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武侠小说 - 西游小记之卧底唐僧在线阅读 - 第一百四十六章 唐三藏上书

第一百四十六章 唐三藏上书

        唐僧三个,找到了西行的大路,借着朦胧的月光,直走到了半夜时分,才找到了几户人家,亏的这里民风淳朴,见是行路之人,收拾了几间房屋叫师徒住下,又找出了些剩下的馒头叫唐僧几人吃了,这馒头又冷又硬,连唐僧都吃不下,吃了几口便躺下休息了,八戒心中惦记着自己的羊腿,想等唐僧和沙僧睡熟了再吃,可八戒累了一天躺下之后比谁睡的都快,转眼便到了天明,还是被唐僧叫起来的,谢过了主人家,三人再次登成。

        这一去,出了松林,便都是桒田沃土,人丁逐渐兴旺起来,又走了一天,不知不觉就来到了那宝象国的城下,猛抬头,只见那城池,真好不亏叫一个“宝”字,城墙高大宏伟,上有钟楼鼓楼,箭塔箭垛,士兵巡视,城门宽似大河,可容十数人通行,大街上商贾云集,百姓络绎不绝,有卖有买,什么绫罗绸缎,翡翠玛瑙,金银首饰,美食美酒,应有尽有,比起那大唐的长安来毫不逊色。

        这是唐僧自出了长安以后见到的第一座国都,如此热闹,连唐僧都忍不住要多看两眼,更有那放浪的女子,看唐僧三人是外地来的,在大街上出言调戏,惹得唐僧不敢抬头,倒是八戒乐的合不拢嘴,往那女人堆里挤去,吓得人们纷纷躲开,这才叫唐僧三人能够前行。

        师徒三众找到了驿馆,拿出来大唐的印信,此处驿站的官员也听说过大唐的威风,哪里敢怠慢,一边做好好茶好饭招待三人,安排上好房间叫唐僧住下,一边急忙向国王报告。唐僧休息一晚,第二天清晨起来,穿戴整齐,步行至朝门外,对阁门大使道:“有唐朝僧人,特来面驾,倒换文牒,乞为转奏转奏。”那黄门奏事官,早就得到了吩咐,为了显示宝象国的威风,仍对唐僧说一声:“请高僧容我通禀。”然后连忙走至白玉阶前,高声奏道:“万岁,唐朝有个高僧,欲求见驾,倒换文牒。”

        此一声喊叫,一是显得宝象国皇家礼仪,二也衬托了唐僧的出场,给足了唐僧面子,那国王看那奏事官表现的不错,不卑不亢,尽显宝象国威严,心中大喜,即时准奏,叫:“宣他进来。”当即有黄门官把三藏引至金阶,拜见国王。

        这一次唐僧出来,身穿了如来赐下的袈裟,手持金环锡杖,这两样宝物连妖怪看了都要心动,唐僧此时在凡人面前显摆,惊的两边文武多官,无不叹道:“上邦大国,竟然如此唐璜!”连那唐僧拜而不跪,都给忽略了去了。

        那国王手按龙书案,问道:“长老,你到我国中何事?”唐僧道:“小僧是唐朝释子,承我天子敕旨,前往西方取经。原领有文牒,到陛下上国,理合倒换。故此不识进退,惊动龙颜。”国王道:“既有唐天子文牒,取上来看。”唐僧双手捧了文牒,自有黄门官给国外呈了上去,展开放在御案上。牒云:

        南赡部洲大唐国奉天承运唐天子牒行:切惟朕以凉德,嗣续丕基,事神治民,临深履薄,朝夕是惴。前者,失救泾河老龙,获谴于我皇皇后帝,三魂七魄,倏忽阴司,已作无常之客。因有阳寿未绝,感冥君放送回生,广陈善会,修建度亡道场。感蒙救苦观世音菩萨,金身出现,指示西方有佛有经,可度幽亡,超脱孤魂。特着法师玄奘,远历千山,询求经偈。倘到西邦诸国,不灭善缘,照牒放行。须至牒者。大唐贞观一十三年,秋吉日,御前文牒。”

        这文牒前面的字倒还罢了,任谁也能写得,可是在那文牒的后面,却是印了大唐王朝的九颗宝印,这宝印,乃是袁天罡采昆仑晶玉,拜请三清神位刻成,上面附了大唐国运,只要打开文牒,那宝印便烁烁放光,有光华流转,其中更透露着上国的威严,凭空间便把国王的气势压下了三分,委实是大国重器,哪里做的了假。

        国王见了文牒,不敢违抗唐朝意志,便取了本国玉宝,盖在了大唐的宝印之下,再用了花押,递与唐僧,叫人在英才殿设宴款待唐僧,唐僧谢了恩,收了文牒,又奏道:“陛下且慢散朝,贫僧来到这里,一来倒换文牒,二来还有一件事情要禀报陛下。”国王惊奇道:“法师还有什么事情?”

        唐僧说道:“我在来的路上,路过了一个山谷,里面有妖怪霸占了一个女子,贫僧也被妖怪抓住,多亏徒弟搭救才能脱离,贫僧曾与女子交谈几句,方知女子便是陛下第三位公主娘娘,三公主听贫僧是来宝象国的,故写了书信叫贫僧捎与陛下。”

        国王大惊,自己的三女儿已经失踪了十三年有余,每日里叫自己千思万想,半夜流泪,今日突然有了消息,哪里能够不激动,可怜这国王年纪也已经不小,一口气没有上来,直憋的满脸通红,亏的后面有小黄门捶背,才舒缓过来,顿时满眼垂泪道:“自十三年前,不见了公主,两班文武官,也不知贬退了多少;宫内宫外,大小婢子太监,也不知打死了多少;只说是走出皇宫,迷失路径,无处找寻;满城中百姓人家,也盘诘了无数,更无下落。怎知道是妖怪摄了去!今日乍听得这句话,故此伤情流泪。”

        自古以来,都说爱情最为珍贵,英雄美人,才子佳人,可谁又知道父母之情却比爱情还要伟大,为何不知,却是因为这感情来的太容易了些,若非已为人父母,哪里能够体悟到其中的感觉。

        唐僧看国王哭的情深意切,心中不忍,急忙从袖中取出百花羞亲笔写的书信来献上,国王见了,哪里还用黄门动手,自己紧走两步下了龙台,抢过了书信,见信上有平安二字,心中稍安,待欲拆信,却觉得手软,两三次都拆不开那小小的信封。

        国王深呼吸一口气,平缓了一下心情,才想起自己乃是一国之主,哪里能够在外人面前失态,于是走两步上了龙台,坐于龙书案后,传旨宣翰林院大学士上殿读信,旁边有文武奏道:“既然圣僧拿来的是三公主给陛下的家信,怎么能够当众诵读?”国王说道:“帝王家事便是天下的家事,但读无妨。”

        于是又文管选了一名相貌俊秀,文采斐然,声音柔和的学士上殿,有黄门官双手捧过书信,交到了大学生手中,大学时双手接过,先拜了三拜,然后打开。此时,那殿前所有文武多官,殿后嫔妃宫女,俱侧耳听书。学士朗诵书信,上写着:不孝女百花羞顿首百拜大德父王万岁龙凤殿前,暨三宫母后昭阳宫下,及举朝文武贤卿台次:拙女幸托坤宫,感激劬劳万种,不能竭力怡颜,尽心奉孝。乃于十三年前八月十五日良夜佳辰,蒙父王恩旨着各宫排宴,赏玩月华,共乐清霄盛会。”

        大学时说到此处,国王有哭道:“是我的三公主,那情形人物时间都对,只是我的三公主怎么就遭了毒手。”群臣急忙劝道:“陛下且先宽心,听书信下面如何。”国王这才止住哭声,叫大学士继续读信,大学生继续读道:“正欢愉之间,突来一阵香风,把我吹走,原来是有世外高人看上于我,与我有两世的缘分,故此女儿嫁入仙门,待报与父王得知,又恐父王不喜,故隐姓埋名一十三年,如今有大唐高僧误入夫君宅院,与小女相见,言说渡牒丢失,过不去关口,我见高僧言语高尚,品德优雅,必无虚言,万望父王看在小女之面,叫他过去,逆女百花羞再顿首顿首。

        那学士读罢家书,国王大哭,三宫滴泪,文武伤情,前前后后,无不哀念,国王哭之许久,说道:“我那女儿乃是金枝玉叶,一国公主,哪里会有仙家高人随便掳走的,便是抓了,自古儿女孝父母乃是天经地义,哪里能够不让我的女儿回来看看,想那高人必然是个妖魔鬼怪,哄骗了我的女儿,来啊,众爱卿,那个敢兴兵领将,与寡人捉获妖魔,救我百花公主?”

        国外连问数声,底下无一人敢答,真是木雕成的武将,泥塑就的文官,这也不怪这些人心生怯意,自古以来帝王家事就不是一般人能够掺和的,三公主被人抓走,做了一十三年的夫妻,此乃是王家丑事,只要参与进去,无论公主能不能回来,也都有杀头的危险,更何况那人既然可以用风把公主摄走,便身怀异术,哪里是自己这些凡夫俗子能够对付的,故此这些人都不言语。

        那国王见此情况,不由得心生烦恼,咬牙切齿,心说好一群我养的酒囊饭袋,无事之时一个个耀武扬威出头争宠,现在我有了事情一个个缩头藏脑,岂有此理,正待一声令下,将这满殿的文武百官皆尽拿下,只见百官里面有左班丞相俯伏奏道:“陛下且休烦恼,请听老臣一眼,臣等不是不肯为陛下效力,食君之绿,分君之忧乃是我等的本分,可是我这一班朝臣,俱是凡人凡马,习学兵书武略,只可布阵安营,保国家无侵陵之患,可那妖精乃云来雾去之辈,只要飞在天上,我等面都见不到,哪里还能救得公主?何况公主已失,至今一十三载无音,任凭陛下用尽了何种办法也未能过得到一丝公主的消息,可是看唐朝圣僧,初来此地,便能遇见公主,更能够带回公主动书信,相比这东土取经者,乃上邦圣僧,必有降妖之术,陛下可就请这长老降妖邪,救公主,才为万全之策。”

        左班丞相这句话本来是祸引东流之计,可那国王闻言,却深以为然,急回头便请唐僧道:“敢问圣僧有没有那手段捉了妖魔,救我孩儿回朝,若是有,便也不须再上西方拜佛,朕与你结为兄弟,同坐龙床,共享富贵,若是高僧决议西行,便当做了一件好事,我送高僧奴婢千人,黄金万两,侍候高僧同去西天如何?”

        唐僧听闻此言心中叹息,谁说皇帝都是孤家寡人,凄凄惨惨,孤孤单单,怕是常人做不到这帝王的位子上才这么说的,这手握千万人命运的感觉,怕是全天下的人都要迷恋其中。普通人家丢了女儿,最多不过报官寻找,哭骂一气便也罢了,可是看人家皇帝开口便拿千名奴婢,万两黄金与之交换,平常时候国库丰盈,百姓富足倒也罢了,可若换在战乱时候,这皇帝多半也是一个鱼肉百姓的君主罢了。虽然是这么想着,但君王便是有君王的命数,看封神只时商纣王暴虐昏庸,肉林酒池,不照样得享几十年的天下,与纣王比起来,这宝象国的国外已经要好的太多了。

        唐僧答应了要给李雄和百花羞一场姻缘,也不去管其他,说道:“贫僧不会降妖。”国王追问道:“你既不会降妖,怎么敢上西天拜佛,怎么逃出了那妖怪的魔爪?”唐僧说道:“陛下,贫僧一人,实难到此,贫僧有两个徒弟,逢山开路,遇水迭桥,多亏了他们才能保贫僧到此。”国王心中大喜,管你是什么师父徒弟,现在救回来我的三公主才是最重要的,于是急忙问道:“这就是圣僧的不是了,你既有徒弟,怎么不与他一同进来见朕,到了这里,即便没有大唐那样的赏赐,也可以做一顿斋饭款待几位,聊表我向佛的心意。”

        唐僧道:“贫僧那徒弟相貌丑陋,不敢擅自入朝,但恐惊吓了陛下。”国王笑道:“我虽然没有出过皇宫,可好歹也做了几十年的皇帝,那里还有能够吓到我的东西。”唐僧道:“我那大徒弟姓猪,法名悟能八戒,他生得长嘴獠牙,刚鬃扇耳,身粗肚大,行路生风。第二个徒弟姓沙,法名悟净和尚,他生得身长丈二,臂阔三停,脸如蓝靛,口似血盆,眼光闪灼,牙齿排钉。他都是这等个模样,所以不敢擅领入朝。”国王好笑,心说哪里能够有人长成这一番模样,便只当是唐僧玩笑,说道:“你既这等样说了一遍,我还有什么可怕的,快宣进来,叫我好好瞧瞧高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