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武侠小说 - 西游小记之卧底唐僧在线阅读 - 第二百八十一章 真真假假

第二百八十一章 真真假假

        那孙悟空听见唐僧叫了自己,犹豫一下,转身便进了屋里,只见里面唐僧一脸严肃,孙悟空心说不好,唐僧果然被那妖怪迷惑,看来自己进来没有什么好果子吃,外面的六耳猕猴看见,心中得意,心想自己第一个进去果然是占了便宜,都说恶人先告状,自己先说了自己的道理,现在唐僧定然不会再信那真悟空,不过眼看着小门关上,六耳猕猴还是谨慎的运用法力,探听里面动静。

        要说这六耳猕猴,天生神通,探听的本事恐怕如来都比不了,若是想要知道什么事情,上至晴天,下至幽冥,无所不知,无所不晓,可是六耳猕猴把注意力集中到了这小小的木屋里面,却是觉得里面空空如也,自己竟然探测不到里面如何,六耳猕猴大惊,自从自己出世以来,除了在接引给自己画地为牢,困住自己的几百年里,还从来未有过如此情况,难道这唐僧还有圣人手段不成?

        此时候六耳猕猴又担心,自己进去,唐僧只是抢了自己两根毫毛便把自己赶了出来,这一次悟空进去,唐僧却把那屋子里面用法力隐藏了起来,难道唐僧早就知道自己是假那个是真不成,此时候正在里面对那真悟空面授玄机,教他如何识破自己,可是六耳猕猴转念想了一想,觉得自己有些大惊小怪,人家唐僧也不是傻子,既然敢叫自己两根神仙隔着一道迷门说话,便有他的手段不叫说话不被人知晓,自己进去的时候只顾得心疼自己的毫毛了,倒是没有注意唐僧也没有把自己二人也隐藏起来,想来那时候定然也是隐藏的,这时候唐僧说不定正在里面大骂悟空,发泄怒气呢,再说就算唐僧能够对那悟空说些什么,可是现如今观音认自己为真,如来认自己为真,自己便就是真的,只是那唐僧一人也掀不起什么风浪来,如今只要等那悟空出来,抓着他去了雷音寺,便一切好说。

        六耳猕猴在门外掐着时间,估摸着和自己进去的时间差不多,那木门便开了,里面悟空走了出来,脸上却是看不出神色,只是看了六耳猕猴一眼,叫道:“你这妖怪恶人先告状,我们去如来那里分辨真假。”六耳猕猴听了,心中不疑,只是奇怪刚才唐僧不是说好了要质问孙悟空毫毛之事分真假,怎么到如今没有了消息。不过既然那孙悟空要去西天灵山,六耳猕猴也巴不得要去,六耳猕猴施展开那变化的本事,与孙悟空揪在一起,飞天而去。

        看那两个行者,飞云奔雾,打上西天,在那半空里也不闲着,扯扯拉拉,抓抓挜挜,且行且斗。直嚷至大西天灵鹫仙山雷音宝刹之外。早见那四大菩萨、八大金刚、五百阿罗、三千揭谛、比丘尼、比丘僧、优婆塞、优婆夷诸大圣众,都到七宝莲台之下,各听如来说法。原来观音自从悟空走后,便急忙来到了灵山,对如来讲了此事,那如来听事情顺利,拍手称赞,再想想,这一次不仅可以除去了悟空这个隐患,而且这两个猴子大闹三界,闹得人尽皆知,可是谁都无法分辨出他二人真假,如今来了灵山,自己当年叫破他的来历,岂不是又为佛教长了威风,于是如来算准了日子,提前几日,便召集来了各路的佛陀菩萨,五百罗汉。当然这真假悟空之事只有如来与观音二人知道,不能向外泄露,故此召集众人不能说是为了辨认二猴,只说是要开坛讲法,那众僧也早就知道如来道脾气,定然是有了什么可以当众炫耀的事情刚才这样,于是也不敢耽搁,急忙汇聚来此。

        如来讲法,为了应景,正讲到这:不有中有,不无中无。不色中色,不空中空。非有为有,非无为无。非色为色,非空为空。空即是空,色即是色。色无定色,色即是空。空无定空,空即是色。知空不空,知色不色。名为照了,始达妙音。

        如来说到这里,正是那二猴大闹到雷音寺之时,大众举目看之,果是两个悟空,躏天喝地,打至雷音胜境。慌得那八大金刚,上前挡住道:“汝等欲往那里去?”这大圣道:“妖精变作我的模样,欲至宝莲台下,烦如来为我辨个虚实也。”说完直往里闯,众金刚抵挡不住,叫那两个悟空闯了进来,直嚷至台下,跪于佛祖之前,拜告道:“弟子保护唐僧,来造宝山,求取真经,一路上炼魔缚怪,不知费了多少精神。前至中途,这妖怪变身于我,打杀多人,师父误怪我,把我赶回,不容同拜如来金身。弟子无奈,只得投奔南海,见观音诉苦。不期这个妖精,假变弟子声音、相貌,将师父打倒,把行李抢去。师弟悟净寻至我山,被这妖假捏巧言,说有真僧取经之故。悟净脱身至南海,备说详细。观音知之,遂令弟子同悟净再至我山。因此,两人比并真假,打至南海,又打到天宫,又曾打见唐僧,打见冥府,俱莫能辨认。故此大胆轻造,千乞大开方便之门,广垂慈悯之念,与弟子辨明邪正,庶好保护唐僧亲拜金身,取经回东土,永扬大教。”

        这两个猴子说话,一模一样,大众仔细看,他两个神态又各一样,叫那诸佛众亦莫辨,如来在宝座上看见众人皆有难色,心中暗喜,心说这正是卖弄我本领的时候,正欲道破,忽见南下彩云之间,来了观音,参拜如来,原来这也是那如来安排,你想如来叫观音掌握唐僧西行,在其中出了多少风头,如今可算是轮到了如来一回,如来自然要把自己的出场安排的隆重一些,至于怎么显得比较隆重,光靠自己干巴巴的说显然是不上档次,最简单的办法当然是找一个以前就身份隆重的人来烘托一下,而观音则就是那个最佳人选。

        观音对于如来这个提议倒是没有什么,毕竟有了什么好吃的总要大家一起分享,若是光自己吃肉,不叫别人喝汤,那别人那里还有人跟你玩,于是两人便定下了这一场一问一答的计策。如来合掌道:“观音尊者,你看那两个悟空,谁是真假?”观音面色做为难道:“前日在弟子荒境,委不能辨。他又至天宫、地府,亦俱难认。特来拜告如来,千万与他辨明辨明。”如来笑道:“汝等法力广大,只能普阅周天之事,不能遍识周天之物,亦不能广会周天之种类也。”观音看如来说到了得意的地方,急忙又请示周天种类,如来才道:“周天之内有五仙,乃天地神人鬼;有五虫,乃蠃鳞毛羽昆。这厮非天非地非神非人非鬼,亦非蠃非鳞非毛非羽非昆。又有四猴混世,不入十类之种。”菩萨应和道:“敢问是那四猴?”如来道:“第一是灵明石猴,通变化,识天时,知地利,移星换斗。第二是赤尻马猴,晓阴阳,会人事,善出入,避死延生。第三是通臂猿猴,拿日月,缩千山,辨休咎,乾坤摩弄。第四是六耳猕猴,善聆音,能察理,知前后,万物皆明。此四猴者,不入十类之种,不达两间之名。我观假悟空乃六耳猕猴也。此猴若立一处,能知千里外之事,凡人说话,亦能知之,故此善聆音,能察理,知前后,万物皆明。与真悟空同象同音者,六耳猕猴也。”

        那六耳猕猴早就知道如来说道此处,闻得如来说出他的本象,遵从如来吩咐,一动不动,仿佛没有听到,可是六耳猕猴想要不动,却不觉自己的腰上一阵剧痛,不由得就纵身跳起,如来看见,按照之前的约定,先动的就是悟空,如来虽然有些怀疑自己还没有施法怎么悟空就跳了起来,可是一来如来也不辨二猴真假,二来如来正在得意之时,也没有多想,于是下意识的即令大众下手,旁边早有四菩萨、八金刚、五百阿罗、三千揭谛、比丘僧、比丘尼、优婆塞、优婆夷、观音,一齐围绕上前,孙大圣也要上前,如来道:“悟空休动手,待我与你擒他。”

        那猕猴本来就生性多疑,虽然那如来早就与他说定,可是如今突然之间情况突变,吓得六耳猕猴不得不怀疑这是如来欺骗自己,叫自己来给他演一出戏,想到此处六耳猕猴不禁毛骨悚然,即忙摇身一变,变作个蜜蜂儿,往上便飞。如来见那猴子要跑,急忙将金钵盂撇起去,正盖着那蜂儿上,落下来,盖在地上不动。

        这时候,如来也有些反应过来,自己之前与六耳猕猴说好,叫他稳住不动,可是那悟空听了自己叫破六耳猕猴的出身,更没有理由出逃,那么自己这金钵盂下扣的到底是悟空还是六耳猕猴,此时候连如来也心中迷惑。可是之前如来说了那么大堆,早已经把牛皮吹了出去,若是此时候犯了一点犹豫,或者干脆说自己扣错了,那岂不是毁了如来的英明形象,这个时候就显出如来掌权的好处了,如来本是掌教,本来也没有人知道那六耳猕猴的来历真假,如来可不愿意叫外人看出来自己抓的错了,反正这两个猴子都一模一样,就算是随便挑出来一个杀,还有一半多几率杀对了呢,更何况自己对六耳猕猴千叮万嘱,一定要按照计划行事,若是那六耳猕猴还是先跳了起来,更怨不得自己了。

        大众不知道如来心中所想,看如来脸色变化,还以为叫那六耳猕猴走了,如来笑云:“大众休言,妖精未走,见在我这钵盂之下。”大众一发上前,要把钵盂揭起,可是如来那里能够叫人看见那金钵下面到底如何,暗中催动那金钵中的种种禁制,里面水火风土齐齐转动,可怜那六耳猕猴,本来天生异类,逍遥于天地之间,这一下被如来打的神形俱灭,连渣也未曾留得。

        如来刚杀了六耳猕猴,便暗叫不好,心说那孙悟空乃是五色神石,便是被自己杀了,也是块石头,这里面的猴子被自己一搅怎么就成了渣子,多半是自己杀错了。不过这时候悟空悟空上前看那金钵里面没有了东西,拍手叫道:“杀的好,这妖怪假冒我的神身形,坐下恶事,趁早杀了。”如来这时候正在心中懊悔,没有心思搭理悟空,挥手道:“你自快去保护唐僧来此求经罢。”悟空叩头谢道:“上告如来得知,那师父定是不要我,我此去,若不收留,却不又劳一番神思!望如来方便,把松箍儿咒念一念,褪下这个金箍,交还如来,放我还俗去罢。”如来道:“你休乱想,切莫放刁。我教观音送你去,不怕他不收。好生保护他去,那时功成归极乐,汝亦坐莲台。”

        那观音在旁听说,即合掌谢了圣恩,领悟空,辄驾云而去,不多时,到了中途草舍人家,沙和尚看见,急请师父拜门迎接。菩萨道:“唐僧,前日打你的,乃假悟空六耳猕猴也,幸如来知识,已被如来打死。你今须是收留悟空,一路上魔障未消,须得他保护你,才得到灵山,见佛取经,再休嗔怪。”唐僧叩头道:“谨遵教旨。”正拜谢时,只听得正东上狂风滚滚,众目视之,乃猪八戒背着两个包袱,驾风而至。呆子见了菩萨,倒身下拜道:“弟子前日别了师父至花果山水帘洞寻得包袱,果见一个假唐僧、假八戒,都被弟子打死,原是两个猴身。却入里,方寻着包袱,当时查点,一物不少。却驾风转此,更不知两行者下落如何。”菩萨把如来识怪之事,说了一遍。那呆子十分欢喜,称谢不尽。师徒们拜谢了,菩萨回海,却都照旧合意同心,洗冤解怒。又谢了那村舍人家,整束行囊马匹,找大路而西行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