “怎么样?”

        骷髅头:“……好吧吾都……咿呀啊啊**!!!!”

        “怎么样?”

        骷髅头:“你妈的到底想…%¥¥%!!!”

        “怎么样?”

        骷髅头:“算我怕了你了……@¥@*@#¥!!!!”

        “怎么样?”

        骷髅头:“……”

        下一秒又是叽里呱啦的尖嚎声。

        其他两人看的是一阵舒爽。

        正所谓恶人,还需恶人磨啊!

        又电了它十几次,花江清树停下放电,看向已经冒着青烟的骷髅头,缓缓问道:“好了,你……可以回答问题了。”

        骷髅头:“……”

        花江清树:“装死?球状闪电了解一下。”

        骷髅头:“行行行……”

        之后,众人了解到。

        斋藤家族用玉藻族的血肉,拿来献祭以得到不人不鬼的力量,靠这种力量收拢资金壮大起来。

        与此同时,也在玉藻族的血脉之种下血脉诅咒。

        只要离开地牢,诅咒就会每隔几天发动一次。

        因为这个“鬼神”实力不怎么样,再加上斋藤家族献祭的东西不多,所以种下的诅咒强度也不怎么样。

        于是就有了上次花江清树把玉藻唯从鬼门关拉回来的一幕。

        要是让比较厉害的鬼神做这种事情。

        那就不仅仅是肉体瞬间死亡了,而且灵魂还会被擒拿至下界,永世不得超生。

        而花江清树眼前的这一位骷髅头,只是一个留在人间的残念鬼神分身,并没有解除诅咒的能力。

        本来它的本体是在冥界的,但冥界没了。

        弱小的鬼神们覆灭大半,剩余的都转移到地狱或是地府去了。

        如果这个家伙的本体倒霉,也跟着覆灭了,那么诅咒自然不攻自破,但问题是没有。

        想让这家伙远在地府的本体屈服是不可能的,所以必须想其他办法。

        “对了,诅咒的频率是多少?”在离开的最后,花江清树问了一句。

        “三天!”

        骷髅头信誓旦旦的回答。

        离开房间后,花江清树抚摸了一下女孩的脑袋,缓缓道:“以后每隔一天半吃一次药。”

        “哦。”

        女孩点点头。

        “那现在我们去看看实验体,对了七七,你的兵器怎么回事?上次好像不是这个样子。”

        嫌疑人X疑惑道。

        “用了不少的特殊材料,还有一个紫色雷咒唤雷充能,而且兵器本身的材料也非同一般……”

        花江清树回应。

        “嗖嘎,那么七七你打算怎么解决这个诅咒?”

        “暂时靠喝东西稳住,这种诅咒由内而发,几乎无法用法器和符咒从外部镇压,那些高深的佛法,和一些大神社的神明倒是可以祛除诅咒,但人家未必会花费代价帮。”

        “那……”

        “寻龙气,从某种角度来说,龙气是万能的。”

        “这倒是……”

        对于普通人来说,鬼神是神话中的一种,而龙同样是神话之物。

        思路就是,用魔法打败魔法。

        很快,众人就乘坐着一个电梯,直直下降到近千米深的地下,然后……

        别有洞天。

        昏暗的地下,有着极其宽敞的空间,正中心就是一棵枝繁叶茂的怪异古树。

        古树的上下两端都连着土壤,粗壮的根系在空间的顶上蜿蜒扎根,以支撑着这一个庞大的地下空间。

        经过短暂的惊艳,他们踩着一条瓷砖路前往古树的底下。

        除了瓷砖,其他地方都是泥地。

        这个地方显然是人工挖掘出来的。

        然后,花江清树看到在古树中间的树干上,长着一个灰色的肉团,肉体有生命,时不时一鼓一鼓的。

        “你的本体?”

        花江清树随口一问。

        “嗯。”

        嫌疑人X点头。

        花江清树没再多问了。

        然后就看到了在照片上的实验体。

        “嘶~~!!”

        见到人过来,实验体立刻睁开爬行动物般的眼睛,嘶嘶嘶的咆哮着,疯狂挣扎,但树干上长出的枝条狠狠的捆住它。

        突然的一下。

        玉藻唯被吓了一跳,立刻躲在花江清树后面。

        花江清树拍了拍她的后背。

        “这个可怜的家伙已经丧失了语言能力,问他问题也听不懂,估计脑子也坏掉了,我抓到他的时候感觉他在找什么东西。”

        花江清树补充:“或者是地方。”

        嫌疑人X捏着下巴,缓缓点头,然后开口问道:“七七,我感觉你知道很多啊,能说说吗?”

        “还记得上次我找的一个废弃地铁线吗?”

        其实嫌疑人X能把自己带到这种地方,已经是给足信任了,而且他还帮过自己,花江清树自然不会吝啬一些情报。

        “你是说……”

        嫌疑人X仿佛抓住什么。

        “我猜测鬼蛟就是从里面跑出来的,红黑公司的样本也是来源于此,那地方有我想要的东西。”

        带着玉藻唯回到公寓,花江清树立刻检查了一下腕表。

        庆幸的是里面并没有什么任务出现。

        又是和平的一天。

        第二天早上。

        花江清树用刀在手腕上划开一道口子,温热的血液流出,被他装在一个保温杯里加上抗凝剂,交给玉藻唯。

        让她在中午时和药丸一起喝下去。

        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惊蛰自从认主之后,就没办法粒子化到其他人的体内,不然给女孩换个血,就啥事情也没有了。

        而且,花江清树暂时还没想到有什么比自己的血液有更好的压制效果。

        毕竟是有着惊蛰的一半属性。

        “……”

        女孩紧紧的握着保温杯,愣愣的抬头瞅着他没说话。

        “没那么难喝吧……”

        花江清树拿过保温杯,喝了一小口。

        “额,有点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