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武侠小说 - 西游小记之卧底唐僧在线阅读 - 第二百三十八章 御鼋过河

第二百三十八章 御鼋过河

        且说唐僧不肯下通天河,耽误了一天的时间,叫观音与诸天打赌输了,虽然身为菩萨,输也就输了,那诸天也不敢向观音要什么物件,可是观音却觉得自己在诸天面前丢了面子,在普陀山中耍起了脾气,自己躲进了紫竹林,心说你唐僧不要求我,我还不愿意搭理你呢,看你没有我的帮助,怎么过得了那通天河,你既然耽误了时辰,那也不要怪我懈怠,你今日不来找我,以后再来,我还不要见你呢,别说是那猴子来了,就算是什么八戒沙僧都来了,自己也定然不出这紫竹林。

        观音毕竟是七佛之师,佛教中的大佬,自己犯了错误,总要有一个台阶下的,她耍起了这小性子,边需要有人来给他这个台阶,龙女就是这样一个角色,就好像玉皇大帝面前道太白金星一样,有些观音自己不好说出来的话,便要借龙女只口说出来,龙女在旁边看着如今也已经晾了孙悟空一个多时辰,便出来把原委告诉了悟空,悟空听了,恍然大悟,原来那菩萨是要拿自己撒气才肯出来呢,不过孙悟空自从头上带了禁箍之后,便对观音再没有半丝脾气,心想挨骂便挨骂吧,反正自己也没有挨唐僧折腾,只要莫要叫外人看见便好。

        龙女看悟空领会了,便自行退下,可是悟空却还有些问题,那挨骂是挨骂,可是如何叫那菩萨骂的顺畅,还不显得自己丢人却是有些学问,这时候便显出来悟空精明了,只见他清一清嗓子,高叫一声道:“菩萨,弟子孙悟空志心朝礼。”悟空说完,迈步往里就走。只听见里面菩萨道:“泼猴,你在外面俟候。”悟空又高声叫道:“菩萨,我师父有难,特来派我拜问通天河妖怪根源。”悟空说完,再向里行,菩萨怒道:“你且出去,待我出来再说。”悟空再拜道:“菩萨,若是耽搁的时间久了,恐怕耽误了取经的行程。”悟空说完,抢步再向里走,结果便看见那竹林里面飞出来了一颗五彩石块,那石块势如闪电,直打到了悟空身上,直打了悟空一个趔趄,可是那石块并不落地,在空中画一个圈,再向悟空打来,这一次虽然说悟空有了防备,可是悟空也知道,自己就算为了挨打来的,自己如果不多挨几下打,怎么能叫观音出了心中这一口气。

        这时候,便到了悟空展示演技的时候了,若是强行躲闪,躲过了观音的石子不行,可是自己一动不动,站在这里叫观音硬打显得假了,也消不了观音心中的恶气,只能是似闪似不闪,想躲又躲不开才好,悟空虽然没有专门练过,可是好在观音的石子也厉害,飞舞起来如流星雨一般,悟空只要稍加恍惚,便被石子打中了,如此悟空也不知道挨了多少下打,那石子突然住了,竹林中又传来观音声音:“悟空,你去外面等候吧,我即刻便来。”这一次观音说话,语气便平和了许多,心中怒气已经消散不少,悟空看差不多了,不敢再行前进,转身走出了紫竹林。

        那二十四诸天早在一旁看着,等悟空出来,急忙围了过来,问道:“大圣,里面情况如何?”悟空对众诸天道:“我进入竹林里面,菩萨用石子把我打了一顿,听那意思已经是消气了,只是我恍惚看见菩萨今日披头散发,也不梳妆,也无首饰,也不坐莲台,只在林里削竹子,这却是做什么?”诸天道:“我等也是不知,昨日里菩萨出洞,未曾妆束,就入林中去了,又教我等在此接候大圣,大圣放心,既然菩萨知道大圣前来,段然不会耽误了大圣之事。”悟空没奈何,只得再等候一会儿。

        这一次却没有等多久,不多时,只见菩萨手提一个紫竹篮儿出林,走到悟空面前道:“悟空,我与你救唐僧去来。”悟空慌忙跪下道:“弟子不敢催促,且请菩萨着衣登座,再去降妖,否则菩萨这般模样叫我师父看了,恐怕心生不敬。”菩萨听悟空提到了唐僧,脸上不由得抽搐一下,心说自己就是因为去见唐僧,才故意打扮成这番模样,虽然这个样子出去有失身份,但起码这样,自己身上却是没有了一件法宝,连这个竹篮也是新作的,就算是被唐僧要了过去,自己也无需心疼,于是道:“不消着衣,就此去也。”

        那菩萨说完,也不待悟空答应,撇下诸天,纵祥云腾空而去,孙大圣只得赶紧相随,顷刻间,便到了通天河界,那岸边的八戒与沙僧早就等的急了,恍惚看见南边飘过一朵祥云,仔细看,便看见中间有观音菩萨赤脚散发前来,八戒不由得道:“师兄性急,不知在南海怎么乱嚷乱叫,把一个未梳妆的菩萨逼将来也。”沙僧道:“师兄莫要乱说,快些下拜便是。”

        二人正说着,观音便到于河岸,二人急忙下拜道:“菩萨,我等这厢有礼了!”那菩萨却是不理二人,左右看看,问道:“那唐僧何在,是在这左右,还是被妖怪抓了。”八戒急忙道:“我师父如今还在那陈家庄老陈家做客呢,不曾在此。”观音奇怪道:“难道他未曾被那妖怪抓去吗?”沙僧道:“未曾。”观音当即愣住,奇怪道:“他怎能不被妖怪抓了。”沙僧也不隐瞒,便把唐僧不上冰面,一连拖了三天,最后却是那妖怪等不及的事情说了一遍,观音听了,不由得嘴角又抽搐起来。

        想那唐僧自出生以来,自己便给他设下了九九八十一难,叫他经历遍了,一个圆满之数,才能取得真经,恢复正果金身,可是如今这算什么,自己布置好的妖怪接连冻住了通天河三日,可是那唐僧却连个冰都没有碰或,如今还在陈家庄烤火,反倒是把那妖怪累的半死,这到底是唐僧受难还是妖怪受难,自己养一条鱼也不容易,还是快些看看有没有被唐僧折腾死吧。

        菩萨想着,即解下一根束袄的丝绦,将篮儿拴定,提着丝绦,半踏云彩,抛在河中,往上溜头扯着,口念颂子道:“死的去,活的住,死的去,活的住!”念了七遍,再提起篮儿,但见那篮里亮灼灼的,却是多了一尾金鱼,眼看着还活蹦乱跳。菩萨看自己的金鱼未死,松了一口气,叫道:“悟空,快保你师父过河去吧。”悟空道:“未曾拿住妖怪,如何能够过河?”菩萨道:“你看这篮儿里不是?”八戒与沙僧看了拜问道:“这鱼儿怎生有那等手段。”菩萨道:“他本是我莲花池里养大的金鱼,每日浮头听经,修成手段。那一柄九瓣铜锤,乃是一枝未开的菡萏,被他运炼成兵。不知是那一日,海潮泛涨,走到此间,我前日里扶栏看花,却不见这厮出拜,掐指巡纹,算着他在此成精,害你师父,故此未及梳妆,运神功,织个竹篮儿擒他。”

        悟空道:“菩萨,既然如此,且待片时,我等叫陈家庄众信人等,看看菩萨的金面。一则留恩,二来说此收怪之事,好教凡人信心供养。”菩萨却是乐意做这一件事情,多一些人供奉,便多一份公德,点头答应,谁知道八戒还未曾去到陈家庄,却看见那陈家庄里唐僧骑着白马跑了过来,大声喊道:“八戒,听闻是菩萨来了,菩萨在哪里,快些叫我看看,我有话要对菩萨言说。”那观音听见唐僧声音,没来由的心头便突突的跳了两下,下意识的转身架云就跑,瞬息间便不见了踪影。

        八戒与沙僧看见观音走了,便分开水道,径往那水鼋之第,把那水怪鱼精,尽皆打死,再回陈家庄,那陈清兄弟及一庄人皆尽叩头称谢道:“多谢老爷大恩,打死了妖怪,救了我一庄的男女。”悟空道:“不消说了。你们这里人家,下年再不用祭赛,那大王已此除根,永无伤害。陈老儿,如今才好累你,快寻一只船儿,送我们过河去也。”那陈清道:“有,有,有!”原来这陈家庄距离通天河近,本就是有船,众庄客闻得此言,那个道我买桅篷,这个道我办篙桨,有的说我出绳索,有的说我雇水手,不一时便凑出来一只大船。

        众人正都在河边上吵闹,忽听得河中间有一声音高叫道:“孙大圣不要打船,花费人家财物,我送你师徒们过去。”众人听说,以为那妖魔再来,个个心惊,胆小的走了回家,胆大的战兢兢贪看。须臾那水里钻出一个老鼋来,那老鼋又叫:“大圣,不要打船,我送你师徒过去。”悟空急忙轮着铁棒道:“我把你这个孽畜!若到边前,这一棒就打死你!”老鼋道:“我感大圣之恩,情愿办好心送你师徒,你怎么反要打我?”悟空问道:“与你有甚恩惠?”老鼋道:“大圣,你不知这底下水鼋之第,乃是我的住宅,自历代以来,祖上传留到我。我因省悟本根,养成灵气,在此处修行,被我将祖居翻盖了一遍,立做一个水鼋之第。那妖邪乃九年前海啸波翻,他赶潮头,来于此处,仗逞凶顽,与我争斗,被他伤了我许多儿女,夺了我许多眷族。我斗他不过,将巢穴白白的被他占了。今蒙大圣至此搭救唐师父,请了观音菩萨扫净妖氛,收去怪物,将第宅还归于我。我如今团霡老小,再不须挨土帮泥,得居旧舍。此恩重若丘山,深如大海。且不但我等蒙惠,只这一庄上人,免得年年祭赛,全了多少人家儿女,此诚所谓一举而两得之恩也!敢不报答?”

        悟空闻言,心中暗喜,收了铁棒道:“你说的是真实之情么?”老鼋道:“因大圣恩德洪深,怎敢虚谬?”悟空道:“既是真情,你朝天赌咒。”那老鼋张着红口,朝天发誓道:“我若真情不送唐僧过此通天河,将身化为血水!”行者悟空这才信了,笑道:“你上来,你上来。”老鼋却才负近岸边,将身一纵,爬上河崖。众人近前观看,原来这老鼋有四丈围圆的一个大白盖。悟空道:“师父,我们上他身,渡过去也。”沙僧却是问道:“师兄,这鼋背窄小,恐不稳便。”老鼋道:“师父放心,我比那层冰厚冻,稳得紧哩,但歪一歪,不成功果!”悟空道:“师弟放心,凡诸众生,会说人话,决不打诳语。”唐僧也道:“徒弟,快牵马来,咱们过河去。”

        到了河边,陈家庄老幼男女,一齐来拜送。悟空教把马牵在白鼋盖上,请唐僧站在马的颈项左边,沙僧站在右边,八戒站在马后,行者站在马前,又恐那鼋无礼,解下虎筋绦子,穿在老鼋的鼻之内,扯起来象一条缰绳,却使一只脚踏在盖上,一只脚登在头上,一只手执着铁棒,一只手扯着缰绳,叫道:“老鼋,慢慢走啊,歪一歪儿,就照头一下!”老鼋道:“不敢,不敢!”再看这老鼋却蹬开四足,踏水面果然如行平地,陈家庄众人看了,在岸边叩拜,更有善图画者,传下影神,画下了那唐僧御鼋过河之图,供奉于庄内,日夜供奉不提。

        却说那师父驾着白鼋,那消一日,行过了八百里通天河界,干手干脚的登岸。唐僧上崖,合手称谢道:“老鼋累你,无物可赠,待我取经回谢你罢。”老鼋道:“不劳师父赐谢。我闻得西天佛祖无灭无生,能知过去未来之事。我在此间,整修行了一千三百余年,虽然延寿身轻,会说人语,只是难脱本壳。万望老师父到西天与我问佛祖一声,看我几时得脱本壳,可得一个人身。”三藏响允道:“我问,我问。”那老鼋才淬水中去了。悟空遂伏侍唐僧上马,八戒挑着行囊,沙僧跟随左右,师徒们找大路,一直奔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