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武侠小说 - 西游小记之卧底唐僧在线阅读 - 第二百九十三章 大道可成

第二百九十三章 大道可成

        虽然都说肉体只是皮囊,灵魂才最真实,可是不得不说,大多数人还是看重外表的,你看那唐僧生的俊俏再穿的整齐,走到哪里都要让人拜上一拜,再看悟空,长的凶恶,瞪起眼来,寻常人莫敢靠近,而这两个妖怪,长的就七八不像,叫人厌恶,那国王看了顿时怒问曰:“你是何方贼怪,那处妖精,几年侵吾国土,何年盗我宝贝,一盘共有多少贼徒,都唤做什么名字,从实一一供来!”二怪朝上跪下,颈内血淋淋的,更不知疼痛,供道:

        三载之前,七月初一,有个万圣龙王,帅领许多亲戚,住居在本国东南,离此处路有百十,潭号碧波,山名乱石。生女多娇,妖娆美色,招赘一个九头驸马,神通无敌。他知你塔上珍奇,与龙王合盘做贼,先下血雨一场,后把舍利偷讫。见如今照耀龙宫,纵黑夜明如白日。公主施能,寂寂密密,又偷了王母灵芝,在潭中温养宝物。我两个不是贼头,乃龙王差来小卒。今夜被擒,所供是实。

        国王道:“既取了供,如何不供自家名字?”那怪道:“我唤做奔波儿灞,他唤做灞波儿奔,奔波儿灞是个鲇鱼怪,灞波儿奔是个黑鱼精。”国王教锦衣卫好生收监,传旨:“赦了金光寺众僧的枷锁,快教光禄寺排宴,就于麒麟殿上谢圣僧获贼之功,议请圣僧捕擒贼首。”

        那光禄寺即时备了荤素两样筵席,国王请唐僧四众上麒麟殿叙坐,问道:“敢问圣僧尊号?”唐僧合掌道:“贫僧俗家姓陈,法名玄奘。蒙君赐姓唐,贱号三藏。”国王又问:“圣僧高徒何号?”三藏道:“小徒俱无号,第一个名孙悟空,第二个名猪悟能,第三个名沙悟净,此乃南海观世音菩萨起的名字。因拜贫僧为师,贫僧又将悟空叫做行者,悟能叫做八戒,悟净叫做和尚。”国王听毕,请三藏坐了上席,孙行者坐了侧首左席,猪八戒沙和尚坐了侧首右席,俱是素果、素菜、素茶、素饭。前面一席荤的,坐了国王,下首有百十席荤的,坐了文武多官,众人坐定,国王把盏,唐僧不敢饮酒,悟空三个各受了安席酒。下边只听得管弦齐奏,乃是教坊司动乐。你看八戒放开食嗓,真个是虎咽狼吞,将一席果菜之类,吃得罄尽。少顷间,添换汤饭又来,又吃得一毫不剩;巡酒的来,又杯杯不辞。这场筵席,直乐到午后方散。

        唐僧谢了盛宴,国王却是精明,又留住道:“这一席聊表圣僧获怪之功。”教光禄寺:“快翻席到建章宫里,再请圣僧定捕贼首,取宝归塔之计。”唐僧笑道:“既要捕贼取宝,不劳再宴,贫僧等就此辞王,就擒捉妖怪去也。”国王不肯,一定请到建章宫,于是又叫师徒再吃了一席。国王举酒道:“那位圣僧帅众出师,降妖捕贼?”唐僧道:“教大徒弟孙悟空去。”悟空也不客气,拱手应承。国王道:“孙长老既去,用多少人马?几时出城?”八戒忍不住高声叫道:“那里用什么人马!又那里管什么时辰!趁如今酒醉饭饱,我共师兄同去,管教他手到擒来!”唐僧甚喜道:“八戒这一向勤紧啊!”悟空道:“既如此,着沙僧弟保护师父,我两个去来。”那国王道:“二位长老既不用人马,可用兵器?”八戒笑道:“你家的兵器,我们用不得。我弟兄自有随身器械。”国王闻说,即取大觥来,与二位长老送行。孙大圣道:“酒不吃了,只教锦衣卫把两个小妖拿来,我们带了他去做凿眼。”国王传旨,即时提出。二人挟着两个小妖,驾风头,使个摄法,径上东南去了。

        那祭赛国王与大小公卿,见孙大圣与八戒腾云驾雾,提着两个小妖,飘然而去,一个个朝天礼拜道:“话不虚传!今日方知有此辈神仙活佛!”又见他远去无踪,却又拜谢唐僧、沙僧道:“寡人肉眼凡胎,只知高徒有力量,拿住妖贼便了,岂知乃是腾云驾雾之上仙也。”唐僧道:“贫僧无这些法力,一路上多亏这三个小徒。”沙僧道:“不瞒陛下说,我大师兄乃齐天大圣皈依。他曾大闹天宫,使一条金箍棒,十万天兵,无一个对手,只闹得太上老君害怕,玉皇大帝心惊。我二师兄乃天蓬元帅果正,他也曾掌管天河八万水兵大众。惟我弟子无法力,乃卷帘大将受戒。愚弟兄若干别事无能,若说擒妖缚怪,拿贼捕亡,伏虎降龙,踢天弄井,以至搅海翻江之类,略通一二。这腾云驾雾,唤雨呼风,与那换斗移星,担山赶月,特余事耳,何足道哉!”国王闻说,愈十分加敬,请唐僧上坐,口口称为老佛,将沙僧等皆称为菩萨。满朝文武欣然,一国黎民顶礼不题。

        却说孙大圣与八戒驾着狂风,把两个小妖摄到乱石山碧波潭,住定云头,将金箍棒吹了一口仙气,叫一声“变!”变作一把戒刀,将一个黑鱼怪割了耳朵,鲇鱼精割了下唇,撇在水里,喝道:“快早去对那万圣龙王报知,说我齐天大圣孙爷爷在此,着他即送祭赛国金光寺塔上的宝贝出来,免他一家性命!若迸半个不字,我将这潭水搅净,教他一门儿老幼遭诛!”那两个小妖,得了命,负痛逃生,拖着锁索,淬入水内,一路血迹,唬得那些鼋鼍龟鳖,虾蟹鱼精,都来围住问道:“你两个为何拖绳带索?”这两个妖怪一个掩着耳,摇头摆尾,一个侮着嘴,跌脚捶胸;都嚷嚷闹闹,径上龙王宫殿报:“大王,祸事了!”

        这时候那万圣龙王正与九头驸马饮酒,忽见他两个来,即停杯问何祸事。那两个即告道:“禀告大王,我两个昨夜奉命巡拦,在塔上巡视,不期那唐僧早就到了,被唐僧、孙悟空扫塔捉获,用铁索拴锁。今早见国王,又被那行者与猪八戒抓着我两个,一个割了耳朵,一个割了嘴唇,抛在水中,着我来报,要索那塔顶宝贝。”

        这两个小妖,哼哼吱吱,遂将前后事,细说了一遍。那老龙听说是孙悟空齐天大圣,唬得魂不附体,魄散九霄,战兢兢对驸马道:“贤婿啊,别个来还好计较,若果是他,却不善也!”驸马笑道:“太岳放心,愚婿自幼学了些武艺,四海之内,也曾会过几个豪杰,怕他做甚!等我出去与他交战三合,管取那厮缩首归降,不敢仰视。”

        好妖怪,初出茅庐,不知道天高地厚,急纵身披挂了,使一般兵器,叫做月牙铲,步出宫,分开水道,在水面上叫道:“是什么齐天大圣!快上来纳命!”行者与八戒立在岸边,观看那妖精油头粉面,穿戴的整齐,笑呵呵的,也不搭话,九头虫见无人对答,又叫一声:“那个是齐天大圣?”悟空按一按金箍,理一理铁棒道:“老孙便是。”那怪道:“你家居何处?身出何方!怎生得到祭赛国,与那国王守塔,却大胆获我头目,又敢行凶,上吾宝山索战?”

        悟空骂道:“你这贼怪,原来不识你孙爷爷,我便是那五百年前大闹天宫的孙悟空是也。”那驸马闻言,微微冷笑道:“莫要称什么威风,你说来说去也只不过是取经的和尚,狗拿耗子,多管闲事!我偷他的宝贝,你取佛的经文,与你何干,却来厮斗!”悟空怒道:“这贼怪甚不达理!我虽不受国王的恩惠,不食他的水米,不该与他出力。但是你偷他的宝贝,污他的宝塔,屡年屈苦金光寺僧人,他是我一门同气,我怎么不与他出力,辨明冤枉?”驸马道:“你既如此,想是要行赌赛。常言道,武不善作,但只怕起手处,不得留情,一时间伤了你的性命,误了你去取经!”悟空笑道:“这泼贼怪,有甚强能,敢开大口!走上来,吃老爷一棒!”那驸马更不心慌,把月牙铲架住铁棒,就在那乱石山头,打斗起来。

        他两个往往来来,斗经三十余合,不分胜负。猪八戒立在山前,暗中观察,见他们战到酣美之处,摸到切近,举着钉钯,冷不丁从妖精背后一筑,想要趁着妖怪不注意,后面突然他他一个出其不意。可是那怪名为九头蛇,当真有九个头,转转都是眼睛,看得明白,见八戒在背后来时,早就看见,即使铲钹架着钉钯,铲头抵着铁棒,竟叫八戒这一钯徒劳无功。三人又耐战五七合,驸马挡不得前后齐轮,他却打个滚,腾空跳起,现了本象,乃是一个百丈长的九头虫。

        猪八戒看见心惊道:“哥啊!我自为人,也不曾见这等个恶物!是甚血气生此禽兽也?”悟空看见也道:“真个罕有,真个罕有!我见过一个头的真龙,却未曾见过九个头的妖怪,等我赶上打去!”好大圣,急纵祥云,跳在空中,使铁棒照头便打。那怪物大显身,展翅斜飞,飕的打个转身,掠到山前,半腰里又伸出一个头来,张开口如血盆相似,把八戒一口咬着鬃,半拖半扯,捉下碧波潭水内而去。及至龙宫外,还变作前番模样,将八戒掷之于地,叫:“小的们何在?”那里面鲭鲌鲤鳜之鱼精,龟鳖鼋鼍之介怪,一拥齐来,道声:“有!”驸马道:“把这个和尚,绑在那里,与我巡拦的小卒报仇!”众精推推嚷嚷,抬进八戒去时,那老龙王欢喜迎出道:“贤婿有功,怎生捉他来也?”那驸马把上项原故,说了一遍,老龙即命排酒贺功。

        这老龙王如今仿佛做梦相仿,他这碧波潭虽然位置颇佳,面积也大,可最大不过是个一方的小龙,连东南西北四海的龙王都比不了,平日里别说遇到孙悟空,就算是遇到猪八戒,也要点头哈腰,可是自己这个女婿,实在是厉害,和那孙悟空打了一个平手不提,还一下便把猪八戒给抓了起来。

        不过如此,老龙还是有些心惊,开始两杯酒喝的还算可以,后面的几杯却是喝不下去了,问那九头虫道:“贤婿,我有一言,不知道当讲不当讲。”九头虫旗开得胜,满脸得意,笑道:“都是一家人,泰山有话便请讲。”龙王道:“自从贤婿盗来了那祭赛国的宝贝,我只知道那宝贝能够放出五彩光华,煞是好看,可是那宝贝到底有何功效,我却不知,贤婿不如给我讲一讲吧。”九头虫笑道:“泰山,那宝贝乃是一枚佛骨舍利,若是说他的功效,并无其他,就是好看。”龙王皱眉道:“贤婿若是这舍利只是好看,并没有什么作用,我看你看似还给那祭赛国吧。”九头虫皱眉道:“泰山何出此言?”龙王急忙道:“若是那舍利有什么神奇功效,有助修为,我自然不叫你给他,可是这舍利若只是好看,哪里有什么作用,你是不知道那猴子的厉害,他更能够搬来天兵天将,我等岂能敌过,只是为了一颗无用舍利,岂不是不值得。”

        九头虫笑道:“泰山,谁说这舍利无用,若是常人拿了,只能放在家里当做摆设,可是在我这里,却是比什么法宝都要厉害。”老龙王奇怪道:“如何厉害?”九头虫道:“泰山请想,我等精怪,若是想要得道成仙,修为精进,比起人类艰难万倍,如我这样异类更是困难,若是一日日的打坐修行,不知道要到什么时候才能到达金仙地步,所以我便想出来一个异法偏方,你看这祭赛国往西,都是信奉佛教之国,君主昏庸,百姓愚笨,我若是把这舍利放在碧波潭中,放出冲田光芒,那众多愚人看了,便要前来朝拜,待我得了他们万千信念,大道可成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