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修真小说 > 西游小记之卧底唐僧 >章节目录第二百六十七章 问计太白
    那太白金星,当真是玉皇大帝的心腹,小到端茶倒水,大到三界事情,玉皇大帝总要过问一下太白金星得意思,而且决策者就是这样,哪怕自己想出来的这个主意很好,可若是这时候有人能够与自己不谋而合,呼应一下自己,总是能够显得出自己聪明睿智,深得人心的,而偏偏太白金星总能够猜到玉皇大帝心中所想,故此受宠也就理所当然了。

    紫微大帝点头答应,只见玉帝在腰间拿出来一块玉佩,轻轻敲击一下,再过一会儿,太白金星就来到了门前,紫微大帝看见,嘴角不由得抽搐一下,问道:“陛下用的,可是那同心玉佩吗?”玉皇大帝点头道:“正是,你觉得有何不妥,若是想要,我也送你一块?”紫微大帝急忙摆手说道:“这同心玉佩虽然叫他方便,只是这名字太过奇怪,我还是不要了吧。”玉帝笑道:“我等神人,早已经无分男女,你怎么还如此在意。”紫微大帝脸上抽搐一下,不做回答。

    说话间,太白金星已经进到了屋子,给两位大帝行礼之后,侍立在一旁,玉帝说道:“太白金星,你跟我多年,早已经的我的心腹,如今这里没有外人,你也无需客气,也坐下吧。”太白金星听了,心里不但没有高兴,反而是一惊,要知道自己虽然是玉帝的心腹,可对于上位者来说,所谓的心腹,也不过就是一件可以利用的工具而已,都只知道卸磨杀驴,过河拆桥,享福的时候玉帝可是从来没有想起过自己,这一次突然对自己这么客气,定然有了什么大的难题,先给自己一个甜枣吃,叫自己帮忙呢。

    这个时候,若是推脱,显得虚假了些,太白金星可没有那么笨,道一声不敢,却是坐了下来,玉帝看看,心想到底是太白金星,不给自己怯场,早起看看紫微大帝,紫微大帝点点头,玉皇大帝便把之前的种种因果给太白金星说了一遍。

    那太白金星多么聪明,多么会揣摩玉帝的心思,更是监察四方使者,早就在蛛丝马迹中猜到了一二,可是亲耳听到玉帝说起,饶是太白金星有了心理准备,也不禁倒吸一口冷气,玉帝这四人,闯祸闯的够大的呀,若是这事被流传出去,恐怕圣人都保不住这四人性命。

    玉帝说完,容的太白金星思索了一下,问道:“事到如今,我把事情都告诉了你,你说我等现在应该如何?”太白金星听了,心中一凉,现在好了,玉帝赖上自己了,就像一个杀人犯躲进了自己家里,叫自己把他藏起来,躲过他人追捕一样,你若是帮了他,你便最轻也是一个包庇的罪过,若是不帮,恐怕他现在就能杀了你无论如何,太白金星都算是彻底绑在了玉帝道战车上面,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太白金星想了想,问道:“这是起自观音,如今怎么不见陛下请观音过来相商?”玉帝摇摇头说:“虽然这事是因观音而起,可是人是我找到办法是紫微大帝出的,事是吕岳做的,反而是观音跳出了事外,没有什么把柄,更何况她乃是佛门弟子,七佛之师,我哪里管得了他,咱们先管好自己便好。”太白金星问道:“陛下如今所愁何事?”玉帝愁眉不展道:“现在问二人担心的,不还是因为不知道那猴子是不是已经知道了那西梁国之事,若是他知道了,说了出去,我等也就踏实的等着圣人处置了,可若是那猴子尚不知道,或者知道了尚未说给别人,我等又要如何,如今进退两难,这才叫你来问计。”

    太白金星又想了想,说道:“这个却是容易,此时候那孙悟空早已经下界回到了西梁国,若是陛下信得过我,便叫我也下界走一遭,我拼着多年与猴子的交情,冒险问他一问,若是他不知道自然最好,若是他知道了,我也想办法叫他休要说出去。”玉皇大帝与紫微大帝听了,连声称赞,可是太白金星后又露出来为难的神色,玉皇大帝急忙问道:“爱卿有何难处,只管说来。”太白金星道:“陛下英明,我有两点难处,还要陛下应允。”玉皇大帝道:“爱卿快讲。”太白金星道:“第一,若是我去了,便是代表天庭去的,我既然要探听猴子嘴里的消息,便要先讨好于他,这样一来,却是不好再治他的罪过了。”玉皇大帝与紫微大帝对视一眼,对于这二人而言,自己的性命才是最重要的,只要能够保住性命,别说那猴子拆了几座楼,便是把凌霄殿拆了也没有关系,反正是公家的财产,拆了再盖也就是了。于是玉皇大帝点头说道:“我应允了。”太白金星又道:“还有一条,我这一去,若是那猴子知道此事,还未曾向外宣扬,我若要他封口,定然要些好处给他,只是这好处……”

    但凡做些事情,总是伴随着一些利益的产生的,虽然那玉皇大帝与紫微大帝都知道,那孙悟空一个猴子,哪里知道什么叫好处,这分明就是太白金星在给自己要好处,可是身为领导,玉皇大帝却是最不怕这种要好处的属下,因为他既然敢要好处,便是有信心能够把工作完成好,反正那些放在天庭宝库里的东西放着也是放着,为什么自己不拿出来做一个人情呢,玉皇大帝随即也点头答应。

    太白金星得了玉皇大帝的许可,起身告退,出了房门,又仔细思索了一番,便出离了南天门,直往西梁国前去。别看太白金星在神仙里属于法力最低一级的存在,可是下凡到了人间,却是能够呼风唤雨,无所不能,他来到了西梁国城外,隐去了神仙光芒,摇身一变,变成了一个小老头模样,拄着一根拐棍,大摇大摆走进了都城,想要去寻找唐僧等人踪迹。

    若是平日里太白金星这副打扮倒也无人能够识得,可是太白金星却是忘了,如今这西梁国一国上下,从老到小,都是女子,哪里来的老头,若是说唐僧那边取经人,或者冒死进来的商人还算是有些理由,可是这凭空冒出来的老头就有些不可思议了,惹得那无论是守城的兵丁,买卖的商人,过往的路人,都围过来看太白金星,尤其是人群里的老太太们,笑的前仰后合,叫道:“如今却是好了,之前来的那年轻的男人让给你们,这个老头却是我们的了。”说完就要一哄而散,把太白金星抢了去,那太白金星哪怕身为神仙,也没有见过几十个老太太一齐扑过来的场面,吓得他急忙捏了一个法诀,隐去神行,在人群中川流而过,找了一个僻静的地方才停下来,看看左右无人,这才送了一口气,收了神通。

    这一下太白金星却是长了记性,施展了隐身术,再去寻找唐僧,这一次大街上无人能够看见太白金星,省去了许多麻烦,直来到了皇宫门前,也无人阻拦,叫太白金星进到里面,太白金星左转右转,便来到了唐僧所住的院子,太白金星远处观看,却看见里面正是热闹,有唐僧等人围坐一团,里面最中间的,却是那孙悟空,再给众人将自己这一次大闹天宫的经过呢。

    原来那孙悟空逃了回来,本以为要有天兵天将前来捉拿于他,可是左等天兵不来,右等天将不到,孙悟空想了想,以为是那玉皇大帝怕了自己,不敢发兵抓自己来了,于是不由得得意起来,一阵大呼小叫,叫来了唐僧众人,正开始讲自己的英雄事迹呢。太白金星来的凑巧,孙悟空这是刚开始讲说,太白金星暗想,这也不错,自己就先不现身,暗中听一听这猴子知道什么,有了把握,再出去找那猴子不迟。

    再看那悟空,也不客气,从自己怎么进南天门开始,讲到自己怎么进了瘟篁殿,怎么打杀了吕岳,然后便讲道了看见吕岳的大弟子周信,太白金星在暗中听到这里,不由得大吃一惊,心想自己千算万算,万万没有想到孙悟空还碰见了这周信,那玉皇大帝与紫微大帝定然也是忘了在封神榜中问一问周信了,那周信随着吕岳布下了西梁国瘟疫,孙悟空逼问,定然对悟空说了什么,若是叫悟空讲出来,岂不是大事不妙。

    想到这里,太白金星再也等待不了,急忙显出身形,在远处大喊一声:“大圣,大圣,小老儿这里有礼了。”也就是太白金星机灵,若是再晚一步,悟空也把那故事开了头了,哪怕只说出一个字来,以唐僧的精明,怎么可能不追问下去,好在孙悟空只是说了一个周信的名字,便被太白金星打断,哪怕唐僧,也猜不到下面何事。

    悟空停下不讲,扭头观看,却看到是太白金星前来,心中欢喜,毕竟自己现在虽然是保护唐僧西天取经,可毕竟这一次闯祸大了,孙悟空也担心自己又被打回花果山,重新当自己的山大王去,可是如今太白金星来了便好了,想想当年自己在花果山称齐天大圣当时候,每一次这太白金星来,都是天庭打不过自己,找自己和谈来了,或者叫自己上天做官,或者给自己好处,这一次看太白金星满面带笑,定然也是好事居多,孙悟空答应一声,跳到了太白金星近前。

    太白金星又施礼道:“大圣,一向可好?”孙悟空道:“你这老官,岂能不知道我刚在天庭打杀了神仙,拆毁了两座宫殿,如今你来,怕不是玉帝叫你来的吧。”太白金星笑道:“大圣慧眼如炬,正是如此。”悟空道:“那玉帝叫你来干什么?是不是派来了天兵天将,要把我捉拿回去?”太白金星道:“非也非也,玉帝早就知道大圣手段,我天庭哪里有人能够敌得过大圣,故此玉帝派我前来,与大圣说道说道。”悟空听太白金星恭维自己,心中止不住的得意,问道:“怎一个说法?”

    太白金星道:“这凡事都有一个道理,大圣先说一说,此一次,打杀了多少神仙,为何打杀,拆毁了多少宫殿,为何拆毁?”悟空道:“我打杀神仙,拆毁宫殿,自然有我的道理,我打杀了吕岳与周信二人,那周信先前用瘟气打我,若不是我有高人相助怕不是早死了,我如今打他一回,反正他也是神仙,不死不灭,有何不可。我还打了他的一个徒弟,是那东方行瘟使者周信,这周信随吕岳在西梁国布下瘟疫,也该被打,故此我毁了瘟篁殿也是理所应当,后来我又毁了紫微宫,只因为那紫微大帝欺瞒于我,故此我也毁了他的紫微宫。”

    太白金星听到果然这猴子知道了吕岳在西梁国布下瘟疫之事,忍不住心中吃惊,可是人家太白金星厉害就厉害在这里了,虽然听到了这最不好的消息,可是依旧面不改色心不跳,不露出一丝破绽,难心听孙悟空把话说完。太白金星不止是在听,更是在观察孙悟空的神色,这是太白金星在玉皇大帝身边多年锻炼出来的能力,毕竟身为上位者,说出来的话总是不能太精确,太明白,总要朦朦胧胧,才显得更有深度,这时候便到了总结主要内容,中心思想能力的时候了,哪些地方是重点,哪些地方不是重点,突出点在哪一个地方,这里面都是大有学问,若是领会错了,便要惹的玉帝龙颜大怒,若是领会对了,便是能够顺风顺水,平步青云了。

    太白金星是多少年的经验,何况玉帝说话,向来高深莫测,而这猴子,哪里有多少城府,有什么说什么,心里想的都写在了脸上,太白金星看孙悟空说完,忽然便笑了起来,心想道,这一次,自己算是好交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