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历史小说 - 余宋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七十三章 第三人(1)

第一百七十三章 第三人(1)

        妙人,死了!

        哪怕汤逢士再冷静,听到这个消息,也不禁一阵心悸。

        他也顾不得高余就在一旁,一把抓住那彪形大汉,厉声道:“什么时候,怎么死的?”

        大汉的个头比汤逢士高,块头比汤逢士大。

        可是被汤逢士攫住衣服领子,却不自觉的弯下腰,身子颤抖不停。

        很显然,汤逢士在这些人的心目中,有着非凡的地位。如果不是这个原因,方七佛离开杭州时,也不会把大权交给汤逢士。哪怕妙清妙人,对汤逢士也极为尊敬。

        “就在刚才,在仙林寺桥头,被人杀死。”

        “去通知妙清,我这就过去。”

        大汉如释重负,一溜烟跑进了灵芝巷。

        汤逢士则快走两步,又蓦地停下来,扭头向高余看去。

        “九哥,可以随我去?”

        “好!”

        这种好事,高余断然不会拒绝,欣然答应。

        而他的表现,又给了汤逢士一个‘好看热闹’的印象。

        两人匆匆离去,不一会儿的功夫,青溪馆馆门大开,妙清带着一队人风一般冲了出来。

        他眼睛都红了,朝仙林寺桥方向疾行。

        那群随从则紧跟在他身后,乱糟糟的,闹成一团。

        青溪馆,变得更冷清了!

        在妙清等人离开大约有两炷香的时间,青溪馆的墙头上,突然窜出了一道黑影。

        那黑影蹲在墙头向四处打量,确定无人之后,纵身而下。

        他的身材极为高大,但却非常灵活。

        从墙上跳下来后,落地悄无声息……蹲在墙角下左右查看,在确认无人之后,黑影便飞奔而去。

        青溪馆的后院,曲径复杂,很容易迷路。

        可黑影却好像轻车熟路一般,来到了一间厢房前,停下了脚步。

        他向左右看了一下,便窜上前去,身手推门。门,没有上锁,只听吱呀一声轻响,就被推开。

        黑影一猫腰,便钻进了屋中。

        大约有一盏茶的功夫,他又从里面出来,然后轻轻关上门,就绕到了屋后。

        厢房后,是一片疏林,穿过疏林,就是青溪馆的后墙。

        那人在疏林中藏下身形,便再无声息……

        +++++++++++++++++++++++++++

        “是高手!”

        妙清蹲在妙人身前,查看妙人的伤势。

        半晌,他站起身来,咬牙切齿道:“一枪毙命,妙人的所有反应都在对方掌控之中。

        这个人的功夫,不逊色于我师父。

        整个东南地区,能有这等高明身手的人,屈指可数……而杭州城内,据我所知并无一人有这等本领。”

        汤逢士闻听,倒吸一口凉气。

        他看了看妙人的尸体,又看了看妙清。

        “难道,是一清?”

        “不可能!”

        妙清突然变得暴躁起来,眼睛通红。

        他厉声道:“那一清的本事,我在清楚不过。

        那厮资质普通,而且吃不得苦。当时我们在一起的时候,我一只手就能干掉他……就算他之后得了奇遇,也不可能成长这么快。妙人虽然好酒,但拳脚确是过人。”

        “不是一清,会是何人?”

        妙清闭上眼,陷入沉思。

        他眼角突然一阵抽搐,猛然睁开眼,露出骇然之色。

        “会不会是张怀清?”

        “他?”

        “张怀清的身手,即便是我师父也逊色几分。

        除了张怀清,我实在想不出还有什么人,能够一枪杀死妙人……他没死,他回来了!”

        妙清形若疯狂,一把抓住了汤逢士的手臂。

        “三哥,相信我,一定是那张怀清回来了。”

        “胡说!”

        汤逢士压低声音,厉声道:“那日你师父以七毒剑先伤了他,之后他又中了圣公的大光明大手印,怎可能还活着?你不要乱了分寸,这个时候,你我必须要冷静。”

        也许是汤逢士的积威,令妙清渐渐冷静下来。

        而此时,官府的差役也已经赶到。

        “我去应付那些鹰犬,你带人回去。

        别想那么多,洗个澡,好好休息,明天醒来之后,咱们再做商议。”

        说完,他拱手对高余道:“九哥,烦劳你辛苦一早,送他回去吧。”

        “我不用人送!”

        妙清的心情显然很恶劣,挥舞手臂,扭头就走。

        汤逢士连忙示意青溪馆的随从跟着妙清,而后看着高余道:“多事之秋,多事之秋啊。”

        “要我帮忙吗?”

        “算了,帮忙就不必了!”汤逢士拒绝道:“这里就剩下和官府照面的事情,九哥就算留下来,也没甚用处。早点回去休息……这几日,我怕是没办法陪九哥玩耍。”

        “好!”

        高余也没有客套,拱手告辞。

        汤逢士则站在桥头,用力搓揉了几下面孔,让自己冷静下来,而后就换上了笑脸……

        +++++++++++++++++++++

        妙清回到青溪馆,已是三更天。

        他感到莫名疲惫,回到馆内,甚至没有洗漱,就径自回房。

        他进屋之后,一头倒在床上。

        他和妙人虽说兴趣不投,但毕竟师兄弟多年,感情非常深厚。

        这次他和妙人奉命前来杭州,想着能趁机捞一笔回去。可没想到来到了杭州之后,却发生了这么多事情,现在连妙人也死了。他知道,张怀清已经死了……裘日新的七毒剑,圣公的大光明大手印,二者中其一,就基本上是必死无疑,更何况当日张怀清先被七毒剑所伤,后来又被大光明大手印打中,根本没有活着的可能。

        可不知为什么,妙清就是觉得,张怀清没有死。

        否则,妙人怎么会被人一枪击杀?

        能有这种手段的人,屈指可数,至少据妙清所知,杭州城里无人有这等手段……

        张怀清虽然中了七毒剑和大手印,可是这家伙却精通道术。

        天晓得他是不是有一些古怪的保命手段?若是如此的话,那他活下来,也不是不可能。

        这乱七八糟的念头,此起彼伏。

        妙清在床榻上翻来覆去,一直折腾了半个时辰,才算消停。

        屋外,已四更天了!

        他慢慢闭上了眼睛,进入了梦乡。

        不过,他睡得并不是特别踏实,不停做噩梦,在床上不停翻滚。

        一点火光从窗外出现,发出嘶嘶声响,迅速越过了窗棱,进入房间……那是一根引线,一根点燃的引线。引线燃烧的速度很快,并且散发出一股硝石硫磺的味道,弥漫在屋中。

        妙清突然睁开眼,翻身坐起。

        他,是被噩梦所惊醒。

        不过在醒来之后,他就闻到了异味,同时引线燃烧时发出的嘶嘶声响,也吸引了他的注意力。

        他连忙顺着声音看去,却顿时脸色变得惨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