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修真小说 > 西游小记之卧底唐僧 >章节目录第一百三十七章 石雨伤人命
    悟空在唐僧面前受了一肚子的气,回到花果山,又只看到荒山野岭,子孙残伤,心中愤懑,那马流元帅听得小猴禀报,喜出望外,哪里还在洞里躲避,招呼一声,那大小的猴子忙出门迎接大圣,跪倒叩头。

    那大圣站在中间,群猴群拜于前,马流二帅凑到大圣身边问道:“大圣爷爷,近闻得你得了性命,保唐僧往西天取经,可是你如何不走西方,却回了本山?”大圣道:“小的们,你不知道,那唐僧不识贤愚。我为他一路上捉怪擒魔,使尽了平生的手段,几番打杀妖精,他说我行凶作恶,不要我做徒弟,把我逐赶回来,写立贬书为照,永不听用了。”

    众猴听闻鼓掌大笑道:“造化,造化!大王有通天的手段,到哪里自可逍遥快活,做什么和尚,快来快来,拿出酒肉,与大王接风!”一声呼唤,便有小猴从石洞里取出了抢来的肉食,珍藏的美酒,献与大圣,大圣抬头看,这些酒肉,却只是那人家剩下的残羹剩饭,好不可怜,再想想自己想当年的琼浆玉液,山珍海味,气的美猴王几乎咬碎了满嘴的钢牙。

    美猴王心中恨意填胸,哪里还吃的下酒肉,叫道:“且莫饮酒,我问你那打猎的人,现在哪里?”马流正是要孙悟空给他们当家做主,早就做好了准备,说道:“大圣,不用寻找,他们每日里都来这里缠扰。”大圣道:“既如此,他怎么今日不来?”马流道:“看时间,即刻便就要到了。”

    大圣心想真是虎落平阳被犬欺,自己落难之后,连这些凡夫俗子也敢来欺负自己,要是自己还跟随唐僧取经不知道也就罢了,如今自己已经回来,哪里还能容得下他们嚣张,这些猎户也不知道打杀了自己多少猴子猴孙,这一番他们过来,便叫他们一个也跑不回去,统统给自己的花果山祭奠。

    悟空看了一下山势地形,吩咐道:“小的们,都出去把那山上烧酥了的碎石头与我搬将起来堆着。或二三十个一推,或五六十个一堆,堆着我有用处。”那些小猴现在有了主心骨,欢天喜地,一个个跳天搠地,乱搬了许多堆集在了山头之上。大圣看了堆的不少,点头叫道:“小的们,且先都往洞内藏躲,让老孙作法,下一场石头雨给你们看个热闹。”

    那大圣看猴子皆尽躲藏起来,自己跳上了山巅处,只见那南山之上,冬冬鼓响,当当锣鸣,隐约有千余人马,都架着鹰犬,持着刀枪,向这主峰赶来。猴王仔细看那些人,却见一个个都是精壮的汉子,真个骁勇,满脸横肉,在那人群其中,还有几个修真道人打扮模样,掐着宝剑,护在其中。

    花果山乃是孙悟空的道场,便也是他的根本,见那些人布上他的山来,心中大怒,手里捻诀,口内念念有词,往那巽地上吸了一口气,呼的吹将去,便是一阵狂风,这风不似先天罡风一般无孔不入,却胜在势大力沉,在山间回荡一圈,只听得龙吟虎啸一般,将那小猴找来的满山碎石,吹得好似轻若无物,剪出的纸片一般漫天飞舞,而后卷下山去,好似下了一场石雨一般,密密麻麻,躲都躲不开,把那些千余人马,打的身骨粉碎,血流成河。

    大圣在云头中看了,大笑道:“造化,造化!自从归顺唐僧,做了和尚,他每每劝我话道:千日行善,善犹不足;一日行恶,恶自有余。真有此话!我跟着他,打杀几个妖精,他就怪我行凶。今日来家,却结果了这许多猎户,痛快,实在是痛快。”

    就在此时,却见那石雨之中,闪起了十数点光华,只见那队伍里的猎户皆尽死绝,但是其中的修真道士却不惧这一场石雨,一个个或拔出宝剑,或念动真言,把这一场石雨给避了过去,其中有一个为首的中年道士,高声喊到:“前面是哪里来的神圣,手段实在是毒辣,怎么相助那些妖猴,下手便打杀了这些人命,难道不怕死后坠入那阿鼻地狱吗?”

    悟空在半空中,闻得那道士叫自己妖猴,心中无名火起,叫道:“你这些道士,实在无礼,你们拿枪弄斧,上山来抓我的猴子,也不知道杀了几万只了,你怎么不说你下那阿鼻地狱。”道士说道:“此话便有些偏差了,想我人为灵长,猴为精怪,怎么能相提并论,何况若是这满山的猴子老实安分,也无人愿意招惹他们,可是这些猴子,仗着自己有一些本事,却跑到了山下的农户家里抢夺吃食,把那些富裕之家,良善之民,闹了一个不得安宁,家破人亡,如此为祸乡里,祸害百姓之猴,自然要尽早除了,还人间太平。”

    悟空冷笑一声,在云中现出身形,说道:“我乃美猴王齐天大圣,花果山便是我家的,那些农户在我家种田,还没给过租子呢,莫说要他们一点吃食,就算是叫他们把老婆孩子献上,也无人敢不从,你算是哪里的道士,敢跑到我家里来管闲事了。”

    那道士睁眼观看,却见那云里闪下来一道金光,金光中有一个猴子,威风凛凛,手持铁棒,便想起祖师与自己说过的美猴王,吓得急忙后退,大圣再一声冷笑,哪里能叫道士跑了,挥金箍棒便砸。这些道士只有那为首的一个结成了元婴,其他的大多只会些拳脚功夫,哪里挡得住悟空的棍子,被悟空一下一个,便都打杀了,只有那为首的一人,丢了肉身,元婴出窍走了。

    悟空看那道士走了元婴,心中却是冷笑,原来大圣心中自有计较,心想自己虽然现在离开了唐僧,但是终究还要回去,可是自己现在招惹了这个道士,自己离开之日,那道士的师长恐怕要回来害了自己的洞府,不如自己跟上那道士的元婴,找到他的师门,给他一窝端了,岂不是绝了后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