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历史小说 - 衙内苏义在线阅读 - 第十一章 钱能通神

第十一章 钱能通神

        昨天因为闹了些许不愉快,腊八粥也没喝几口,崔氏便回房去了。高俅到底是对崔氏有情意的,软语哄了半宿,才终于说得崔氏消气,答应今日赶着五岳庙逛庙会时,带着苏义一起,让他见识一下京城繁华。

        这边说通了老婆,高俅没睡多大一会儿,又来到了苏义所在的小院儿等着他醒。苏义睡得迷迷糊糊,觉得眼前好像站这个人,还当是崔氏派人来害自己,吓得亡魂皆冒。看清是高俅,才长出了一口气,不禁抱怨道:“一大早的,这是干什么啊?”

        “好儿子!爹马上就要去宫中伴驾,得黄昏时才能回来。怕你无聊,就跟夫人说好,让她带你去逛庙会。”

        “我不去!”苏义想也没想直接拒绝,抓被子就要把头蒙住。

        “男子汉大丈夫别这么小心眼么!”高俅抓住苏义的被子,极力推销道:“五岳庙的庙会非同一般,除了吃的玩的应有尽有,你去见识一下,保准喜欢。”

        苏义算是看出来了,逛庙会只是个幌子,目的是让他和崔氏缓和关系。

        苏义想了一下,道:“好吧,我去。”

        “这就对了嘛!”高俅松开苏义的被,对他说道:“爹这就走了,你可以再睡一会儿,待会儿杏儿过来叫你。”转身走出几步,又回头道:“我见你身边也没使唤的人,这样,接你的那个陆谦,往后就跟着你吧。他办事儿还算是伶俐,你若不喜欢,跟爹说,爹再给你换。”

        “哦。”苏义答应了一声,迷迷糊糊地又睡了过去。高俅看着大儿子睡得香甜,心里甭提多美了。看以后谁还敢拿没儿子跟老子说事儿,老子这好大儿,继承了老子的样貌和苏门的学问,你们那些儿子,有的比么?

        又睡了一个多时辰,日头升起来。杏儿带着两个丫鬟过来了,一边伺候苏义洗漱,一边告诉他今天的行程。

        今儿为何要去五岳庙逛庙会呢?不是心血来潮。而是早年间,高俅发下宏愿。说若能得子,便要为五岳庙修建阁楼一座,以还心愿。虽说这儿子,不是因为许愿得的。但再怎么说,儿子是有了。高俅想起这桩事来,还是想把这香愿给还了。

        但对高俅来说,任何事情都没有伴驾重要。别的‘公务员’,过年了都有个假期。可谁让高太尉得宠呢?别人有假他没假,宋徽宗一天见不着他都不成。所以这还愿的事儿,就交给崔氏去办了。

        ……

        东京汴梁的气温,要比江南冷不少。这时钱胖子老爹准备的东西就派上用场了,各式各样每个季节的衣裳,全都有十套以上。把杏儿看得一愣一愣的,这么好的面料,一套衣裳怕不是得个三五八贯的?昨天晚上听夫人倒苦水的时候,不是说苏门都是穷酸文人么?衙内竟然有这么多好衣裳,怎么看也不像是穷人啊?

        收拾停当,用过了早饭,杏儿带路,领着苏义来到了正门口。

        门口早已备下了两架马车,钱胖子早已经等在这儿了,正在和下人们口若悬河地说着什么。看下人们对待他的神态,显然都已经得了他的好处了。

        见苏义过来了,钱胖子冲他招招手,挺着浑圆的肚皮小跑过来。

        “公子,昨天睡得可好啊?”

        苏义点了点头,对杏儿道:“我那小院儿还有很多空房,收拾出来一间,让我的朋友住。我初来乍到,也不认识什么人,有个人说话也省得寂寞。”

        杏儿怯怯地看了苏义一眼,小声道:“衙内,府里自有规矩,这事儿奴婢做不了主。”

        苏义不禁皱起了眉头,道:“这么点儿小事儿,我说话都不管用么?亏得你还叫我一声衙内!我不管,今天我朋友必须得搬过来住,我就做主了,有事儿冲我说!”

        杏儿诺诺不敢答应,这时崔氏走了过来,她身后跟着高富帅,只是这小子走路的姿势有点奇怪,看来昨天在祠堂跪的时间不短。

        “夫人……”杏儿忙迎过去,便要把苏义的要求说给她听。崔氏摆了下手,打断了杏儿的话,苏义说话声音不小,她刚走过来的时候,已经听了个真切。

        “杏儿啊,你怎么这么不晓事?眼前这位,可是咱太尉府未来的主人。名正言顺的衙内,你敢不听他的话,不怕他把你卖给杀猪的当媳妇儿?”

        不阴不阳地说了一句,崔氏擦着苏义肩膀走过去,在杏儿的搀扶下上了马车,高富帅恨恨地看了苏义一眼,也跟着爬了上去。

        车厢里传出崔氏的声音:“时候不早了,你父亲让我带你去庙会,可不敢耽误了。省得他回来,又要找我的茬儿。咱们孤儿寡母的,人微言轻啊,可惹不起你们爷们儿。”

        得,心里还不痛快呢。

        苏义也懒得跟她做口舌之争,什么也没说,叫上苏胖子上了后头的马车。

        骑在高头大马上的护卫,甩了一下净街鞭,前后各有八名护卫把两辆马车团团围住,看上去颇有几分声势。

        车厢里却很是安静,苏义和钱胖子对了一下眼神儿,钱胖子把帘子撩开一点儿瞅了瞅,对苏义点了点头。

        苏义压低声音,道:“怎么样?打听出什么消息没有?”

        钱胖子嘿嘿一笑,道:“使了钱了,还有什么打听不出来的?俗话说,有钱能使鬼推磨……”

        “你打住!”苏义懒得听钱胖子那套关于钱的顺口溜,道:“捡重点说!”

        “哦。”钱胖子被打断了兴致,不由有些遗憾,在脑子里把废话过滤了一遍,道:“那个高富帅原名叫崔景旺,他爹是夫人的堂兄叫做崔笙,是清河崔氏的实权人物之一,手里掌握着酒和瓷两个大生意。高太尉不善敛财,花钱又大手大脚,虽然常有孝敬,但仍频频入不敷出。这崔笙便常常送钱来使。这小子是个纨绔种,品行不端,高太尉也从不说什么,多半就是因为这个缘故。”

        说着,钱胖子叹了口气:“正所谓,吃人嘴短拿人手软,这钱可真是……”

        “闭嘴!”苏义瞪过去一眼,钱胖子只好忍住,可怜巴巴地望着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