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历史小说 - 衙内苏义在线阅读 - 第二十五章 衙内好威风!

第二十五章 衙内好威风!

        “哼!”苏义冷哼一声,表达自己的不满,却也没有反驳,他自己对这事儿也拿不准,毕竟关于苏轼的风流韵事,早已成了花边新闻,他在嘉禾的时候,街坊都有人说起过。

        “名士风流,不算毛病,小气什么。”高富帅一抬手,自有小厮瞧见了,颠颠跑过来,满脸堆笑:“衙内,您吩咐!”

        “还不取笔墨来,等什么?”

        “好嘞!”小厮转身正准备去拿,忽然一个刺耳高傲的声音传过来:“他用不着笔墨,不会作诗,也不会写词,要笔墨何用?画王八么?”

        高富帅听见这个声音,火气腾地一下就起来了,他霍然站起,怒视来人:“饭桶!你也配评论本少爷?别人不知道,我还不知道么?你哪首诗是自己作的,还不是靠他人代笔?背不下来还准备纸条,挺大个人了不知羞耻!我是做不出诗词,但我不装样,你这虚伪小人,一肚子草包,还腆着脸出来卖弄,你爷爷要不是蔡京,狗都不理你!”

        苏义惊了,这小子嘴皮子可以啊,真是小瞧了他了。

        蔡同已经气疯了,指着高富帅骂道:“你、你竟敢直呼我爷爷名讳?好大的狗胆!”

        “名字不就是用来叫的么?咋啦,你爷爷不姓蔡还是不叫蔡京?大宋律法哪条规定,不让叫宰相名字了?你上回不也直呼我爹名讳么?凭啥你说得我说不得,你要去给我爹磕头认错,我便也去给你爷爷磕头,你要是不去磕头,就别在我这儿废屁!”

        苏义暗挑大拇指,有理有据,据理力争,没毛病!

        蔡同被怼得哑口无言,一时想不到反击的话,气得脸红成了猪肝色。他身边的人看不下去了,只见人群中走出一个才子模样的家伙,把蔡同护在了身后,上下打量了高富帅一眼,嘴角一撇,讥讽道:“小小年纪,如此粗俗无礼,果然呐,武夫就是武夫,再怎么着,也学不会礼数。”

        这话说得刺耳,就连苏义,也不禁皱起了眉。

        在高富帅心里,在座与他对等的,只有蔡同一个人,他今儿来,也是奔蔡同一个人去的,平时俩人斗嘴,也从来没人敢掺和,今日却不想杀出来一个程咬金,尤其苏义还在,刚说过要带他来见世面,就被人落了面子,脸上十分挂不住,不由大怒。他出身崔氏大族,后成为高俅的养子,自觉身份高贵,即便在京城的纨绔堆儿里,那也是数得上的人物。京城有头有脸的纨绔子弟,谁不认识谁?说话的这家伙面生的很,料想也不在惹不起之列。什么时候小喽啰也敢在本衙内面前出言不逊了,高富帅哪里肯受这等闲气,一步三摇,走到那才子面前,斜眼睥着他,道:“刚才那句话是你说的?你叫什么名字,你爹是谁?!”

        上来就问爹,苏义直呼内行,这小子还是能把握住关键么!

        才子摇摇手里的折扇,哼了一声,傲然道:“好说,我叫朱瑱,我家父朱勔,奉官家之命,主持苏州应奉局。”

        应奉局!

        围观众人倒吸了口冷气,果然来头不小!

        徽宗喜好奇花异石,设苏州“应奉局”专办采贡,专门搜求奇花异石,用船从淮河、汴河运入汴京,号称“花石纲”。而主持这花石纲的人,便是朱勔。朱勔虽算不得宋徽宗面前的第一等红人,但也在核心的圈子之内。最重要的是,他乃是蔡京麾下第一走狗!

        要说起这段关系,还要从朱勔的爹,朱冲说起。朱冲本是一破落户,为人强悍凶狠,受过鞭背之刑。在苏州城混不下去,流落城外,得遇游方道人,得了几个治病的药方,回到城中摆摊,病人吃了他的药,竟有奇效。一传百百传千,短短数年,积累下一大笔家财。

        当时蔡京遭贬,要去杭州赴任。路过苏州一处寺庙,见寺庙破败,便想出资重修一下。但他人生地不熟,便琢磨找个本地的可靠人督工。寺里的住持向他推荐了朱冲,朱冲早就知道蔡京,认为他早晚还会起复,现在正是巴结他的最好机会。于是散尽家财,出资赞助,没几天就备齐了几千根木料,找来最好的工匠,出色地完成了任务,因此得到了蔡京的赏识。

        次年蔡京奉诏还京时,便把他们父子一起带回了京城。还让童贯给他们搞了假军籍,冒军功做了官。蔡京见徽宗喜好奇花异石,让朱冲父子做准备。不久,朱勔找到三株奇异的黄杨。蔡京寻了个机会,把黄杨献给了徽宗。徽宗听说他是苏州人,便让他在苏州造作局供职。但朱勔不甘心居于人下,撺掇蔡京再进言征“花石纲”,蔡京几番运作之下,终于得逞。徽宗下旨另设苏州应奉局,专办采贡。由朱勔全权负责,而他的老爹朱冲,则退居幕后,成为朱勔在地方上搜罗花石纲的帮凶。

        蔡京用朱冲、朱勔父子,不止为了搜罗奇花异石,博宋徽宗开心。他最看重的,便是这对父子做事狠辣,蔡京爱惜羽毛,一些腌臜的事情,不便出手,就由他们去做,每次都办得十分漂亮,让蔡京非常满意。

        朱勔为采办花石纲的事儿,常年在江南搜罗,不能常住京城。担心时间长了,与蔡京的关系疏远,便让自己的长子朱瑱过来伺候。凭朱瑱的身份,当然是接触不到蔡京的,只能整日陪在朱同身边巴结。

        京城地界,谁不认识朱同,敢和他对着干的人,不能说一个没有,实在是太难找了。朱瑱苦无表现机会,好不容易遇上一个不开眼的,他岂能错过?所以未等朱同说话,他就迫不及待地跳了出来。不是没人告诉他高富帅的身份,但他不在乎,他爹告诫过他,做狗的,永远只有一个主人。唯有这样,才能得到主人的欢心。

        高富帅和朱同地位相当,掐架从来没人敢插嘴,今儿不但碰见个插嘴的,还一口一个武夫,登时热血冲头,跳起来便往朱勔的脸上扇去,大怒喝斥道:“我还当是哪个人物,狗一样的东西,这里也有你说话的份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