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修真小说 > 西游小记之卧底唐僧 >章节目录第二百五十章 落胎泉
    却说唐僧四人来到了女儿国,唐僧心思恍惚,误饮了子母河水,悟空来在了解阳山,这里的老道却好似认识悟空一般,听说悟空名字,拿了兵器便跑了出来,悟空见了,却是以为这道士听说过自己大名,要前来拜见呢,合掌作礼道:“贫僧便是孙悟空。”那先生上下打量孙悟空一下,笑道:“你真个是孙悟空,还是假名托姓者?”悟空道:“你看先生说话,常言道,君子行不更名,坐不改姓。我便是悟空,岂有假托之理?”先生点头道:“你是孙悟空便好,你可认得我么?”

    悟空看了看这道士,摇头道:“我因归正释门,秉诚僧教,这一向登山涉水,把我那幼时的朋友也都疏失,未及拜访,少识尊颜。适间问道子母河西乡人家,言及先生乃如意真仙,故此知之。”那先生又问道:“你走你的路,我修我的真,你来访我怎的?”悟空道:“因我师父误饮了子母河水,腹疼成胎,特来仙府,拜求一碗落胎泉水,救解师难也。”那先生闻言,突然大怒道:“好好好,你们也有今天,我且问你,你师父可是唐僧么?”悟空道:“正是,正是。”先生咬牙恨道:“你们可曾会着一个圣婴大王么?”悟空道:“他是号山枯松涧火云洞红孩儿妖怪的绰号,真仙问他怎的?”先生道:“那红孩儿是我之舍侄,我乃牛魔王的兄弟。前者牛魔王路径此地,与我喝酒言谈,称说唐僧把红孩儿害了,我这里正没处寻你报仇,你倒来寻我,还要什么水哩!”

    悟空听了陪笑道:“先生差了,你令兄也曾与我做朋友,幼年间也曾拜七弟兄,但只是不知先生尊府,有失拜望,不过那红孩儿却是不关我师父事,她冲撞观音菩萨,被菩萨打伤,如今不知道逃到哪里去了,怎么反怪我们?”先生喝道:“这泼猢狲!还弄巧舌!我舍侄还在枯云涧自在为王,还不是你们找来了观音,不得无礼!吃我这一钩!”悟空有求于人,不与道士动手,只使铁棒架住道:“先生莫说打的话,且先与些泉水去也。”那先生骂道:“泼猢狲!不知死活!如若三合敌得我,与你水去;敌不去,只把你剁为肉酱,方与我侄子报仇。”

    悟空看这先生死活不给井水,便也骂道:“我把你不识起倒的孽障!既要打,走上来看棍!”那先生也不客气,如意钩劈手相还。二人在聚仙庵前打斗在一起。那悟空怎么说也是太乙金仙,金刚不坏之身,而这先生只不过是人间散修,尚且贪图荣华富贵,哪里是悟空的对手,战经十数合,便落了下风。这悟空越加猛烈,一条棒似滚滚流星,着头乱打,先生怕坏了性命,不敢相持,倒拖着如意钩,往山上走了。

    悟空看见,也不去赶他,却来庵内寻水,那个道人早把庵门关了。大圣拿着瓦钵,赶至门前,尽力气一脚,踢破庵门,闯将进去,见那道人伏在井栏上,被大圣喝了一声,举棒要打,那道人急忙往后跑了。悟空看看四下无人妨碍,却才寻出吊桶来,正自打水,却不妨又被那先生赶到前边,使如意钩子把悟空钩住了脚,用力一拽,悟空没有防备,忽的一跌,跌了个嘴哏地。

    悟空大怒,爬起来,使铁棒就打,先生却闪在旁边,执着钩子道:“看你怎么取得我的水去!”悟空骂道:“你上来,你上来!我把你这个孽障,直打杀你!”那先生知道悟空厉害,也不上前拒敌,只是站住了,看着悟空,不许悟空打水。悟空被他看住,左右为难,见他不动,于是使左手轮着铁棒,右手使吊桶,可是刚将索子才突鲁鲁的放下,先生又来使钩。

    悟空一来只是用单手用帮,二来还要站住井口不能动弹,又被那先生一钩钩着脚,扯了个蝤踵,这一次却连井索通跌下井去了,悟空大怒道:“这厮却是无礼!”爬起来,双手轮棒,没头没脸的打将上去。可那先生得了便宜,依然走了,不与悟空硬拼,悟空又要去取水,奈何没有吊桶,又恐怕先生复来钩扯,心中暗暗想道:“我老孙独木难支,且去叫个帮手来,才好取得井水!”

    再看悟空,拨转云头,径至村舍门首叫一声:“师父,我回来了。”悟空说着,举步进屋,却看见那里边唐僧忍痛呻吟,猪八戒哼声不绝,沙僧也不住的哼哼,三人间悟空回来,欢喜道:“悟空来也。”唐僧连忙问道:“大哥,可是取水来了?”悟空进门,对唐僧备言前事,八戒哭道:“师兄啊,似此取不了水,我们可要怎么办?”悟空道:“莫慌,那先生本事平平,只是妨碍了我打水,我来叫个帮手与我同去,到那庵边,等老孙和那厮敌斗,教他乘便取水来救你。”八戒又哭道:“师兄啊,如今我与沙师弟都疼得下不了地,哪里还能帮你,等你和那先生争斗完了,怕是我们几个都没有性命了。”唐僧闻言,却是大喊了起来:“青牛,青牛,你快些与悟空同去。”

    这时候那大小婆子却是以为唐僧疼得疯了,怎么没人帮手,他却叫牛应声,没想到那门外的青牛当真开口说话道:“你这和尚,当初我说话,你嫌我话多,如今有了灾难怎么却又想起我来了。”那大小的婆子哪里看见过青牛说人话,以为是妖怪来了,一个个吓得东躲西藏,躲在墙后面偷看,这下子唐僧连一个服侍的人都没有了,唐僧忍不住骂道:“青牛,都什么时候了,我叫你平时不说话,可是如今我有灾难,眼看着便要死了,你难道还有眼睁睁看着不成,你要是真如青牛一般,我就叫悟空拿杀牛刀把你杀了。”

    那青牛看看唐僧也是实在的动不了了,哼一声说道:“你这和尚面子倒是大,想当初就算是老君想要指使我,还要跟我说好话呢,到你这里躺着就把我支出去给你做事了。”唐僧此时候疼得更加厉害,直叫道:“快去,快去。”那青牛打了一个鼻响,翻身间又变成了人形,叫道:“也就是我看你顺眼,我便救你一回吧,猴子,跟我走。”

    青牛刚要走,八戒却是叫道:“慢着慢着,你两个没病的都去了,丢下我三个有病的,教谁伏侍?”那个老婆婆急忙在后面出来,在旁道:“老罗汉只管放心,我家自然看顾伏侍你。你们早间到时,我等实有爱怜之意,却才见这位菩萨云来雾去,连牛也能变化成人,方知你是罗汉菩萨。我家决不敢复害你。”

    悟空听到这里却是咄的一声道:“汝等女流之辈,敢伤那个?”老婆子笑道:“爷爷呀,你莫要这样说,也是你们有造化,来到我家,若到第二家,你们也不得囫囵了!”八戒哼哼的道:“不得囫囵,是怎么的一个意思?”婆婆道:“你看我一家儿四五口,都是有几岁年纪的,把那风月事尽皆休了,故此不肯伤你。若还到第二家,他那老小众大,那年小之人,哪个肯放过你去,定要与你交合。假如不从,就要害你性命,把你们身上肉,都割了去做香袋儿哩。”八戒听了却是欢喜道:“哪里还有这等好事。”刚说完,却看见了悟空看自己,八戒急忙又说道:“就算是不从,她们也绝对不会伤我,你看我这师父他们都是香喷喷的,好做香袋;我是个臊猪,就割了肉去,也是臊的,故此可以无伤。”

    悟空笑道:“你不要说嘴,省些力气,好生产也。”那婆婆道:“不必迟疑,快求水去。”悟空道:“你家可有吊桶?借个使使,那井里的一个被先生弄到井里去了。”那婆子即往后边取出一个吊桶,又窝了一条索子,递与悟空。悟空却是心眼多,又道:“带两条索子去,恐一时井深要用。”婆子依言又取出一条,悟空接了桶索,却见那青牛早就驾起云头,只能在后面跟上,出了村舍,一同驾云而去,片刻间却到解阳山界,远远的看见那聚仙庵,二人按下云头,径至庵外。

    那青牛与悟空之前大战一场,此时候还互不服气,此一番却要争功,悟空抢先道:“青牛,你将桶索拿了,且在一边躲着,等老孙出头索战。你待我两人交战正浓之时,你乘机进去,取水就走。”青牛道:“你这猴子,连一个散修都打不赢,还打什么头阵,你看我出去,一个人便把那先生打跑,不用你再来。”

    孙悟空闻言,哪里能叫青牛抢了先,掣了铁棒,跳到门前高叫:“开门,开门!”那守门的道士看见,急入里通报道:“师父,那孙悟空又来了也。”那先生心中大怒道:“这泼猴老大无状!一向闻他有些手段,果然今日方知,他那条棒真是难敌。”道人道:“师父,他的手段虽高,你亦不亚与他,正是个对手。”先生道:“前面两回,被他赢了。”道人道:“前两回虽赢,不过是一猛之性;后面两次打水之时,被师父钩他两跌,却不是相比肩也?先既无奈而去,今又复来,必然是三藏胎成身重,埋怨得紧,不得已而来也,只是心中定有不满,他心中急躁,我师稳步前行,管取我师决胜无疑。”

    这徒弟当真会奉承,真仙闻言,喜孜孜满怀春意,笑盈盈一阵威风,挺如意钩子,走出门来喝道:“泼猢狲!你又来作甚?”悟空道:“我来只是取水,快些闪开,莫要叫我动怒。”真仙道:“泉水乃吾家之井,凭是帝王宰相,也须表礼羊酒来求,方才仅与些须。况你又是我的仇人,擅敢白手来取?”这时候那后面过来了青牛道:“这落胎泉乃是天生地长,何时就变成了你家之物。”先生见孙悟空叫来了帮手,心中一惊,但却舍不得这落胎泉,强自说道:“我在这里建了庙宇,自然便是我家,若是按照你说,那天底下的灵山宝地,岂不是都没有主人,我看那满天的神佛不照样占据,你看他们能叫外人随便入内吗?”青牛笑道:“这句话你只知其一,却不知其二。”先生问道:“我怎么只知其一,不知其二?”青牛笑道:“此地乃是天生地长,却是要有德者才能够居之。”先生闻言哈哈大笑道:“你说谁是有德者。”青牛笑的更加灿烂,说道:“所谓有德者,自然是拳头大的才是有德者了。”

    青牛说着,举枪便刺,道:“今日便叫你看看有德者是怎样的!”那真仙侧身躲过,使钩子急架相还,两人又打斗在了一处,这一场比前更胜,他两个在庵门外交手,跳跳舞舞的,斗到山坡之下,一打打了二十个回合。原来这青牛久为曾变化人身,着实有些烦闷,好不容易抓住了这个机会,却是在逗着这真仙玩呢。

    那孙悟空看见青牛缠住了真仙,自己急忙提着吊桶,闯进门去,只见那道人在井边挡住道:“休要过来!”悟空放下吊桶,取出金箍棒,不对话,着头便打。那道人躲闪不及,把左臂膊打折,道人倒在地下挣命。悟空骂道:“我要打杀你这孽畜,怎奈你是个人身!我还怜你,饶你去罢!让我打水!”那道人叫天叫地的,爬到后面去了。悟空却才将吊桶向井中满满的打了一吊桶水,走出庵门,驾起云雾,望着青牛喊道:“我已取了水去也!”

    青牛听得,对那真仙嘿嘿笑道:“你这真仙却也有些意思,看在你陪我活动了些筋骨的份上,我便饶了你的性命吧。”那真仙不识好歹,演一演,就来钩脚,被青牛闪过钩头,喝声:“休走!”那真仙措手不及,推了一个蹼辣,挣紥不起。被青牛却夺过如意钩来,折为两段,总拿着又一抉,抉作四段,掷之于地道:“再敢无礼么,快些逃命去吧?”那真仙战战兢兢,忍辱无言,这青牛笑呵呵,驾云而起,追孙悟空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