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历史小说 - 余宋在线阅读 - 第一百四十四章 交锋(一)

第一百四十四章 交锋(一)

        黄爱提心吊胆,一夜无眠。

        他发现,自己似乎是招惹了不该招惹的人。

        武松在他面前所展现出来的气势,让他感到莫名恐惧。

        说穿了,黄爱不过是杭州城里一个不入流的泼皮。身后的青溪馆,对普通人而言可怕,但是对那种真正的亡命之徒来说,却不足为虑。高余看似不像亡命之徒,可谁能保证,他若是真个翻了脸,会不会杀人?杭州有三十万人口,就算真个杀了黄爱,又有谁能为他出头?那些泼皮无赖吗?恐怕连青溪馆,都不会太过在意。

        恐惧,夹杂着嫉恨,把黄爱折磨的苦不堪言。

        第二天,天才蒙蒙亮,他就离开家,直奔太平坊。

        “沈大哥,你要帮我。”

        黄爱找到了沈刚,恳请帮助。

        这沈刚,也是个泼皮,却因为早年间学过拳脚,使得一手好棍棒,故而有杭州镇三山之名。

        他比黄爱大一些,算是黄爱的老朋友。

        黄爱能够在青溪馆讨生活,也是亏得沈刚的介绍。

        看着神色慌张,疲惫不堪的黄爱,沈刚感觉有些惊讶。

        “三哥,你这是怎地?”

        “沈大哥,我惹了麻烦。”

        “甚麻烦?”

        黄爱叹了口气,就把他招惹高余的事情,向沈刚粗略说了一遍。

        当然,他不会说出燕青的事情。因为他知道,燕青似乎也有麻烦,若是说出来,可能会有祸事。

        沈刚闻听,不禁眉头紧蹙。

        “三哥,我倒是想帮你……可是汤三哥吩咐过,让我们不许招惹那位九哥。”

        “啊?”

        “汤三哥昨天半夜把我召唤过去,吩咐我最近一段日子里,不要惹事。而且,他还专门警告我,不要找那韦九的麻烦……三哥可能不知道,七爷今天一早离开了杭州。”

        黄爱愣了一下,有些茫然。

        他不明白,七爷离开,与不许找韦九麻烦,有什么关系。

        沈刚道:“这是七爷临走时的吩咐……三哥,要我说,这件事也是你办得不够爽快。那韦九显然是过江龙,绝非等闲。他和小鹿之间,未必就有关系,偏你去找他麻烦,他又怎可能善罢甘休?此事,要我说,你最好去问问小鹿,听她什么意思。”

        “这个……”

        黄爱又怎敢去找小鹿?

        他本就有些自卑,若是被小鹿知道,他去找高余麻烦,说不得会恼他,甚至不理他。

        “沈大哥,真不能收拾吗?”

        “不能!”

        沈刚回答的斩钉截铁,最后还警告黄爱道:“你也莫想着去找张九哥,他如今不在杭州。”

        “九哥不在杭州?”

        “是啊,前日他找我,与我说要去余杭办事。

        而且,就算他在杭州,怕也帮不得你。我接到了汤三哥的警告,想来九哥那边,也会收到风声。”

        “那我怎么办?”

        “这个嘛……我也不清楚。

        你若只是泄愤,不如登门请罪。

        那韦九虽然是过江龙,但想必也不会真个找你麻烦,最多打一顿出气,忍忍也就过去了。”

        这还是那个镇三山沈刚吗?

        想当初,沈刚在杭州城里也算是一霸,怎地现在却变得如此软弱。

        黄爱心里发苦,但也知道,再求也没用处,只得与沈刚告辞,一个人慢悠悠回家。

        回到住所,他打开了房门。

        一进屋,他就发现不太对劲,似乎有人在。

        “什么人?”

        黄爱本能的拔出尖刀,厉声喝道。

        却见门帘一挑,燕青从内屋里走出来,看到黄爱这幅模样,他也不禁愣了一下……

        “三哥,你这是怎地?”

        “原来是小乙哥。”

        黄爱看清楚了燕青,不由得松了口气。

        他忙关上房门,轻声道:“小乙哥今天怎地有空来找我?”

        “你不是要我教训那个韦九吗?我就是来告诉你一下,前日半夜,我已经去警告了那厮,让他三天内离开杭州城。想来那厮已经怕了,说不定这两天就会离开。”

        黄爱不禁苦笑,先请燕青坐下,而后从内屋里端了一碗水过来。

        “小乙哥,多谢了。”

        “三哥,你有心事?”

        黄爱虽说故作镇定,但却瞒不过燕青的眼睛。

        “我没事。”

        “是吗?”

        燕青却不相信,而是直勾勾盯着黄爱,沉声道:“三哥,你若真把小乙做朋友,有什么为难,就不要瞒我。小乙虽无钱无势,但绝不会袖手旁观,一定会帮你的。”

        “这个……”

        黄爱心中一暖,看着燕青的目光,也变了许多。

        他和沈刚是多年的朋友,可是在他有麻烦的时候,却不能援手。

        反倒是眼前的小乙哥,与他认识不过一个月,却愿意帮忙……这份情义,让他怎能不心动呢?

        “小乙哥,是韦九。”

        “嗯?”

        “那韦九昨天晚上,让他的手下找了我。”

        “怎么说。”

        “他说,小乙哥的礼物他已经收到,他也有一个礼物,想要送给小乙哥。

        小乙哥,那厮的随从,定是个亡命之徒,而且拳脚非常厉害。小乙哥身上有伤,我担心……”

        “他,动手了?”

        “嗯!”

        “你把他动手的经过,与我仔细说来。”

        黄爱稳了稳心神,把昨天夜里,武松找他麻烦的过程,一五一十的讲述了一遍,没有丝毫隐瞒。

        燕青问的更加仔细,把武松动手的细节,一一询问。

        他的眉头,渐渐紧锁,眼中更流露出了凝重之色。

        “小乙哥,那个武二,可是麻烦?”

        “这厮动手,像是北少林的路数,他这那一撞,更像是少林五行拳中,虎拳的招数。”

        燕青站起来,示意黄爱与他过招。

        “没错,就是这样……不过,小乙哥的力道,似乎有些弱。”

        燕青听了,顿时大笑。

        “什么有些弱,只怕是不及十一。我不过是从你说的细节中,推演出那厮的招数,只得其形,不得其神……不过,那厮应该是北少林的真传弟子,这虎拳端地厉害。”

        “小乙哥,那我们该怎么办?”

        一直以来,黄爱觉得沈刚功夫过人。

        可是现在看燕青,他才知道,什么是真正的高人。

        燕青想了想,沉声道:“若我没有受伤,说不得能和那厮较量一番,胜负尚说不准。

        可我现在……”

        他说着,便一阵气喘咳嗽,忙不迭从搭膊里取了一个瓶子,倒出一粒药丸,和水吞下。

        “三哥,这件事你别再管了,我自会帮你解决。”

        “那怎么可以?”

        “怎就不可以……这件事,说穿了是我不小心所致。对方既然找上门来,我自然要会一会他们。你放心,那厮是少林真传弟子,想必那心性方面,也不会太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