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言情小说 > 掌心女皇 >章节目录第216章 再次针对
    萧苓微到的时候,杨府的各位主子已经都在杨老夫人的房间里了。

    她规规矩矩地给众人行完礼之后,就快步走到床边,紧握着杨老夫人的手,神情担忧:“外祖母,您没事吧?

    “您吓死我了,下次可不要太激动...”

    她的话还没说完,房间里就传来了一声响亮的嗤笑。

    她看过去,却见杨宁鄙夷地看了过来:“装得可真像,也不知道是谁在祖母晕倒了之后回房间睡大觉?

    “非但不关心祖母,不侍疾,白日里呼呼大睡,还要祖母派人三翻四次地去请,才来看看,真是‘孝顺’啊。”

    杨宁加重了“孝顺”二字的语气,讽刺意味十足。

    “宁儿。”杨二夫人喝令道:“你祖母需要静心养病,别在这里胡说八道,你若再这样,就给我回房去。”

    杨宁不服气,重重地“哼”了一声,不过却闭上了嘴巴,不再说话。

    杨老夫人听到这里才脸色稍缓,这些个孩子真是让人不省心,她用力握了握萧苓微的手,关心道:“微微,头还痛吗?”

    萧苓微挂上笑容:“不痛了,都好了,外祖母就放心吧。”

    杨老夫人嗔怪她:“你这个小皮猴,从小就不让我省心,下次可不许再偷偷饮酒了。”

    “是,都听外祖母的。”萧苓微乖顺地应下,又劝道:“外祖母也要保重好自己的身体才是,不能让我们大家担心。

    “您身体健康,我们才会幸福快乐。”

    “好,都依你。”

    好一对情深意浓的祖孙,杨宁将脸撇开,不去看她们,眼中却闪烁着嫉恨的光芒,当他们这些嫡亲的孙子孙女是空气吗?竟然如此忽视他们?哼!!

    杨宁在心中把萧苓微骂了个狗血淋头,突然听见萧苓微说“我要告诉外祖母一个好消息”,她连忙将头转过来,看了过去。

    “...外祖母,我大师兄托人送了消息进府,说是外祖父在牢里很好,不用担心。

    “外祖父还让大师兄带来几句话...”

    萧苓微说到这里,停了下来,随即站起来,学着杨老将军平时说教的模样,双手背在身后,扬起下巴,一边在屋中慢慢独步,用低沉的声音说道:“他说,你们都要老老实实地呆在府中,不要慌不要害怕,过不了多久,我就会回来,到时候再来检查你们的功夫。”

    说到这里,萧苓微突然侧身指向杨芷:“尤其是芷儿,你现在正是打好根基的时候,一定要认真练,决不能像你三姐姐那样。”

    杨芷被她神似的语气态度给震慑住了,忙战战兢兢地应下:“是...”

    “是什么是?”杨宁一把拉住杨芷的衣领,让她的身体不得不站直了。

    “啊,三姐姐,你干什么?”

    “宁儿,你快放手。”

    杨宁在杨二夫人出手之前就放开了杨芷,瞪向了萧苓微:“萧苓微,你把话说清楚,我那样到底是哪样?”

    萧苓微耸了耸肩,摊开双手:“这是外祖父的原话,我也不知道他说的那样到底是哪样。”

    “你...”杨宁气得用手指指向了她,愤恨地说道:“谁知道这是不是你编出来骗大家的,我才不信祖父会这么说我。

    “你从来都是这样,只会说些好听话来哄祖父祖母开心,完全不理会旁人的感受。

    “其实你就是一个谄媚的撒谎精...”

    杨老夫人听不下去了,大声喝止她:“住口。”

    杨宁顿了一下,下一刻,还是倔强地说道:“她撒谎。”

    杨老夫人气极,重重地拍了一下床沿:“滚出去。”

    看见这种情况,一直在旁作壁上观的杨大夫人动了,她上前一步,握住杨老夫人的右手:“母亲,您的手没事吧?

    “你别生气,气坏了身子就不好了。”

    又大声吩咐:“快拿药膏来。”

    杨老夫人还处在愤怒当中没转换过来,所以表情略显阴沉:“不用了,我的手没事。”

    杨大夫人顿觉尴尬,不过她很快就恢复了当家夫人的威势,吩咐道:“带三小姐回房休息。”

    立即就有两名粗壮的嬷嬷上前去请杨宁:“三小姐,奴婢们送您回去。”

    杨宁不依:“我不走。”

    两名嬷嬷走过去,一人抓住杨宁的一只手臂,就要往外拖。

    杨宁抬起脚就要踢过去,却被杨罡的一个眼神给制止了。

    “住手。”

    萧苓微对杨老夫人说道:“外祖母,我没骗你们,外祖父确实带了话,也说了,他现在很好,大家不用担心。”

    杨老夫人看向她的目光中十分慈爱:“外祖母相信你。”

    杨宁不适时宜地又发出了一声嗤笑。

    萧苓微笑了笑,不以为然,而后缓缓地向着杨宁走去:“你不就是想要我证明这个好消息是真的吗?

    “好,那我就证明给你看。”

    她倏地张开右手手掌,一块玉佩出现在大家的视野当中,“这是外祖父贴身佩戴的玉佩,平日里从不离身。

    “这次他让我大师兄把这块玉佩带回来,就是想让外祖母安心,让大家安心。

    “外祖父一生光明磊落,从不做亏心事,所以他一定会否极泰来,平平安安。”

    杨烁凑上前去看,脸上露出讶异的表情:“这真的是祖父的玉佩...”

    “我看看。”

    “我看看。”

    众人纷纷围上去看。

    杨宁的脸色变得很难看,因为她也认出来了,那就是杨老将军常年佩戴的那块玉佩。

    “微微,把玉佩拿过来给我看看。”杨老夫人突然出声。

    萧苓微走到床边,将玉佩递到杨老夫人的手上:“外祖母,外祖父说了,让您暂时替他保管这块玉佩,等过几日,他再亲自来取。”

    杨老夫人的神情十分激动,死死地盯着手中的玉佩看了很久,然后用近乎虔诚的态度轻轻地抚摸那块玉佩,缓缓说道:“这是我送给他的定情信物,从他收到的那一刻起,他就再也没取下来过。

    “他说,这是他的免死金牌,在战场上无数次徘徊在死亡边缘,都是这块玉佩给予了他力量,他才能一次又一次地死里逃生,平安归来。

    “他很好,我相信他,你们的祖父会平安归来的。”

    杨老夫人闭上眼睛,头微微上扬,将泪水逼了回去。

    她再次睁眼时,眼中已经没有了惊慌和焦虑,而是充满了希望和信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