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历史小说 - 这个东京有妖气在线阅读 - 第38章 038.大不了一死嘛

第38章 038.大不了一死嘛

        “准级恶鬼!你们先去那个通道,我拦住它!”

        “好!”

        “三上好样的!”

        “三上大哥厉害!”

        “啊——我的腿!!!”

        “别管他了,走,快走!”

        “哈哈~都玩开心点啊。”西川悠介抱着双手站在一旁,还没笑几声,就突然笑不出来了。

        因为迷雾中又窜出一只准级般若恶鬼。

        冲着他来的!

        肌肉虬结,肤青如钢。

        体型比次级的般若恶鬼要大要壮整整一倍,犹如三米高的狰狞巨怪!

        西川悠介异化细胞改变的手臂能够轻松切开半厘米厚的钢板,但是到了它身上就只能划出一道一道浅浅的血痕。

        西川悠介顿时不淡定了。

        也顾不得形象。

        当下便施展隐身技法转身疯狂奔逃,而准级般若恶鬼在迷雾之中似乎能寻到他的踪迹,一路追了过去。

        西川悠介跑后,领队三上不屑的哼了一声。

        手起刀落!

        一匕首下去就重创了准级恶鬼。

        第二刀下去,准级恶鬼比合金钢还硬的头盖骨就被掀开了。

        “三上!三上!别丢下我!”

        “池田……祝你好运。”

        “不——!”

        两条大腿肌肉被撕裂,血如泉涌的池田嘶哑的吼着。

        三上耸了耸肩,看都没看他一眼,小跑着往两个女队友的方向追上去。

        “塑料队友情啊。”

        距离五六米的阴影处。

        从队伍遇袭到结束,全程花江清树都躲在这里,默默地暗中观察。

        好吧。

        观察不到。

        因为厚重的迷雾掩盖,他只能看到那边的灯光摇曳,和打斗的声响,不过他光凭这些就能判断具体是什么情况了。

        唰——

        刀刃破开空气的尖啸声响起。

        惊蛰闪烁着骇人的电光。

        他的背后。

        一只次级的般若恶鬼脸上出现一条血线,倒在地上。

        上半部分脑壳滚落下来。

        一团三级源出现。

        嘶……

        见状,花江清树愣了愣。

        这切的……也太顺畅了吧,就像划豆腐一样。

        毫不费力。

        以至他一剑下去的大部分力气都没用出去,动作使大了,旁边的墙上都留下了一道深痕。

        随后他就想到,般若恶鬼都是邪物,而惊蛰正是它们的大克星!

        般若恶鬼碰上惊蛰,它们的钢皮防御效果直接大幅度削弱,砍它们就像切根大萝卜似的。

        “这么说,我连碰到准级恶鬼都没问题了,就是迷雾很碍眼。”

        听外面只剩下一个男人的喘息声,再没有其他动静后,花江清树便离开了阴影。

        这时。

        准级般若恶鬼的尸体悄然升起光团。

        数量是……3个!

        一个准级般若恶鬼值3个三级源,花江清树并无意外,因为他早就知道了。

        不过一下子见到这么多源朝自己飘来,他还是有些激动。

        短短的几分钟里,他就收获4个三级源了!

        大赚!

        “谁?这位兄弟,原来死咒术师兄弟,救救我救救我……要什么都可以!只要你救我!”

        正准备等死的池田突然见到救星,像是溺水的人抓住一根救命稻草,心里升起生的希望。

        “死咒术师?”

        花江清树先缴了他的武器,一把USP,还有消音器,特殊子弹。

        然后,再蹲在他旁边,手指夹出一颗强化过的止血丸,在他眼前晃了晃。

        池田一眼就认出这是二百五十円店出售的止血药,只是他手里的药丸色泽更好,还有让人精神一阵的药香。

        一看就是特效药!

        他当然也有备这种药物,一口闷完了,只是伤口太多太深,压根不顶用。

        “不要浪费时间,你大概还有两分钟失血而死,我问你答。”

        池田脸色惨白,慌忙点头。

        “你们什么目的?”

        “般若封印所,拿宝物,三上知道一条通道可以避开般若恶鬼直达那里,我们都是临时组的队,大哥求……”

        “封印所的东西得有命拿。”

        花江清树淡淡打断他的,这些家伙利欲熏心,被人当了炮灰都不知道。

        “NNC防线方向,多远,赤羽大厦方向,多远。”花江清树继续问道。

        得到答案后,花江清树放心了。

        这地方还算安全。

        “还是世界探险者协会的?一级探险者?”

        又从他的口袋里夹出一张证件,花江清树看他的眼神顿时不一样了,就像看白痴一样。

        不过。

        正如那句话,天生我材必有用,即便是白痴,也有他的价值。

        花江清树把止血丸掰了一半,想了想,在一半药丸的基础上,又掰了一半,留下四分之一塞到他的嘴里。

        “谢谢谢谢!”

        池田立刻感受到汹涌的药效,下身的血真的止住了。

        “恩公,好人做到底,拜托您送我到下水道里面吧,丢下去都行……谢谢谢谢谢……”

        花江清树拖着他的后领,走向旁边商店的方向。

        “谢谢谢谢……”

        谢到一半,池田便发现不对劲,这里不是下水道井口的方向啊。

        “大哥,恩公!我们这是去哪?”

        花江清树一声不响就把他放在刚才藏匿位置的前面,然后回去捡起散落在地上的几个强光手电。

        光线对着池田,在地上摆放成一个圈。

        “大哥大哥,你不能这样!”池田挣扎的动作不大,因为他已经失血过多了。

        回到阴影内的花江清树淡淡的开嗓:“叫大声一点。”

        池田:“……”

        “我速度快,你一时半会死不了。”

        池田:“……”

        “大不了一死嘛。”

        池田:“……”

        池田身上浓郁的血腥味吸引着附近的般若恶鬼。

        不多时,轻微的脚步声响起。

        “来了!”

        池田杀猪般叫道。

        一只次级的般若恶鬼才刚刚踏足强光范围,“唰”的一声,还没反应过来,脑袋就摔在地上。

        白色的光团飘起。

        第五个三级源!

        迅速把尸体踢的远远的,他便再次蛰伏起来。

        然后是第六个,第七个……

        就在花江清树耐心的等待猎物时,

        在重重白雾遮蔽的高空,经过一架超低空飞行的飞机,就要掠过赤羽大厦时,飞机上跳下一个蓝光点。

        拉着电蓝色的拖尾,极速坠落。

        在黑色的天幕下,远远的看都能看见。

        此时,在非自然对策部与自卫队的联合指挥中心。

        指挥中心车内,众人面色严肃的看着大显示屏的画面,那个在空中高速坠落,全身缠绕着粗壮电流的人。

        轰!

        一声巨响,蓝光点与赤羽大厦顶楼平面接触。

        加厚的钢筋水泥平面被砸穿,汹涌波浪般的电弧轰然扩散开来,方圆百米的般若白雾被震散,久久无法平复。

        “还算精准!就是这个……”

        浑身都是骇人电光的男人抬头,有些尴尬的看着天花板上的大洞,又看了看这一整层都被震碎的外墙玻璃。

        “这个修缮费用应该可以报销吧……”

        男人面露无奈,然后抱着速战速决的心态,纵身一跃。

        从百米高的楼层跳了下去。

        轰!

        地面被砸出一个凹坑,汹涌波浪般的电弧再次席卷开来,数不清的次级准级般若恶鬼被电成焦炭!

        大厦下方顿时出现一大块“清新区”。

        然后,男人看到一个靓丽可爱的红发少女站在不远处。

        “哦,熟人!”

        男人笑了起来,朝她挥了挥手。

        “柊?没想到他们会派你来,是你就好办了。”红发少女高兴的合了一下手:“趁你老大们不注意,面具偷偷给我一只。”

        “不合规矩啊。”NNC梭巡官·柊无奈的摊手。

        “那你先打他们吧。”

        少女指了一下上面。

        “没问题。啧啧,猎人?猎人不是都在内斗吗?咋还有闲心情收集玩具。”NNC梭巡官·柊看向三楼。

        一个面色冷漠的男人手里拿着一只黑色的鬼面。

        “柊冬声……”

        冷漠的男人随手将鬼面抛给一个同伴。

        轰的一声巨响,冷漠男人便出现在柊冬声的面前。

        一拳打去!

        掀起一阵音爆!

        “吾之流法——神行!”

        语落。

        霎时间,

        雷鸣涌动,电光冲天。

        大厦内部没有死绝的恶鬼顿时吓的蜷缩着身体,瑟瑟发抖。

        “你们忙,我去拿另外一个了。”见他们打得有来有回的,红发少女嘻嘻一笑。

        轻轻一跃,瞬间化成一道红色的流光冲到大厦高层。

        ……

        ……

        “十一个了!!”

        没蹲多久他就收获十一个三级源!

        暴富!

        妥妥的暴富!

        要不是重机枪声越来越近,非自然对策部就要横扫过来了,花江清树还准备再蹲一会的。

        说不定三级源后面的数字能突破20。

        “别…丢下……我。”

        躺在原地的池田脸色发青,嘴唇发紫,额头有两处隆起。

        显然就快要变异了。

        “抱歉,般若的毒我解不了,但我给你个痛快。”

        花江清树划开手枪的保险,枪口对着他的脑袋:“还有什么遗言吗?”

        “我还有个女……”

        “砰!”

        “我觉得遗言都是一种负担,反正你遗书早就写好了。”

        探险者每次行动都有遗书,等等,这关他什么事。

        不过是路人罢了。

        无冤无仇,无恩无惠,用不着多愁善感,往后他碰到这种事情会越来越多,难道每个都去救?

        抱歉,他还想活久一些。

        这些天来,花江清树其实也了不少生生死死,自己经历了不少的生生死死,路人的死亡已经无法触动他了。

        就在他要跳下井的时候,后脑勺忽然有破风声响起。

        下意识歪头。

        一张满是裂痕的白色面具摔在前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