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言情小说 > 隐婚试爱:宠妻365式 >章节目录30 生产


    那天晚上她独自在三楼的小厨房给自己温了杯牛奶,坐在吧椅里,不紧不慢的对着窗外喝完。

    当杯子再放到嘴边,因为喝不到而低了头,继而失笑,昨晚还跟穆熠宸说今天晚上不想喝牛奶了,结果今晚自己就来热了一杯。

    她怀孕后他很少不在家吃晚饭了,今天晚上突然说有应酬。

    是给她打的电话,没因为生气而通过家里其他人。

    钦慕周遭的气压都变得很低很低,手机就在吧台上放着,但是一直黑着屏,可见他现在真的是在应酬。

    她心里其实不服气的,但是又不愿意对他发作。

    不就是一套西装吗?

    既然那么在意,为什么连问一句都没有?

    离开座位去把牛奶杯刷干净,擦干之后放在原来的地方,转身走人。

    好久没有一个人睡觉了,钦慕独自躺在床上,寻找着令她最舒服的位置,心里更愤怒的想着,他不回来才正好呢,她就可以独自霸占一张床了。

    不过睡觉前还是情不自禁的看了眼床头柜上放着的手机,然后在叹息中关掉灯,睡觉。

    楼下还灯火通明,冯芳华跟穆子豪陪着老爷子在看新闻,冯芳华过会儿就要看下时间,最后忍不住嘀咕:“穆熠宸这小子真是奇了怪了,不是这段时间要专心照顾孕妇吗?怎么突然又去应酬?而且现在,都九点多了还不回来!”

    “那肯定是极其重要的应酬了,不然不可能到这么晚还无法抽身。”

    穆子豪没有多想,他儿子管理那么大的集团,整天的不应酬才让人觉得奇怪呢。

    “我看小慕也没心情不好,应该没吵架!”

    老爷子低了低头,也嘟囔了声。

    “你们父子俩真是!她要是心情好的话,不早留下来陪您看新闻了吗?吃过晚饭就上楼去了,她要是没心事,我反正是不信!”

    冯芳华听不下去了,这父子俩是真的都这么单纯吗?

    那父子俩便多看她一眼,也承认这家里就冯女士最懂得察言观色,女人嘛!所以父子俩都无大有所谓的继续看电视了。

    冯芳华被他们俩气的够呛,想要上楼看看吧,又觉得三楼太高了,不愿意走动。

    不过虽然那父子俩都嘴上说那小两口没吵架,却是一直等着穆熠宸回来还在沙发里守着,此时连冯芳华都去睡了,他们爷俩摆了盘棋,下的差不多了,穆熠宸也回来了。

    爷俩互相对视一眼,然后继续漫不经心的下棋,听着穆熠宸的脚步声靠近,老爷子一边走棋,一边问了声:“怎么才回来啊?”

    穆熠宸便转身走了过去,“这么晚,你们在等我?”

    “哼!等你?你当你是什么高级领导啊?”

    老爷子仰头瞅了他一眼。

    穆熠宸低了头,双手插兜站在旁边看着那盘棋,突然心情好了点。

    “您要输了!”

    老爷子……

    穆子豪……

    “臭小子,你还要赢我?”

    老爷子低头一看,作势要拿着棋子打他儿子的脑袋。

    穆子豪温软的眼眸一瞪,身子条件反射的往一边侧了侧,还算稳重。

    穆熠宸看挑拨成功,开心的上楼去。

    当然,越靠近三楼,心情越是沉重。

    那女人竟然一个电话也没打,他不信她没看到他发现了那套西装。

    她这是又给什么男人做的西装?竟然还藏得那么深,看那样子应该是给二十多岁的男子准备,是谁?

    穆熠宸百思不得其解,这一晚说是在应酬,不如说是在想这件西装的主人。

    突然想起来她本就是那种爱闷声做事的人,他要是不问,她大概一辈子也不会跟他说,所以越想越郁闷。

    他原本以为给她打个电话说今晚在外面应酬,她可能会跟他说一两句西装的事情,但是半个字她都没说。

    等他难受的终于走到三楼自己的卧室房门口,漆黑的眸子稍微抬了抬,不太情愿的还是打开了门。

    只是他更没想到,此时,穆太太,竟然已经独占着整张床睡了。

    他站在床沿,开了微弱的光,看着大床中间安安静静的睡着的女人,突然就觉得自己简直是有病,当他要想那件事想破头的时候,她根本没当回事!

    而且,她从来不会在床中间睡的!

    所以她是不是认定了他是在无理取闹,对了,她总说他幼稚,这次她肯定也是那么想的,她总感觉不到自己做错了事,他该怎么办?

    穆熠宸坐在床沿,抬手捏了捏眉心,昏暗的灯光上,并看不清他的表情。

    不过钦慕后来还是醒了,她翻了个身,稍微睁了睁眼,迷迷糊糊的看着熟悉的背影。

    是他回来了?

    她清醒了点,然后继续端详着他前停着的后背。

    还在生气?

    钦慕不知道要怎么哄他,但是都这么晚了,她伸了伸被窝里的腿,然后小脚丫在他的背后轻轻地碰了碰。

    穆熠宸下意识的看了眼,然后又回头看她,声音低沉的跟着灰暗的房间很是相称。

    “醒了?”

    “嗯!你怎么才回来?”

    钦慕的声音还有点沙哑。

    “着急了?”

    穆熠宸便又问了她一句。

    “我着什么急?你又不会跑!”

    钦慕嘟囔了一声,然后又翻了个身,躺在床上看着屋顶,“妈可能很着急!”

    “……”

    穆熠宸睨着她那坦然的面容,然后在她那边躺下,钦慕条件反射的抬头看他,然后往他怀里靠过去。

    是习惯,她一靠过去,穆熠宸便伸了手去搂她,所以钦慕像是往常那样靠在他怀里,“你怎么不怕我自己回不了家了?”

    “不是有向航跟着!”

    声音寂静中透着一种温暖。

    钦慕后来又在他怀里睡着了,穆熠宸却很难入睡。

    第二天两个人要去产检,冯芳华也收拾好自己背着包下了楼,“要不我陪她去吧,你忙你的去!”

    穆熠宸……

    钦慕在旁边站着,看他们娘俩到底谁斗的过谁。

    “我陪我老婆去产检您也要凑热闹?”

    穆熠宸不太高兴的问了句。

    冯芳华看他的表情像是不太痛快,想到昨晚他回来的晚,但是她总算着钦慕产检的日子,就是想陪着去看看呢。

    “那要不,咱们三个一块去?”

    冯芳华退让一步!

    钦慕看看冯芳华,又看看穆熠宸,然后继续等待!

    “您要实在无聊就去学校转转吧,听说您孙女最近桃花运有点旺!”

    穆熠宸无奈,说着这话的时候冯芳华跟钦慕都抬眼盯着他,他也不管,搂过钦慕就带走。

    “什么?我孙女,桃花运?穆熠宸你胡说八道些什么啊?”

    冯芳华气急,心想你不就是为了打发我嘛!不过又一想,万一真的又有男孩子影响她孙女学习呢?

    ——

    六个月以后的某天。

    按照选好的日子,钦慕被一大家人送进了医院,在一阵紧张的氛围中,被推到手术室。

    冯芳华不放心赫连好操刀,让穆子豪从国外请的专家来帮钦慕生,不过赫连好还是在旁协助。

    “哎呀!早就叫你们查下是男孩还是女孩,你们俩偏不听,现在可好,我满脑子都在想宝宝是男是女的事情,她一出来,我该怎么称呼她啊?是孙子还是孙女?”

    冯芳华在手术室外面来回的徘徊,也不管后面站了多说人。

    穆熠宸无奈的侧着身望着窗外,倒是钦明珠跟安楠都还算安静的坐在旁边的座位里,不过她们心里其实也很期待,穆子豪跟老爷子站在边上,也是忧心忡忡。

    “哎呀!进去多久了?怎么这么让人不安心啊?”

    冯芳华继续来回的走动,双手叠在一起轻轻的拍来拍去,满脑子都在想孩子跟钦慕的事情。

    穆熠宸也是转眼看了眼外面的屏幕,然后突然问:“我现在应该还可以进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