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历史小说 - 衙内苏义在线阅读 - 第七章 翻脸只在一瞬间

第七章 翻脸只在一瞬间

        苏义点了点头,心中颇为欣慰,这大娘子还没傻透,能听懂他的意思。

        崔氏沉吟了一下,还是不能放心,又问道:“你一心想要科举,所图为何?若是为了做官,你父亲如今贵为太尉,亦是陛下面前的红人,只需他开口相求,不必科举也能给你一份前程。”

        苏义无语,他要收回刚刚的话。这大娘子果然是有点傻,这样的人,就别玩宅斗这么高难度的事儿了吧?互相试探还没完事儿,您就直接承认了‘父子关系’,怎么也得拉锯一下,在身份上做做文章,即便最后承认,也是勉为其难,或者卖个人情,才符合剧情发展吧。

        对方如此的‘实在’,苏义顿时觉得如果自己再耍心眼,好像有点欺负人了,极为诚恳道:“说出来大娘子可能不信,苏义参加科举,不过是为了‘正名’而已。昔年三苏游京,二苏同榜,轰动天下。如今苏门日渐没落,苏义虽学问不济,添为苏门之末,却也有心一试。至于做官、前程、”苏义笑了笑,道:“非我所欲也。”

        崔氏想到苏义的出身,对他的话信了几分,苏轼当年名满天下,用前世的话来说,绝对是‘天王级的偶像’了。崔氏待字闺中的时候,也曾听闻苏轼的名声和事迹。她虽然接触才子接触得少,但也知道,但凡才子,必有怪癖,与常人不同。苏义在江南的文名,她也知道一二,那首《破阵子》,她也十分的佩服。如此才情,可当得上是一个才子了。

        不愿为世俗所累,大概也是因为苏轼的遭遇。这样说来,倒也能说得通。

        话说到了这个份上,也不需要再遮掩什么了。崔氏想了一下,道:“你即坦荡,我也直言。我的确是不喜欢你,但若你真的只是想参加科举,没有别的目的,我倒也不是不能助你一臂之力,前提是你说得都是真心话。”

        苏义微笑:“大娘子放心,我所言句句真心。苏义本是过客,亦不愿与大娘子起冲突。只希望各不干扰,互相能有个体面。”

        崔氏点头,忽然像是想起来什么,道:“不过……此事怕是不能如你我想得这么简单吧,若太尉定要你认亲,你还能拒绝么?”

        “大娘子不必担心、”苏义笑笑,道:“我已想好应对之法。”

        崔氏身体微微前倾,低声道:“你要如何应对?”

        “无论太尉如何说,苏义绝不改姓。大娘子试想,岂有高太尉、苏衙内之理?悠悠众口之下,太尉便是碍于面子,也不会强留在下了。”

        “果然好办法!”崔氏以己度人,直觉得若苏义真这么做了,高俅肯定无法接受。她深深地看了苏义一眼,不忘威胁一句,道:“希望你说话算话,否则我也有办法治你。”

        苏义微微一笑,没有再说什么。就在这时,外头响起一个不耐烦的声音:“不就是个私生子么?是不是亲生的也未可知,也配让本衙内拨冗一见?”

        苏义顺声音敲过去,只见一个少年迈门槛进来,一脸的怨气,正略带厌恶地看着自己。

        在苏义得知的信息中,还真没有这个人,他不禁看向了崔氏,露出了询问之色。

        崔氏也未隐瞒,招了招手,让少年来到跟前,给苏义介绍:“这是我的义子,高富帅。他本是我兄长的儿子,五年前过继进来,在我跟前长大。”

        苏义的疑惑一下子解开了,怪不得崔氏如此敌视自己,原来是担心自己坏了她的安排。

        这时,崔氏凑到高富帅的耳边嘀咕了两句,虽听不清,但也猜得到,大概是在介绍现在的情况。苏义投去一个友好的目光,似高富帅这等纨绔蠢材,他连理会都欠奉。

        “娘!你也太把他当回事了!且不说他是不是父亲的骨血还未可知,即便是,又如何?一个丫鬟生的野种,也配跟我相提并论吗?”高富帅大声嚷嚷,甚至一边说话的时候,还一边用挑衅的眼神看着他,完全没把他放在眼里。

        “不可如此无礼。”崔氏有些尴尬,小声教训了一句。但语气丝毫不见怒意,显然平日里对这个义子溺爱到了极点,同时也不觉得他的话有什么问题,或者说,即便冒犯了苏义,她也不觉得有什么,因为在她的心里,这些话也算实情。

        在她看来,苏义既然示弱,放低了姿态,又怎会因为高富帅的三言两语撕破脸皮呢?

        崔氏能这样想,显然是不够了解苏义。

        苏义打量了一下面前这对母子,见崔氏并无呵斥高富帅的意思,脸上浮现出了一丝诡异的微笑。

        他不想惹麻烦,但不代表愿意受气。他不愿意跟高富帅计较,是因为他根本没瞧得上这个纨绔蠢材,但这不是高富帅可以撒野的理由。

        他虽然对生母没有什么印象,更谈不上感情。但也不能允许一个毛头小子,当众侮辱她。

        所以苏义站了起来,在崔氏震惊的目光注视下,扬起了巴掌,狠狠地扇了下去。

        啪!

        声音在厅内回荡,高富帅捂着挨打的脸颊,怔怔地看着苏义,他懵了。

        他已经不记得自己多加没挨过打了,三年还是五年?好像自从来到太尉府,就没人敢动自己一下。

        今天,竟然挨了打?他回过了神,愤然看向苏义。

        “你这个贱……”高富帅状若疯虎,便要扑上来跟苏义拼命。苏义躲都没躲一下,他虽然不会功夫,但也没啥不良爱好,身体素质怎么会比不过一个被酒色掏空了身体的纨绔?他要是敢上来,再给他一个嘴巴,帮他左右对称一下就是。

        “住手!”一个隐含着怒气的声音响起,听到这个声音,刚刚还咋呼要打要杀的高富帅,登时像是霜打的茄子一样蔫儿了下来,怯怯地躲到了崔氏身后。在这座府里,能让跋扈的高富帅在一瞬间安静下来,除了高俅没有别人。

        这便是苏义的生身父亲么?

        苏义看向高俅,高俅也在打量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