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历史小说 - 这个东京有妖气在线阅读 - 第161章 157.骷髅头

第161章 157.骷髅头

        “抓、抓到了?!”

        抓到什么不言而喻,肯定是博士说的实验体。

        没想到他上次随口一说,还真的去抓了,而且还抓到了,花江清树还真有些意外,点开他发过来的照片。

        照片的背景很昏暗,貌似还是在一颗古老的巨树下,实验体被巨树长出来的枝干捆的严严实实。

        “有意思有意思……”

        盯着照片,花江清树出声喃喃着,相对于红黑实验室跑出来的实验体,他对这棵古树更加感兴趣。

        古树的粗壮程度,与上次的游离世界里面的树有的一拼。

        不过很显然,嫌疑人X是有控制古树的手段。

        花江清树编辑消息问道:“今晚正好要找你一下,地方还在实验室吗?”

        过了好一会,嫌疑人X:“对,出什么事了?”

        花江清树回复:“玉藻身上有诅咒,我想找那鬼神问问。”

        嫌疑人X:“诅咒?啊,麻烦了,那东西很嘴硬。”

        花江清树面目阴沉的回复:“有办法让它开口。”

        和他商量好之后,花江清树就开始检查今天的收获了。

        名称:花江清树

        等级:Lv4

        灵魂:一阶(开发度:85%)

        天赋:夜隐(夜间,你的视距、动态视力、移动速度获得不同程度的增幅,在光线暗处行动,将更加不容易被察觉。)

        技法:高阶·死息、剑术专精、中阶·锐化灵能

        其他:三级体质

        二级源:1

        三级源:11

        ……

        今天的收获一共是3个三级源和5%的灵魂开发度。

        虽然收获不算多,但相比以往来说,要稳定不少,每天总会出现那么几件需要处理的事情。

        东京出现的异常事件都会汇总到NNC,然后再分发下来。

        不过今天有一件事他比较在意。

        就是在厂棚上方的微型隐匿无人机……他隐隐有些会发生什么的预感。

        其实还有一点十分危险。

        那就是他的灵能。

        JR地铁线那边,早在十多年前NNC就派遣过人员探索,虽然说最终发生了些很残酷的事情,损失惨重……

        但堀北明理的父亲能够带回一颗灵能矿,保不准NNC本部也有保留,并且对此有所研究。

        堀北明理的灵能来源可以解释清楚。

        但他的不能。

        唯一可以打打掩护的,就是灵能的颜色了。

        与纯蓝色不同,他的是群青色的。

        吃完晚饭,等天色彻底暗下来后,花江清树就带着玉藻唯出门了。

        没带腕表,避开摄像头,手机关机坐上R8。

        不过在他出门时,如果腕表来了紧急任务就麻烦了。

        但那种定位系统又不能带在身上。

        车上。

        戴上白般若面具,然后花江清树把淡淡的一层死气覆盖在挡风玻璃上,加深玻璃色度,以及玻璃反光,让外面的摄像头拍不清楚车内环境。

        玉藻唯对戴上面具的他很新奇,也有些害怕,在不说话的时候,就感觉他像变了一个人一样。

        这个疑惑问出来后,花江清树想了想,就把面具摘下来盖在她的脸上。

        “好清楚……”

        玉藻唯扶着个面具,在车里东张西望起来。

        没过多久,他们就来到嫌疑人X的别墅,只不过这次嫌疑人X本人没有上来迎接,而是派了一具尸体过来。

        跟着尸体来到实验室下面,很快就见到了嫌疑人X。

        “欢迎欢迎,先去审问那个嘴硬的家伙。”

        一番寒暄打招呼过后,嫌疑人X带着他们来到一个阴暗的小房间,这个房间与其他现代风格截然不同。

        一个是现代科技,

        而这个…就像是上世纪封建迷信的风格。

        四壁天花板地面,六壁都贴满不留缝隙的镇魔符纸,密密麻麻,就像原来的壁纸一般,其封魔的力量极强。

        在房间中间有一张桌子,上面就摆放着一个婴儿般的小骷髅头。

        与人类头骨不同。

        这个头骨长着尖角,牙齿如猛兽般尖锐,头骨上也贴着三张黑符纸,黑纸红墨,应该是封印符。

        在走进房间前,花江清树摁住玉藻唯的脑袋。

        “小不点,你待在这里。”

        不料。

        一向听他话的女孩摇摇头,态度很是坚决,花江清树看了她一眼就由着她了。

        “啊喂啊喂,小东西,怎么还带着人过来了?”

        待众人走进房间,骷髅头黑洞洞的眼眶亮起红芒,发出不阴不阳的声音。

        嫌疑人X冷笑一声:“老废材,他们有话问你,建议不要自找苦吃。”

        “自找苦吃?呵,你也配?哦?玉藻族人,啧啧啧,上次诅咒发动没死啊,真是走了好运……还装模作样顶着个般若头骨,下下之流。”

        骷髅头阴阳怪气的逼逼赖赖。

        花江清树淡淡道:“不跟你多哔哔,她的诅咒怎么回事?”

        “当然是无解的血脉诅咒了,哈哈哈哈哈哈,生生世世生生世世生生世世的诅咒,这次没死还有下次,下次没死还有下下次,哪怕是生了后代,诅咒也会无穷无尽的延续下去,哪怕死后灵魂也会受尽折磨,怎么样够厉害吧。”

        说到有趣的事情,骷髅头眼眶里面的红光大盛,语气有些癫狂。

        玉藻唯静静的站着。

        “那么之前为什么没事,在斋藤家的时候。”花江清树淡淡的问道。

        “啊嘞…?你算什么东西,吾为什么要告诉你?”

        “呵呵。”

        花江清树手掌上蓝光闪烁,一眨眼的功夫,一柄短剑就来到他的手里。

        惊蛰的出现。

        霎时间。

        一股只针对邪祟的压迫力蔓延开来。

        众人也看到了刚才的一幕。

        有些奇怪那兵器是怎么出现的。

        嫌疑人X后退了一些,本来这里满房间的符纸就对他不友好,现在来了一柄更厉害的武器,甚至引起这些符纸的共鸣。

        他就更加不舒服了。

        可是……

        他记得上次这柄兵器还没这么厉害的啊。

        骷髅头意识到不妙:“慢着,告诉你也不是不可以,杀一两百个活人来尝尝,或者把这小东西的一个小胳膊弄下来,玉藻的血美……咿呀呀呀!!!!”

        它的话还没说完。

        一道蓝色的电流就从惊蛰剑身上窜了出去,对方立刻惨叫成杀猪现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