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历史小说 - 这个东京有妖气在线阅读 - 第1章 001.你竟敢算计我

第1章 001.你竟敢算计我

        “紧急通知,非自然对策本部接到市民报案,丰岛区西道町发现异常情况,确认为危险种,请附近的死亡行者即刻前往救援……”

        深夜,东京市。

        街道上车水马龙,霓虹闪烁,人群一点不比白天少。

        “以前这个点,我都还在码字吧,现在不用码字还真是……舒适。”

        下班回家的路上,花江清树望着白天般忙碌的人群,心有感慨。

        来这里都快半个月了,还是有些不习惯异国他乡的文化啊。

        至于不需要码字会不习惯?

        很习惯。

        说来讽刺。

        这个要命的世界,还是他用键盘一个字一个字敲下来的。

        刚开始的时候,他怎么也琢磨不通为什么会穿进自己的书里来。

        后面……他不琢磨了。

        反正也回不去。

        正胡思乱想着,花江清树的身后忽然传来刺耳的警笛声。

        很快。

        三辆亮着闪光灯的警车飞驰而过,在人行道上掀起一阵风浪。

        “看样子还挺严重的。”见此,花江清树不由得想到。

        叮!

        叮!叮!

        叮!叮!叮!

        警车离开不久,手机接收到灾难短信的声音,忽然在人群中此起彼伏。

        “出事了……”花江清树的手机也跟着响了,上面的避灾短信写道。

        “NNC提醒您,丰岛区西道町发生恶性案件,请该区域的市民请尽快返回家中,进行紧急避灾……”

        短信是由‘非自然对策本部’发送过来的,一般来说,手机接收到这种短信都意味着附近超自然事物出现,有关部门要进行搜捕清理。

        人群躁动了。

        不过并不是很混乱,因为这种事情出现的也不是一次两次了,大家都有经验,有条不紊的返回住处。

        “请让一让……”

        花江清树逆着人流依旧往前走,警车的方向。

        没办法,他的公寓就在前面,大概几百米的样子。

        当然。

        他也不是憨憨,非得往出事地点跑,在前面的一个路口就拐了弯。

        人流渐渐稀疏。

        不一会儿街上就没几个人了,显得十分冷清,凄凉。

        花江清树目光扫了一圈,很快就注意到一个大叔,他的跑路方向和自己一致。

        秉着结伴而行的想法,花江清树默默跟了上去。

        只是跟了几步脚,他就察觉到不对劲的地方。

        这个穿着西装的大叔行色匆匆,裤腿上依稀可见有些红点,提着的公文包上有什么液体渗下来。

        这鲜红的颜色……

        “先生借过一下,谢谢。”

        “啊,没事。”

        听到后面传来妩媚的嗓音,花江清树下意识靠边了一些,一个身材饱满的年轻女性走到前面。

        一阵香风飘过。

        “砰!”

        血肉被砸烂到溅汁的声音传来。

        花江清树一愣,咽了咽口水。

        他只是感觉眼一花,前面的两个大活人就突然不见了。

        随后。

        前面一两米的侧边的巷子里,传来刚才女人的嗓音:“恶心的垃圾,在我的食场偷吃就算了,还引来了麻烦的行者……”

        啪的一声。

        如果没有产生幻听的话,花江清树听到了脑壳崩裂,脑浆四溅的声音。

        “啊咧,这位帅哥,你刚才没听到什么怪声音吧?”

        看着突然从巷子口探出半个身子,笑容和善的女人。

        花江清树又愣了一下。

        如果不是她脸上还沾着血珠的话,花江清树其实是很愿意相信她是一个好人的。

        可惜。

        回以歉然的微笑,花江清树镇定道:“不好意思,我有点近视和耳聋,能再说一遍吗?”

        “嗯。”

        看他不似作假的样子,女人放心的点了点头。

        “我不信。”

        “……”

        几秒钟后,黑洞洞的巷子内,冷冽的风吹过,刮起些许腥气。

        “你这个人好奇怪啊,我都没有从你身上感受到害怕恐惧,一点也没有……嘛,算了,反正你也死了。”

        女人血淋淋的手一收,花江清树便扑通一声倒在地上。

        滚烫的血液如泉涌般,从胸口的破洞流出,在地上形成一滩不断扩大的血泊。

        “味道不错。”女人舔了舔手掌上的血液,觉得有些可惜。

        如果有时间的话,她倒是想慢慢享受这一顿难得碰上的美餐。

        可是她现在得趁行者赶到前离开。

        “姐姐先走了哦~”

        正要离开,女人的脚步一顿,她忽然听到一种不是很和谐的声音。

        “扑通~扑通~”

        心脏跳动的声音响起。

        似乎是,来自倒在地上,刚刚死掉的那位。

        “怎么可能……”

        女人的瞳孔微缩。

        血族的听觉敏锐,绝对不会听错,可刚才自己明明已经把这家伙的心脏都给绞碎了!

        难道……见鬼了?

        正当女人惊疑不定时,更让她一脸懵逼的事情发生了。

        “诶,我好像活过来了!”

        花江清树一骨碌便从血泊中爬了起来,当着她的面摸了摸完好无损的胸口,一副不可思议的样子。

        “你……”

        女人瞪大了眼睛,下意识后退一步,被惊的说不出话来。

        可能是事发突然,也可能是太过于诡异,她的脊梁升起些许寒意。

        “活过来了?怎么可能……”

        很快。

        这种情形,让她联想到最近的一则不知真假的都市传说——邪鬼!

        据说这种东西是由人类死亡后转生而来。

        不仅危险,还格外的邪性!

        “看样子你已经听过邪鬼的都市传说了,没错,我已经是了。”

        “唉,在这个要命的世界,人类还是太弱了些,所以……我不做人了。”花江清树冲她笑了笑。

        因为脸上都是血,所以这个阳光的笑容看起来有些血腥,还有些惊悚。

        邪性吗?

        女人已经有些感受到了。

        慢慢回过味来,她又觉得不对劲。

        一时间大脑中涌现出无数疑惑,下意识问道。

        “你什么意思?”

        花江清树抹了脸上的血,用一种轻松的口吻道:

        “黑泽凉子,24岁,真实身份为血族,实力大概是C级,西道町的顶级掠食者,有极强的领地意识,最厌恶,最无法忍受其他危险种在自己地盘上掠食。”

        “你怎么……”

        “很简单。”

        花江清树抢先一步答道。

        “我调查过你,对了,地上躺着的那位大叔是我特意安排好的,给NNC的举报电话也是我打的。”

        见她一愣一愣的,花江清树自认为已经解释的十分到位了。

        就差最后来一句:其实一切的一切都是我设的局。

        黑泽凉子先是一楞。

        反应过来后,一股怒气直达天灵盖,血液在血管里高速流动,充斥眼球,将眼部染成一种妖异的红色。

        “你,竟敢算计我!”

        “蠢货,被诈一下就出来了,看来你变成血族以后,智商不是下降了一点点,还是说你本来就没什么智商?”

        “我要杀了你!”

        见她要暴走,花江清树暗道不妙,连忙侧倒闪避。

        心里也骂起了街。

        都拖延了这么长的时间,那些行者怎么还不过来!

        “啪啪啪啪——”

        恰在此时,一连串亮蓝色的电弧子弹落在黑泽凉子身上。

        留下烧焦血洞的同时,噼里啪啦,电弧在她的身体上来回跳动,整个被高强度的电流麻痹的动弹不得。

        巷口。

        一个穿着白色风衣的少女放下微型冲锋枪,俏脸冰冷。

        腰间,银白色的刀刃出鞘,以不可思议的速度冲来。

        刀芒一闪!

        唰!

        粘稠的血液成扇形溅射开来。

        黑泽凉子还没从电击状态中缓过来,黑发便齐齐断开。

        咚的一声,头颅落地。

        瞬息间,战斗结束。

        这时。

        白衣少女没看到的是,有一道白色的能量光团从被斩杀的危险种身上飘起,往她身后的人影追去。

        解决完目标。

        警惕的等了几秒钟,见周围再没有什么动静后,她才摁住对讲机的麦克风。

        “3312号报告NNC本部,丰岛区西道町危险种为一只D级食人鬼,一只C级血族,均已被肃清,伤者……”

        白衣少女转身一愣。

        “?”

        原来倒在边上的伤者已然不见踪影,只有地上遗留的一大滩血液。

        “3312号?3312号?”

        从一瞬间的恍惚中回过神来,白衣少女回答:“伤者不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