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修真小说 > 西游小记之卧底唐僧 >章节目录第二百五十六章 十草仙
    且说在唐僧得病的第三日,众徒弟都束手无策,动了散伙的念头,这时候却有女官进来,再看这女官跑到袍服不整,香汗淋漓,女王见了微怒道:“何事惊慌,怎么在长老面前失了礼仪?”那女官急忙跪倒,道:“陛下,在朝门之外,来了一个女子,看穿着不是我西梁国人氏,她说她听说了我国之事,能够医治我国疫病。”

    女王听了,初没有反应过来,摆手叫女官下去,可是旋即反应过来,一下子跳了起来,也不顾身份,叫道:“你说什么,有人说能够治的了我御弟的病吗?”女官神色有些尴尬,报道:“陛下,那女子却没有说能医治圣僧,不过想她既然可以医治疫病,定然也能过医治圣僧,只是怕圣僧病的久了,病入膏肓了。”女王急忙道:“快快有请。”旁边有贴身的女官小声对女王说道:“陛下切勿喜悦,想我国这几年时间,来到皇宫里称说自己能够医病,骗去金银的不在少数,陛下还是要先试一试才知道真假。”女王闻听,却也是这样一个道理,点头道:“既然这样,我便先在听风殿见她。”

    报事的女官听了,急忙前去安排,女王回过头来,对悟空三人问道:“如今外面有人声称能够医治疫病,我欲在听风殿见她,三位长老法力高强,见识广博,不如一齐前去,看看她是真是假,若是真的,便加她为御弟治病,若是假的,也治她一个欺君的罪名。”悟空冷哼一声,摇头道:“我老孙都没有办法的事情,她一个凡人女子能有什么办法,定然是一个骗子,不去不去。”八戒也道:“眼看师父就要没气了,就算是那人能治,恐怕也治不得师父,我也不去。”沙僧看看,无人愿去,只能道:“既然如此,我便陪着陛下去看看此人如何吧。”

    女王闻听,也不计较什么,毕竟那女王喜爱,也只是喜爱唐僧一人,那猴子八戒如何,女王却是管不着的,不过既然有了沙僧跟随,女王便也心安不少,两人在女官簇拥之下,来到了听风殿,只见那女子正在殿中等候,看这女子长相虽然比不得西梁美人,却也精致细腻,只是穿着却是破旧了些,此时候正站在了殿内,四下观赏。

    女王既然身为一国之主,最要会的,便是识人之能,女王知道看外表最为无用,面皮皆是父母生的,天生注定,不能更改,可是内中本领却是后天学习,凝结在了精气神上,这才是最关键所在,所以女王对这女子的相貌只是一扫而过,转而再看这女子的动作眼神,女王不由得暗自先信了这女子三分,因为这疫病波及全国,死伤无数,到皇来说能够医治疫病的人数不胜数,女王也见了无数,这些人或是想要骗些钱财,或是想要试一试手段,神态也各不相同,有点谨小慎微,又是信心满满,有的闲庭自若,可是这女子却不同,她站在这里十分的轻松随便,那神态样子,仿佛这一事仿佛喝水吃饭一样简单,丝毫没有做做。

    女王在暗中看了看这女子,点点头,有女官引领,来到大殿之中,居中而坐,叫沙僧在次位坐了,也叫女子坐了,对女子道:“你是从哪里来的,姓甚名谁,为何说你能够医治我国疫病。”那女子笑道:“我乃是东方来客,在山中学了几年的道术,只因为偏好药学,故此师兄得了一个称号为十草仙,外出路经此地,却是听闻陛下这里有一种怪病,只死男儿,不伤女子,甚是奇怪,故此前来一看。”

    那女王听了奇怪道:“我听闻那仙家都叫什么百千的,为何叫你十草仙?”女子道:“上古神农先皇只不过才称尝了百草,我哪里敢有所逾越,故此师兄便叫我十草仙了。”女王问道:“你能够治得了我这里的疫病?”女子道:“我只是听说,却没有见过,故此不好言说。”女王问道:“你在哪里见过?”女子却是笑而不答,女王知道这是女子师门秘事,便也不再问,又说道:“既然你知道此疫病的来历,你用何办法医治?”女子道:“陛下,我虽然是知道,但也只是从书上见过,尚未见过病人,若是能有病人在此,我便能试上一试。”

    女王闻听,看向沙僧,沙僧却是也对女王点一点头,原来在女王与女子谈话的时候,沙僧也在观察这个女子,女王观察她的动作神情,沙僧观察的便是这女子的精神修为,沙僧好歹也是成了名的神仙,哪怕比不上孙悟空,看一个尚未成仙的凡人却是能够看的清楚,原来这个女子也是一个修道之人,而且内息纯正自然,乃是大道修行的法门,既然是修道之人,又是名门正派,那么女子之话,多半便是真的,再加上唐僧如今性命朝不保夕,除了这个女子,哪里还有其他的办法,故此沙僧也愿意叫女子前去一试。

    女王看沙僧同意,生怕这女子不能放心医治唐僧,当即说道:“十草仙,我这里正好有病人叫你救治,你若是能够救得了他,治好我全国疫病,我愿意与你拜为姐妹,共持朝政。”女子笑道:“我乃是修道之人,来这里一不图你的富贵,二不图你的权势,若要说给我一些什么好处,叫我看一看这罕见疫病,增长了我的见识,叫我赚走一场功德便是足矣了。”

    女王闻听,道也知道这些修道之人与常人所求不同,也不再说什么,叫女官领路,带领了女子直奔唐僧住所,女王站在门口,想了想这沙僧毕竟只是唐僧的第三个徒弟,说话也许不怎么算数,看样子是那孙悟空和猪八戒才是日常管事的师兄,所以这女子想要给唐僧治病,女王想要先进去问一下悟空和八戒的意见,正巧正适合猪八戒走出了房门,叫女官带着前去茅厕,女王正在琢磨怎么开口,却看见猪八戒木雕一般看见了身后的女子,叫道:“翠兰,你怎么来了!”

    原来,那前来治病的女子,竟然是高老庄里猪八戒的媳妇高翠兰,想当年高翠兰为了庇护猪八戒,被高太爷逐出高老庄,却是拜唐僧为师,唐僧叫高翠兰历经磨难,自己前去黑风山找黑熊学艺,这高翠兰当真也是一个厉害的人物,之前大门不出二门不迈,从来未出过高老庄当女子,独自一人走了千百里路,当真找到了黑熊,把那高老庄之事说与黑熊,黑熊听了,知道这高翠兰便是自己的师妹,更听说高翠兰要学那道法,哪里敢怠慢,急忙拿出来唐僧留给自己的截教典籍,叫高翠兰挑选。

    原来那人的脾气斌性不同,适合学习的道法也不尽相同,黑熊是知道这个道理的,更何况唐僧几乎把截教的典籍皆尽留给了黑熊,哪里还用像那些小门派一样拿着一本功法就当宝贝,这这里,那各种的大道法门如同地摊货一样,摆了一地,随便高翠兰挑拣。

    其实黑熊这么做,也有另外一层意思,一是看看高翠兰适合什么样的修行,二也是要看看高翠兰的天资如何,这里的典籍浩如烟海,虽然都是能够成仙的法门,可是里面也有好与坏,若是高翠兰身怀道根,哪怕之前从未修行,一眼便也能够分辨出来,可是若高翠兰心性愚笨,随便拿了一本,拿好拿坏,便就看高翠兰的运气了。

    黑熊如此想着,便默不作声,在一旁观看高翠兰如何挑选,再看这高翠兰,虽然不知道黑熊这是在试探自己,可是也知道这一次挑选尤其重要,小心的很,别看黑熊在一旁看着,却一点都不着急,把那些典籍,一本挨一本的翻看,也不管看懂看不懂的,每一本都翻上了几页,然后放下,接着去翻看下一本,黑熊在旁边看见,暗自点头,且不论高翠兰天资如何,就冲着这一份沉稳性格,也是世间少有。

    高翠兰如此仔细,耗费的时间却长久的很了,黑熊也不着急,等高翠兰翻看完最后一本,黑熊问道:“师妹可曾看完了,不知道中意这其中的哪一本?”高翠兰对黑熊施礼,然后用手指了几本道:“我便先看这几本吧。”黑熊看了看高翠兰选出来的几本,心中有些不快,倒不是因为这几本道书不好,只是这学道一途,最忌讳贪多不精,而高翠兰选出来的这几本,却是杂乱的很,于是黑熊皱眉道:“师妹,这些典籍都是圣人之作,每一本都能叫你陆地飞升,成就金仙之位,反而是学的多了,容易贪多不烂,进度缓慢,我劝你还是只选一本吧。”高翠兰摇头道:“不,我都要学。”黑熊不喜道:“为何都学?”高翠兰道:“我之前从未学过道法,对此一窍不通,哪里知道这其中的奥秘,当然是要先学习几样,再从中选出来我喜欢的钻研,若不然,岂不是会南辕北辙,事倍功半。”

    黑熊听了,这才知道高翠兰不是唐僧看她可怜,或者是看在猪八戒的面子上才收下的,这女子,当真是有一些门道,于是从此便认真教导高翠兰,这高翠兰在那几本道书里又挑选了些,最后便是选了这一手的医术,看高翠兰对这医术爱如至宝,却是难住了黑熊,若是高翠兰选其他的典籍,黑熊全然不怕,哪怕黑熊没有学过,不过这修行之事,一窍通,百窍通,黑熊怎么说也已经是成就仙位之人,指点高翠兰这样一个刚入门的女子没什么难度,可偏偏高翠兰选的是一本医书,这可就难坏了黑熊,毕竟其他典籍都是修行之法,可是这医术却是以术入道,和那平常的功法相差了不少,这个黑熊却是没有学过,不过黑熊倒是也有办法,一句“师父领进门,修行在个人”,然后把书本都扔给高翠兰之后,便不管高翠兰了。

    这高翠兰,当真也是有那学医的天赋,最开始需要辩识药草,熟记穴位,这一点乃是入门的功夫,乃是黑熊教的,上千种草药,数百的穴位,高翠兰只用黑熊教了三遍,虽然不能说烂熟于心,倒背如流,可便也再用不着询问黑熊,再解下来便是查看典籍,背诵那病理病历,这一般要看的书便更多,高翠兰硬是在黑风洞里,足足坐了一年的功夫,把黑熊能够找到的典籍全部翻阅完成,到了此处,黑熊能够帮助高翠兰对就这么多了,再往后,便是要考验高翠兰对于医术的理解如何了。

    若是高翠兰只是记性出众,性格沉稳,到此处便可以算是一个三界名医,毕竟从古至今,多少病症,高翠兰几乎全部识得,遇到病情,按方抓药便好,可若只是如此,高翠兰或许天下闻名,但若没有机缘,却连成仙都有些困难。而若是高翠兰能够再进一步,将那医术融会贯通,推陈出新,再行走世间,普救世人,便能够成就真仙正果,更能够积攒无限功德,寿元长久。再进一步,若是高翠兰当真有那修道之资,将那医理与大道相合,以医入道,其中成就,便不可限量。

    黑熊曾经暗中观察过高翠兰几日,虽然按照黑熊道修行时间,高翠兰目前修行时日尚短,但是黑熊却是能够看出来,高翠兰走的却是第三条路子,因为高翠兰来到黑风山到如今,黑熊只是将截教的修行心法给高翠兰看了,其中口诀却是一句都没有传授,但是到如今再看高翠兰,奇经八脉五脏六腑之中,却已然有了精气流转,而且其浩然纯正,连黑熊都自叹不如。

    黑熊想了想,从此便少来高翠兰这里了,毕竟自己身为师兄,若是哪一天和高翠兰碰上,她拿着书问这是什么,自己若是回答不上来,要多尴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