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历史小说 - 这个东京有妖气在线阅读 - 第23章 023.地狱来客

第23章 023.地狱来客

        此时。

        公寓楼白色的墙壁染上烟熏的黑,藤蔓的叶片被烧的曲卷发黄,呼的一声燃起火焰,最后化成火海中的一员,浓烟滚滚。

        木头被焚烧产生的爆裂声,人的惨叫声传到花江清树的耳朵里……

        他清晰的看到赤色的火焰将公寓楼彻底淹没,滚烫的热浪铺面而来。

        这些不是错觉,亦或者是假象,应该是某种诡异作乱。

        “这种程度……已经不是一般的火鬼了。”

        花江清树下意识后退一步。

        这已经不是他能够轻易应付的了,如果真的是火鬼的话,相当棘手。

        “这家伙怎么这么莽……”

        花江清树看到北原凛冬冲上楼梯,飞奔而上,她身上裹挟着白色的冰流,可以有效抵御火焰的伤害。

        但是以她的实力,身体里蕴含着的冰流压根撑不了多久,而且还要营救这么多被困的住户。

        冰流耗尽,她就会和里面的住户一起死在里面!

        嘁!

        “罢了,还欠她一条命,火鬼而已!”

        正当花江清树向前迈步时,耳边忽然传来扭曲沙哑的低语。

        “痛吗,烫吗?”

        “这可是来自地狱的火焰,来感受一下吗……”

        低语虽在耳边,却出自前方,语言用的还是英语。

        花江清树抬头一看,像地狱火的家伙正撑在三楼的栏杆上望着自己,手握住的栏杆已经烧成了红色。

        它浑身都是火焰,五窍亮橙色,似乎体内都是岩浆。

        一脸的嚣张,满嘴角的嘲讽。

        “讲外国话……地狱来的是吧……”花江清树眯起眼睛与其对视,“嗯,很好,那你踏马死定了!”

        啪!

        地上烟尘飞起,花江清树嗖的一下消失在原地。

        与此同时。

        浓郁如墨般的黑雾弥漫,飞速凝结成黑膜,将他包裹在内。

        从外面看,就像是一个高速移动,看不见里面是啥的大黑球。

        踏入公寓楼,高温扑来,待在黑膜里面丝毫感受不到热量。

        “能量损耗有点严重。”花江清树皱着眉头看了一眼火焰烧灼黑膜,死气从球面丝丝缕缕的蒸发。

        于是一边狂奔,一边用意念压缩黑膜,缩小面积,让黑膜只附着在衣服上,和裸露的皮肤表面。

        等他飞奔到达三楼时,黑膜已经完成了压缩,就是他的样子变得与刚才的影子人一毛一样了。

        黑漆漆的。

        无所谓,实用就行。

        至于这个似乎是来自地狱的东西,花江清树倒不怂它。

        这个世界拥有地狱体系,目前正是动荡之年,地狱里的东西也是蠢蠢欲动,时不时就上来造反。

        但是地狱与人间有隔阂,恶魔上来需要一个媒介。

        最常见的就是召唤恶魔仪式了。

        而一般的驱魔人要准确知道是什么恶魔才能进行驱魔仪式,花江清树对地狱体系不太清楚,而且里面也有很多都会操纵火焰。

        他不清楚是哪种,但是无所谓……简单粗暴,锤死就对了!

        还有一点。

        凡是会附身于人于物的恶魔,不知道姓名的情况下,都统称为附身魔。

        等花江清树上来的时候,附身魔仍然站在阳台过道上,似乎就是在等待他。

        没办法。

        地狱来的都有点傲气。

        眼高于顶,跑到上面来看谁都不放在眼里。

        花江清树二话不说,直接鼓动死气,一拳轰过去。

        啪!

        附身魔轻描淡写的伸手,用巴掌接住这一拳。

        黑雾震荡开来,炸开一圈。

        “你身上有恶心的味道。”

        附身魔的声音沙哑怪异,倒是挺有那种地狱恶魔的味道。

        “正常,以后地狱也会常出现这种味道了,那么……敬请期待!”

        花江清树皮笑肉不笑,闸门一开,体内洪流般的死气,哗啦啦啦从拳头上疯狂倾泻过去。

        哗。

        附身魔连忙抽开手。

        不过还是晚了些,洪流般的死气已经顺着它的手臂汹涌直上。

        手臂的火焰通通熄灭,连带着身上的火焰也是一滞,差一点熄了。

        不过它借助周围的火焰补充,又在飞速补血。

        “会让你回血?”花江清树拳头刚被拨开,下面就是一脚踹过去。

        附身魔倒飞出去。

        就在此时。

        花江清树的身影如同鬼魅一般追上它,又是一拳轰在脑壳上。

        看到这一幕,附身魔都懵了。

        能操纵死气就算了,速度这么快……

        这特么还是人吗?

        如同慢动作镜头一般,附身魔楞楞的看着他追上自己,又楞楞的看着,那黑漆漆的拳头,在眼前越来越大。

        见鬼!

        麻了法克!

        也就几百年没上来了,怎么随随便便一个路人就这样猛!

        被一拳轰中,附身魔只感觉一阵晕眩,见势不妙便萌生退意。

        一拳打出,附身魔立刻脱离半空倒飞的状态,重重的轰在地面上。

        花江清树刚想再来一下时,一团火苗从它的五窍中窜出,跳走,就要与周围的火焰融为一体。

        “跑?”

        花江清树大为奇怪,十分疑惑的问:“你踏马跑得了?”

        轰!

        包裹在他身上的黑膜炸裂开来。

        这可是死气经过重重压缩形成的黑膜,直接解除压制并且有意激发,威力不亚于一颗小炸弹。

        霎时间,

        汹涌的死气爆射开。

        黑雾铺天盖地,以至于周围一大片的火焰都被扑灭。

        那个小火苗还没跳下来就被汹涌的黑雾淹没。

        还没坚持几秒。

        啪嗒。

        熄灭了。

        就这样,这个还没在人间待几分钟的恶魔又被打回去了。

        公寓楼的火焰消失,干干净净的,一点不剩。

        “呼……”

        见附身魔滚回去了,花江清树的状态顿时萎靡下来,脸上的血色褪去,转眼间变的苍白如纸。

        一下子消耗这么多死气,他的身体和精神都有点吃不消。

        与此同时,

        一个公寓房间里,用发光血液画着的仪式法阵闪了几下,熄灭了。

        然后花江清树便看见一个光团从火苗消失的位置出现,又一个光团从另一边的房间里飘出,双双纳入体内。

        “果然是仪式唤魔。”

        花江清树看了一眼倒在地上,内部已经被烧焦成炭的死尸。

        “居然召唤恶魔,有出息了,不知道恶魔反噬?”

        花江清树摇了摇头,来到那个公寓房间,目光扫了一圈。

        最后锁定在血腥仪式阵法中央,一个暗红色鳞片。

        “仪式媒介……”

        ……

        另一边。

        北原凛冬将两个孩子抱到楼下,刚要再次冲上去。

        熊熊大火便徒然消失。

        就如它出现的那般,毫无征兆。

        北原凛冬愣住。

        火焰消失。

        三三两两的住户哭喊着弄开滚烫的房门,跑到楼下,有的怒骂,有的又哭又笑,庆幸捡回一条命。

        在人群的最后,她看到花江清树脸色苍白的走下楼梯。

        “你怎么…在上面……没事吧?”

        “没事,交给你了。”花江清树自动忽略了这个问题,从她身侧走过。

        “是你解决的?”北原凛冬转身,愣愣的望着他的背影。

        “昂,记得保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