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武侠小说 - 西游小记之卧底唐僧在线阅读 - 第二百三十章 长耳定光仙

第二百三十章 长耳定光仙

        那降龙罗汉从来都是在灵山之上修行,极少下山,耳中闻听的都是那名山福地,或者是险恶洞窟,却从来没有听说过在灵山之下,一眼就能望到的地方有什么凶险的地方,于是便以为国王说的那山谷只不过是那毒虫聚集之所,年深日久,便生出了瘴气,再加上那山谷密不透风,故此经久不散,时间长了,毒性更大,这一些凡夫俗子以讹传讹,便把他说的恐怖了些,像这种地方,自己一个佛光普照,就算你的瘴气再厉害,也能够化的干干净净,那谷中毒虫更不能逃。

        想到这里,降龙罗汉转身对国王道:“此时对于贫僧来说易如反掌,只是待到贫僧功成,还望陛下秉公决断,道长也莫要抢功。”降龙罗汉说完,转身便化作一道金光,直奔正南飞去,国王焦急道:“道长,那和尚已然走了,你怎么还不快去,等到他把瘴气化了,可就没有你的功劳了。”黑熊心中知道那山谷凶险,本不想这么早去,不过看国王催促,心想自己便跟着那罗汉吧,叫他探一探路也好。于是便也起身,对国王及唐僧众人拱一拱手,也驾云向西方飞去。

        黑熊与降龙罗汉都乃是神仙中人,六百里远近只不过眨眼间便到了,两人一前一后,来到了那山谷上方,可是此时候再看这山谷,降龙罗汉却也看出来这山谷的不一般。这山谷不大,方圆只有几十里的范围,且隐藏在了山林之中,若不是国王指出方位,只在半空中飞过,多半是看不出这里有什么异样的,再细看那山谷中的瘴气,飘飘荡荡,如丝如麻,竟然犹如实质一般,其中毒性,连降龙罗汉也不敢小视,山谷里更是一片寂静,看不出有半点生机,且这瘴气,当真只是笼罩了这一片山谷,半点也不曾外泄,层层叠叠,叫人看了头皮发麻,不敢深入。

        这一个山谷,哪里是什么毒虫聚集之所,分明乃是一处高人布下的噬魂阵法,在那中央,更要有一件法宝镇守,运转千年方能有如此威力,黑熊与降龙罗汉站在半空中,审视半天,却也不敢进入。

        黑熊在半空中却是不急,可是那降龙罗汉,性子却是执拗的很,把这山谷前前后后,查看了个遍,却没有找到丝毫的破绽,降龙罗汉再看看黑熊站在自己旁边,想想自己在那国王面前已然把大话说了出去,若是就此回去,自己也无颜在车迟国中住下,于是依仗着自己金光护体,就要硬往里闯。

        这降龙罗汉在灵山修行数千年,当真有些本事,他落在了山谷边上,显出罗汉本身,放出来护体金光,头上更是有金龙守护,竟然逼得那瘴气连连后退,消融了不少,降龙罗汉见了,知道自己的金光能够克制瘴气,于是便肆无忌惮起来,手中先掐了一个宝瓶印守护自身,口中却是大吼一声,运用上了那狮子吼的神通,顿时间只见金光万道,射向那山谷里面,那瘴气触之即散,一下子有了数百米的空地。

        那降龙罗汉心中突然得意起来,想到了自己当初辛苦学艺,在灵山郁郁不得志,而今到了这里却能够大展身手,不由得对一旁黑熊说道:“你看我神通如何?”黑熊道:“尊者法力无双。”降龙罗汉道:“那你看我进去将这山谷的瘴气全部散去。”降龙罗汉说完,哈哈大笑,迈步便向里走去,那黑熊也不愿意占降龙罗汉的便宜,跟在降龙罗汉后面,却不在他的金光范围之内,自己也祭起自己的护身法宝,虽然不如降龙罗汉那般神武,却也能避开瘴气叫其不能入体,两人便一前一后走近了山谷之中。

        那降龙罗汉走在前面,初进来的时候,金光有十几米大小,那瘴气遇到金光便如雪一般消散,可是越走到里面,那瘴气越重,到最后瘴气凝结如流水一般,黑气弥漫,不见天日,降龙罗汉的护体金光只能护住周身几米范围,而此时候还远没有走到哪山谷中间。此时候降龙罗汉心中没来由的突然害怕起来,本能的便想要翻身回走,可是想一想后面还有黑熊后面跟着,若是这时候回头,岂不是叫黑熊看了笑话,于是只能运转法力,继续向前。

        再走了一段路程,那瘴气更重,其中压力,叫降龙罗汉有些喘不过气来,可是那百里路已经行了九成九,降龙罗汉却是舍不得回身了,猛然间再大吼一声,这一次那金光出去,却只是叫那周身瘴气晃了一晃,便如石牛入海,不见了反应,降龙罗汉心中大急,再默念法诀,却是呼唤起了自己的本命金龙,再看那金龙,原本是盘踞在降龙罗汉头顶,现在却凭空飞舞,把那瘴气顿时逼退了三分,趁着这一丝金光,降龙罗汉仿佛能够看见前面有一道石门,降龙罗汉心中大喜,不敢停歇,再次默念法诀,金光凝聚,手中多了一把金色降魔杵,随后降龙罗汉大吼一声,将降魔杵向前扔去,直直的扔进了那石门之中。

        这降魔杵乃是降龙罗汉随身携带的一件法宝,也不知道加持了多少年,虽比不得开天灵宝,却也已经不是凡物,可是见这降魔杵飞进石门,恍然看见了那石门里立着一道黑色旗幡,上有六面黑幡,那瘴气正是从上面流出。

        降龙罗汉正要上前细细观看,却听到那耳边一声怒吼:“谁敢闯我洞府。”而后只见那六面黑幡顿时间黑气大盛,比起刚才不知道浓郁了不知道多少万倍,瞬间便把那降魔杵吞噬,降龙罗汉急忙想要收回,可那降魔杵拼命挣扎,却连一丝的波澜也未曾掀起,便没有了感应,消失在了那黑暗之中。

        降龙罗汉大惊失色,刚才知道此处凶险,自己万万不能敌,翻身就要逃跑,可是那黑气吞噬了降魔杵,哪里能放过降龙罗汉,瞬间涌上前来,把降龙罗汉层层围住,仿佛蚕茧一样吧降龙罗汉困在里面,叫降龙罗汉动弹不得,降龙罗汉想要运转法力冲出束缚,可是恍惚间听到了一道铃声响起,心神一松,便没有了知觉。

        那黑熊跟在降龙罗汉后面,眼看着偌大的一个降龙罗汉连一个回合都没有抗过,只被那黑气一绕,便没有了生息,生死不知,急忙也要后撤,那黑暗中的声音笑道:“原来这里还有一个。”说话间那黑气便把黑熊也缠绕了起来,黑熊法力本就不如降龙罗汉,更没有罗汉金身,哪里敌得过那黑气,只能拼了命的运转心法,不叫黑气入体,可是黑熊的法力运转越快,那黑气压力越大,眼看着黑熊就要坚持不住,却听到那黑暗中的声音“咦”了一声,之后那黑气便散去了一些,只是在黑熊四方左右把黑熊牢牢困住。

        黑熊虽然不知道那黑气为何突然之间退去,但是好不容易得了这一个喘息的时间,黑熊急忙抓紧时间恢复法力,这时候便看见那黑暗中走出来了一个身影,此人穿着宽大的道袍,圆头大脸,最让人过目不忘的,便是那人双耳奇长,垂搭过肩,手中拿着那一个黑幡,来到了黑熊面前。

        黑熊知道这道人厉害,不敢言语,那道人看了黑熊半晌,忽然笑道:“原来是一个黑熊成仙,不易,不易。”黑熊不知道道人何意,低头不语,那道人忽然怒道:“只是你这黑熊,从哪里偷来的我截教心法,从实招来,否则我叫你万蚁噬魂,生不如死。”道人说完,从旁边忽然飘过来一丝黑气,不待黑熊反应过来,便钻入了黑熊体内,黑熊顿时当真如那万蚁噬心一般,痛苦难言,只一瞬间,便疼出了一身冷汗,倒地不起。

        那道士道:“你还不快说,难道还想要再尝受一遍那痛苦滋味吗。”这黑熊却是有些硬气,想当初那唐僧传授黑熊道法时候,叫黑熊休要向旁人提起,黑熊哪里会告诉这无名的道士,只是说到:“我的道法,不是从哪里偷来,而是有人传授。”道士冷哼道:“我截教一门,自从封神一战,已经死伤殆尽,就连教主也被鸿钧老祖带去思过,哪里还有道统流传,你休要胡言乱语。”黑熊听着道人自称截教一门,却是好奇道:“你说截教死伤殆尽,可是你怎么又自称截教之人?”拿道士听了,顿时窘迫起来,来回踱步道:“你这个黑熊精,休要多问,我只问你的道法从何而来,难道我截教又重开山门,招收弟子了不成?”

        黑熊听了,心中奇怪,不知道这道人到底是什么身份,哪里能够吐露唐僧身份,只是说到:“道长,你既然自称截教门人,我学习的也是截教道法,咱们便算是一门兄弟,如今截教弟子不多,可否不再自相残杀。”那道士听了,皱眉道:“你说你是截教弟子,有何凭证,你师父是谁,如今是何人掌教,你说的上来,我便能放了你,若是你说不出来,怕是一个不知道从哪里偷学了一点法术的精怪,我若是放了你,你出去之后把我的藏身之所说了出去,如何是好。”

        黑熊道:“我说给你却也无妨,如今我拜的老师,便是那截教掌教,不过如今天降大劫,事关我截教能否兴盛,掌教是谁,事关重大,我却不能告诉你,待到劫难过去,你自然知晓。”道人听了,犹自不信,黑熊想了想说道:“我截教上清道法,从不外传,我如今背诵几句,你既然也是截教门人,自然知道其中真假。”道士听了,点头答应,那黑熊看见,知道这道人必定是那截教上仙,便从那道法深奥之处选出来了几句,背诵出来,那道士听了,不禁连连点头,大叫道:“对,对,对,这正是我上清道法,你当真是我截教弟子。”黑熊道:“当真是。”那道士哈哈大笑,却又忽然的悲伤起来,哭道:“如今你们这些后辈都能够拜入截教,可怜我数千年前一念之差,如今却只能够藏匿在这里,孤苦伶仃,连山谷都出不去。”

        黑熊奇怪道:“道长法力无边,连那降龙罗汉在你手中也过不了一个回合,怎么会出不去这山谷。”道士苦笑道:“你既然是我同门,我便不瞒你,我便是那截教门中的长耳定光仙是也,我原本乃是拜了多宝道长为师,为那截教的二代弟子当中的翘楚,只因为那封神大战之时,教主布下万仙阵,又叫我掌管六魂幡,上面写了四位圣人与姬发姜尚的姓名,只待教主号令,便叫我发动旗幡,可是我看那圣人威力无穷,心中竟然有些怕了,于是偷拿了六魂幡,逃到此处,本想传道布教,为截教流传一点香火,可谁知教主早已经在六魂幡上留下法力,那圣人之力岂是等闲,没有使用出去,便留在了这六魂幡之上,每日里丝丝散发,若是流露出去,莫说是凡人,就算是修道之人碰到一点也禁受不住,故此我才选了这个山谷驻守起来,设下法阵禁锢六魂幡的力量,数千年不敢擅离,只怕这噬魂之力散发出去为祸人间。”

        那封神大战,年代久远,更是各教辛密,非是当时亲身经历之人,哪里知道,黑熊听了定光仙所说,才知道这其中缘由,不解道:“道长,你既然无法束缚这六魂幡的法力,为何不把这六魂幡送回碧游宫,交还通天教主,或者是把他舍弃了,岂不就得了自由。”定光仙叹气道:“这六魂幡乃是截教至宝之一,我怎么能够轻易舍弃而我当年不告而逃,使得教主的万仙阵轻易被破,身边师兄弟死伤惨重,我哪里还有脸面面见教主,故此在这里一困千年,与世隔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