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历史小说 - 余宋在线阅读 - 第一百二十七章 流浪汉(1)

第一百二十七章 流浪汉(1)

        下瓦子,麻婆子吹糖摊前。

        天气越来越热,瓦子里冷清许多。

        几个游棚里,艺人们看上去也有气无力,虽依旧表演,但并不是很卖力。如此一来,也使得驻足观看的路人更加稀少。倒是几个弹词、演史的说书先生摊前生意不错。不少人走的累了,就在摊前驻足停歇,喝口水,听听书,倒也显得很惬意。

        麻婆子的生意也不太好,摊前一个人都没有。

        当高余出现的时候,麻婆子明显一愣,正要说话,却看见高余朝她摇摇头,立刻明白过来。

        “阿婆,给我做一个吹糖。”

        高余说完,便压低声音道:“我身后,是不是有人跟踪?”

        麻婆子低着头搅动糖浆,仿佛没有听见高余的话。

        片刻,她吹好了糖,递给高余,“有一个灰衣小打扮的泼皮,小余儿你要多小心。”

        果然是这样!

        从茶肆出来,高余就觉得有人跟踪他。

        只是,他不好表露出来,于是来到瓦子里,通过麻婆子确认了一番。

        “阿婆放心,我会小心。”

        他说着,把十文钱放在摊前,拿着吹糖转身离去。

        在转身的一刹那,他眼角的余光向身后扫了一眼,看到了麻婆子所说的那个‘灰衣小打扮’。

        是茶肆里的伙计。

        高余记忆力很好,认出了那人的身份。

        刚才在茶肆吃茶的时候,这‘灰衣小打扮’是在火炉旁边烧水。

        看样子,那茶肆果然是有问题。而那个青溪馆,恐怕就是他要寻找的线索……只是如何通过那青溪馆找到仇道人?还是一个问题。那是明教的一个据点,他要想办法混进去,并且得到里面人的信任,才有机会找到仇道人……可是这,并不容易。

        该怎么混进去呢?

        高余拿着吹糖,一边走一边低头沉思。

        下瓦子里的游棚大都关闭,一方面是因为天气热,另一方面则是因为时间还不到。

        杭州的瓦子,一般是从下午酉时开始,一直持续到凌晨四更天。

        从时间的跨度而言,比汴梁的跨度还要大一些。因为汴梁差不多在三更天,也就停止了。

        高余对下瓦子并不陌生,走了片刻,就在一家酒肆里找了个位子。

        他要了一盘果子,点了一壶米酒,靠着窗户坐下,一边自斟自饮,一边向外查看。

        米酒,是酒家自酿的酒水,用梅子浸泡,度数不高。

        因为天气热,所以米酒大都会放在水井里冰着。端上来的时候,那酒壶外面还有一层霜气覆盖,化作水珠,顺着酒壶往下流淌。虽未饮用,却让人感到暑气消减许多。

        米酒略有些涩,不过用梅子中和后,一口下去,满口生津。

        高余吃一口酒,然后剥开一个榛子,把果仁丢进口中,朝外张望着。那‘灰衣小打扮’还在外面。他站在巷口的阴影中,敞着怀,扇着衣袖,看上去似乎很难受。

        看到这一幕,高余不禁笑了。

        他慢慢悠悠的吃着酒,配着榛子果仁,足足坐了半个时辰。

        直到‘那灰衣小打扮’有些忍耐不住,转身进巷子里买水,他才站起身,走出了酒肆。

        沿着街道,他一路小跑,离开了下瓦子。

        不过,他并没有急于回安乐馆,而是沿着后市街向南走,来到了教睦坊旁边的大瓦子。

        大瓦子不是说它面积大,而是名叫大瓦子。

        这也是杭州城里,规模不逊色于下瓦子的所在。

        此时,一天中最热的时辰已经过去,日头偏西,空气中也多了一分凉意。从西湖方向吹来的风,极为舒缓。日头还有些炽烈,但比之刚才,倒的确是舒服了许多。

        这个时候,瓦子里的人,也渐渐多了。

        游棚纷纷开启,艺人们也开始准备,准备迎接一天之中,最为热闹的辰光。

        在一家门口搭着彩棚的酒楼前,休息了一个白昼的录事们,也纷纷出现。她们穿着暴露,却不失华美的衣衫,三五成群在彩棚里面集结,莺莺燕燕的,引人驻足。

        不过,高余知道,这时候出现在彩棚里的录事,大都上不得台面。

        真正有身份,才艺双全的录事,绝不会抛头露面,而是在酒楼中等待客人到来,从中挑选可意的客人。至于彩棚里的录事,更多是为了吸引客人的一种手段而已。

        酒楼名叫花月楼,是杭州城里数得上号的酒楼。

        “杭州的父老乡亲,小底今日路过贵宝地,只因囊中羞涩,所以在这里耍些拳脚。

        若父老乡亲看得入眼,还请赏口饭吃。”

        高余对花月楼兴趣并不大,正准备离开,就听到有人在不远处高声叫喊。

        听口音,似乎是京东之地的口音。

        他顺着声音看去,就见在距离花月楼大约六七十步距离的一块空地上,一个身高在六尺五寸上下,魁梧健壮的男子正高声说话。那男子生得一张国字脸,浓眉大眼,颇有英雄气概。他拱手向四周围拢过来的路人道谢,而后撩起衣襟,就摆出架势。

        少林拳?

        高余一眼认出,那男子所使用的拳脚路数,正是少林罗汉拳。

        只见那男子身形虽然高大,却极为灵活。一趟拳脚下来,虎虎生风,颇有真功夫。

        高余不善拳脚,但是却师承高手。

        跟随师父走南闯北,他见过不少地方的功夫,也听师父做过点评。

        那男子的拳脚,走的是大开大阖的路数,绝对是下过真功夫。拳脚越来越快,身形动处,衣袂作响。这是少林真传罗汉拳,并不是那种为了糊弄普通人的简化罗汉拳。

        高余曾随师父拜访过少林,知道那少林寺中,也有真传和简化的功夫。

        男子的这套罗汉拳,绝对是真传罗汉拳。

        每一拳打出,看似刚猛无铸,实则留有几分余力,使得拳脚变得越发圆润。不发力则以,一发力必然惊人!只可惜,围观的路人中,却看不出这拳脚的好坏来。

        男子一路拳脚使出之后,围观者就纷纷散去。

        倒是有些人走过去打赏,也不过几文钱,看上去不禁凄然。

        男子的脸色,变得有些难看。

        他嘴巴张了张,想要喊住大家,但是话到嘴边,却说不出来。很显然,这是一个有脸面的人,不愿意向人低头服软。其实刚才他若说几句好听话,肯定能得来更多的赏钱。只可惜,他说不出来,而围观的路人,自然也不可能给他太多的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