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玄幻小说 - 银子太多怎么办在线阅读 - 第107章 惹了你不该惹的人!

第107章 惹了你不该惹的人!

        “你.....孟凡,别忘了,你还是高家的女婿!动了我们高大人和司马大人绝对不会放过你的!”

        看到气势汹汹的樊虎和连明,王县丞和张县尉彻底蒙了。

        他们是真没想孟凡会这么直接,五十大板下去,不死也要脱层皮。

        半月前他们可是亲眼所见,云裳公主气呼呼的离开了孟府,如此,孟凡应该也比他们先倒霉才是,结果呢?

        “孟凡,你知道你现在在干什么?你是越级审案!你这是公报私仇!”

        可惜,任凭二人如何呼喊,一切都已无济于事。

        大堂上的捕快都是孟府出来的,焉会对他们手下留情!

        啪!啪!啪!

        一会的功夫,五十大板行刑完毕,二人被打的皮开肉绽再也没了之前的气焰,抬头看向孟凡的时候,除了愤怒之外更多的是深深的恐惧。

        这一刻他们怕了!真的怕了!

        “给他们笔和纸,让他们自己写!”

        主位上,孟凡挥了挥手,立刻有捕快应声而去。

        “写?写什么?”

        王县丞和张县尉疼的不停的龇牙,但再也不敢顶撞孟凡。

        “知道什么写什么!”

        孟凡眼神一冷。

        虽说他现在花银子是大事,但高家的事可不能就这么轻描淡写的算了。

        “你.....”

        下意识的对望,王县丞和张县尉第一次觉得这个孟凡恐怖的有些过分,他哪是什么秀才出身,感觉就像是一个暴君!

        什么也不说,就让他们写?写什么?太难了!

        愣神的功夫,已有捕快取来了笔和纸摆在了二人面前,

        “两位大人,写吧!实在不行就从你们如何利用手中的权利随意将商贾手中的药材定为假药开始,或者从高炎如何指使你们开始!”

        意外的是,这个时候放笔的那个捕快竟是十分好心的提醒了一句。

        “我...”

        至此,县丞王远和张县尉彻底崩溃!

        ......

        齐州府,东北角,高府,

        高炎刚刚从府衙办事归来,一脸轻松。

        自从高长远和司马云天从京城归来之后,他就慌得不行,后来去了一趟历城县才稍微有所缓解。

        眼下从历城县归来已有半月,刺史苏成见了他也没说什么,都是公事公办!一切都是那么的风平浪静,

        至此高炎悬着的心彻底放下,

        他认为所有事情都已过去,以后不管孟凡怎么着都不会再去招惹,也不会再产生任何纠葛。

        可惜,事情根本没有他想的那么简单。

        高炎进入大堂,刚刚坐定,丫鬟才把茶盏端了上来,

        府门前就传来了呵斥声。

        皱眉,他要起身询问,结果大堂门口已经出现了十来名府兵。

        “高大人,有人告你在乡试之中故意鼓动那些秀才闹事,而且私自前往历城县,随意缉拿新任县丞、县尉!请随我们走一趟!”

        站定,高炎还在蒙圈之中,为首的那名府兵已然拿出了一张缉捕文书。

        “什么?我?”

        “拿下!”

        再回神,为首的府兵一挥手,就有两名侍卫一个箭步上前将高炎五花大绑捆了起来。

        “等等,你们到底是谁?再怎么说我也是六品长史.....”

        被绑,高炎再也没了之前的淡定,说话的声音都开始颤抖。

        “是谁?去了京城你就知道了!这件案子已经由吏部接管了,带走!”

        可惜为首的那名府兵根本不给高炎说话的机会。

        “不!不!我要见刺史大人!”

        见状,高炎开始疯狂的挣扎,直觉告诉他这次的事可能真的大了。

        慌乱之下,他竟然想要找苏成求救。

        “见刺史?”

        府兵眉头一皱。

        巧的是,就在这个时候,王夫人和高长远在侧院听到动静之后,也赶了过来。

        他们见到这一幕,当时就蒙了。

        “你们是谁?为何要抓我父亲?”

        尤其是高长远,他是在是想不通,不是说所有的事情都已经过去了吗?

        “你就是高炎之子高长远?”

        为首的府兵眉头一皱。

        “就是我,你们有是谁?谁让你们来的!我姐夫可是北海刺史司马云天,我二姐夫是....”

        高长远有太多太多的疑问。

        甚至他还想着在这个时候抖一抖机灵,用身份压一压这些府兵。

        “你来的正好,来人,将他一并绑了,押往京城!”

        可惜,高长远的话才说到一半就被府兵冷冷打断。

        “啊!绑我?”

        高家上下彻彻底底的炸掉!

        .......

        于是,半柱香后,高炎父子被压上了停在府门前的囚车里。

        “娘!娘!快去找我二姐夫....他肯定能帮上忙,我和爹都是被冤枉的!我们什么也没有干....”

        纵然已经到了这般地步,高长远依旧在囚车疯狂大喊大叫。

        巧的是,就在这个时候,为首的那名府兵刚好经过囚车,他看看已经快哭晕的王夫人,又瞥了瞥囚车里的高长远,最后竟是意味深长的说了一句。

        “行了,闭嘴吧,惹了你不该惹的人,别说你二姐夫只是韩擒虎的内,就算是韩擒虎来了,也救不了你们!”

        .......

        北海郡,

        同同样的一幕正在刺史府上演,与高家不同的是,司马云天倒是显得极为平静,

        甚至他根本没用府兵去绑就自己钻进了囚车。

        “夫人,我走之后你去找找妹夫,事情应该不大,我又没有直接参与高颎的事,吏部应该只是问话而已.....”

        不过,临上囚车之前司马云天却是和高长远一样,想要抓住最后一根救命稻草,甚至还对自己的未来抱有很大的希望。

        “司马大人,到了这个份上你就别挣扎了!自己干了什么心里还没数?不要以为京城你做得那些事情没人知道!”

        一名校尉骑着马来到了囚车旁。

        “我做了什么?我什么也没做!伍云天蒙蔽陛下的事情都是高颎指示的跟我无关!”

        乍听,司马云天是又惊又怕。

        这校尉肯定是知道点什么,若不然也不可能说出这般言语。

        “呵呵,司马大人,你还真是糊涂!你那曾经的三妹夫孟凡现在是陛下看重的人,所以...你明白了吗?”

        一笑,校尉挥手,

        整个队伍开始缓缓前行。

        “什么?孟凡.....因为孟凡......”

        司马云天听到这句话后,面如死灰,瘫靠在囚车边上,再也没了说话的力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