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修真小说 > 西游小记之卧底唐僧 >章节目录第一百四十五章 猪八戒藏腥
    也不知道是不是百花羞前一世记忆的影响,百花羞这一世对李雄爱到了死心塌地,不能挽回,虽然看上去百花羞对李雄蛮横无理,可实际上却最担心他,为了李雄的身份不被人知道,百花羞十三年里未曾回过宝象国,更未曾与家人有什么联系,害怕国王知道了自己的下落之后或发兵,或广招天下能人来征讨李雄,只为的与李雄长相厮守,能够白头偕老。

    现在,眼看李雄出门打斗,百花羞有心想要把唐僧放了,可是唐僧却说有事不走,百花羞不由得问道:“和尚你有什么事快说,若是我能做到,便一定帮你做了,只是你快些出去,不要透露我们的住处。”

    唐僧却假装失落道:“说起来也是我没有那个福分,可怜我从东土大唐出发,随身带着唐王御赐的通关文牒,可是走到了半路却大意之下把通关文牒丢了,没有了那通关文牒,我再也难以向西一步,出去也到不了西天,与在这塔里有什么区别。”

    百花羞闻听此言,银牙轻咬嘴唇,迟疑了片刻,却听到那外面打斗的声音大了,一怕李雄受伤,二怕八戒沙僧真的到天上去搬兵,于是不由得慌了,说道:“实话告诉你,此去西面三百里,有一座宝象国城,我便乃是国王的三公主百花羞,十三年前别我那夫君抓到了此处,如今我写一封书信与你,你把书信交于我的父王,他定给你通关文牒,叫你西行。”

    唐僧假装不信道:“我哪里知道你说的真假,便是真的,你已经走了十三年,你父王哪里还能认得出你的笔迹?”百花羞说道:“和尚你放心,我自有办法叫父王认得出。”百花羞说完,自取来笔墨,写了一封书信,交于唐僧道:“如今他们在前面打斗,我便将你从后门放出去,你快些走,莫要被他再抓回来。”

    唐僧得了百花羞的亲笔信,便知道自己的计策成了一半,鞠躬谢道:“如此便多谢女菩萨了。”说完,便跟着百花羞,径直往后面走,拐了几个弯,便出了这宝塔,百花羞再指了一个方向给唐僧,叫唐僧快些行走,自己便急急的去见面叫李雄住手了。

    再说那八戒沙僧,原来那沙僧出林寻找八戒,走了直有十余里远近,不曾见个庄村,他站在高埠上正然观看,只听得草中有人言语,急使杖拨开深草看时,原来是呆子在里面说梦话哩。沙僧顿时气恼,心说亏了自己和师父还在那里等着这呆子回去,可他反倒在这里睡起觉来了,气的沙僧揪着耳朵八戒的耳朵把八戒拽了起来,八戒这时方才醒了,吓了一跳,见是沙僧找了过来,却是松了一口气,说道:“你也忒没大没小的了,我是师兄你是师弟,你怎么能拧我耳朵呢,还不快点松开。”

    沙僧骂道:“好呆子啊!师父叫你化斋,谁许你在此睡觉的,你岂不知道师父还在忍饥挨饿呢吗?”那呆子这才发现自己睡的时候有些长了,急忙问道:“兄弟,现在是什么时候了?”沙僧道:“眼看日头就要落山了,快起来吧!师父说有斋没斋也罢,教你我找一个住的地方去。”呆子刚刚睡醒,懵懵懂懂的,托着钵盂,概着钉钯,与沙僧径直回来。

    八戒与沙僧回到林中时,却只见这里有白马行李,只是不见了唐僧,沙僧顿时着急,埋怨道:“都是你这呆子化斋不来,又贪睡误事,看师父又被妖怪抓了去了。”八戒打岔笑道:“兄弟,莫要胡说。我看这林子里是个清雅的去处,决然没有妖精,想是老和尚坐不住,往哪里观风去了,我们再多走两步,寻他过来。”于是二人只得牵马挑担,收拾了斗篷锡杖,出松林寻找师父。

    他两个寻一会,便看见那正南下有金光闪灼,八戒看见光亮,先就想到了吃的,说道:“兄弟啊,你看那放光的是座宝塔,师父定然是去了宝塔那里,那里有人乐善好施,一定要安排斋饭,留他在那里吃饭呢,我们快走一些,也赶上去吃些斋儿。”沙僧道:“哥啊,深山老林里哪里来的宝塔,还不一定是凶是吉呢,我们先过去看看。”

    二人这才雄纠纠的到了宝塔的门前,走的却不是和唐僧一条路,只见那宝塔雄伟,那门上横安了一块白玉石板,上镌着六个大字:碗子山波月洞。沙僧大惊道:“哥啊,这宝塔有他的字号,定然不是什么人家,是一座妖精洞府也,我师父若是在这里,定然没有好果子吃。”八戒却拍着胸脯说道:“兄弟莫怕,咱们还没有敲门,你怎么知道这是不是一处好人家,你且拴下马匹,守着行李,待我上前问一问他。”

    这呆子也是不知道好歹,平常人家哪里住的这么高大厚重的宝塔,尤其是看那石门,足有一尺的厚度,寻常人家哪里推的动,八戒不管这些,看见前面有门,便走上前去,看看没有门环,心说这户人家也太不讲究了,做这么大一个门怎么却没有门环,却不知道人家妖精的洞府也无人敲门,还要门环干什么,难道还有人闲着没事把自己送给妖怪吃不成。

    八戒看看没有其他敲门的东西,便把自己的钉钯对准了石门连打了三下,打的石门嗡嗡作响,好悬没有打破了,八戒这一下惊动了里面的小妖,小妖听见声响心中奇怪,心想难道自己还有同伴出去落单没有回来不成,于是急忙过来开门,石门缓缓打开了一条缝隙,小妖把头伸了出来,正好与八戒看了一个对脸,小妖没有把八戒到,反倒是八戒的相貌把小妖吓了一跳,心想自己的大王真是厉害,这么几天便又新招了小妖进来,只是这个小妖也实在难看的厉害了一点,叫他进来的话,看着就吃不下饭去。

    八戒看见那石门里露出一个小妖脑袋,哪里还不知道这是不是什么好地方,想要奋力闯进去,可谁知小妖开的门缝小,八戒的身子大,八戒一下子卡在了哪里,好悬没让小妖生擒活捉了,沙僧见状,急忙过来帮忙,这两人救唐僧心切,于是站在洞口大骂,便把李雄招了出来。

    三人同在天庭为官,数千年过来,哪怕碰面的机会少,也混了一个眼熟,李雄怕被八戒沙僧认出来,穿戴齐了盔甲,再戴上了头盔,只剩下一对眼睛露了出来,拿了自己的宝刀,出来与八戒沙僧对阵。八戒看李雄长的雄伟,心里便先怕了三分,急忙退后两步,与沙僧站了一个平齐,叫道:“你是哪里的妖怪,为何趁我老猪不在抢了我的师父,你若是知道我的厉害,快些把我师傅送出来,如若不然,看我九齿钉耙的厉害。”

    李雄冷笑,在天宫里李雄当然听说过八戒的名头,不过却不是因为八戒矫勇善战,而是因为八戒懒笨拙混,已经是头号的人物,至于本事,可能在水里还有几分,不过到了陆地上,在李雄眼里和三岁小孩也没有什么区别,至于另一个沙僧,李雄却没有听说过,不过无名之辈,李雄向来不放在心上,李雄主管西方白虎,专管杀伐,武艺之高,在满天的神明里是数得着的,大喝一声:“你们师父就是在我这里,想要回去也可以,试一试能不能赢得了我手里的刀再说,若是不能,今天晚上便把你们师父炖了喝汤。”

    八戒沙僧一听大怒,一齐上前,照头便打,李雄哪里怕了他们,宝刀挥舞,与他们二人战在一处。打架是李雄吃饭的本事,只一个回合,就试出了八戒沙僧的武艺高低,这八戒,便如李雄想象中的一样,纯粹靠着自己身大力强,真本事没有几分,而那个沙僧,法力稀松了一点,可那禅杖却是个宝贝,自己试着招架了一下,却感觉那禅杖如泰山压顶一般沉重,逼得自己使了一个身法才卸去了力道。

    李雄按照唐僧的吩咐,也没有使出真本事,全当逗着这两人玩,三人打了一盏茶的功夫,便看见百花羞从宝塔出来,对李雄喊到:“你这个匹夫,我叫你放了那和尚你不听,非要出来打斗,滚奶奶便已经替你放了,你快些回来给我做饭来。”李雄闻言,佯装大怒,说道:“你这个妇人,坏我大事,他在哪里走了,我要去追回来。”

    百花羞闻言,气道:“你若是敢去,就再也休想看到我,我打不过你,我便找个刀剑抹脖子,或者上吊,或者跳井,看你还想让我长生不老吗?”李雄见百花羞真的急了,这才收了神通,来到百花羞面前笑道:“娘子莫急,我不去也就是了,来,咱们回去炖猪蹄吃。”而后李雄也不再管八戒沙僧二人,拉着百花羞的手,率众小妖便回归了宝塔,石门紧闭,再没有了动静。

    八戒与沙僧站在洞门前面面相觑,沙僧说道:“看刚才那女子说她已经把师父放了,可是师父现在哪里,咱们如何寻找。”而八戒关注的显然和沙僧有些不太一样,说道:“想当初在高老庄,我与我的翠兰也是这样卿卿我我,好不自在,如今做了和尚,却只能看别人亲热,自己寂寞了。”

    沙僧听八戒胡言乱语,忍不住一巴掌打在了八戒头上,说道:“如今师父都不见了,你还有心思想你的翠兰呢,咱们快些寻找,若是找不到,再来找这妖精算账。”八戒看沙僧打了自己,心中郁闷,以前孙悟空在的时候他是师兄,打我也就罢了,怎么如今猴子走了,换了我当师兄,沙僧还能打我,不过八戒也知道自己没有道理,只能答应一声,两人便在宝塔周围寻找起来。

    唐僧出了后门,向前走了两步,却见这里没有道路,野草没腰,哪里能够行走,于是干脆席地而坐,就在人家妖怪家门口等着八戒沙僧前来寻找自己,等了一会儿,可能是里面的小妖看唐僧赖着不走,像是在要吃的,于是隔着墙头给唐僧扔过来一只烤熟的羊腿,羊腿烤的周身金黄,滴着热油,香气扑鼻,勾动着唐僧的肠胃,若不是这扔肉的方式感觉像是在喂狗,唐僧几乎就要忍不住要尝一尝鲜了。

    正巧八戒与沙僧寻找到了这里,八戒一眼便看见了唐僧前面的羊腿,大叫道:“师父啊,你这也太不够意思了,我们在前面拼死拼活和妖怪打斗,你怎么这在这里吃起烤肉来了,不公平,不公平,这剩下的一只是老猪的了,你们谁也不要和我抢。”

    唐僧瞪了八戒一眼,说道:“你哪只眼睛看见我吃肉了,妖怪们这是在对我严刑逼供,考验我的毅力呢,亏得你们来了,快些救了我,咱们继续西行吧。”八戒却像逮住了理一样,说道:“师父莫要蒙我,看来看看你嘴上恐怕还有油呢,定然是这四条羊腿你吃了三条,只剩下了一个在这里了。”

    唐僧想了想,现在这个样子的确有点解释不清,总不能说是人家妖怪看自己可怜,非但不吃自己,还给自己肉吃吧,再看八戒胡搅蛮缠,唐僧也就不再多说,叫沙僧把草扫一扫,快些上了大路,找一户人家过夜。沙僧答应一声,拿起自己的禅杖,在地上划拉一下,便清掉一片杂草,不一会儿便离开了波月洞,八戒实在眼馋那支羊腿,故意磨磨蹭蹭落在了后面,看唐僧沙僧不注意,自己紧跑两步回来,拿起了那支羊腿揣在怀里,然后才复回头跟上了唐僧的脚步,心中想到:“这老和尚实在是固执,都说那酒肉穿肠过,佛祖心中留,看这荒山野岭,哪里有什么人家住宿,更没有吃喝,有吃的送到眼前不吃,非要忍饥挨饿,看饿死了谁还去西天取经,你饿着吧,老猪可不饿着,等到天色晚了每人的时候,我把这羊腿吃了,岂不是美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