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武侠小说 - 西游小记之卧底唐僧在线阅读 - 第二百七十三章 路遇强盗

第二百七十三章 路遇强盗

        且说青牛驮着唐僧先走,半路上却是遇到了强盗,那青牛一下把唐僧翻下背去,自己先跑了,那贼看见,见跑了财务,哪容分说,举着棒,没头没脸的打来。唐僧此时候心绪正乱,没心思答理他们,可是眼看那棍棒加身,没奈何,只得说道:“二位大王,且莫动手,我有个小徒弟,在后面就到。他身上可能有几两银子,给了你罢。”那贼听了笑道:“这和尚是也吃不得亏,别是嘴上如此,等会儿趁机跑了,且捆起来。”众娄罗听了,一齐下手,把唐僧用一条绳捆了,扔到了树下。

        却说悟空三人,看见青牛先跑,嘻嘻哈哈,随后赶来,八戒呵呵大笑道:“师父去得好快,不知在那里等我们哩。”忽到了高处,却见唐僧在树下坐着,他又说:“你看师父,等便罢了,当真轻松,正在树荫底下休息呢!”悟空见了道:“呆子,莫乱谈。师父被捆在那里不是?你两个慢来,等我去看看。”好大圣,再往前几步细看,却见唐僧四周有几个大汉,认得是伙强人,心中暗喜道:“造化,造化!买卖上门了!许久未曾碰到事情,今日里却要乐呵一下。”

        悟空随即转步,摇身一变,变做个干干净净的小和尚,穿一领缁衣,年纪只有二八,肩上背着一个蓝布包袱,拽开步,来到前边,叫道:“师父,这是怎么说话?这都是些什么歹人?”这荒芜野外,除了唐僧四人,哪里还有别的行人,故此唐僧一眼便看出这是悟空变化,道:“徒弟呀,还不救我一救,还问什么?”悟空问道:“他们是干甚勾当的?”唐僧道:“这一伙拦路的,把我拦住,要买路钱。因身边无物,遂把我捆在这里,只等你来计较计较,我思量着,不然,把那青牛给了他们吧。”

        悟空闻言笑道:“师父不济,天下也有和尚,似你这样皮松的却少。我说你为何被捆在这里,原来你是要把青牛送人呢,那青牛乃是圣人之物,叫你骑了还不知足,敢把这青牛送人?”唐僧道:“徒弟呀,似这等吊起来,打着要,怎生是好?”悟空道:“你怎么与他说来?”唐僧道:“他打的我急了,没奈何,把你供出来也。”悟空道:“师父,你好没搭撒,你供我怎的?”唐僧道:“我说你身边有些盘缠,且教道莫打我,是一时救难的话儿。”悟空笑道:“好,好,好!承你抬举,正是这样供,若肯一个月供得七八十遭,老孙越有买卖。”

        那伙贼见行者与他师父讲话,听得似是而非,于是撒开势,围将上来道:“小和尚,你师父说你腰里有盘缠,趁早拿出来,饶你们性命!若道半个不字,就都送了你的残生!”悟空放下包袱道:“列位长官,不要嚷。盘缠有些在此包袱,不多,只有马蹄金二十来锭,粉面银二三十锭,散碎的未曾见数。要时就连包儿拿去,切莫打我师父。古书云,德者本也,财者末也,此是末事。我等出家人,自有化处。若遇着个斋僧的长者,衬钱也有,衣服也有,能用几何?只望放下我师父来,我就一并奉承。”那伙贼闻言,都甚欢喜道:“这老和尚慳吝,这小和尚倒还慷慨。”教:“放了那和尚。”那唐僧被解了绳子,看悟空道:“你又要怎么,他虽有错,略施惩戒便可,莫要伤了他们的性命。”悟空见唐僧知道了自己的心思,不由得有些失望,不过唐僧手里有禁箍咒,悟空也违抗不得,悟空不由得说道:“那这些人犯了罪过,难道便放任他们走了不成?”唐僧想了想道:“自然是要略加惩戒,我佛门不是也有诸多法子叫他们改邪归正,你可试上一试。”

        悟空听了,喜道:“既然如此,师父快些走吧,我自然有办法叫他们服服帖帖,改了这作恶的心思。”唐僧听了,不知道这猴子有什么手段,可终归是有些残忍,不过若是不教训一顿,这些人哪里知道学好,唐僧便也不管他们,径自往前走了。

        那伙贼看见悟空拿着包裹,便放过了唐僧,拦住悟空道:“那里走?将盘缠留下,免得动刑!”悟空见唐僧走的远了,笑道:“给你可以,可事先说开,盘缠须三分分之。”那贼头道:“这小和尚忒乖,就要瞒着他师父留起些儿。也罢,拿出来看。若多时,也分些与你背地里买果子吃。”悟空道:“哥呀,不是这等说。我那里有甚盘缠?说你两个打劫别人的金银,是必分些与我,我才肯走呢。”

        那贼闻言大怒,骂道:“这和尚不知死活!你倒不肯与我,返问我要!不要走,看打!”说完轮起一条扢挞藤棍,照悟空光头上打了七八下。悟空金刚不坏之身,刀劈斧剁尚且无功,更何况这凡人用具,被那贼打着,只当不知,且满面陪笑道:“哥呀,若是这等打,就打到来年打罢春,也没有用处。”那贼大惊道:“这和尚好硬头!”悟空笑道:“不敢,不敢,承过奖了,也将就看得过。”那贼看悟空厉害,哪容分说,两三个一齐乱打。

        悟空被打的烦了,道:“列位息怒,稍等一刻,等我拿出些东西来。”那贼闻听以为悟空怕了,便住了手,再看悟空,耳中摸一摸,拔出一个绣花针儿道:“列位,我出家人,果然不曾带得盘缠,只这个针儿送你罢。”那贼道:“晦气呀!把一个富贵和尚放了,却拿住这个穷秃驴!你好道会做裁缝?我要针做甚的?”悟空听说不要,就拈在手中,幌了一幌,变作碗来粗细的一条棍子。那贼害怕道:“这和尚生得小,倒会弄术法儿。”悟空将棍子插在地下道:“列位拿得动,就送你罢。”两个贼看看,要上前抢夺,可怜那金箍棒就如蜻蜓撼石柱,莫想弄动半分毫。

        这条棍本是定海神针,天秤称的,一万三千五百斤重,那伙贼怎么知得?大圣走上前,轻轻的拿起,丢一个蟒翻身拗步势,指着强人道:“你都造化低,遇着我老孙了!”那贼复上前来,又打了五六十下。悟空笑道:“你也打得手困了,且让老孙打一棒儿,却休当真。”你看这悟空展开棍子,幌一幌,施展出神仙的手段,拿贼哪里能够抵挡,荡的一棍,把一个打倒在地,这一下悟空却是留着情面,只是打断了他的胳膊,并为伤了他的性命。另一个看见,开言骂道:“这秃厮老大无礼!盘缠没有,转伤我一个人!”悟空笑道:“且消停,且消停!待我一个个打来,一发教你们学好!”说完荡的又一棍,把第二个打断了腿,唬得那众娄罗撇枪弃棍,四路逃生而走。悟空看见,也不阻拦那些喽啰,转向了这两个贼人,吓得那贼人顾不得疼痛,急忙后退,悟空笑道:“莫急莫急,想是我一时手重,伤了你们,我也学过些医术,不如叫我给你们看一看吧。”那贼人听了,将信将疑,可是悟空也由不得他不信,一把抓过来一个,按在了那贼的伤处,其实孙悟空哪里是给他们治什么病症,完全是要折磨这贼人,一只手没轻没重,疼得那贼惨叫一声,险些晕了过去,那另一个贼人想跑,可是哪里跑得了,也被悟空一把抓住,弄了一个痛不欲生。

        孙悟空那是当过吃过人的妖怪,哪里在乎这二人惨叫,又来回的折磨这二人,几乎把他四肢弄成粉碎,叫二人如同下了地狱一般,若不是孙悟空还用一口仙气护住了二人的心脉,怕是这二人早就疼死了,最后悟空玩的腻了,问二人道:“以后还敢不敢出来拦路抢劫,伤人性命?”那二人此时候见悟空如同见魔鬼一般,哪里敢说什么,拼着一丝力气摇了摇头,悟空看见,心说这二人折磨的也够了,再折磨这二人,恐怕真的要死了,想想等一会儿唐僧恐怕过来查看,看见这二人惨状岂不是要找自己发火,于是再对二人吹一口气,使了一个白骨生肌的法术,眼看着这二贼的四肢便恢复了原样,二人死里逃生,看孙悟空摆了摆手,慌不择路,逃命去了。

        却说唐僧往回走,八戒、沙僧看见拦住道:“师父往那里去?错走路了。”唐僧道:“八戒,你去与你师兄说,教他棍下留情,莫要打杀那些强盗。”八戒道:“师父住下,等我去来。”呆子一路跑到前边,厉声高叫道:“哥哥,师父教你莫打人哩。”悟空笑道:“兄弟,那曾打人?”八戒道:“那强盗往那里去了?”悟空道:“都散去了。”八戒看了看笑道:“若是散去,怎么地上还有血迹!”行者道:“是我一棒打出来的,不过未曾伤他性命,放他走了。”八戒道:“师兄莫要玩笑,就你那棍子,莫说是这强盗,便是我也禁不住你打一下,定然是打死了。”悟空道:“你这呆子,我若是打死他们,怎么没有见个尸首!”八戒叫道:“定然是你用了什么法子隐去了。”八戒说完,转身跑回去对唐僧道:“散了伙也!”唐僧问道:“你怎么说散伙?”八戒道:“师兄把那强盗打杀了,我们不是散伙是甚的?”唐僧问:“打的怎么模样?”八戒道:“我没有看见尸首,只见地上有大滩的血迹,想是猴子怕师父看见尸首责罚于他,故此把尸体隐去了吧。”

        唐僧听了,却也不信悟空能够不顾自己言语,把强盗杀了,与八戒沙僧走上前去,果真看见大片的血迹,八戒上前道:“师父,猴子的棍棒重,都打出血来了,哪里还能留得性命。”唐僧不语,八戒道:“师父心善,看不得这些,看我使钉钯,筑个坑子埋了,你与他念卷倒头经。”八戒刚要上前,却又说道:“师父,这是师兄打杀人,还该教他去烧埋,怎么教老猪做土工?”

        悟空被唐僧骂恼了,喝着八戒道:“泼懒夯货!趁早儿去埋!迟了些儿,就是一棍!”呆子慌了,也不知道悟空杀了多少人,于是往山坡下筑了有三尺深,下面都是石脚石根,扛住钯齿,呆子丢了钯,便把嘴拱,拱到软处,一嘴有二尺五,两嘴有五尺深,把那一片血迹埋了,盘作一个坟堆。唐僧叫:“悟空,你若是杀了他们,我也不怪你,你便取香烛来,好念经,祷告一番吧。”悟空努着嘴道:“好不知趣,莫说我没有杀人,便是杀了,这半山之中,前不巴村,后不着店,那讨香烛?就有钱也无处去买。”唐僧道:“若是你这么说,那鬼魂找上门来,却也没有我的干系。”

        八戒笑道:“师父推了干净,他打时却也没有摘开我们两个。”唐僧又道道:“好汉告状,只告行者,也不干八戒、沙僧之事。”悟空闻言,忍不住笑道:“师父,你老人家忒没情义。为你取经,我费了多少殷勤劳苦,如今莫说没有打死人,单凭是一摊血迹,你倒教他去告老孙。虽是我动手打的,却也只是为你。你不往西天取经,我不与你做徒弟,怎么会来这里,会打杀人!索性等我祝他一祝。”

        悟空说完,拿着铁棒,望那坟上捣了三下,道:“遭瘟的强盗,你听着!我被你前七八棍,后七八棍,打得我不疼不痒的,触恼了性子,一差二误,将你打死了,尽你到那里去告,我老孙实是不怕:玉帝认得我,天王随得我;二十八宿惧我,九曜星官怕我;府县城隍跪我,东岳天齐怖我;十代阎君曾与我为仆从,五路猖神曾与我当后生;不论三界五司,十方诸宰,都与我情深面熟,随你那里去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