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历史小说 - 衙内苏义在线阅读 - 第二十六章 文人不打架

第二十六章 文人不打架

        高富帅万万料不到高富帅竟然说动手就动手,完全不顾他朱家的威势,仓促间往后退了一步,虽然躲过了这记耳光,头上的青巾却扯散了,披头散发好不狼狈。

        高富帅并不肯饶他,扑过去便要再打。

        朱瑱吃痛,叫道:“光天化日之下,当众行凶,你眼中还有没有王法?”

        “王法?”高富帅冷哼道:“你也配提王法?你羞辱我爹的时候,可想过王法?今儿说什么也不行,我非揍你不可!”说完这句话,便抡着王八拳,往朱瑱的脸上死命地招呼。

        蔡同等人哪能坐视不理,三五个人一起上,抱胳膊的抱胳膊,抱腿的抱腿,好不容易把两人分开,把高富帅压在了身下。

        苏义看得咋舌,初见高富帅的时候,他还觉得这小子被酒色掏空了身子,战斗力肯定垃圾的很。但眼前这一幕,颠覆了他的判断,高富帅竟然能力抗三五个人,还有来有回的不落下风。难不成这小子天生神力?

        看了一会儿,苏义明白了,不是这小子天生神力,而是对手实在是太弱了。高富帅是被酒色掏空了身体,但他因为很穷,想被掏也掏不了几次,而朱瑱之流,日日被掏,早就已经‘弱不禁风’了。一边是战五渣,一边是负五渣,还是能感觉到差距的。

        高富帅胳膊腿儿都被人抱住,一动都动不了,回头瞅见苏义还在旁边卖单儿,不由气不打一处来:“瞅啥呐,还不来帮忙?!”

        哪成想苏义听到这话,却向后跳了一步,连连摆手,道:“什么帮忙?帮什么忙?在下可是个读书人,打架斗殴的事儿是从来不参与的!”

        “你这怂包!”高富帅气得大骂,亏得自己还有心认他这个兄长,谁成想会是个贪生怕死之徒!

        蔡同哈哈大笑,指着苏义对高富帅道:“哪儿找来这么个货,真替你丢人。高富帅,今儿你倒了霉了,咱们兄弟几个,非揍你个捂眼青不可!打他!”

        话音刚落,忽然一阵香风袭来,蔡同打人的拳头挥在半空,忽然像是被施了定身法似的,整个人给定住了。只见来人,纤眉细目,瘦弱如柳,仿佛一阵风能吹倒似的,算不得极美,但那股淡雅脱俗的气质,却让人见之难忘。

        不用猜,来人必是崔念奴。

        看到崔念奴,蔡同登时囧得手足无措。他在这花萼楼已经装了快一年的才子了,今儿这喊打喊杀的局面,把之前好不容易立下的人设破坏得一干二净。早知崔念奴会下楼来,他倒宁愿被高富帅痛打一顿了。他知道崔念奴的性子,最不喜欢的,便是看到有人仗势欺人。他赶紧把朱瑱等人扯开,高富帅趁机爬起来,躲到了苏义身后。

        场面的混乱,没能让崔念奴多瞧半眼。她下得楼梯来站定,眼睛扫了一下,定在苏义身上,露出欣喜之色,急急忙忙走过来,屈着身福了一礼,道:“请问,是小小苏学士么?”

        苏义差点一口气没倒上来憋过去,小小苏学士,这是什么名号!也不知道是哪个神仙给起的,在江南时候就叫开了,到了京城还是没能摆脱。

        强忍着翻白眼的冲动,苏义挤出一个笑容来,道:“学士不敢当,在下苏义,见过姑娘。”

        崔念奴抬头看向苏义,大眼睛忽闪忽闪的,一眨都不眨,竟然看的痴了。苏义被他盯得有些发毛,低头偷偷看了眼自己的打扮,并无什么奇怪之处,清了下嗓子,后退了一步,道:“姑娘……看什么呢?”

        “我……”崔念奴缓过神来,羞得满脸通红,结结巴巴解释道:“奴家只是没想到,公子竟然真的如此年轻。您这般年纪,便能做出《破阵子》那等惊才绝艳的词句来,当真是前无古人呢。奴家心里佩服得紧,一时失态,还望公子勿怪。”

        “姑娘谬赞了、”苏义摆摆手,谦虚道:“不过是偶得佳句罢了,再让我作,我便作不出了。”

        这是实打实的一句实话,应景可抄的词可没那么多,若不把话说在前头,万一这姑娘让自己当场作一首咋办?

        俩人你一句我一句的,聊起来没完。蔡同越看越怒,他在花萼楼蹲了快一年了,加起来和崔念奴说的话也没这么多句。这小子凭什么得没人垂青,凭他长得帅?

        但美人当前,又不能动粗。蔡同咬牙切齿,一双牛眼直勾勾盯住苏义,要是眼神能伤人,苏义现在至少也是个七窍流血了。

        朱瑱察言观色,计上心头,捂着被打的腮帮子凑到蔡同耳边小声嘀咕了一句。蔡同赞许地看了他一眼,越众而出,不留痕迹地拦在崔念奴和苏义之间,对苏义拱了下手,算是见过礼了,傲然道:“阁下莫非就是名动江南,人人皆言有大苏学士遗风的苏门才子,苏义么?”

        “你耳朵聋了?”还没等苏义说话,高富帅插嘴道:“刚说完,没听见呐?”

        蔡同充耳不闻,只是盯着苏义。苏义怎么可能怕他,笑着点点头,道:“正是在下,有何见教?”

        “见教不敢、”蔡同冷笑一声,道:“倒是想见识一下、”说着他往身后一指,正是那副没人对的上的对子:“这副对子,挂在这里已有好几个月了,我们北方的这些才子,绞尽脑汁,无一人可以对出。苏公子名满江南,想必这么简单的对子,是一定能对出来的吧?”

        “就是就是!”蔡同身边的狗腿子们一齐起哄:“能做出《破阵子》那样的词句来,对个对子还不是手到擒来么?”

        “若对不上这对子,想必《破阵子》也不是你写的,徒有虚名,贻笑大方!”

        “哪能啊,这位可是大苏学士之子,有道是,龙生龙凤生凤耗子生儿会打洞。他若是对不上来,岂不是说,大苏学士也是徒有虚名?”

        阴阳怪气的话一句接一句,一看就都是老阴阳人了。

        崔念奴有些担忧地望着苏义,这个对子虽然是她出的,但她自己也没对上来。实在是忽一日自怨自怜时,无意中偶得的。她也没想到竟这么难,几个月下来难倒了无数才子。

        苏义虽然名声颇大,但对这种古怪的对子,未必就能行。即便能行,仓促之间又怎能对得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