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修真小说 > 西游小记之卧底唐僧 >章节目录第一百三十五章 三打白骨精
    却说那妖精,悟空的第二棍也不曾打杀他,那怪物又来到了暗处,心中夸奖不尽道:“好个猴王,果然有手段,我如此这般变化,他也还认得我,这便有些不妙了,这些和尚走得快,再西下四十里,过了此处山峰,便出了我真骨的范围,我若再追去法力便降的多了,恐怕连那其他两个徒弟也能识破我的真身,想要吃那唐僧肉,还要早做准备,我还再下去戏他一戏,看看能不能寻得机会。”

    好妖怪,按耸阴风,在山坡下摇身一变,变成一个老公公,这妖怪生前乃是一女子,变化的公公也长的漂亮,鹤发童颜,五柳长髯,八戒早远远的看见,说道:“师父,又有祸事来了。”唐僧暗笑八戒真是配合,再高声问道:“怎么是祸事?”八戒道:“猴子打杀他的女儿,又打杀他的婆子,这个正是他的老儿寻将来了。我们若撞在他的怀里,师父,你便偿命,该个死罪;把老猪为从,问个充军;沙僧喝令,问个摆站;那行者使个遁法走了,却不苦了我们三个顶缸?”

    悟空也早认出了那妖精,说道:“这个呆根子,不可胡说,蒙混师父,等老孙再去看看。”说完,悟空也不待唐僧说话,一个跟头便跳到了前面,把棍藏在身边,走上前迎着怪物,叫声:“老官儿,往那里去,怎么到了这深山荒岭里来了?”那妖精看之前唐僧教训了悟空,心中便认定悟空再不敢打杀自己,遂站定在悟空前面答大声道:“长老啊,我老汉祖居此地,一生好善斋僧,看经念佛。命里无儿,止生得一个小女,招了个女婿,今早送饭下田,想是遭逢虎口。老妻先来找寻,也不见回去,全然不知下落,老汉特来寻看。若是伤残他命,也没奈何,只能将他骸骨收拾回去,安葬茔中。”

    悟空笑道:“我是个做妖怪的祖宗,你你瞒了诸人,瞒不过我!我认得你是个妖精!”那妖精心中害怕悟空,却又舍不得那唐僧,只能故作可怜,看着唐僧,悟空暗中拿出金箍棒,自忖思道:“若要不打他,说出去落了我老孙的名头;若要打他,又怕师父念那咒语。”又思量道:“若不打杀他,他一若趁我不注意抄空把师父捞了去,却不又费心劳力去救他,还是打了好,就一棍子打杀他,唐僧念起那咒,凭着我巧言花语,哄他一哄,也就好了。”

    好大圣,佯装作转身回走,暗中却念动咒语叫当坊土地、本处山神道:“这妖精三番来戏弄我师父,这一番却要打杀他。你与我在半空中作证,不许走了。”众神听令,谁敢不从,都在云端里照应,那大圣布置的妥当了,忽然转身一棍砸下,那妖怪措手不及,被打了一个正着,元神四散,才真正的死了。

    那唐僧在马上,看悟空杀了妖魔,暗中为悟空喝彩,心说无怪乎那准提选了悟空来承接如此大气运,这猴子虽然看上去毛躁性急,但想想那禁箍咒恐怖,悟空却还敢打杀妖魔保护自己,真当的起一个齐天大圣的名头。不过话说回来,英雄是英雄,那观音如来,满天的神仙,哪怕妖魔鬼怪也都是英雄,没有点毅力心性,哪里能够飞升成仙,只是这西游之路,乃是佛道气运之争,更是天地小劫,莫说是悟空,就算是观音,不也要沾染因果,受尽磨练,若是有那机缘渡过劫难,便可修成正果,得享万年的清福,若是渡不过去,哪怕是自己,恐怕也要堕入轮回,再行重生。

    唐僧心中正在感概,八戒却不知道其中故事,只想着要当师兄的事情,在旁边又笑道:“好猴哥!风发了!只行了半日路,倒打死三个人!”唐僧再看向悟空,悟空急到马前,叫道:“师父,莫念,莫念!你且来看看他的模样。”唐僧下马,来到公公身前,却是见一堆粉骷髅堆在那里,那骷髅粉白如玉,晶莹剔透,一眼便能看出是多年有了灵性的物件。

    唐僧打定主意要磨练一下悟空的性子,问道:“悟空,这个人才死了,怎么就化作一堆骷髅?”悟空道:“他是个潜灵作怪的僵尸,在此迷人败本,被我打杀,他就现了本相。他那脊梁上有一行字,叫做白骨夫人。”唐僧闻说,仔细看了一看,那八戒怕唐僧信了,自己当大师兄的事情就泡汤了,急忙在旁边唆嘴道:“师父,他的手重棍凶,把人打死,只怕你念那禁箍咒,故意把老人家的尸骨变化这个模样,掩你的眼目哩!”

    唐僧再看向悟空,悟空怕唐僧念咒,叫道:“师父怎么只信八戒,不信老孙!”唐僧道:“猴头,出家人行善,如春园之草,不见其长,日有所增;行恶之人,如磨刀之石,不见其损,日有所亏。你在这荒郊野外,一连打死三人,莫说这三人是不是妖怪,就算是那妖怪,也应该有天理管辖,你怎么能不问分毫,便一棒打杀了,我与你理念不同,你回去罢!”

    悟空听唐僧说了一通,道理没有听进多少,却听了一个头晕脑胀,打断了唐僧道:“这厮分明是个妖魔,我若是不杀他,他便害了你,我打死他,护了你的安全,你却不认得,反信了那呆子谗言冷语,屡次逐我。常言道,事不过三。我若不去,真是个下流无耻之徒,我若去了,只怕是无人再能护的你去西天。”

    唐僧听闻悟空话语狂妄,不把八戒沙僧放在眼里,心中也怒道:“这泼猴越发无礼!看起来,只你是人,那悟能、悟净就不是人?”

    那大圣从开始便没有看得上八戒沙僧,只把他们当仆人,哪里当的师弟,现在听到唐僧骂自己,维护二人,心中便起了嫉妒之心,对唐僧道声:“苦啊!枉我护的了你一路的安全,你却要赶我走,这才是鸟尽弓藏,兔死狗烹!罢,罢,罢!但只是怕你再念那禁箍咒。”唐僧道:“我再不念了。”悟空冷笑道:“这个难说。若到那毒魔苦难处不得脱身,八戒、沙僧救不得你,那时节,想起我来,忍不住又念诵起来,就是十万里路,我也动弹不得,若你再忘了,我怕不是变成了石头了。”唐僧见他言言语语,越添恼怒,滚鞍下马来,叫沙僧包袱内取出纸笔,即于涧下取水,石上磨墨,写了一纸贬书,递于悟空道:“猴头!执此为照,再不要你做徒弟了!如再与你相见,我便……我便不再做佛门弟子。”