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历史小说 - 衙内苏义在线阅读 - 第十五章 一样好汉两样人

第十五章 一样好汉两样人

        “还不快与林娘子道歉!”

        苏义声色俱厉,高富帅愣了一下,顿时觉得失了脸面,索性也懒得装了,指着苏义道:“叫你两声兄长,倒真把自己当兄长了!我才是太尉府正牌衙内,你算个什么东西,也配教训我?昨天你打了我,今天我要还回来!”说着,便指挥起旁边的差役,道:“你们几个,给我揍他!”

        这几个差役,与高富帅相识不短。知道他是太尉府的衙内,对他曲意逢迎。高富帅手里头宽绰的时候,也曾给他们好处。闻言便要动手,苏义不躲不避,只是冷笑。开玩笑,有林冲在,他还怕这几个杂碎?

        陆谦冲那俩领头的喊道:“王二,狗三儿,你俩吃了猪油蒙了心!竟敢冲大衙内动手?这位是咱们太尉的亲生子,你若打了他,命也丢了!”

        “大衙内?”王二和狗三儿懵了,咋个几日不见,衙内分出大小了呢?但陆谦他们是认得的,乃是三衙里的虞侯,在太尉府上伺候的,他说的话应该不假。就像他说的,若是真打了‘大衙内’,他俩的小命也丢了。

        正犹豫不决的时候,高富帅急了,抬脚便踹,骂道:“都说了我才是正牌的,你们俩犹豫什么?再不动手,改日我禀明父亲,扒了你俩的皮!”

        二人又要上前,陆谦又喊:“不能动手!”

        这时鲁智深带着一众破落户风风火火地赶到了,人还没到,声音已至,喊道:“兄弟我来了,谁敢调戏你娘子,我来给你帮手!”

        林冲见已有苏义出头,担心鲁智深这个手里沾了人命的和尚手里没有轻重,做出收拾不了的事来,赶紧把他抱住,拉到一边,道:“师兄消气,是太尉家的小衙内,不认得荆妇,惹出了误会来。大衙内已在管教了,若动了拳脚,太尉面前不好交代!”

        鲁智深却不怕,哂笑一声,道:“你还担着公差,怕太尉管!俺是个和尚,他却管不着。便是打杀了又怎地,大不了离开京城,天高任鸟飞,凭俺这身本事,他还能抓住不成?”

        鲁智深嗓门忒大,嚷嚷的周围都听得见。高富帅自然也听得清楚,他瞧着鲁智深铁塔似的体格,再低头打量了一下自己,心中暗忖,若是落在他的手上,怕是一巴掌就拍死了。身边这几个差役,已经被苏义给吓住了,怕也是指望不上。

        好汉不吃眼前亏,高富帅也不是傻子,深吸了口气,给自己壮胆,大声道:“此处人多,惹人围观,丢的是太尉府的颜面。先不跟你计较,等回去的,我再好好收拾你!”

        丢下一句狠话,高富帅挤过人群,撒腿就往山门里跑。还是留在崔氏身边安全,再留在这,这大和尚发起疯来,怕是真要挨揍!

        苏义没拦他,说到底高富帅也不过是言语调戏了两句,没有什么实质的侵犯。即便是告官了,官府也不会受理。有崔氏在,苏义也不能动辄就打。

        苏义平复了一下,向林冲拱手道:“让教头见笑了,我代他给教头赔不是。万幸没出什么事,还请教头海量宽容。”

        林冲见惹上的人是高富帅,心中也咯噔一下。若没苏义出头说话,这事儿他还不好办了。娘子被调戏,不出头显得自己是个软蛋。若朕出手打了高富帅,即便他只是高俅的养子,也是折了高俅的面子。高俅是市井里出身的人,对面子看得非常重。到时候不管是谁的理,都一定会找他的麻烦。

        苏义呵斥的这几句,算是解了林冲骑虎难下的局面。林冲心里是由衷地感激,此时苏义又道歉,林冲哪有不就坡下驴的道理,忙道:“大衙内仗义执言,林冲心头感激。小衙内毕竟年少,无礼之处林冲也不会计较。只是太尉若问起,还请大衙内做个见证。”

        旁边鲁智深听了这话,呸了一口,道:“兄弟也忒软蛋了些,怕什么?这样说话,倒像是咱们理亏。若换了我,直接找那高太尉理论,让他好好管教儿子!”

        林冲有些尴尬,只好装作听不见。苏义把俩人的反应都收在眼中,心里对鲁智深的评价更高一线。

        他有心结交二人,便道:“这样吧,刚来的时候,瞧见一个酒楼看着不错,便由我做东,请教头喝酒,权当是赔罪了。”说着他看向鲁智深,道:“大和尚也来,我看你这样子,也是不忌口的吧?”

        鲁智深哼了一声,道:“忌口倒是不忌口,只是今天心中不爽利,不想喝酒了!你们喝你们的,我要回寺里睡觉了!”

        说罢扭头就走,竟都没跟林冲打个招呼。林冲愈发尴尬,只好跟苏义解释:“我这师兄性情便是如此,但人是好人,衙内莫怪他。”

        “这怎么会怪呢!”苏义对陆谦道:“我与这大和尚有眼缘,他既然不愿一起喝酒,那就买酒送给他喝。你叫来一个跟着他的破落户,让他去办一桌酒席送到大和尚住处。我偏不信,他能把酒戒了!”

        陆谦还未等问这钱怎么出,钱胖子已经丢了一个元宝到他手里。这元宝足有五两重,什么样的酒席都办了。

        “要好席面,多得算你跑腿钱!”钱胖子嘻嘻笑道,陆谦也笑逐颜开,对钱胖子的称呼,也改成了钱公子。

        林冲承了苏义的情,不愿再受他的请,便说自己做东。苏义哪能让他花钱,坚持要请客,林冲推脱不过,只好应下来。雇了一辆车,先把娘子和丫鬟送了回去,自己跟着苏义来了酒楼。寻了个雅间坐定,苏义便让林冲点菜。但林冲怎么也不肯,苏义只好让钱胖子去办。

        钱胖子可是个吃喝的好手,否则不能吃出这个吨位来。扫了一眼菜谱,便点了八个热菜八个冷碟,摆满了一张桌子。林冲看见这一桌子十八个菜,冷汗都下来了。心中暗想,这得多少钱?他原本是打算,不与苏义相争,待结账的时候,偷偷摸摸把钱给付了。但看这桌上的菜,他摸了摸腰间的荷包,感觉可能要付不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