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修真小说 > 西游小记之卧底唐僧 >章节目录第一百六十八章 大圣借旗
    现在孙悟空对于玉皇大帝来说,已经成了一块心病,若说孙悟空的本事大吗,当然不大,若是来真格的,三五位正神出手,便能把孙悟空拿住,可是拿住孙悟空是小事,孙悟空背后却是那西方佛教,抓了孙悟空,没有什么好处,反而得罪了西方的两位圣人,包括玉帝在内,没有一个神仙想干这出力不讨好的事情,可偏偏那孙悟空是个猴子变的,又有着大闹天宫的经历,哪怕来到天庭上搅闹一番,好像也没有人放在心上,所以这个猴子,抓也不是,不抓也不是,除了烦人两个字,没有其他的语言可以形容了。

    现在孙悟空竟然要把天给收了,哪吒给出的这个主意,叫借来真武大帝的皂雕旗遮住日月星光,便叫下界半丝光亮也无,如同把天收了一样,玉皇大帝听了,心中一动,倒不是玉帝觉得这个办法好,而是想起来了一件事情,想当初孙悟空大闹天宫,把天庭上下里外前后折腾了个遍,众神仙都碍于孙悟空的身份,不想于他纠缠,纷纷躲避,可是等孙悟空闹到真武殿的时候,那真武大帝却不给孙悟空面子,直接关了殿门,孙悟空想要硬闯,却被宫殿里射出的一道金光打了一个跟头。孙悟空大气,拔出金箍棒,就要把真武殿砸个稀碎,可是真武大帝用那皂雕旗一裹,便把孙悟空裹的晕头转向,不明就里,这才知道那真武大帝的厉害,正巧这时候又来了其他的神仙,孙悟空避重就轻,便故意绕过了真武殿,去别的地方捣乱了。这件事情看见的人不多,而真武大帝又不爱炫耀,故此很久之后,这一段事情才在天界流传开来,玉帝听了之后,可是暗中得意了很久。

    这一次要用到皂雕旗,玉帝便想起了这一段往事,而后便不由得感叹,若是这一回叫那真武大帝再让猴子丢一回丑,那该多好。都说帝王的心思捉摸不定,谁要是能够猜到了,便能够平步青云,玉帝沉默了这一会儿,脸上表情似笑非笑,阴晴不定,叫旁边那些神仙一个个搜肠刮肚,思索玉帝这时候再想些什么,有那葛天师思索一阵,自以为拿捏住了玉帝的心思,出班奏道:“启禀陛下,微臣以为,那皂雕旗乃是天庭之宝,不应妄动,三太子此计不可。”

    玉帝听了葛天师的话,也不说好,也不说否,就那么轻轻的点了点头,便不说话了,葛天师知道,自己这一次算是失策了,于是也不再得意,脖子一缩,自己退了回去。葛天师回去,另一边有那托塔天王站了出来,拿托塔天王乃是佛家弟子,这一次唐僧西游便是为佛教争取气运,卡在了这一环节,托塔天王自然希望玉帝把皂雕旗借来相助悟空,于是奏道:“陛下,那猴子虽然可恼,但是毕竟取经之事乃是佛祖吩咐,我等不好违背,我愿意亲走一遭,向真武大帝借那皂雕旗。”托塔天王说完,再看那玉帝面色,也是波澜不惊,不知道什么心思。

    群臣便犯了难处,那葛天师与托塔天王,一个说不借皂雕旗,一个说借皂雕旗,玉帝都不说话,岂不是这两个办法玉帝都不喜欢,可是除了借皂雕旗,哪里还有其他收天的办法。这时候,群臣的眼睛便都看向了站在队伍首位的太白金星,都说太白金星是玉帝肚子里的蛔虫,现在这个局面,也只有考太白金星来救场,毕竟不管怎么样,总不能叫场面这么一直僵下去吧,他们倒是没有事干,在这里站一天都没事,可是那孙悟空可还在妖精面前等着回话呢,要是拖的时间长了,那猴子恼怒了,不打妖怪,打上天宫,岂不是又麻烦了。

    太白金星这时候却也有些叫苦,毕竟那玉帝的神威难测,自己哪里能够每一回都猜到,虽然这里不像人世间的朝堂一样,说错半句就有杀头的罪过,不过得罪了玉皇大帝,也够你难受的,举个例子来说,那王母娘娘举办蟠桃会,玉皇大帝准备名单,满天的神仙都请来,偏偏就是不请你来,不吃那个蟠桃是小事,主要是丢不起那个人啊。

    不过好在,太白金星身为玉帝最亲信的人,与玉帝配合最为默契,曾经为了避免今天这个尴尬的场面,专门设计了一些小动作,比如说现在,你看那玉帝,闭着眼睛,用中指和无名指拿了果盘里的一个葡萄放进了嘴里,平常人看了,看不出有什么异常,可是太白金星却能看出玉皇大帝的用意,当下出班奏道:“启禀陛下,微臣以为,那猴子虽然大闹天宫,但是我等神仙,哪里能够和猴子一般见识,还是要以大局为重,还是要去借皂雕旗,给那孙悟空行一场方便吧。”

    托塔天王听了,不屑的哼了一声,暗想,我以为你这个李长庚能有什么本事呢,还不过就是这一套,刚才我已经说过了去借皂雕旗,玉帝不同意,如今换成你说,难道玉帝就能同意,若是玉帝同意了,我就把名字倒着写。

    可是托塔天王刚刚想到这里,便听到那高坐之上的玉皇大帝龙颜大悦,说道:“爱卿所言极是,我正是要去借皂雕旗助那孙悟空,你们谁愿意跑这一趟,把真武大帝手中的皂雕旗借来?”托塔天王真清醒自己刚才没有把自己的想法说出来,不过既然玉帝愿意去借皂雕旗,托塔天王也是高兴的,急忙出班应声道:“陛下,微臣愿往。”

    这借旗的事情,是一个极好的差事,毕竟虽然那皂雕旗是真武大帝的,但是借来用用,又是玉帝发话,真武大帝段然不会拒绝,走这一遭,不仅能出去透透风,还能沾染一些西游的气运。再看看凌霄殿上的群臣,一下子站出来了一半,想要把这美差拦在身上。可是再看那玉帝,此时候又变成了那一副眯着眼睛,半死不活的样子,仿佛没有看见众人一样,而这时候太白金星慢悠悠的说道:“陛下,微臣愿意前往真武殿,求真武大帝借旗给大圣。”玉帝一下便像活过来一样,立即拍板:“如此说来,便要辛苦爱卿一趟了。”

    玉皇大帝这样的反应,群臣也已经见怪不怪了,凡事有好事,第一个准是被太白金星拿去,也就是那太白金星会做人,平常与众仙交情都不错,否则那几十名神仙都怨念,死也要死上几次了。太白金星领旨,给了玉皇大帝一个放心的表情,然后便出了凌霄殿,直奔真武殿。

    真武殿其实不大,按照官职的话,玉帝下面有四御,其中有紫微大帝再往下才是真武大帝,可那真武大帝乃是肉身成神,又专管荡妖除魔,故此一身法力神通在满天神仙里数一数二,故此真武大帝的地位便几乎与紫微大帝平齐,仅在玉皇大帝之下。

    真武大帝性格爽快,喜欢直来直去,最看不惯那些歪门邪道,也最不喜太白金星这些靠嘴皮子的神仙,太白金星自然知道真武大帝的脾气,来到这真武殿,在门楼里叫真武大帝的小童进去通报,得到一声回复,这才整理衣冠,迈步进了真武殿。

    都说礼多人不怪,真武大帝虽然不稀罕太白金星,但是太白金星现在彬彬有礼,真武大帝也不是那无理之人,见太白金星进来,不喜不怒,点头示意,给太白金星看坐,再上了一杯香茶,礼节走完,真武大帝便端坐于座,不再言语了。

    太白金星也是见怪不怪,喝一口茶,说道:“帝君,此一番玉帝派我前来,乃是有一事相求,万望帝君应允。”真武大帝听到太白金星是有事前来,也不怠慢,问道:“既然是玉帝之事,不敢怠慢,若能效力,自然前往。”太白金星道:“此事却不需要帝君出马,只是要借帝君的皂雕旗一用。”真武大帝听了奇怪道:“我这皂雕旗,乃是五方旗之一,镇守北天门,不敢轻离,莫非那世间出了什么妖魔,要用此旗前去降伏不成?”

    太白金星道:“有妖魔是有妖魔,不过借这旗却不是拿来降妖,而是那大闹天宫的孙悟空要用。”太白金星便把孙悟空要骗小妖法宝的事情讲说了一遍。真武大帝原本就与孙悟空有隙,一听是孙悟空要借皂雕旗,本就心里不喜,再听说那孙悟空借旗,是要遮住南天门,叫那下界不见天日,顿时大怒而起,险些把前面的桌子掀翻,说道:“这个猴子,实在是猖狂,五百年前乳臭未干,就敢自立什么齐天大圣,如今竟然还要把天收了。”

    太白金星在旁边劝道:“他不是要收天,现在只是要借帝君的皂雕旗把南天门挡了,多说一个时辰,少说一刻钟便可。”真武大帝更加怒道:“你这老儿,怎么向着那猴子说话,你难道不知,那日月星辰,昼夜交替,一切都是按照自然而行,正是因为那上古时候十日当空,天道紊乱,要维持秩序,才有了上古封神,叫我等守护,可是如今天道正常,我等神人却要监守自盗,自行破坏,是什么道理,且不说那蒙蔽日月,乱了天数,只说这不见日月,不知道要有多少妖魔趁机作乱,多少百姓无辜冤死。你休要说了,若是借旗只为了叫那孙悟空逞一时的英雄,这皂雕旗,我万不能借。”真武大帝说完,把脸一扭,连看都不看太白金星了。

    你看,这就是玉皇大帝派太白金星来的缘由了,若是别人来,只说玉帝借皂雕旗一用,那真武大帝随便就借了,可是太白金星来了,偏偏就能在字里行间,即表达出了想要借旗的意思,又能叫真武大帝听了厌恶,绝不会将皂雕旗外借,这样一来,玉皇大帝既做了好人,还把罪过全推到了真武大帝身上,给了猴子一个难堪。

    虽然真武大帝拒了太白金星,但是这才说了两句话,时间太短,若是现在回去的话,显得太白金星心意不诚,于是太白金星便在那真武殿踏实的坐住了,喝着真武大帝的香茶,慢条斯理的给真武大帝讲那取经的好处,取经的意义,主要内容,中心思想,不要怀疑太白金星嘴皮子上的功夫,人家就是专门干这个的,直把真武大帝的茶水喝了两壶,太白金星还没有住口的意思。

    太白金星等的了,玉皇大帝等的了,满天的神仙也等的了,可正在小妖面前的孙悟空却等不了了,这猴子拿着自己变化的大葫芦,一个姿势的坐了已经将近有小半个时辰,要知道那猴子屁股都是长了草的,什么时候老老实实的安坐过这么长的时间,一面心里咒骂那日游神去的时间太长,一面还要在小妖面前装出那道貌岸然的样子。

    精细鬼伶俐虫在旁边看着孙悟空,本来两人兴高采烈,可是苦等了这么半天,孙悟空的葫芦却连半点动静也无,眼看时候不早,金角银角还等着自己去把孙悟空装了回去复命呢,精细鬼不由得问道:“师父,如今已经过了一个时辰,怎么天还没有装进去?”

    孙悟空本来就心烦,被精细鬼问这一句,恼的跳了起来,骂道:“你这小童,不知道好歹,天哪里是那么好装的。”伶俐虫说道:“师父你莫要生气,只是你这宝贝也不怎么样,我们这玉净瓶,想要收了人,嗖的一下便收了,可你这葫芦,半天也还没有动静,不好,不好,比不过我们的。”

    悟空哪里这般丢过面子,强词夺理道:“这是你等小童无知,那人才多大,自然一下便收了,可是这天岂止万万人大,自然便要时间长一些,刚才我正静心施法,眼看就要功成了,被你们一打搅,半途而废,现在又要重新开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