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历史小说 - 衙内苏义在线阅读 - 第四章 初到京城

第四章 初到京城

        东京汴梁,过城的河道有四条。穿过南城墙的叫:“蔡河”。但不要误会,这个“蔡”指的不是蔡京。而是因为这条河的河水来自陈、蔡两地,因此得名。河道由城西南处的戴楼门入城,在城内曲折环绕之后,从城东南的陈州门流出京城。

        蔡河上有十三座桥,在陈州门里的是观桥,从北数起依次是宣泰桥、云骑桥、横桥子、高桥、西保康门桥、龙津桥,再依次是新桥、太平桥、粜麦桥、第一座桥、宜男桥和戴楼门外的四里桥。

        不过苏义一行人不用走这么多桥,他们是从戴楼门进的城,顺河而下,到了太平桥便算是到了家。高俅得宠,整个太平桥附近,都被官家赏给了他,高俅正式的官职叫做“殿前都指挥使”,所以京城的百姓们又称这里称为“高殿前宅’。

        从宅邸的大小,便可知道当今官家对高俅是多么的宠信。这太平桥附近,虽然不是东京最好的地段,但挨着蔡河边上,也是四通八达的地方,怎么说也是中上了。赐了这么大一块地给高俅,端的是羡煞旁人。

        马车缓缓在大街上走,入目的是长到没边儿的院墙,钱胖子看的是口水直流,口中啧啧有声:“公子,要不怎么说咱们小地方的人没见过世面呢,你瞧瞧你瞧瞧,这才叫宅子,这才是气派啊。人都说我爹是‘钱半城’,真是没见过世面。瞧瞧这宅子……我的天,我家要是‘半城’,这就是‘全城’,不‘俩城’!”

        “这都什么形容词……”

        苏义皱眉,拽了钱胖子一下,让他把探出去的脑袋缩回来。好在这年月没大货车,否则这么探头,脑袋都给你削下去。

        忽然,马车拐了个弯,来到了一处大门前。门口两只明显比苏义前世见过的石狮子大一圈儿的石狮子,瞪着足有拳头大小的眼珠子,虎视眈眈地瞧着街上的行人和马车。

        苏义这才明白,原来刚刚走的路是宅邸的侧面,相当于是绕了半圈儿,才绕到大门口。

        钱胖子已经迫不及待地跳下车,一脸没见过世面的样子凑到石狮子前头瞅去了。苏义对这玩意没啥兴趣,打了个哈欠,等着陆谦掀开车帘,他才伸出手来,搭着陆谦的胳膊下车,脸上没有什么表情。陆谦一直拿余光瞟着苏义,见他气度从容,心中不禁佩服。

        咯吱一声,中门大开,下人们迎了出来,让苏义有些意外,相比这齁大的宅邸,下人好像是略显少了一些,只有十几个人。不过他转念一想,也许是高俅觉得迎接自己不必兴师动众,引人旁人侧目,所以故意如此。

        苏义笑了笑,没有说什么,招呼钱胖子,在陆谦的带领下往门里走去。下人们躬身施礼,口称衙内。苏义点了点头,旁边钱胖子已张罗开了:“衙内给大家带了见面礼,方才行礼的,都有赏。瞧见后头的马车没有,全都是苏杭特产,京城买不到的。待会儿安置好了,大家来寻我!我叫钱亨,是你们衙内的挚友,你们叫我钱公子就成!”

        听说有赏,下人们无不笑逐颜开,用不着吩咐,一股脑地上来,帮忙搬运马车上的东西。

        门里早候着位小厮,半佝着身子,引着众人进去。一路往里,景致逐渐展开,假山平草,花枝浅水,怪石层叠,意境悠长,一点儿也不像是一个武将的宅邸。只是令苏义奇怪的是,走了这么久,竟然一个下人也没见到,这么大的宅邸,竟然像是空的一样。

        走了数百米,还没有到内院,苏义不禁有些同意钱胖子的说法了,这宅子确实够大。和嘉禾的宅邸相比,不知要大多少倍去。能在京都寸土寸金之地,拥有如此大的府邸,显然不是光有钱能办到的事情。苏义不禁想到这三年做生意赚的钱,他以为不少了,但在东京汴梁这等寸土寸金之地,怕还是远远不够啊!

        若换作一般的常人,此时初入豪宅高门,总是会有些心慌拘谨,就像此时钱胖子那样,越往里走,他脸上的表情越僵硬,遇到了奇石美景,也不敢像在门口的时候凑上去看了,生怕自己哪一眼瞧不对了,把景致给瞧坏了担待不起。

        但苏义不是常人,两世为人,又经历了穿越这么匪夷所思的事情,无论是前世的记忆,还是今生的际遇,对苏义来说都有一种不真实感。他有时候甚至会想,也许一觉醒来,他就又回到二零二零年了。现在所发生的一切,不过是黄粱一梦。

        既然是个梦,何必拘束自己?郁郁也是一世,洒脱也是一世,为何不让自己活得快乐舒心点儿?更何况,他也没打着要傍上高俅这个爹的想法,无欲则无求,他也不在乎别人怎么看他。

        所以他一路走着,一路看着,悠哉悠哉,就像是来这里旅游一样,显得无比随意,毫无拘谨。

        到了内院前,陆谦小声提醒道:“衙内,这里面我就不能进去了,您自己进吧。”想了想,还是忍不住提醒道:“衙内,看样子殿帅应该没在府中,否则一定会来迎您。夫人……”陆谦忽然压低了声音,道:“夫人乃是小王都太尉的妻妹,可不好相与。衙内归家,她没来迎,恐怕……”

        陆谦没有再往下说,但是意思已经表达清楚了。

        苏义没想到陆谦能说这些话,有些意外,但也承了他的好意,道:“多谢提醒,都是一家人,无碍的。”

        陆谦听他这样说,便也不再说什么,行了个礼,带着钱胖子跟着小厮去了偏院安顿。

        领路的小厮换成了丫环,终于又见到一个下人了。

        苏义跟在丫鬟身后,进了后院。丫鬟领着苏义来到中厅,他刚要迈腿往里头进,丫鬟却拦了一下,略带不安地小声道:“衙……公子,请偏厅等候。”说完了紧闭眼睛,像是怕挨打似的。

        果然烂俗的下马威剧情么?

        苏义笑了一下,挪了挪两步,迈步进偏厅坐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