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修真小说 > 西游小记之卧底唐僧 >章节目录第二百七十四章 改邪归正
    现在孙悟空的模样,便如那被打大人冤枉了的小孩一般,理直气壮,任凭八戒怎么说话,也不搭理,唐僧看见,突然想到,还是自己叫悟空去给那强盗一些惩罚,自己怎么就听了八戒的鬼话,就埋怨悟空杀人,实在是没有道理,于是唐僧缓和道:“你既然说你没有杀人,便是没有杀人,不过天理昭昭,处处皆在,莫要因为一时痛快造就了心魔。”悟空听了道:“师父,你莫要听八戒胡言乱语,我只是教他们行好向善,当真每样杀了他们,咱们快些走吧,赶早寻宿去。”

    观音这一计设计的巧妙,平白之间孙悟空便生出有不睦之心,八戒、沙僧亦看见悟空杀人,唐僧却不斥责,有嫉妒之意,唐僧更心绪杂乱,师徒都面是背非,此时候那青牛却自己回来,唐僧知道青牛这是不愿沾染西游因果,也不说他,骑上青牛,依大路向西正走,忽见路北下有一座庄院,唐僧用手指定道:“我们到那里借宿去。”唐僧说了,悟空却是不答话,八戒看见,急忙抢着道:“正是,正是。”一行四人遂行至庄舍边下马,仔细看这庄舍,虽不精致,却胜在干净宽敞,也是个好住处。

    唐僧向前,忽见那村舍门里走出一个老者,即与相见,道了问讯。那老者问道:“僧家从那里来?”唐僧道:“贫僧乃东土大唐钦差往西天求经者。适路过宝方,天色将晚,特来檀府告宿一宵。”老者笑道:“你贵处到我这里,程途迢递,怎么涉水登山,独自到此?”三藏道:“贫僧还有三个徒弟同来。”老者问:“高徒何在?”三藏用手指道:“那大路旁立的便是。”老者猛抬头,看见他们面貌丑陋,急回身往里就走,被唐僧扯住道:“老施主,千万慈悲,告借一宿!”老者战兢兢钳口难言,摇着头,摆着手道:“不、不、不、不象人模样!是、是、是几个妖精!”唐僧陪笑道:“施主切休恐惧,我徒弟生得是这等相貌,不是妖精!”老者道:“爷爷呀,一个夜叉,一个马面,一个雷公!”悟空心有有火,闻言厉声高叫道:“雷公是我孙子,夜叉是我重孙,马面是我玄孙哩!”那老者听见,魄散魂飞,面容失色,只要进去。唐僧急忙搀住他,同到草堂,陪笑道:“老施主,不要怕他。他都是这等粗鲁,不会说话,心底却不错。”

    正劝解处,只见后面走出一个婆婆,携着五六岁的一个小孩儿,道:“爷爷,为何这般惊恐?”老者才叫:“妈妈,看茶来。”那婆婆真个丢了孩儿,入里面捧出二钟茶来。茶罢,唐僧却转下来,对婆婆作礼道:“贫僧是东土大唐差往西天取经的,才到贵处,拜求尊府借宿,因是我三个徒弟貌丑,老家长见了虚惊也。”婆婆道:“见貌丑的就这等虚惊,若见了老虎豺狼,却怎么好?”老者道:“妈妈呀,人面丑陋还可,只是言语一发吓人。我说他象夜叉马面雷公,他吆喝道,雷公是他孙子,夜叉是他重孙,马面是他玄孙。我听此言,故然悚惧。”唐僧道:“不是不是,象雷公的是我大徒孙悟空,象马面的是我二徒猪悟能,象夜叉的是我三徒沙悟净。他们虽是丑陋,却也秉教沙门,皈依善果,不是什么恶魔毒怪,怕他怎么!”公婆两个,闻说他名号皈正沙门之言,却才定性回惊,教:“请来,请来。”长老出门叫来,又吩咐道:“适才这老者甚恶你等,今进去相见,切勿抗礼,各要尊重些。”八戒道:“我俊秀,我斯文,不比师兄撒泼,我走前面吧。”悟空笑道:“你若不是嘴长、耳大、脸丑,便也是一个好男子。”沙僧道:“莫争讲,这里不是那抓乖弄俏之处,且进去,且进去!”

    悟空等人遂此把行囊放下,都到草堂上,不敢无礼,齐同唱了个喏,这才坐定,那妈妈儿贤慧,即便携转小儿,咐吩煮饭,安排一顿素斋,他师徒吃了。眼看天色渐渐晚了,又掌起灯来,都在草堂上闲叙。唐僧才问:“施主高姓?”老者道:“姓杨。”又问年纪。老者道:“七十四岁。”唐僧又问:“几位令郎?”老者道:“止得一个,适才妈妈携的是小孙。”唐僧道:“我来此半日,还未曾看见令郎,请令郎相见拜揖。”老者叹道:“那厮不中拜。老拙命苦,养不着他,如今不在家了。”唐僧道:“他去了哪里,作何营生?”老者点头而叹:“可怜,可怜!若是他肯做些事情,是吾之幸也!可是那厮专生恶念,不务本等,专好打家截道,杀人放火!相交的都是些狐群狗党!自五日之前出去,至今未回。”

    唐僧闻说,不敢言喘,忽然醒悟,心中暗想道:“或者白日里抢夺自己的便有这老者的儿子,也不知道悟空有没有打杀于他。”唐僧神思不安,欠身道:“善哉,善哉!如此贤父母,何生恶逆儿!”悟空此时近前道:“老官儿,似这等不良不肖、奸盗邪淫之子,连累父母,要他何用!等我替你寻他来打杀了罢。”老者道:“我待也要送了他到官,奈何再无血脉,纵是不才,一定还留他与老汉掩土。”沙僧与八戒笑道:“师兄,莫管闲事,你我不是官府。他家不肖,与我何干!且告施主,见赐一束草儿,在那厢打铺睡觉,天明走路。”老者即起身,着沙僧到后园里拿两个稻草,教他们在园中草团瓢内安歇,唐僧等人俱到团瓢内安歇不题。

    却说那伙贼人内果有老杨的儿子。自天早在山前贼首被悟空打了,这些人一哄而散,约摸到四更时候,又结坐一伙,汇聚到了这里,在门前打门。老者听得门响,即披衣道:“妈妈,那厮们来也。”妈妈道:“既来了,你去开门,放他来家。”老者方才开门,只见那一伙贼都嚷道:“饿了,饿了!”这老杨的儿子忙入里面,叫起他妻来,打米煮饭。却厨下无柴,往后园里拿柴到厨房里,问妻道:“后园里青牛是哪里的?”其妻道:“是东土取经的和尚,昨晚至此借宿,公公婆婆管待他一顿晚斋,教他在草团瓢内睡哩。”那厮闻言,走出草堂,拍手打掌笑道:“兄弟们,造化,造化!冤家在我家里也!”众贼道:“那个冤家?”那厮道:“却是打死我们头儿的和尚,来我家借宿,现睡在草团瓢里。”

    众贼闻听笑道:“却好,却好!拿住这些秃驴,一个个剁成肉酱,一则得那行囊青牛,二来与我们头儿报仇!”那厮道:“且莫忙,你们且去磨刀。等我煮饭熟了,大家吃饱些,一齐下手。”真个那些贼磨刀的磨刀,磨枪的磨枪。那老儿听得此言,悄悄的走到后园,叫起唐僧四位道:“我那儿领众来了,知得汝等在此,意欲图害,我老拙念你远来,不忍伤害,快早收拾行李,我送你往后门出去罢!”唐僧听说,急忙起来,即唤八戒牵马,沙僧挑担,悟空拿了九环锡杖。老者开后门,放他去了,依旧悄悄的来前睡下。

    却说那厮们磨快了刀枪,吃饱了饭食,时已五更天气,一齐来到园中看处,却不见了。即忙点灯着火,寻多时,四无踪迹,但见后门开着,都道:“从后门走了,走了!”发一声喊:“赶将上拿来。”众贼便要出去追赶,这时候在远处却来了两个身影,大喊一声:“莫要追了。”众贼回头观看,原来是那被孙悟空打倒的两个贼首来了,原来这两个人被悟空打的厉害,鬼门关里转了一圈,在山中休息了半晌方才恢复。二人死里逃生,互相商议,果然是举头三尺有神明,自己这些人在这里拦路抢劫,荒山野岭,平日里也抢不到什么钱财,一旦遇到悟空这般狠人,恐怕连性命都要搭进去,这些人都是上有老下有小的,若是为此死了,家里便也就没有了依靠,还是要寻思一点正经的事情做为好。

    二人想到这里,看看天色已经快明了,于是便来到那庄舍找那众贼,正看见那众贼要出去追杀唐僧,急忙上前来阻止,那众贼看见两位贼首,大喜道:“还以为二位哥哥被那和尚害了,原来哥哥安然无恙,如今我们正要去捉拿唐僧,哥哥快些带领我们前往。”那贼首听见,却是摇头道:“那和尚厉害,切莫追得,我二人也思量了一番,如今以后便要金盆洗手,不再做强盗了,我们弟兄齐心协力,做另外的营生去吧。”

    众贼闻听贼首这样说,皆都是大惊,不过这些人都是乡里交往的青年,那贼首也颇有威望,众人一片哗然之后,便有人呼应起来,余下的有人还贼心未死,可是也势单力薄,不成气候,那老汉看见如此,口中急忙念道无量天尊阿弥陀佛,自己盼望了一辈子,终于盼到了儿子能够改邪归正,重回正道,欢喜无比,急忙叫来婆婆,一齐欢喜。

    再说那唐僧等人出离了庄舍,一个个如飞似箭,直赶到东方日出,不见后面有人赶来,方才停住脚步,那悟空道:“师父,你看看我们,除了你之外,我等三人加上青牛都是天界有名的神仙,却被凡人追得乱跑,传了出去,叫人笑话。”唐僧道:“自古那逞勇好胜谁不会,那老汉好心留我们吃饭过夜,又提醒于我,我们跑了,也是领了他的一片情谊。”悟空道:“若是领他的轻易,便不如干脆把那些贼人都打杀了,显得清净。”唐僧骂道:“放肆,不可乱说。”悟空遂不说话,一行人继续西行。

    又走了些时候,红日薄升,天光大亮,八戒却是说道:“师父啊,慢些走,我老猪昨夜吃的就不多,挑着担子走了这么多时候,肚子里却有些饿了,咱们还是先化些斋来吃了再走吧。”这时候唐僧的肚子也饿了,便对悟空道:“我也有些饿了,悟空,便劳烦你去化些斋来吃吧,不管是蔬菜野果,寻些来随便吃了便好。”那孙悟空心中有气,本不愿意听唐僧吩咐,可是想了想,正好趁这个机会躲了唐僧一会儿,于是说道:“师父,我看这左右荒山野岭居多,不好寻得吃食,你莫要着急,待我去找找看来。”悟空说完,一个跟头上了半空,眼看东方有一处平坦山脉,悟空也不找食物,径直去了那山脉,晒起太阳来了。

    再说这唐僧却也不是真正的饿了,只是这一次真假美猴王,通天教主给唐僧的攻略里写的不甚详细,唐僧苦思冥想,也想不透其中的关键,这时候孙悟空走了,唐僧静了一静,却忽然的明白了,这一难,不管观音弄得是什么玄机,可是对于自己来说,结果只有两种,一种便是真悟空打死了六耳猕猴,另一种便是六耳猕猴打死了真悟空,不管他两人谁能活下来,最后还都要保着自己西天取经,求得正果,虽然这是观音安排,可是自己却也是其中关键,自己既然提前知道了这般,那么留给自己的就是一个选择题,那就是自己想要悟空死,还是想要悟空活。

    理清了思路,唐僧却变得更加烦躁,不说唐僧一个念头之间便决定了一代妖仙的生死,事关重大,便只是单从对唐僧的利益来说,唐僧也不好决定,那悟空虽然烦人不听话,可谁知道那六耳猕猴来了就能听话,孙悟空即便再怎么也就是这样了,可是那六耳猕猴却不知道他的底细,若是其中有什么凶险,唐僧也防御不得。

    唐僧正在想着,时间不由得长了一些,这时候只听那后面传来了一个声音:“凶僧,快还我儿命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