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历史小说 - 这个东京有妖气在线阅读 - 第94章 092.区别对待(二合一4k)

第94章 092.区别对待(二合一4k)

        “以后都不想听了…”少女松开了花江清树。

        把身子挪后了些,抬头凝视着他的眼睛里,满是忧虑与不安。

        以前在群里看他说在暗黑世界里面的经历时,有趣是有趣,精彩也精彩,但那些……都是要建立在他能够安全回来的基础上。

        其实那次星见寻已经被吓到了,一想到他以后还要常常出生入死的,强烈的不安便涌上心头。

        代入女主人,开始担心起自己老公了……花江清树轻轻一笑,有些欣慰,心里面也有些感触。

        但人生不是言之命至人随已愿的,默默的呼出口气,对她露出‘人生就是这样’无奈又慈爱的目光。

        用两只手捏了捏她的脸:“安心,会回来的。”

        “喔…”

        轻松悠闲的时光总是一闪而逝,一转眼就到了下午的四点四十分。

        外面阳光的橘色又更浓了些。

        桌子上的盘子已经被服务员收拾了五遍,服务员每次都端着十几厘米高的盘子离开。

        肚子填了不少东西,阿澄阿遥她们吃东西的速度终于慢了起来,服务员擦了擦汗,松了一口气,休息了一下,准备过来收拾第六波。

        虽然还想再待一会,但花江清树自觉不能多留。

        他还要回去看看装修队把公寓隔壁敲的怎么样了。

        起身,出声告辞。

        两人隔着屏幕几百多天,可在现实中相聚才不到一个小时呢……星见寻心里涌现浓浓的不舍,撅着嘴,轻轻的拉着他的手挽留。

        这家伙……

        默默的叹了口气,花江清树的目光不由得软化起来,一番轻声细语的安慰,又揉了揉她的脑袋。

        在前台付了钱,花江清树回头看了她一眼。

        星见寻对着他跪坐在沙发上,手扶着椅背,微微缩着身子,露出半个脑袋,和头顶上一对因为情绪低落而耷拉着的尖耳朵,眼睛蓄着莹莹微光,一副委屈巴巴的样子。

        不知为何。

        看到她这样花江清树的心尖一颤,莫名的,胸中就沉闷了起来,仿佛堵了什么东西。

        他犹豫了一下,先一步离开了。

        “唉~”

        “如果这就是所谓的爱情,那它还真是一种令人忧伤的事情。”

        静默了好一会。

        等自家小姐转过身,一脸惆怅失落,想要抹眼泪的样子。

        阿遥也不知道说什么好,想了一会才开口道:“星见小姐,剩下的一些族系,还继续通知吗?”

        不等星见寻回答。

        阿澄先一步道:“最好不要了,本来这件事就不严谨,应该已经引起了一些高层的注意。”

        “啊?!”

        听到她的话,星见寻忽然就害怕起来:“不能给七七添麻烦的……”

        “哎西,也不能算坏事啦,起码星见小姐收获很大了,喜提一个超帅的未婚夫喔~~”

        阿遥笑着起哄,笑着笑着打了一个嗝。

        “确实。”

        阿澄淡定点点头。

        说起这个嘛。

        星见寻忽然觉得…好像也不是那么糟糕了,之前的惆怅一扫而空,想起什么痴痴的笑了起来。

        达到这一步。

        本来她还以为要努力很久,经历很多挫折来着,没想到两人现实中一见面,一切都迎刃而解了。

        除了结婚,这个天大的难题。

        见自家小姐再次展露出笑颜,阿澄脸上罕见的出现一抹笑意。

        “所以,星见小姐这段时间还是低调些,忍耐,等上面的注意力散去再去找人家吧。”

        “嗯嗯。”

        ……

        ……

        回到公寓后,花江清树把书放下,然后就到敲敲打打的隔壁看了看,然后和负责人聊了一下。

        见到他,装修队的负责人露出友好的笑容,对这位年轻且出手阔绰的老板十分有好感。

        一番了解后,花江清树知道了到他们明天不能加班,加钱也不行。

        黄金周,雷打不动的放假。

        负责人他自己都要带着妻儿去夏威夷度假呢。

        很人性化。

        岛屿国人似乎对夏威夷都有一种执念……花江清树也不好多说什么,只能让他们工作日再来干活了。

        名称:花江清树

        等级:Lv3

        灵魂:一阶(开发度:68%)

        天赋:夜隐(夜间,你的视距、动态视力、移动速度获得不同程度的增幅,在光线暗处行动,将更加不容易被察觉。)

        技法:高阶·死息、剑术专精

        二级源:1

        三级源:11

        ……

        上次他从NNC那边虎口夺食,一共收获了17个三级源和1个二级源,但是在突围过程中又强化了死息和般若面具,又消耗了14个三级源。

        现在就只剩下面板上的这些存量了。

        而1个二级源等于10个三级源。

        总的来说还是有些存款的。

        现在嘛。

        他需要为晚上去黑市谈一笔生意做准备了。

        拿出一罐六味地黄丸,360丸装。

        强化!!

        金光漫过,一瓶的药丸顿时变得晶莹剔透,药效非凡。

        吃过的都说好!

        再拿出一罐六味地黄丸,强化!

        一共消耗两个三级源,然后他把这两罐换装成40瓶18粒装,再装进单肩包里,就准备拿这一些去谈生意了。

        换到积分顺带采购些物资。

        现在他只剩下9个三级源了。

        存粮再次告危!

        ……

        ……

        月黑风高。

        东京都品川区的一栋平房内,此刻一男一女正独处一间办公室。

        办公室的灯光关闭,只有办公桌的电脑屏幕发出微弱的光芒。

        随着时间的推移,穿着清凉的年轻女子略显紧张,手揪着裙摆,呼吸微微急促起来。

        办公桌前的男人抬头问她:“西谷酱,其他人都走了吗?”

        “嗨,都走了。”女子回答。

        “拜托再去检查一下,如果他们倒回来偷听到就不好办了。”

        “嗨!”

        过了一会儿,西谷和枝关上门,倒回来:“报告伏见前辈,没有异常!”

        “辛苦了~知道我们这么做意味着什么吗?”

        “当然,危险与机遇并存!”

        “我打电话了。”

        “嗨!”

        伏见博看了一眼电脑屏幕上,最新NNC的通缉名单的截图,榜首赫然就是SS级通缉犯:白般若!

        然后他拿出一张只印着2077和一串号码的名片。

        仔细核对后,打了过去。

        西谷和枝连忙贴了在他边上,侧耳仔细倾听。

        几秒钟,电话打通了。

        “摩西摩西,请问是2077吗?”伏见博语气态度恭敬的先一步开口。

        “我是,有事请说。”

        电话那一头传来惊悚的立体二重音声线。

        恐怖,诡异……

        宛如恶魔在耳边低语。

        听的两人心底有些发毛。

        没错。

        这就是上次从一只恐怖鬼物手里把他们救下的神秘人。

        上次要不是对方路过出手,两人已经在冥府相见了。

        接下来,伏见博吐字清晰的把上次在大田区的事情大致说了一下。

        对方沉默一会,似乎想起来有这么一回事:“想要兼职?听电话的,一个还是两个。”

        “两个人。”伏见博如实回答。

        “您好,我是西谷和枝,上次见过的……”西谷和枝连忙回应,多多指教这种客套话她不敢说了。

        “那么,听好,我只说一遍。”

        “明白。”x2

        “我是一个情报贩子,所需要人兼职的方向是线人,负责打探情报,必要时需要深入异常地点提供准确的情报。”

        “我奉行的原则是风险与收获成正比,背叛者绝不原谅。”

        “你们可以应聘中高级探员,中级探员一周的底薪为一颗最低价值10积分的丸黄地味六,高级探员一周的底薪为三颗,并且根据每次完成发布的情报任务获得相应的报酬。”

        “报酬不限于金钱、药品、武器、道具、黑市积分。”

        “如果不知道该药,可在黑市自行了解,离十二点还有三个小时,期间你们可以考虑一下。”

        说完,对方便挂断了。

        极其有逼格。

        伏见博放下手机,看向西谷和枝:“兼职情报线人,西谷酱你怎么看?”

        “不错的样子。”

        西谷和枝咽了咽口水,接着道:“一颗叫什么‘丸黄地味六’,最低价值10积分呐,而且还是底薪……”

        “兼职,底薪呐……”

        他们两个目前在一家异常事务所工作,做的就是一些拔魔除灵的工作。

        这种专业性强,许多时候需要过命的工作薪水自然也是非常高的。

        一年收入几千万吧。

        放眼普通人里面,他们这样身怀绝技的人自然是神秘的高手。

        但放在业界圈子灵幻圈里,他们就是无名小卒,只在除灵方面有一点点名气,在物理层面的战斗力还斗不过一只B级危险种。

        在灵幻界里,就是下层,基层千千万万中的一员。

        没办法。

        不是不想争上游,而是困于阶级急剧固化,下层如果没有贵人帮衬,一辈子都可能是下层,翻不了身。

        怎么争?

        当然提高自己的战斗力,核心竞争力。

        但怎么提高?

        一买更好的装备,二提高自己的技能。

        买更好的装备一般只有上黑市,用积分购买,积分哪里来?

        靠整天给人除灵能拿积分吗?

        不能。

        金钱并不能兑换积分。

        当然,也有运气好,除灵时找到怨气死气充足的材料,可以卖一些积分。

        他们卖的最好的一次是8积分。

        上次,花江清树从松浦那里借的武士强化液,崭新出厂级别也才卖7个积分。

        而那些算的上精良的装备,无不是上百上千积分才可购得。

        一颗品质最高的冰原石60积分,对他们来说可是近半年才能攒到的数额。

        北原凛冬上次买的一把高仿·妖刀村正,378积分,对他们来说无异于天文数字,那把高仿刀也无异于神器。

        而且积分也很难攒,比如他们纸符的材料也需要积分买啊。

        自制当然可以,但效果就没有黑市的好了。

        性命相关,能用好的,自然要用好的。

        由此可知底层的困境。

        至于技能方面……

        受困于资源,哪怕有长进也是缓慢的,需要很长时间才能见成效。

        灵幻界当然也有很多人很吃香的,那就是有一种可以换取积分的手艺。

        会绘制功能性符纸,会制作各种药物,会打造一些利器,会生产一些罕见资源……

        但他们两个不会啊。

        从某种角度来说,他们也只是会一些除灵拔魔手段的普通人。

        拳脚功夫也会一点,但没什么用。

        所以,正所谓富贵险中求。

        他们冒着被抓的风险,拨打了NNC最新SS级通缉犯白般若的电话,以求寻找一些渺小的机会。

        而对方的条件也相当让人心动。

        一周啊。

        一颗最低价值10积分药丸的底薪,意思是啥不用干也能拿。

        接取打听一些情报的任务,完成可拿奖励。

        但。

        现在他们最担心的是,自己真的有命拿吗?

        毕竟人家可是SS级通缉犯,给出的任务应该很要命吧。

        “伏见前辈,现在还有时间,要不我们去黑市看看?”十分心动,但又犹豫不决的西谷和枝提议道。

        “嗯,走吧。”伏见博点头,然后说出自己的想法:“但我已经决定了,我要加入,做这个线人兼职。”

        “太莽撞了吧,前辈……”西谷和枝诧异。

        伏见博摇摇头。

        他天生阴阳眼,自带一级灵视,也可以开启二级灵视状态,视破所有一级灵视可见物的所有幻觉,也有一些特殊手段,是这一家事务所的台柱子。

        正所谓欲戴皇冠,必承其重。

        阴阳眼,没有那么多的好处。

        有灵视便脱离普通人的层次,所能看到世界真实的面貌,同时本身也能被那些不可名状、灵体、怪异攻击。

        近些天,他明显感觉到世界里的脏东西变多了,也变恐怖了。

        稍不注意就会被袭击,如果自己的实力跟不上,那么死期就不远了。

        ……

        ……

        池袋北口。

        “嗯……啧~”隐藏在路边小巷黑暗中的花江清树看着手机上,大和田发过来多达一百多位的名单,陷入了沉思。

        是不是……

        我的要求太低了啊?!

        一群人争着干?

        算了算了,下次挑几个审核一下。

        很快,他来到黑市二百五円店,门口的那两只野猫依旧在打架。

        有来有回的,也不知道有啥的深仇大恨。

        “欢迎光临~”

        “嗯。”

        等他去楼下后,猫娘前台在平板上发了一条消息。

        来到楼下,一个戴着口罩的猫娘迎了上来。

        “欢迎欢迎,阁下终于来了。”

        这……花江清树看到她手臂的臂章上写着“六七”,有些诧异道:“你,六七?你……得传染病了?”

        “没有没有,这个……不好解释,很为难的。”

        “……”

        接着,花江清树在好几处看到给其他人导购的猫娘脸上都没有口罩,瞬间明白了什么。

        被针对了?

        好家伙,脸都不给我看了,要这导购员有何用。

        “区别对待?”

        “啊哈哈哈……”六七猫娘挠着后脑勺,有些尴尬的干笑着。

        上面安排的,她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只能照办。

        “行吧,上次的生意还做吗?”花江清树问她。

        “当然,这边请~”

        六七猫娘将花江清树引进一间装潢豪华的VIP单间,不一会儿,上次的高管猫娘走了进来。

        她也带了个口罩,把脸遮的严严实实。

        花江清树:“……”

        戴着口罩的高管猫娘歉意的给他鞠了一躬,一时间不知道怎么解释,只能:“太失礼了,失礼了……”

        花江清树:“……”

        顿了一下,花江清树压下想法,开始谈生意了:“一瓶丸黄地味六,18粒装,独此一家,你们的报价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