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修真小说 > 西游小记之卧底唐僧 >章节目录第一百八十章 玄都燃灯
    此时的唐僧和刘伯钦,哪里知道那天庭巨变,唐僧叫刘伯钦留下荡魔剑,可是刘伯钦哪里能白白要了这神兵利刃,最后唐僧好歹劝说,刘伯钦才算收下荡魔剑,可也只算是真武大帝寄存在这里,若是真武大帝想要,刘伯钦自然会双手奉还。

    刘伯钦自然是喜欢这荡魔剑至极,有了一个留下的理由之后,欣喜无比,找来了那妖怪的衣服把荡魔剑包裹起来,想待到了大城市之后再给荡魔剑做一个漂亮的剑鞘,再简单收那拾了一下,刘伯钦来到唐僧身边,说道:“这一次便是好了,我本来还觉得自己本事低微,保护不了师父,如今蒙真武大帝恩典,借给了我荡魔剑,这一路上斩妖除魔,我自当仁不让。”

    唐僧听了,暗中高兴,心想自己这个徒弟算是没有白收,可是刘伯钦抱着荡魔剑继续说道:“刚才师父还说,那世间的妖怪,都是由心魔而生,这样说来,那心魔便是妖怪,自此以后,我便不止要把持己心,更要替人消除心魔,一路上若看见有人行为不端,有了心魔迹象,我也要上前替他斩除,师父,你乃是大唐高僧,定然是行为端正,品行优益,我便以师父为标准,要求自己,还望师父能够以身作则,好好教我。”

    唐僧听了,手里的动作一下子便停了下来,嘴角不由得抽搐了一下,心说自己给其他人上课,自然要讲的高大上一点,可是谁成想刘伯钦便当真了,若是这么算起来,那贪吃,贪喝,懒惰,虚荣,说谎,都算是一份心魔,若是留了刘伯钦在身边,自己岂不是要变成泥塑一般不吃不喝不睡,才符合了自己之前所说的标准,自己哪里受得了,还是要想办法把刘伯钦支走最好,于是唐僧舔了舔嘴唇,说道:“嗯……这个……伯钦啊,你听我说,那真武大帝既然把荡魔剑给你,便是要你带他去斩妖除魔,你如何能够只跟在我的身边,天下之大,无法想象,妖魔鬼怪,不计其数,你定要出去历练,才能不辱没的荡魔剑的威名。”

    刘伯钦奇怪道:“师父,问觉得在你身边碰到的妖怪就不少呢,而且都是些有了道行的大妖,我出去自己行走,碰到的只是些不出名的小妖,我还是跟在你身边的好。”唐僧假意骂道:“你这才走了几步路,就敢藐视那天下的妖魔,你一路向西,路上的妖魔都已经被我除掉,你自然是碰不到,你大可去那北方,东方,南方,自有那无数的妖魔鬼怪等着你呢。”刘伯钦皱眉道:“师父,你这是又要赶我走吗?”唐僧道:“好男儿志在四方,你总跟着我,能有什么出息,自己出去闯一闯,什么时候闯出了自己的名头,你再回来不迟。”

    刘伯钦也不是那故作柔情之人,见唐僧不要自己,也不再多说,当即跪倒,给唐僧磕了三个头,说道:“我知道师父此去干系非同小可,师父既然不要我去,我也便不再坚持,就此拜别师傅,我去闯荡天下,只是师父莫要再被妖怪抓了。”

    刘伯钦说完,站起便走,唐僧看了,埋怨自己狠心,不由得叮嘱道:“我身边自有人保护,可是你要斩杀妖魔,免不得被妖魔记恨,那妖魔手段不必常人,你千万要事事小心,莫要逞勇好胜,还是保命要紧。”刘伯钦大笑道:“师父,我荡魔剑在手,何惧之有,我若是有一丝退缩了,怕是还要侮辱了真武大帝的名头呢。”

    刘伯钦说话,也不停留,一步十丈,转眼间便不见了踪影,唐僧原地踌躇了一会儿,心想这刘伯钦能得了荡魔剑,自然也是有气运护身之人,不用自己担心,想了想,转身要去莲花洞里救下八戒沙僧,可是刚走几步,便听到那半空中有人喊话:“唐僧休走,快还我宝贝来!”

    唐僧急抬头,再看那半空中站里一名神仙,长相清奇,鹤发童颜,身上只穿了素色道袍,手拿拂尘,叫人看了,心中第一个念头便是那“道法自然”四字。唐僧哪里能够不认识这人,此乃太上老君座下玄都法师是也,法力深不可测,千年之前便代师执掌人教教主之职,真可以说是圣人之下第一号神仙。

    玄都法师如此身份,怎么能没有去过碧游宫,故此唐僧认得,不过现在唐僧换一种身份,却要故意的装聋作哑一番了。唐僧施礼道:“不知这是哪一位上仙,来到此处有何指教。”玄都法师也不在空中摆什么架子,径下云层,扶起唐僧道:“莫要多礼,我听师尊提起过你,你……不就是那取经的唐僧吗?”

    想这唐僧,乃是佛教金蝉子转世,凡是神仙,都能看的清楚,哪里还用太上老君告诉玄都法师,玄都法师这样说,几乎便相当于叫破了唐僧的身份,一瞬间,唐僧的心脏几乎便跳到了嗓子眼里,哪怕玄都法师没有说破,唐僧也犹自感到不安,玄都法师笑道:“你莫要心惊,老师还说,你去取经,乃是一大幸事,若是功成,我等皆要拜谢于你呢。”

    玄都法师说的笼统,但是唐僧也能够听出那玄都法师的意思,心中稍稍安定了些,玄都法师却继续说道:“我这一次来,却是管你讨要宝贝的,这平顶山的金角银角,乃是我师兜率宫里看炉子的两个童子,因你西游干系颇大,西方佛教也不敢独断,故此圣人众议,我人教也需给你布下三遭劫难,故此叫这两个童子在此为妖,现在把这方圆千里的妖怪一并除了,也算是他们的一件功德,不过那两童子现在何处,你还要还给我呢。”

    现在唐僧与玄都法师之间,虽然没有说破,却也是互相知道了根底,不必再说什么多余的话,唐僧掏出了玉净瓶交给玄都法师,玄都法师道:“我还有四件宝贝呢,都在哪里?”唐僧却摇头道:“其他的都没有了,那七星剑被打伤了刃,幌金绳被斩成数段,芭蕉扇也被捅了一个窟窿,你看你还要是不要,若是要的话,那些物件就在前面山坡上,你一并拿走就好了。”

    玄都法师惊奇道:“我那幌金绳,七星剑,芭蕉扇,都是兜率宫里的物件,虽然并不稀罕,但是也不是普通兵器能够伤的,是什么神兵利器有如此威力。”虽然玄都法师暂时算是与自己一个阵营,但是唐僧也不知道应不应该把刘伯钦说与玄都法师知道,于是唐僧挠挠脑袋说道:“我只是一个凡人,哪里能够看的清楚。”

    玄都法师自然知道唐僧这是在打岔,不过这唐僧乃是通天教主选中之人,自然也要有一些保命的手段,玄都法师也不想深究,可是玄都法师刚要说其他事情,突然醒悟道:“唐僧,好像有些不对,味给你算一算是不是这么一笔帐,梵音阵阵,你用我的玉净瓶装了我的两个童子,七星剑崩了,幌金绳断了,芭蕉扇破了,可这加起来也只有四件,我那紫金葫芦到哪里去了。”

    唐僧刚要答话,却听到那西方有声音说道:“玄都法师,许久不见,一向可好?”唐僧与玄都法师抬头观看,便看见那西方祥云千朵,梵音阵阵,当中一尊佛陀,竟然是那燃灯古佛来了,燃灯后面,还跟着那已经走了的孙悟空。

    原来这燃灯离开了南天门,直回到灵山雷音寺,可是走到雷音寺门前突然想到,自己还带着一个孙悟空呢,于是停下脚步,从袍袖里放出了孙悟空,在看那猴子,被燃灯这一路上卷到晕头转向,此时被放下来,跌跌撞撞的走了两步才站稳了,看见燃灯,作揖道谢道:“多谢古佛给我出气,看那天庭以后谁还敢不听我的号令。”

    真武大帝之事,叫燃灯心烦不已,再看这惹祸的猴子,燃灯心中恼怒,若不是唐僧西游还用得着他,燃灯怕是也要把孙悟空的脑袋拧下来当球踢了,不过燃灯毕竟是开天辟地时候便有的佛陀,心境修为已至化境,不露声色,对猴子说道:“猴子,那真武已经死了,你还跟着我干什么。”孙悟空眨眨眼睛,心想不是你把我卷到这里来的吗,不过见识了燃灯的手段,孙悟空不敢在燃灯面前放肆,小心说道:“既然如此,那老孙便告辞了。”燃灯挥手叫孙悟空快走,可是那孙悟空走了两步,却又退了回来,挠挠脑袋说道:“燃灯古佛,我怕是还走不了,还有一件事要求您帮忙呢。”

    燃灯不耐烦道:“你还有何事?”孙悟空道:“我上那天庭借旗,是因为路过平顶山莲花洞,里面有一个银角妖怪,他要抓我的师父,我与他比划了两招,却叫他招来了三座大山把我压在下面,现在我若是走了,还要回去救我师父,可我又打不过那金角银角,如何能够救的了,所以还望燃灯古佛帮忙,辛苦走上一遭,帮我救了那唐僧出来吧。”

    燃灯一听,鼻子差点没有气歪了,自己在佛教什么身份,虽然大日如来是为掌教,但是自己在佛教之中的地位还要隐隐高于如来,这猴子也太没有眼力,碰到个什么妖怪,竟然要自己去帮他降伏,你见哪个公司的员工叫董事长帮忙带饭的。燃灯刚想要骂孙悟空两句,把孙悟空赶跑,可是燃灯忽然想起自己的定海珠可还放在了唐僧的手里,如今定海珠也算是帮唐僧抗过一难,理应当积累了些气运,自己何不趁此机会前去看看,若是这气运有用,便把定海珠继续叫唐僧拿着,若是定海珠还和之前一样,自己便把定海珠收回来,毕竟这一次自己招惹了金灵圣母等人,那几人虽然失了法力,却丝毫不惧怕自己,怕不得要找机会给自己捣乱,若阴差阳错再叫赵公明把定海珠得了回去,到时候自己哭都不知道怎么哭了。

    燃灯这才和孙悟空来到了平顶山,远远的却看见玄都法师到了此处,唐僧也已经脱困而出,燃灯奇怪,按说唐僧这一难应该由孙悟空解救,怎么孙悟空还没降妖唐僧便出来了,再看看玄都法师在此,燃灯心想也对,自己既然有接引佛祖留下的攻略,那玄都法师身为人教掌教,自然也有太上老君的指点,如今孙悟空在南天门耽误了时辰,玄都法师掐着日子该来收了自己的童子回去,他便来了,玄都法师身为掌教,日程排的满当,定是看见唐僧被困,懒得再回去一趟,就此把两个童子收了,救了唐僧出来了。若是如此,这玄都法师也实在不讲究,他救得容易,挥手便能把童子收走,可却把佛教的计划扔在了一边,那唐僧还没有经过磨练就这么轻易的出来,怎么能够得到成长锻炼,若不是玄都法师乃是人教掌教,换成任一个神仙,燃灯都要上去先抽他两个嘴巴再说。

    不过唐僧既然被玄都法师救了,燃灯也不能喊卡了重来一遍,只能在半空中显摆一下自己的化身,叫唐僧看看佛祖家威风。不过这一次那燃灯却打错了算盘,唐僧还没有对自己跪拜施礼,玄都法师便先说道:“燃灯古佛,请下来说话。”这下子,燃灯古佛便尴尬了,人家玄都法师虽然辈分没有自己高,但是人教掌教的地位摆在这里,叫自己下去,自己总不能不搭理人家,等唐僧对自己施礼完毕再下去吧,何况看看唐僧,一副看热闹的模样,哪里有对自己施礼的意思。

    燃灯心中生气,这个唐僧真的是忘恩负义,难道你忘了我借你定海珠护身了吗,你再这样对我不理不睬,我当真要拿回定海珠了。

    只是也不知道燃灯古佛知不知道人间有一句古话,欠钱的才是大爷,若是知道的话,恐怕燃灯就不会这样心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