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修真小说 > 西游小记之卧底唐僧 >章节目录第二百九十七章 小雷音寺
    那清风鼠盗取舍利子,又当这祭赛国王的面把舍利子吃了,总算是免去了两国的一场征战,唐僧也不再管他,顺着大路西行,转眼间又到了初春时节,师徒寻芳踏翠,缓步而行,正行之间,忽见一座高山,远望着与天相接,唐僧扬鞭指道:“悟空,那座山也不知有多少高,可便似接着青天,透冲碧汉。”悟空道:“古诗不云,只有天在上,更无山与齐。但言山之极高,无可与他比并,岂有接天之理!”八戒道:“若不接天,如何把昆仑山号为天柱?”悟空道:“你不知,自古天不满西北。昆仑山在西北乾位上,故有顶天塞空之意,遂名天柱。”沙僧笑道:“大哥把这道理莫与二师兄说,他听了去,又与别人炫耀,我们且走路,等上了那山,就知高下也。”

    那呆子赶着沙僧厮耍厮斗,唐僧骑牛跟上,须臾,到那山崖之边。一步步往上行来,只见那山上数不尽的豺狼虎豹,竟不怕人,看着师徒前行,竟跃跃欲试,要扑上来,唐僧一见心惊,孙悟空却是不怕,他神通广大,你看他拿出金箍棒上下挥舞,哮吼一声,吓过了狼虫虎豹,剖开路,引师父直上高山。四人行过岭头,下山到了西边平缓处,忽见那里祥光霭霭,彩雾纷纷,有一所楼台殿阁,隐隐的钟磬悠扬。

    唐僧道:“徒弟们,看是个什么去处。”悟空抬头,用手搭凉篷,仔细观看,看罢回复道:“师父,那去处是便是座寺院,却不知禅光瑞霭之中,又有些凶气何也。观此景象,也似雷音,却又路道差池。我们到那厢,决不可擅入,恐遭毒手。”唐僧闻言,知道这是到了那小西天,又该着是自己的劫难,不过想一想这个妖怪乃是弥勒佛的小童,自然没有什么危险,于是道:“那里既有雷音之景,莫不就是灵山?你休误了我诚心,担搁了我来意,我定要进去。”悟空道:“不是,不是!灵山之路我也走过几遍,那是这路途!”八戒道:“纵然不是,也必有个好人居住。”沙僧道:“不必多疑,此条路未免从那门首过,是不是一见可知也。”悟空道:“悟净说得有理。”

    那唐僧又走了几步,来至山门前,只见那山门上写着“雷音寺”三个大字,这三个字龙飞凤舞,好是气派,便是八戒沙僧见了也慌忙下拜,只是唐僧乃是碧游宫出来的,吃过见过,早已经看见,这三个大字虽有其形,却无其神,更无其韵,哪里能够是圣人居所的牌匾。此时候那八戒沙僧早已倒在地下,八戒嘴里嘟囔道:“泼猴!险些害杀我也!这不正是雷音寺,怎还哄我不是呢,若是在此无礼,惹恼了佛祖,怕不给我金身正果了呢!”悟空陪笑道:“你们莫急,再仔细看看。山门上乃四个字,你怎么只念出三个来,倒还怪我?”

    八戒战兢兢的爬起来再看,那牌匾上果真个是四个字,在那“雷音寺三个大字前面还有一个“小”字,连起来”乃“小雷音寺”。八戒嘟囔道:“就是小雷音寺,必定也有个佛祖在内。经上言三千诸佛,想是不在一方。似观音在南海,普贤在峨眉,文殊在五台。这不知是那一位佛祖的道场。古人云,有佛有经,无方无宝,我们可进去来。”悟空道:“不可进去,此处少吉多凶,若有祸患,你莫怪我。”八戒道:“就是无佛,也必有个佛象。我弟子心愿遇佛拜佛,如何怪你。”唐僧也道:“咱们快些进去吧。”于是即命八戒取袈裟,换僧帽,结束了衣冠,举步前进。

    这时候只听得山门里有人叫道:“唐僧,你自东土来拜见我佛,怎么还这等怠慢?”唐僧闻言心中不禁暗想,这个弥勒佛的弟子当真每样见过世面,那山门的牌匾,雷音寺的规模就不说了,条件所限,硬件不够,没有办法,可若是真是雷音寺,哪里有人还没有进门,如来亲自上赶着叫人拜你的,这不就跟大街上小饭馆里拉客的一样,随便来一个聪明点的,一下不就识了,弥勒佛这是不长心了,怎么派出来这么一个徒弟,这一点要记下来,以后跟观音说,要扣弥勒佛的考核的。

    唐僧正想着,八戒早已磕头,沙僧也跪倒,惟剩下悟空收拾行李在后,众人入到二层门内,就见如来大殿。殿门外宝台之下,摆列着五百罗汉、三千揭谛、四金刚、八菩萨、比丘尼、优婆塞、无数的圣僧、道者,真个也香花艳丽,瑞气缤纷。慌得那八戒沙僧一步一拜,拜上灵台之间,悟空公然不拜。又闻得莲台座上厉声高叫道:“那孙悟空,见如来怎么不拜?”悟空也不搭话,睁开火眼金睛又仔细观看,便见得如来是假,遂丢了行囊,掣棒在手喝道:“你这伙孽畜,十分胆大!怎么假倚佛名,败坏如来清德!不要走!”说完双手轮棒,上前便打,不料只听得半空中叮当一声,那如来撇下一副金铙,把悟空连头带足,合在金铙之内。慌得个猪八戒、沙和尚连忙使起钯杖,可被那些阿罗揭谛、圣僧道者一拥近前围绕,他两个措手不及,尽被拿了,再将唐僧捉住,一齐都绳缠索绑,紧缚牢栓。

    这时候那莲花座上装佛祖者的妖王,众阿罗这些小怪,遂收了佛祖体象,依然现出妖身,将三众抬入后边收藏,把悟空合在金铙之中永不开放,只搁在宝台之上,妖王写下符咒,限三昼夜化为脓血,那时群妖将唐僧三众收藏在后,把他的袈裟僧帽安在行李担内,亦收藏了,一壁厢严紧不题,这时候那妖王才看见后面还落下了一头青牛。

    妖王看见这青牛,不由得尴尬的一愣,再看这青牛也不慌张,就是这么挑衅一样看着妖王,那意思就是你敢把我如何,直看的妖王有些尴尬,妖王可是知道这青牛厉害,背景大的很,自己招惹不起,看到旁边还有众多小妖看着,急忙挥手把这些小妖赶走,自己快步上前,走到青牛前面给青牛施礼道:“晚辈不知道仙长再次,职责所在,实在是造次了。”青牛这才点头道:“算你有些眼里,你说吧,我如今被你抓了,你要把我如何?”妖王急忙赔笑道:“不敢不敢,大家都是为了公事,走一下流程嘛,还要劳烦仙长委屈几日,莫要让唐僧看出假来。”青牛道:“随你安排。”妖王急忙道:“快快来人,把这位牛爷带到后面好生服侍,一定要有人陪吃陪喝陪玩,莫要怠慢了。”青牛问道:“那唐僧如何?”妖王道:“这个上命所差,还要捆他几日,不过仙长放心,保管是好吃好喝,照顾的最好。”青牛犹豫道:“这样岂不是显得假了?”妖王道:“无事无事,我就说是要把他养肥了再杀就好。”

    不说这妖王青牛各自去了,却说悟空合在金铙里,黑洞洞的,燥得满身流汗,左拱右撞,不能得出,急得他使铁棒乱打,莫想得动分毫。他心里没了算计,将身往外一挣,却要挣破那金铙,遂捻着一个诀,就长有千百丈高,那金铙也随他身长,全无一些瑕缝光明。却又捻诀把身子往下一小,小如芥菜子儿,那铙也就随身小了,更没些些孔窍。他又把铁棒吹口仙气,叫:“变!”即变做幡竿一样,撑住金铙。他却把脑后毫毛选长的拔下两根,叫“变!”即变做梅花头五瓣钻儿,挨着棒下,钻有千百下,只钻得苍苍响亮,再不钻动一些。行悟空急了,却捻个诀,念一声“唵蓝静法界,乾元亨利贞”的咒语,拘得那五方揭谛,六丁六甲、一十八位护教伽蓝,都聚在金铙之外道:“大圣,我等按照吩咐,在百里外伺候,不知大圣拘唤我等做甚?”悟空道:“我那师父,不听我劝解,就弄死他也不亏!但只你等怎么快作法将这铙钹掀开,放我出来,再作处治。这里面不通光亮,满身暴燥,却不闷杀我也?”众神听了,真个使出神通掀铙,可是这挠就如长就的一般,莫想揭得分毫。金头揭谛道:“大圣,这铙钹不知是件什么宝贝,连上带下,合成一块。小神力薄,不能掀动。”悟空道:“我在里面,不知使了多少神通,也不得动。”

    揭谛闻言,即着六丁神保护着唐僧,六甲神看守着金铙,众伽蓝前后照察,他却纵起祥光,须臾间闯入南天门里,不待宣召,直上灵霄宝殿之下,见玉帝俯伏启奏道:“主公,臣乃五方揭谛使。今有齐天大圣保唐僧取经,路遇一山,名小雷音寺。唐僧错认灵山进拜,原来是妖魔假设,困陷他师徒,将大圣合在一副金铙之内,进退无门,看看至死,特来启奏。”玉帝早就得了观音给的唐僧日程表,翻了一下,即不耐烦的传旨:“差二十八宿星辰,快去释厄降妖。”那星宿不敢少缓,随同揭谛,出了天门,至山门之内。有二更时分,那些大小妖精,因获了唐僧,老妖俱犒赏了,各去睡觉。众星宿更不惊张,都到铙钹之外报道:“大圣,我等是玉帝差来二十八宿,到此救你。”行者听说大喜,便教:“动兵器打破,老孙就出来了!”众星宿道:“不敢打,此物乃浑金之宝,打着必响;响时惊动妖魔,却难救拔。等我们用兵器捎他,你那里但见有一些光处就走。”行者道:“正是。”你看他们使枪的使枪,使剑的使剑,使刀的使刀,使斧的使斧;扛的扛,抬的抬,掀的掀,捎的捎,弄到有三更天气,漠然不动,就是铸成了囫囵的一般。

    那悟空在里边,东张张,西望望,爬过来,滚过去,莫想看见一些光亮。亢金龙道:“大圣啊,且休焦躁,观此宝定是个如意之物,断然也能变化。你在那里面,于那合缝之处,用手摸着,等我使角尖儿拱进来,你可变化了,顺松处脱身。”悟空依言,真个在里面乱摸。这星宿把身变小了,那角尖儿就似个针尖一样,顺着钹合缝口上,伸将进去,可怜用尽千斤之力,方能穿透里面。却将本身与角使法象,叫:“长,长,长!”角就长有碗来粗细。那钹口倒也不象金铸的,好似皮肉长成的,顺着亢金龙的角,紧紧噙住,四下里更无一丝拔缝。悟空摸着他的角叫道:“不济事!上下没有一毫松处!没奈何,你忍着些儿疼,带我出去。”好大圣,即将金箍棒变作一把钢钻儿,将他那角尖上钻了一个孔窍,把身子变得似个芥菜子儿,拱在那钻眼里蹲着叫:“扯出角去,扯出角去!”这星宿又不知费了多少力,方才拔出,使得力尽筋柔,倒在地下。

    悟空却自他角尖钻眼里钻出,现了原身,掣出铁棒,照铙钹当的一声打去,就如崩倒铜山,咋开金铙,可惜把个佛门之器,打做个千百块散碎之金!唬得那二十八宿惊张,五方揭谛发竖,大小群妖皆梦醒。老妖王睡里慌张,急起来披衣擂鼓,聚点群妖,各执器械。此时天将黎明,一拥赶到宝台之下,只见孙悟空与列宿围在碎破金铙之外,大惊失色,即令:“小的们!紧关了前门,不要放出人去!”悟空听说,即携星众,驾云跳在九霄空里。那妖王收了碎金,排开妖卒,列在山门外。妖王怀恨,没奈何披挂了,使一根短软狼牙棒,出营高叫:“孙悟空!好男子不可远走高飞!快向前与我交战三合!”悟空本要避过这一阵妖怪的锐气,可是看见妖怪一人,忍不住,即引星众,按落云头,来到妖王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