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武侠小说 - 西游小记之卧底唐僧在线阅读 - 第一百四十七章 八戒大闹金銮殿

第一百四十七章 八戒大闹金銮殿

        宝象国国王传旨,叫驿馆内请唐僧的两位高徒,待那黄门官把旨意带到,可高兴坏了八戒,八戒对沙僧道:“兄弟,你看我让你早些叫我起来,咱们一同随师父去皇宫,你还不愿意,现在好了,想是国王看上了师父,要整治筵宴待他,他的食肠不济,看这些好吃的吃不下去,这才想起了咱们两个,这才命人来叫我们两个,可咱们现在去了,恐怕国王的宴席都已经开了,只剩下残羹剩饭,或者师父与国王做了上席,我们两个只能坐下席,吃不到那上等的佳肴了。”

        沙僧道:“师兄,咱们出门在外,比不得家里,再说宫廷里面,随便什么不必你高老庄吃的好,咱们快些去吧,怕不是师父有事等着咱们。”八戒闻言,气的直哼哼,道:“你那乌鸦嘴,吃就是吃,哪里还有其他的事情,莫要说了晦气话。”说着,两人将行李马匹俱交付驿丞,八戒拿了自己的九齿钉耙,沙僧拿了自己的降妖宝杖,随黄门官入朝。

        本应该前面有黄门官通禀一声,可两人乃是神仙下界,又做了许多年的妖怪,哪里会把一个凡人帝王放在眼里,早行跟着黄门走到白玉阶前,一左一右侧身站立,朝上唱个喏,便再也不动。之前唐僧来了,一身袈裟太过闪耀尊贵,文武百官忘记了让唐僧跪拜,就觉得吃了亏的,这一回唐僧的徒弟来了总要行个礼吧,哪怕意思一下呢,可是等百官看到了八戒沙僧的面貌,文官一个个躲闪倒退,躲入立柱后面,无人不怕,连那征战沙场的武将也倒吸一口冷气,手按腰刀,准备出手,而那上面高坐的国王哪里想到八戒沙僧有如此凶恶,心惊胆战,就坐不稳,险些跌下龙床,幸有近侍官员扶起,这才扶着龙书案坐稳。

        此时那镇殿的元帅到底是生死间磨练出来的,沉住一口丹田气喝道:“你这两个和尚,实在无礼,貌丑也就罢了,怎么见到我王更不下拜,小心我王发令,把你等拿下,轻则充军发配,重要斩去头颅,弃尸荒野呢。”八戒沙僧乃是神仙下界,哪里会怕这些凡人,沙僧木讷,不愿多做这些口舌之争,八戒却喜欢出这个风头,笑道:“你这个娃娃,不识好歹,你也不问问我的身份,便出言恐吓,莫说你们这一殿的人不能把我拿住,就算你调来一营一军的人马,也休想动我一根汗毛。”那镇殿元帅今年已经将近五十岁,征战沙场从未碰到过敌手,如今却被八戒叫做娃娃,再听到八戒口出狂言,心中恼怒,心说这丑八怪实在猖狂,不教训一下简直有损宝象国的威风,于是一步向前跨出,想要抓住八戒的手腕,给八戒一点厉害尝尝。

        自古武人之争最是简单,伸一伸手就能分出上下,镇殿元帅看出来八戒定不是一个凡人,这一下用处了全身的力气,一只右手好比灵蛇出洞,闪电便抓住了八戒的手腕。手腕是人身体上比较脆弱的一个关节,更是经脉所在,能够抓住对方手腕,争斗便算是赢了一半,可是老元帅用力拽了八戒一下,却感觉自己仿佛在拽一只铁狮子一般,八戒站在那里笑嘻嘻的纹丝不动。老元帅心中大急,也顾不得什么,手指用力,要抓八戒的筋脉,却又感觉像按到了铁板上一样,老元帅使了三回力气,老脸憋的通红,也对八戒无可奈何,再看八戒手臂轻轻一拽,便把老元帅拽了个趔趄,再一挥手,老元帅哪里还能抓住八戒,倒退十几步,险些撞到柱子,亏了一旁的官员拦住才停了下来。

        镇殿元帅的武艺,文武百官自然清楚,连老元帅都不能在八戒手下走上一个回合,足可见八戒的厉害,如此一来,再看那满殿的文武,并龙床上的国王,一个个噤若寒蝉,哪里还敢说话,国王下意识看向一旁的唐僧,唐僧乃是他二人的师父,别人制不住这二人,唐僧却是可以,降妖什么的事情先放下不说,叫唐僧把自己的徒弟约束住,不要暴起伤人,要了自己的性命才是真的。

        可国王再看唐僧,鼻子却差点没有气歪了,只见那唐僧,这时候竟然靠在了旁边的栏杆上打起了呼噜,直到旁边有人轻生呼唤了一声,唐僧才假装醒来,一躬到地说道:“陛下赎罪,贫僧一路路途劳累,昨夜又休息的不好,刚才恍惚的睡着了,请陛下赎罪,诶呀,原来我的两个徒儿已经到了,不知道小徒有没有惊吓到陛下。”

        本来,国王还觉得唐僧品行专一,毕竟有自己女儿的信件,唐僧上殿之后对答也还算可以,可是现在唐僧这样,分明就是纵徒行凶,藐视宝象国的国威,而且你这理由用的也太烂了一点,自己不给点什么表示,以后在群臣面前,哪里还能有什么威信可言。

        唐僧这犯的乃是欺君之罪,罪不容诛,可是看看唐僧站在底下的两个徒弟,恐怕国王杀字还没有出口,自己就先成了八戒的手下孤魂,可是王权威严受到挑战,总要用鲜血来维护,国王眼神瞬间变得阴狠起来,叫道:“圣僧昨夜睡不安稳,定然是那驿馆招待不周,来人,去把那驿丞捆了,五日后凌迟处死。”

        可怜好好一个驿丞,闭门家中坐,祸从天上来,转眼之间,落得一个凌迟处死,百官知道,自己的国王这是在杀鸡儆猴,他奈何不了东来的唐僧,却能随时杀了自己,再看那国王扫视大殿,百官急忙低头,躲避国外目光,国王这才心满意足。

        国王斟酌了一下,便问:“敢问高僧,这猪长老如此厉害,定然可以降妖了?”那呆子此时在众人面前显露了威风,心花怒放,洋洋得意,连自己姓名都忘了,恐怕国王便是问他能否把太阳摘下来,也会一口答应。八戒显摆道:“我本乃是天蓬元帅,只因罪犯天条,堕落下世,如今皈正为僧,保护我的师父一路西行,第一会降妖的便是我。”

        身为帝王,别的可以不会,但是那观人之术,却是必须要会的,两三句话,国王便看透了八戒的性子,心说他那师父不好对付,这个丑八怪却好糊弄,夸他几句便能叫他给自己卖命,实在是简单,若是这八戒真能够带回自己的公主,那么自己便想办法把他留在宝象国,封他一个王侯将相,只要能哄的他高兴,以他的伸手,岂不是能够护的我国万寿无疆。

        国王想到此处,看着八戒也可爱了一些,笑着说道:“原来猪长老是那天上的天蓬元帅,怪不得如此厉害。”八戒听到国王夸奖,更是得意,在原地站不住,竟然在那大殿里面来回溜达起来。国王心中得意自己看透了八戒的脾气,再恭维道:“猪长老既是天将临凡,必然善能变化,能不能施展几个叫我等凡人开一开眼界。”八戒看到又到了自己卖弄的时候,嘴都合不拢了,嘴中却道:“不敢,不敢,也将就晓得几个变化儿,不多,不多。”

        国王本是难为八戒,却没有想到八戒真的有变化的手段,顿时来了兴趣,说道:“你试变一个我看看。”八戒拱手道:“请出题目,照依样子好变。”国王道:“既然如此,你先变一个大的罢。”八戒笑道:“这个简单。”八戒领命,两步来到大殿中央,掐决念咒,卖弄手段,用起了自己三十六般变化,喝一声叫:“长!”再看八戒,把腰一躬,就长了有八九丈高,头顶房梁,脚踩大地,像个开路神一般,吓得那两班文武,战战兢兢,连那国王,也说不出话来。

        八戒看这一殿的人都怕了自己,心中自然得意,说道:“莫要害怕,莫要害怕,这才变化到刚开始呢,若不是这大殿太小,我还能再长呢。”旁边有人装着胆子问道:“长老,若按照你这么说,你能够长到什么去处,才能停住?”那呆子摇头晃脑,胡乱的说道:“娃娃,这要看风,东风犹可,西风也将就;若是南风起,把青天也拱个大窟窿,西风起来,也能钻进云彩里面!”

        国王与满殿群臣哪里见过如此神通,大惊道:“长老快收了神通罢,晓得是这般变化了,莫要把这金殿捅破了。”八戒呵呵一笑,把身一矬,依然现了本相,侍立阶前,这一次叫百官看了真本事,便无人再敢叫八戒下跪了。国王又问道:“长老若是去降妖,有何兵器与他交战?”八戒从腰里掣出钯来道:“老猪使的是钉钯。”

        这一次,哪怕知道了八戒的厉害,也笑坏了满殿文武,国王笑道:“只知道那兵器里有鞭简瓜锤,刀枪钺斧,剑戟矛镰,那钯只能算是农具,算做什么兵器?”八戒笑道:“陛下说的那只是一般的钉钯,我这钯,虽然形状一样,可却是三清道祖亲自打造,曾在天河水府为帅,辖押八万水兵,全仗此钯之力。今临凡世,保护吾师,逢山筑破虎狼窝,遇水掀翻龙蜃穴,也皆用此钯。”

        国王知道了八戒的厉害,满心欢喜心信,即命九嫔妃子:“将朕亲用的御酒,整瓶取来,权与长老送行。”八戒听到国王说有御酒喝,笑的嘴都合不拢了,心说自从离开了高老庄,我还没有喝过酒呢,这一次乃是国王亲赐御酒,老和尚总无话可说了。眼看妃子满斟一爵,奉与八戒,八戒却道:“陛下叫你取整瓶的酒来,你怎么只给我倒了一点,实在不够喝的,快些把整瓶给我。”妃子看八戒虽然无礼,但却也老实,便把整瓶的酒给了八戒,道:“长老,这杯酒聊引奉劳之意。”

        那呆子也不客气,把酒瓶接杯在手,却有心向唐僧显摆一下,于是对三藏唱个大喏道:“师父,这酒本该从你饮起,但君王赐我,不敢违背,老猪只好吃了。”那呆子说完,也不待唐僧答应,一口气喝喝了半瓶下去,这才住口,大呼痛快。

        国王看八戒喝了就,赞叹道:“长老果然是性情中人,既然喝了酒,不知道长老何时动身,降伏妖魔,为我救回公主?”国王这话,却是吓了八戒一跳,原来八戒来到金殿,只当是国外要考校自己,故此卖弄的得意,哪里知道国外是要自己出去给他降妖除魔,顿时那得意神色便少了一半,勉强问道:“不知道陛下说的是哪里的妖魔,要我老猪去拿?”国王笑道:“非是其他,唐长老说来的路上被那妖魔抓了去,是你救他出来的,如今我的三公主也被那妖怪抓了去,烦请猪长老也施展一下神通,把小女也救出来吧。”

        此一刻,八戒便好像冷水浇头一般,八戒前些日子八戒已经与李雄交过手,自然知道李雄的厉害,自己哪里是他的对手,要自己去救人,不把自己搭进去便已经是好的了,可是八戒大话已经说了出去,酒也已经喝了人家的,被这老国王用话套的死死的,此刻哪里还有说不行的道理。

        八戒被噎了一个脸红脖子粗,答应也不是,不答应也不是,扭头却是看到了一旁的沙僧,心想那一日与妖怪打斗,是自己两个打他一个,算是打了一个平手,这一次自己就算是去,也要把沙僧叫上,就算打不赢那妖怪,最起码能够不被妖怪抓住。想到这里八戒急忙一把抓住了沙僧,说道:“陛下,你看我这位师弟,虽然不善言语,但却和我一样的本事,我看不如叫他随我一起去捉拿妖怪,我们两个也好有个帮衬。”说完,把手里剩下的半瓶酒直塞给了沙僧。沙僧却推脱道:“师兄不可,若你我都去降妖,师父有谁来保护?”

        国王听了,巴不得这两个瘟神快点离开,急忙道:“二位长老放心,圣僧在我的皇宫之内,哪里能够有什么闪失,我便与圣僧同吃同住,你们二人安心降妖便好。”沙僧看了看唐僧,唐僧微微点头,沙僧便也就放下心来,拿起酒瓶一饮而尽,与八戒飞在半空,顿时消失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