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网游小说 - 阴影誓约在线阅读 - 143 「商旅」

143 「商旅」

书迷正在阅读:我的人生被定制
        安全下来后,伍迪才有心情查看闪烁不停的信息提示,一排排数据仿佛是等待进城的商旅,依次浮现在他的视网膜中。

        ——“你受到剧烈毒素影响……体质毒素豁免判定开始……。”

        ——“技能点加点成功……你的免疫29→50点,你的免疫有了更深层次的提升……”

        ——“卓尔不群选定技能提升目标……目标“免疫”……你的免疫技能得到了lv1的提升(50点),在任何判定上,你的免疫将获得等同于100点的免疫判定。”

        ——“免疫增强,豁免判定成功。”

        ——“致死毒素转为慢性毒素……你将在接下来的一天内,累计受到50点毒素伤害。”

        ……

        这些反应几乎是铭刻在dna当中,当伍迪第一时间发现那潜藏黑手针对自己的攻击时,感受到身体的虚弱,他自然毫不犹豫地动用了剩余的技能点,以及卓尔不群还未选定的升级目标。

        亦如那天遇到卓尔精灵那般,只不过这次的对手更为的强大。

        来自神祇的神念。

        他低头望向了那至今仍不断散发出呢喃与怨毒细语的自然神龛,血红色的光芒已经完全掩盖了鲨蜥兽头骨材质的灰白,显得格外瘆人,但好在自然神龛能将祂的大部分能力轻松阻隔,如果是他自己的话,那他拿这股神念还真没什么办法。

        好在上一世,属于是神龛的妙用早已普及,伍迪在发现神性入侵的第一时间,他便拿出了自然神龛,以同样包含世界树意志的神龛来对付这来自无底深渊的怨毒女神。

        唯一可惜的便是自己辛苦制作的神龛已然废弃,无法动用,除非她有其他掌控这个神念的方法,上交给这个地区的神殿,在泰拉或许是个不错的选择。

        但在阿森兰特三位外来神祇都自顾不暇的现在,光凭借这里的土著神祇,几乎很难处理这缕来自星界那端的蜘蛛女神的神念。

        毕竟祂们对罗丝的能力,一无所知,让祂们去面对罗丝,纯纯的降维打击。

        最后伍迪思来想去,强撑着慢性毒素带来的虚弱身体,他决定最后还是决定放在自己的身边。

        因为这样最安全,丢弃对于目前没有办法毁灭的神念而言,简直和放了祂没有什么区别,而那造成的后果,和选择自杀同样也没有区别。

        他只能选择这么做,将这个最为危险的东西放在身边,自然神龛才不会因此失去效力,从而让里面的神念逃脱。

        更何况,放在身边除了偶尔耳边响起的低语以外,其实也没什么风险,根本不需要担心罗丝的后续报复。

        因为此刻罗丝的神性已经被世界树的意志所包裹,祂所观测到的信息是无法传递回到本体的。

        因此,那名女神就算察觉到这缕神念的消失,也会察觉到这缕神念的消失原因,是感受到极其难受的世界树意志,根本不会怀疑到他的头上,反而会开始进行自我怀疑,自己是否被自然意志所盯上。

        而他的风险可以接近于无,毕竟说到底,他啥也没干,杀了一些卓尔精灵而已,况且还不是祂的信徒。

        除非罗丝逆天选择在这里进行神降,开始寻找神念的下落,他才有可能被扒出。

        那他也不用挣扎了,换任何一个人在这,也无法在仅仅只有五级的时候,去直面一位刻意针对的强大神祇。

        况且,从上一世的阿森兰特至毁灭时,这名女神都保持着波澜不惊、了无音讯的状态来看,祂是肯定没那个魄力的。

        再说,为了一缕不知道失踪与否的神念,对于一直权衡利弊的罗丝而言,贸然在这个时期去招惹世界树的意志,肯定是不值得的。

        自然神系虽然祂恨之入骨,但并不妨碍祂进行短暂的忍耐。

        毕竟无数个千年以来,自从祂被逐出精灵神系,作为堕落者的祂,已经在橡树之父以及科瑞隆为首的精灵信徒手下,激进的祂吃了不知道多少亏才选择韬光养晦,静静在角落中编织好蛛网,慢慢等候猎物的到来。

        不然的话,祂明明掌握着复仇、谋杀、背叛、还有混乱领域等强大神职,又何必和祂的信徒一样,龟缩在幽暗地域当中,只能围绕着信徒之间的苟且取乐。

        想清楚了之后,伍迪便直接将神龛收入了次元戒指当中,将其放在最为不起眼的角落里,如果有机会和这个位面的世界树意志进行直面沟通,倒是可以借此祛除。

        毕竟目前来看,阿森兰特能完全消化这个神念且不引来那名恶毒女神的报复的方式有很多。

        但目前他所能选择的,也只有这个方法了。

        ……

        第二天清晨,早上的雾气还未在阳光下消融,伍迪回首看了眼收拾干净的木屋,他在这里呆了不少时间,但此时这里已经空荡荡的,墙角的地坑也被他填平,亦如他刚搬来这时一般。

        最后,伴随着木门合拢的声音,这名黑发青年转身离开了这座安静的小屋,朝着庄园门口走去。

        清晨的小径中已经有不少仆人穿行其中,繁复的劳务,光每天庄园必备一次的打扫工作就能让她们从天刚刚亮起,忙碌到华灯初下,但这样已经比在海上刨食的渔民好上太多。

        这群通过对比,容易满足的仆人,都面带笑容对伍迪做出了极为恭敬的礼节与早安问候、

        那天晚上过后,几乎所有人都知道,伍迪·阿莱斯特,早已不是寄居在他人家的少年,而是一名真正的强者。

        而强者,无论在哪个地方,都会受到尊敬。

        餐厅这个时候并没有什么人,除了他以外,就只有忙碌的后厨正在为这座庄园地位尊贵的人准备着早餐,伍迪过的时候,刚好做好了一些比较简单的早餐,伍迪没有介意,直接让他们一一端上来。

        烤松饼、奶油夹心面包、外加一大块牛肉馅饼,配上一本寒风中最为暖胃的热牛奶。

        吃完之后,就连体内依旧存在,还未消失的慢性毒素带来的痛楚,都显得不是那么疼痛。

        伍迪用餐用的很慢,但食物也不算多,他很快就吃完了,他先用白色的餐巾纸擦了擦嘴角啃食馅饼带来的油脂,又望了望依旧没有动静的门口,便也就放下手上的刀叉。

        直接朝着门外走去,此时克伦威尔已经在了门口等候。

        “伍迪少爷,马车已经准备好了。”

        “嗯。”

        伍迪浅浅的应了一声,眼神不住的向庄园二楼一处的窗帘后望去,以他的感知他可以轻易感觉到刚才有两道目光射来,不过他并没提及,而是一脸正常的在克伦威尔的指引下,登上了伊迪斯家族的马车,只不过在登上马车之后,听到风声带来少女隐约的抽噎声,他最终幽幽叹了口气。

        然后又看到放在马车车厢中空桌上的一个次元袋后,更是陷入了沉寂。

        里面装满了金币,数量不下于上次姨母给他的那份补偿,显然,这个次元袋是她准备的。

        但这个时候,送别又有何话可说,徒增伤悲罢了,早点找到星界鲸,早点带着她们脱离这处樊笼才是正事。

        伍迪透过窗帘望向葡萄酒庄园的轮廓,最后只从喉咙中挤出两个字。

        “启程。”

        马车就这样,一骑绝尘地朝着贸易区的商旅街而去。

        今天,是他所先前用定金定下的一支名为月海商团启程的日子。

        ……

        “什么?已经没了?而且在前两天?”

        “我怎么不知道!你们不是应该通知我吗?”

        “嗯?商旅街的卡夫先生。”

        当伍迪来到约定地点时,发现有不少驽马正拉着货物排成一条长龙,但始终没有出现月海商团的徽记,直到伍迪找到了当时负责此事的中介,名为卡夫的男子,他在商旅街小有名气,卡夫见到了伍迪的到来,立刻露出颇为歉意的表情解释道。

        “不好意思,尊敬的伍迪阁下,因为负责联络旅客的登记表已经不见了,而且月海商团的确已经解散了,这边我对您进行一部分的赔付,你看行不行。”

        “为什么散了。”伍迪一脸莫名其妙,毕竟这属于是无妄之灾,他也没听说过刚要出门,就遇到旅行商队不见的情况,况且他也不想要补偿,他现在只想离开巴勒莫。

        “不知道为什么,当时这个商团背后支持的一个家族一夜之间就破产了,剩下的几个则直接瓜分,月海然后那些护卫,走的走,跑的跑,唉,货物都没了,还说商队呢,我也很痛苦,阁下,你已经是我接待的第六名前来质问我的客人了。”

        卡夫说到这,也是无奈的耸耸肩,然后唉声叹气。

        显然,这几天来找他的人并不少,他因为这件事情也忙的焦头烂额,毕竟月海商团可以散,他倘若还要吃这口饭,他就不能跑。

        不过说完后,他倒是凑过来小声说了一句。

        “而且,听说执政厅都出动了,那个家族估计完了……”

        说这话时,作为当初负责沟通此事的中介一脸讳莫如深的神情,声音还放的格外的低,声怕被人听见,但脸上流露的却是幸灾乐祸。

        贸易区和贵族区相邻并不远,大多数人对于贵族的接触也往往仅限于高高在上,乘坐马车的老爷,就算是一个小贵族,也足以让他们羡慕,嫉妒的不行,因此当听到贵族倒下,他们的第一反应便是一种高高在上的一群人被扯下云端的爽感,俗称“见不得好”。

        伍迪听后却是咯噔一声,不顾眼前中介男人之后流露的唉声叹气,直接问道。

        “那个家族是叫?”

        “好像是鲁托夫家族,开酒庄的,本来巴勒莫的很多酒都是出自他们家的,两个金币一杯的烈焰美人喝过不,那滋味,唉,真想再尝一回。”

        中介男子越说越起劲,大有一言不合要拉着伍迪直接奔向附近酒馆,一醉方休的冲动。

        而伍迪却是一脸沉默,这个头戴毡帽,穿着较为厚实棉衣的狡侩男人还以为他是因为无法出行而难过,因此立刻见风使舵道。

        “唉,都怪鲁托夫家族,早不倒霉晚不倒霉偏偏放在商队即将启程的时候出事,这可不坑人吗,但要我说,咱也别难过,商队多的是,我给您盯着,保管给您找到下一班去科瓦尔森林附近的……”

        “那要多长时间。”伍迪要去的地方横跨三个城邦,十多个城市,还穿过了月海王国,很少有商旅会选择这条道路前往背面,毕竟大部分人都想着运送货物去北地,但北地的入口离那可有十万八千里。

        “额……这个嘛,大概要半个月,您看……”卡夫搓了搓双手,显然说这话时他自己心底都没底气。

        “那还是算了吧。”

        伍迪直接收完钱转身告辞,头也不回地离开,但一出门,听着耳边传来的马蹄以及车轮碾压地板,不堪重负发出的吱呀声里,看着满大街正忙碌个不停,车来人往的商旅街顿时迷茫了。

        难不成他现在还要回到葡萄酒庄园,给她们来个意外惊喜,还是说去安捷列娜那里借宿一段时间,但该说的,该做的,昨天都已经说了做了,现在再回去,他会觉得有些尴尬,而且在这里耽误太长时间了。

        难道他还能在这里继续扮演一名贵族下去,还是为了一点经验值或者以后有可能压根用不上的奇物,去接几个毫无用处的委托。

        不!这不是他的初衷。

        心中已然有了决定的伍迪选择直接寻找一个出城的商队,打算以接力的方式,解决这次无奈的旅途危机。

        好在他有野外露营神器,海风之螺,虽然是在水中,但好过一个人在荒野休憩。

        说做就做,伍迪立刻准备动身骡马集市,打算去那里购买一匹代步用的坐骑,这样一天下来会省很多体力,原本是不用买的,因为一般来说商队中会有不少备用的骡马,毕竟路上风险不小,倘若拉车的坐骑死了,那些货物怎么拉回去。

        但现在改变方针,野外的旅程,自然是只能靠自己解决。

        好在他也不惧,反正这个时间段,阿森兰特还远远没有达到遍地都是怪物,危险的境地。

        只要稍微小心一点,他还是可以在这条平均挑战等级0-15的荒野中,安然抵达目的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