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其他小说 - 在真假嫡女世界签到在线阅读 - 第二百五十章 那一刻,刀与剑的极致交锋

第二百五十章 那一刻,刀与剑的极致交锋

        戴仲心脏狂跳,一边默默搬运真气,闭上眼睛感受自身。

        真的……不痛?

        他真的没有被雷劈?

        那刚才中了雷咒的究竟是谁?

        “拓跋师兄!”

        一道凄厉的女声由远及近,像是……钦天监的那位女弟子欧阳琼英在呼喊?

        戴仲终于鼓起勇气睁开眼睛,就只见自己前方三尺远处,拓跋来平躺倒在地上,浑身焦黑,满面凄惨,眼看着竟已是出气多进气少了。

        而旁边的江琬一袭胡服,负手而立,却依然是一副气度高华,从容不迫的模样。

        山路长阶的上方,欧阳琼英和许多符术科学生都在向下狂奔。

        先前一直有些落后的裴卓此时却陡然加速,瞬间就超越了欧阳琼英和前方众人。

        他不但脚下速度极快,两肋之下甚至还隐隐生出了一对半透明的虚幻风翼,风翼一扇,就使他立刻瞬移般前行数丈。

        戴仲看呆了,看看那边飞速靠近的裴卓,再看看身旁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了山门前的江琬,又看看躺倒在对面的拓跋来平,他忽然就悄悄打了个哆嗦。

        一股苦涩涌上心头,戴仲恍恍惚惚倒也终于反应过来,刚才,应该是江琬救了自己。

        至于她究竟是怎么做到,使拓跋来平的雷咒居然反将他自己给劈了的,这个戴仲就想不明白了。

        戴仲垂首,有些讷讷地喊了一声:“江先生。”

        江琬还没应,那边裴卓终于乘风而来。

        他快速落定,一边将背后虚幻的风翼收了,一边走到拓跋来平身边,却不急着去检查他,反而先向江琬行礼道:“江先生!”

        喊了一声,面上也现出愧色。

        江琬应了一声:“不必多礼。”

        她其实有点好奇裴卓的风翼,但想了想,这东西应该是源自于他上回在凤凰庄地底得到的那份五行咒印,便按捺住了没有多问。

        到底是人家的传承秘密,她虽然也在阴阳家齐衍的殒身地签到签得了一门阴阳杀生术,但这种不走寻常路得来的东西,可跟裴家攀不上交情。

        所以,她既不是阴阳家门下,就不该去追问阴阳家的传承。

        就是这么略略一动念,那边欧阳琼英等人也终于近了。

        欧阳琼英带着哭喊,焦急道:“拓跋师兄,你怎么啦?裴师兄,你快些救救拓跋师兄呀!”

        裴卓倒也动了,他蹲到拓跋来平身边,伸手探他的脉。

        “七脉俱焦,我救不了。”裴卓苦笑一声。

        欧阳琼英终于奔下来,南开平就在她身边,此外还有几名钦天监弟子,他们也都一齐围了上来。

        接下来赶到的是各地城隍庙弟子,至于西京权贵子弟们,反倒大多落在后头。

        “是你!”欧阳琼英哭一声,忽地指向江琬,就伸出一掌向她劈去,“刚才是你做的对不对?是你害得拓跋师兄受此重伤!”

        她突然发难,动作可真是太快了。

        更微妙的是,她指掌间竟还夹着一张金光闪闪的黄符,这符灵气四溢,绝非寻常之物。

        是什么符?

        却见掌风起处,一道闪烁着璀璨金芒的刀光就随那掌风一处飞起,自上而下,从江琬头顶直劈而下。

        是青龙刀符!

        这一下如果劈实,江琬整个人怕不是要被一劈两半?

        最要紧的是,这不是一张寻常的青龙刀符,从这符光看来,这是一张起码由窥神境高手绘制的灵符!

        哪怕欧阳琼英本身还只是通幽境,或许释放不了此符的全部力量,可灵符的特性决定了,就算持符人自身实力低微,只要引动符气,至少也能发挥此符半数威力。

        窥神境的半力一招,江琬躲得过吗?

        其余人不知江琬修行境界究竟到了哪一步,但料想她十几岁年纪,功力再高也有极限,要抵挡窥神境……只怕是不成的。

        裴卓心胆俱裂,正要冲过去以身相代,旁边南开平一把就抱住了他。

        而直面刀光的江琬目光一凝,竟是分毫不惧。

        电光火石间,她抬手在腰间一抹,照雪剑便似一泓秋水般落在了她手中。

        真气到处,软剑绷直。

        刀光来了!

        江琬起手举剑,迎着刀光,剑意大涨。

        是的,她修炼剑意也算是有一段时间了,她又常常使用风雨雷电四组磨刀石磨剑,到如今剑法着实是有些长进。

        但这个长进究竟是长到了什么境界,江琬自己其实也有些概念模糊。

        她正想找个高手试剑呢!

        秦夙和清平伯这两位武功高过她太多,又不可能跟她来一场真正的生死之战,就算打起来也不过是给她喂招,总归少点意思。

        欧阳琼英此番举动虽然极大地出乎了江琬的意料,却不妨碍她在这一刻正面迎战。

        半个窥神,还是半个假窥神,她怎么就不敢试一试了?

        极寒真气涌动,与岁寒剑法之剑意更是天然契合,剑起时便有一股寒霜从江琬周身涌出。

        剑意化为实质,瞬间冻得江琬四周衰草结冰,众人只觉寒意刺骨。

        一个哆嗦还没打完呢,刀与剑相撞了。

        这一瞬间,又仿佛是有无数声刀剑的嗡鸣合成了一声。

        是刀剑在交锋,瞬息之间,它们至少交锋了数百上千次。

        其间的一些精微奥义众人其实看不明白,但结果,他们看懂了!

        长长的嗡鸣之后,寒意前涌,江琬的剑不但劈开了那道突来的刀光,还直直劈到了欧阳琼英身上。

        欧阳琼英甚至没来得及再说上一声半句,就被这一剑沿着肩,直劈过胸腹。

        裴卓才来得及惊慌地喊上一句:“琬娘,剑下留人!”

        剑已划下,欧阳琼英身前一道血线裂开,整个人便向后一倒。

        惊呆了的南开平往前去接,双腿却被剑意冻得几乎僵直。

        啪!

        他一跤跌在地上,硬是半跪着接住了欧阳琼英。

        却见她整个身体也似冰雕般僵硬寒冷,而她眼睛瞪大,口唇发紫,隐隐约约的,却又似乎还有一口气在。

        没死!

        南开平绷着一口气,慌忙又仔细去看她的伤口,才发现原来由于江琬剑意太寒,欧阳琼英伤口血线竟是直接被冰冻住了。

        也正是因为如此,她伤口没有裂开,血液也尚未来得及流出,所以才仍然留得一口气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