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历史小说 - 这个东京有妖气在线阅读 - 第48章 048.趁热

第48章 048.趁热

        本来是想等到晚上再动手的,但是他等不了。

        正所谓,迟则生变!

        决定下来后,花江清树立刻动手把客厅搬空了。

        然后在客厅的中间垫上些缓冲物,又围上一圈包装冰箱的纸箱拆开来的厚纸板,做成一个隔离墙。

        最后,花江清树在隔离圈的中间放上木盒。

        打开盖子。

        历经千年时光依旧寒光凌凌的断剑,赫然躺在其中。

        如果要消灭断剑内的无名剑客残魂,只需要摧毁承载残魂的容器即可。

        然而这个断剑不一般。

        一般手段行不通。

        必需来点猛的!

        花江清树深吸一口气,立刻调动全身的中阶死气,用最大的输出速度把死气灌在断剑的木盒上。

        过了一分钟,他的面色失去了血色,精神状态颓废起来。

        而在灵视的视野下,木盒已经被浓雾彻底灌满,就像木盒装着烟雾缭绕的干冰,源源不断往外冒着雾气。

        断剑似乎有些通灵。

        被浓郁的阴暗能量灌满,正在不安的微微颤抖着,发出些许清脆的剑鸣。

        “害怕了吧。”

        花江清树咧嘴一笑。

        刺啦一声,他手中的惊蛰突然绽放出紫色电光,电流如紫龙一般在剑身上盘旋,发出阵阵恐怖的电流声。

        “十万伏特!”

        啪的一下,花江清树猛的就把惊蛰插在木盒的断剑上。

        下一瞬,

        轰!

        两种属性剧烈相冲的能量轰然碰撞在一起。

        如同金属钠遇到水,瞬间燃爆开来。

        一声闷响加上火光过后,浓浓的白烟升腾,花江清树被气浪掀了一个踉跄,纸板隔离圈啪的一声被吹倒。

        “这么猛!”

        花江清树稳了稳身形,揉了揉眼睛,差点没被这光闪瞎。

        回过状态后,他下意识后退了一步。

        “!!!”

        无名剑客半透明的身影出现在炸裂木盒之上。

        “出来了……”

        无名剑客弯腰捡起木盒里面,剑刃又碎了几块的断剑:“原本还想看看这千年之后的世界,也罢……”

        无名剑客悠悠叹了一口气,望着花江清树,目光中似有些不甘,又似有终于了结的释然。

        “我的剑法并非多精妙,也无固定的剑招,无非就是抽、带、提、格、击、刺、点、崩……在对敌时,将这些基础剑式运用到极致便是无名剑法,然而就是这样一套简单又极致剑法之下,不甘死气的亡魂却达到一万三千之数……”

        “恐怖如斯!这就是所谓的无招胜有招?”

        “无差。”

        花江清树点头:“懂了,您走好,人间真不值得。”

        “……”

        无名剑客的身形渐渐淡去。

        啪嗒一声,失去力量支撑的断剑摔落在地,化作一堆金属粉末。

        “寄蜉蝣于天地,渺沧海之一粟。哀吾生之须臾,羡长江之无穷。”

        “人只是一个无足轻重的行星上的短暂居民,对于永恒而言,一个人一生的痛苦和奋斗只不过是个笑话,哪怕无名剑客的剑术登峰造极,傲视群雄,手下有一万三千亡魂,到头来终究还是化作一堆粉末。”

        “所以说,长生不老,不死不灭才是王道。”

        花江清树甚是感叹。

        【可获取残魂能力:剑术专精】

        【灵魂开发度:+10%】

        看到视网膜上出现的字样,花江清树诧异:“剑术专精???”

        “获取,剑术专精!”

        ……

        ……

        “我去上学了~”

        从家里出来的小苍唯路过旁边的巷子口时,脚步顿了一下。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她每次都要往里面瞅几眼,再瞅几眼才去上学。

        “忘了,花江前辈今天没课。”

        小苍唯看了看时间,心底有一些期待落空的淡淡失落。

        正要走,一声闷响从巷子内传来,她顿时被吓了一跳。

        目光寻着声音来源,她看到巷子里有一窗户里冒出烟。

        那正是花江清树的公寓。

        怎么了?

        我的青春,就这样结束了……?

        少女愣了半分钟,脑中自动响起哀伤的音乐,反应过来后,撒开脚丫子就往公寓面前奔去。

        “花江前辈!你不要死啊!!!”

        “咚!咚!咚!”

        “咚!咚!咚!”

        小苍唯还要再敲,结果门反向敲了她的手。

        门被推开,一阵白雾仙气飘出,花江清树半靠在门边,脸色苍白:“小苍……咳…我快要死了。”

        小苍唯慌了。

        连忙坐下来把他搂在怀里,紧紧抓住他的手:“不要死,不要……”

        “死不死是我能控制的吗?……咳咳…”花江清树虚弱的吐槽道。

        “那…那那你真的没救了吗?花江前辈……”少女泪眼朦胧的望着他。

        花江清树翻了个白眼:“昂,我还有一分钟。”

        “呜呜…花江前辈,临死前能不能吻我一次,再说句喜欢我什么的……”少女小声的请求道。

        “这个要求…过分…”

        “反正你都快要死了,趁热……”

        “神特么的趁热!你演的太假了!”花江清树腾的站起来,脸上一副变态就在我身边的表情。

        “你更假!”

        占到不少便宜的小苍唯较为满意的站了起来,看了看公寓里面的情况:“怎么了?花江前辈在玩最近流行的高压锅爆破?”

        “不是,化学课题罢了。”

        瞅了一眼家里面的乱象,花江清树好客道:“小苍,时间还早,进来坐坐?”

        “呵,我上学去了!”

        见他没事,小苍唯自然不会留下来当免费苦力,冲他扮了一个鬼脸就跑远了。

        “幼稚鬼。”

        花江清树摇了摇头,随后他就看见小苍大叔跑过来,顿时一惊。

        “怎么了?”

        “花江你搞屁啊,拆家吗?”

        “不,不是……”花江清树一阵的鞠躬道歉才把半信半疑的小苍叔送走,等烟散掉后才关上门。

        “还好他们没打火警电话。”

        庆幸过后,花江清树连忙捡起被打断的技巧消化。

        刚才,面板上出现“剑术专精”后,他的视野就一阵恍惚。

        那种穿越的感觉再次扑面而来。

        一梦千年。

        他变成了身处火海府邸中的一名七八岁的稚童,来不及反应,眼前突然横出一把满是血迹的长剑。

        持剑的邋遢大叔沙哑开口:“你,学剑吗?”

        花江清树刚想回答,结果身体不受控制的回了一个字:学。

        “姓什么?”

        “李。”

        “以后,你就叫李,无名。”

        几乎是瞬间,花江清树便想明白了怎么回事。

        自己穿进无名剑客的记忆中,通过代入无名剑客的视角,从他的一生中使自己的剑术达到专精!

        紧接着眼前一花,他便出现在另一个府邸。

        手持一把木剑,笨拙却坚定的朝一个木桩缝隙砍下,一次,两次,百次,千次,万次……

        不管刮风还是下雨,烈日还是寒冬,

        一年又一年。

        稚童坚定的重复同一个动作,直到彻底熟练,能够指哪砍哪。

        时光荏苒,稚童成长为一个少年。

        手中的木剑也换成了锋利的铁剑。

        开始重复以前的剑式,一次又一次,直到彻底纯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