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历史小说 - 这个东京有妖气在线阅读 - 第104章 102.鹿精,鲛人?

第104章 102.鹿精,鲛人?

        静谧的森林之上,太阳西斜。

        花江清树的危机感倍增。

        两人分开后,确定对方没有追踪自己。

        “艹!”

        花江清树便背靠在一棵树干上,颤抖着手拉开面巾,翻开腰包,拿出一颗普通版的强化药咽了下去。

        刚才只是和紫色的爪刃稍微擦了一下,他的左手臂上就留下一条长达十几厘米的口子,血流不止,深可见骨。

        光看着就十分恐怖,让人不忍直视的肉疼。

        吃下药丸后,被剖开的肌肉层真皮层开始蠕动,慢慢黏合在一起。

        不过依旧疼痛难忍。

        如果没有这种药品,说不定还要拿针线缝起来,最后留下一条蜈蚣状的疤痕。

        过了几分钟,等伤口恢复好,花江清树擦了擦汗,喘着粗气。

        接着全身上下用黑膜包裹,继续往之前的一个方向在树上跳跃前进。

        一路上又解决掉几只大螳螂,获得两个三级源。

        过了一个多小时,地势开始降低,树木也逐渐矮小起来,直至与地球差不多,不得不下来步行。

        但是过了这么久的时间,他依旧没看到水源就有些奇怪了。

        又过了二十分钟,拨开茂密的灌木,眼前的画面让花江清树足足愣了一秒钟。

        前面终于不再是林地,而一片浅蓝色的湖泊!

        不过,花江清树倒觉得不像是湖泊,更像是中型的水库。

        湖泊为不规则的圆形,其中离花江清树较远的一边有一小片平原,其他地方皆为青岩悬崖和郁郁葱葱的森林。

        小小的平原不到一千平方。

        上边的草地齐膝高,里面有不少草食性动物在活动,野兔、野鸡、梅花鹿,还有一些丹顶鹤水鸟等等。

        不错!

        真不戳……

        花江清树目露精光,看着那些活蹦乱跳的小动物。

        这一下晚餐就不愁没着落了,压缩饼干都是作为储备粮的,应急食物,自然是能省则省。

        而且这些草食性的动物盘踞于此,似乎还没多少警戒的样子,周围的环境想必要比森林要安全不少。

        斜阳已经触碰到地平线。

        天空之上出现一片片绚丽夺目的彩霞。

        一层又一层,如梦似幻。

        见到这样的画面。

        花江清树稍微有了些安全感,紧绷的神经不由的舒缓下来。

        至于湖泊……

        暂时不要接近为妙,保不准里面就蹦出来一个尼斯湖水怪呢。

        而以这个世界的种种现状来看,什么动物都是巨型的,这样一想还真有可能!

        “等等,先在附近看看有没有山洞之类的……”

        想到这里,花江清树一双锐利的眼睛开始搜寻起来,重点就在那些青石山体,断崖那边。

        在他目前的优先级上,寻找过夜的住所是最高级。

        不过光这么看……

        他也没看到什么黑洞洞的地方,于是往草原那边走去。

        那边也有一片裸露着不少巨岩的山侧。

        如果有洞穴之类的,可能性肯定要大一些。

        花江清树解除了上半身的黑膜,夕阳那种柔和的温度传递过来,下半身因为怕踩到蛇,所以没有解除。

        一路踩草而过,惊起不少野兔野鸡和一些大蛇小蛇。

        花江清树顿时毛骨悚然起来。

        他妖魔鬼怪什么都不怕,唯独怕蛇。

        哪怕现在的普通蛇类压根伤不了他,但心理上就是很怕。

        不过……

        在屏幕上,他倒是挺喜欢看那些奇奇怪怪的蛇,越大越好,越毒越喜欢,但搬到现实里面来就叶公好龙了。

        解除完上半身的黑膜,花江清树的那只带着大量血迹的袖子便裸露出来,带着浓浓的血腥味。

        他心想还是得找地方洗一下。

        穿过一片充满活力的草原。

        花江清树找到小小的一段比较浅的水域,这里就像大章鱼的触角尖端,距离主域有缓冲距离。

        他觉得这里比较安全。

        走到岸边,先摘下黑色的面巾洗了一把脸,再脱掉风衣和里面的黑色长衫,只把带血的一端浸湿搓洗。

        血腥味入水。

        不一会有一些嗅觉敏锐的傻鱼闻味而来,成群结队,还不怕人。

        “我啪,就是一个Q!”

        花江清树冷不丁的就是一巴掌就拍过去,哗啦!

        一条近半米长的鱼便飞上了岸,掉在草地上一动不动,已然气绝身亡。

        因为力道比较大,那只鱼从接触巴掌的那一会就已经被拍死了。

        见到同伴遇难,鱼群一轰而散。

        花江清树眼疾手快,啪的一声,又是一条鱼上岸,不过只有原来的一半大小。

        够吃就行。

        洗干净两件衣服,花江清树正抽出了腰间的爪子刀,正准备给两条大鱼来一套去死皮服务时。

        前边水域的三米处,不声不响的,就冒出半个白花花的头来。

        挖槽!

        注意到异常,花江清树浑身一颤,顿时惊愣住。

        他突然就想起一则,关于金斧头银斧头和河神,樵夫的故事。

        这不是重点。

        重点是那个头……

        居然,居然是个人头。

        杂乱的白色毛发里面,望着自己的眼睛一眨一眨……

        竟然还是个活人。

        等等。

        如果那个是人的话。

        一头杂乱的白毛,和头顶两截短短的鹿角是什么个情况?

        此刻。

        岸上岸下,大眼瞪小眼,花江清树有点懵。

        难道是鹿妖?龙妖?美人鱼?鲛人?

        额,不对,龙不是妖怪……

        鹿好像也不会玩水……

        那么就是鲛人?美人鱼?

        但是,对方除了半个脑袋露出水面外,其他的部位都潜藏在蓝色的水里。

        看不真切。

        连对方的脸,性别都无从得知。

        “再等等……”

        忽然的,花江清树眉头一皱,对水里的东西,他莫名就生出一种亲切感。

        就像是……

        那种血脉相承的亲切感。

        身体的某个地方也活跃起来。

        “擦……”

        裸露着白花花上半身的花江清树迅速低头,只见自己气海穴的位置,竟然亮起了浅蓝色的光芒……

        那是……灵能在活跃。

        灵能的亲切感。

        “怎么会这样……?那个东西身上也有同种的灵能?不科学啊……”

        “这个世界竟然有灵能体系?不可能啊……”

        “不会是同类暗影猎者吧……”

        “但…那个角怎么…它的鼻子还在水下面……”

        “感觉不太可能是同类。”

        大眼瞪小眼有一分钟了。

        对方似乎也不用换气,就这么潜水,干耗着。

        花江清树仍然思考不出来答案,但是自己的灵能,确确实实的对水下的那个东西,或者是那个人产生了亲切感。

        两个人的体内……也确实存在着同种的灵能。

        也可能是因为这个原因,对方没有动手的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