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历史小说 - 这个东京有妖气在线阅读 - 第53章 053.滑瓢

第53章 053.滑瓢

        此时。

        少女一身黑布衣,手里一把武士刀,戴着口罩,花江清树从外面只能看到她一双清澈眸子。

        穿成这样,她显然是有备而来。

        “我…能叫您七七前辈吗?”

        说完,少女便下意识的握紧手里的武士刀,语气中带着被压抑着的激动,和一些忐忑。

        “……”她的声音软糯中又带着怯意,听起来很是悦耳,花江清树停了一下,不由觉得有些奇怪。

        什么情况?她这……莫非她听说过我这个名不经传的情报贩子?

        “随意。”

        闻言。

        北原凛冬心中一喜,刚要说自己就是群里的“一口吃掉冬天”,就看见他的一根手指放在般若面具的嘴部示意安静。

        她停住了。

        抽出惊蛰,花江清树眯着眼睛冷声开口:“退后。”

        “?”

        北原凛冬楞了一下。

        还没来得及搞清楚状况,正上方突然一个黑影极速向下袭来:“死!!!”

        这速度比正常下坠要快好几倍。

        几乎是要在眨眼间就要将他们两个绞成碎渣。

        这时,花江清树历经百战之后的特质便发挥了出来。

        锵的一声,惊蛰挡下抽来的石质翅膀,脚步变换,侧移轮换位置,猛的一脚踹在对方腹部,骨裂声响起,对方顿时如炮弹般倒飞出去。

        一脚踹出,他又抽出手枪。

        瞄准,开保险,摁扳机,一气呵成。

        “卡彭!”

        一发银色的破魔子弹穿进对方还在倒飞的身体里。

        等花江清树把手枪插回枪套时,时间才过去一两秒钟不到。

        “厉害……”

        北原凛冬睁大了眼睛。

        事发突然,再加上花江清树的那一套连招又快又狠,太过于震撼,以至于她的反应都慢了一拍……

        “哦诶哦诶……你搞屁啊。”

        倒飞出去的青年收起石翅,捂着腹部踉跄落地,一个黄衣和服的光头同伴出手扶着他才站稳。

        “放开。”

        青年一摆手拍开了光头的搀扶,恶狠狠的盯着树下的两人,腹部血洞的肌肉蠕动,一颗银色子弹掉落在地面上。

        “居然碰到个同类…”花江清树立刻有了判断。

        暗影猎者间没有相互感应机制,只能靠自己的判断,通常来说,可以根据技法作为判断标准。

        比如这个青年拥有危险种的能力“石像鬼之翅”,但皮肤却不是灰色石质,在很多方面仍然像一个正常人。

        另外,花江清树在刚才短暂交手时,还察觉到他的速度与力量都不一般。

        如果没有经过三级源强化体质,那么就是有其他技法加持,而且这种恢复力……除了食人鬼的喰化,好像还有其他的东西。

        “这个般若有点本事啊。”光头也不恼,走前几步看了看花江清树两人,又后退回到同伴身边低声感叹。

        “滑瓢!”北原凛冬的瞳孔一缩……头上无毛,脑杓和耳垂拉长的形象,正是传说中的百鬼之主滑头鬼!

        在NNC的特别通缉单中,滑头鬼的危险评判级别更是达到了SS!

        碰到这种魔王级别的妖怪,别说她这个实习生了,连一等战斗小队也要立刻撤退,而且还得看对方心情才能活命。

        “小姑娘认出我来了。”滑瓢双手套在袖子上,冲她笑了笑。

        “魔王级别……”北原凛冬的脸色一白,注意到身旁几乎没有什么反应的2077时,内心才安定下来。

        还好……还好有七七前辈在。

        七七前辈超厉害的!

        “有的玩了……”花江清树一动不动,眯着眼睛打量他们……

        今天是撞什么邪了?

        一个魔王级别的滑瓢,还有一个至少有Lv2的邪鬼,还有一个……

        花江清树看到他们后面走来的一个穿着黑袍的巫师,顿时想起了情报网络中的一条反馈……

        摄灵巫师和滑瓢。

        现在他们的队伍又加上一个自己的同类……邪鬼。

        目标是身后的秘境?

        谢特,麻烦了。

        “躲我后面,别看那家伙的眼睛。”花江清树开口提醒。

        “嗯!”

        北原凛冬拔出明晃晃的武士刀躲在他后面,那边又出现一个不好惹的存在,她心里不由得也害怕起来。

        “摄灵巫师,滑瓢……你们怎么多了个邪鬼?”花江清树觉得有必要开嗓了。

        滑瓢笑道:“你也认识我们。”

        摄灵巫师冷哼一声:“好了,无名小辈罢了,别浪费时间,刚才说等等看就等来了一个般若,杀掉他们直接开黑暗之门。”

        “以和为贵嘛……”

        滑瓢刚要说些什么,就被青年厉声打断:“杀了他们!”

        滑瓢:“……”

        “七七前辈……”

        “莫慌,你别动手。”花江清树安慰她一声,缓缓后退,一只手搭在樱花树干上,体内的中阶死气如洪流般注入树心中的能量漩涡。

        霎那间,树心的能量漩涡飞速扩张,在外界缓缓露出一条越来越大的黑色裂缝。

        “你等下先进去。”

        北原凛冬点点头。

        “拦住他。”摄灵巫师眯了眯眼睛,话音未落,公园的大片树荫下,突然升起无数尖牙利爪的鬼影。

        哗的一下,重重鬼影如黑色的潮水般向他们涌去。

        花江清树撑着树干继续输出死气,一手拿着紫电涌动的惊蛰,猛然刺入地面。

        “滋!”

        紫色的雷电呲啦一声,在花坛上成扇形蔓延开来,潮水般的鬼影冲进雷电领域,瞬间被电成一缕缕黑烟。

        天雷之力震慑世间妖邪,毫无压力的挡住了鬼影之潮。

        “天雷!”摄灵巫师诧异失声。

        “我杀了他,那电刀和面具归我!”青年眼中闪过厉声,背部张开蝙蝠般的灰色肉翅,瞬间消失在原地。

        强风刮过,摄灵巫师的黑袍纹丝不动,骂了一句:“蠢货。”

        “区区两级的菜鸡!”

        见后面那两货没有反应,花江清树冷笑一声,停下死气输出。

        在夜隐天赋下,青年的动作与龟爬没有任何区别。

        蓝光闪动,唰!

        还没来得及靠近,青年的半条石质肉翅便先被切了下来。

        又是裹挟着重重死气的一拳轰在他胸口,令人牙酸的骨裂声响起,胸口凹陷,青年再次倒飞出去。

        以比他刚才飞来更快的速度。

        站在后面的北原凛冬只感觉眼一花,花江清树模糊了一下,那人便飞了出去,直到撞到一棵大树才停下。

        留下地上的半截正在碳化的肉翅。

        “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